「怎……怎麼會變成這樣?」木白吃驚的對瑞安問道。

「這是精靈族的自然魔法,可以操控一切植物攻擊對手,而且在自然魔法的籠罩範圍下,還能增加其它系魔法的攻擊威力。」瑞安解說道。

「吼吼!」

這時,一道震天巨吼從天際傳來。

木白聞聲,抬頭朝天空中望去,只見一隻紅色巨龍的身影快速朝這裡飛行而來。

「這是奧萊斯的巨龍!」木白一眼就認出了巨龍的身份。

「他怎麼會來這裡?」木白疑問道。

「皇城內發生了這麼大的動靜,龍星騎將肯定會過來查看。小子還是別多管閑事了,回學院去吧,帝國的法律是不會保護這些精靈的,他們公然從拍賣會內劫走物品,這是觸犯法律的,現在龍星騎將已經趕來了,看來再過不久,他手下的龍騎士也會趕過來,到時候你要是幫助這些精靈的話,會受到連累的。」瑞安告誡道。

眼見巨龍的身影距離拍賣行會越來越近了,木白正在猶豫自己到底要不要聽從瑞安的話離開這裡。

突然。

一身是血的艾利,身上背著那名精靈女孩兒快速從拍賣會場內沖了出來。

PS:今天狀態有點差,在電腦前坐了四個小時才寫好這三章。 「快抓住他們!」

「站住,別讓他們跑了!」十幾名護衛緊隨其後追殺而來。

木白遠遠望去,只見艾利臉色蒼白,渾身上下至少有十多道傷口,正不停地流淌著鮮血,恐怕很難支撐多久,眼看就要被那群護衛追上了。

到底是出手,還是不出手?

木白心裡在做一個艱難的抉擇。一旦出手的話,自己隨時都可能面臨著死亡危險,他很清楚那群護衛的實力。

「快走吧,你不是他們的對手!」瑞安催促道。

「可是……要是我不出手的話,艾利和他身上的那名精靈少女會死在這裡的!不……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死在我眼前,我心裡會為此一輩子過意不去!」那一刻,木白似乎下定了決心,咬牙嘴裡念動了法咒。

「以斗魂之名召喚,偉大的風啊,將你的力量賜予我,狂暴風刃!」

一道將近五米長的風刃凝聚在了木白的頭頂上,他將目標鎖定在一名快要追上艾利的護衛身上。

「去!」

那道巨大風刃在木白念力的指引下,咻!地一聲,以閃電般的速度直朝那護衛射去,那狂暴的風刃之力,飛旋之間,就似要將空氣隔開似的,氣勢極為恐怖。

「什麼!」

那名護衛根本就沒想到木白會突然間對自己發動魔法攻擊,望著飛旋而來的風刃,他臉色瞬間大變,來不及運用斗魂之力,下意識地撩起手中的長劍擋在身前。

「鐺!」地一聲脆響。

當木白那狂暴鋒銳的風刃斬在護衛的長劍上時,頓將護衛的長劍斬斷。

「噗哧!」一蓬血霧從護衛身上噴洒而出,只見護衛身上出現了一道長長地傷口,連甲胄都被風刃割開,他連慘叫都沒來得及喊發,仰頭栽倒在了地上。

「我……我殺了他?我殺人了……」木白臉色頓時泛白,沒想到自己一招會殺了那名護衛,第一次動手殺人,他心裡頓時感到一陣后怕,涼嗖嗖地,直冒冷氣。 艾利見到木白出手救了自己,就像是遇到了救星,快步奔跑到木白身前,氣喘如牛的對他說道:「謝謝你的救了我!我來擋住這些護衛,你快帶著雅菲離開這裡,去一個安全的地方躲起來,明天帶她來伊莉莎酒店找我。」說著,他急忙將後背上已經昏迷過去的精靈少女交到木白手中以後,取下肩頭的長弓,對準那群衝來的九名護衛,眨眼間連續射出十五道包裹著烈焰之火的箭矢。

木白大腦一片空白,竟是一時愣在了原地,顯然還未從剛才失手殺人的情景中回過神來。

「孩子,別發獃了,那條巨龍就快要趕來了,快帶著她走!」瑞安提高音量催促道。

木白猛然回神,只見艾利剛才連續放出的箭矢,瞬間射殺了三名護衛,他此時已經拔出短刀,步伐敏捷的沖入人群,與那剩餘的六名護衛廝殺在一起。

「快走啊!走!」

混戰中,艾利慌忙回頭瞥了一眼木白,對他大喊道。

「嗯……嗯……」木白一時有些慌張的點了點頭,望著懷裡中的精靈少女,只見她身上布滿粘稠的鮮血,不知道這是她身上流淌出來的,還是從艾利身上沾染到的血跡,頓時將自己身上的魔法袍染成一片血紅。

將雅菲背穩在後背上,木白拔開腳步,隨意看準一個方向,快速逃離了這裡。

「這傢伙是精靈族的同黨,將我們的物品劫走了,快抓住他!」一名護衛大聲喊道。

「吼吼!」數道魔獸的怒聲咆哮從拍賣廳內傳來。

只見四名青年護衛騎著四匹三級野火飛馬,從大門內飛奔而出。

野火飛馬,是三級火屬性魔獸,有四米多高,體型矯健,披著一身火紅毛髮,四蹄上燃燒著一團紅色烈焰,踏在地面上,就似要將地面燒著一樣,散發出陣陣刺鼻的濃煙。

護衛們看見木白消失在街道上的背影后,連忙催動胯下的野火飛馬,直朝木白逃離的追去。

好在木白經過半個多月的殘酷訓練,體質不弱,一路奔跑如風,他不知道自己該去哪兒,只要看見前方有路,他便往有路的方向狂跑。 一路上,那些行人們見到一身是血的木白時,無不失聲尖叫,在街道上引起了不小的混亂。



「跑!」

木白心裡只有一個念頭,就是跑得越遠越好。

但是,他的速度再快,也不能和魔獸相比。身後,那騎著野火飛馬的護衛,和木白的距離在不斷拉近。


木白回頭望了一眼那四名追來的護衛,心裡一驚,慌忙對瑞安道:「瑞安導師……我……我現在該怎辦?」

「誰叫你小子喜歡多管閑事的,這好了跑是跑不掉的,只能和他們拼了。」瑞安沒好氣道。

「拼了?怎麼拼?」木白問。

「殺!」瑞安淡淡吐出一個字道。「你不殺他們,死的就是你,弱肉強食,這亘古不變的道理,你要學會適應生存,等你在大陸上闖蕩的時候,時常會遇上這樣的險情,現在就是一次讓你增長經驗的機會。」

說話間,木白已經進入了一個街道拐角,驚然發現,前方竟然是一個死胡同,沒有路可走了。

他立即轉過身,正要往回跑的時候,那四名護衛已經追趕了上來。

「好個不長眼的臭小子,竟然敢在皇城拍賣會場里搗亂,我看你現在還往哪兒跑!」一名護衛緩緩拔出腰間的長劍,指著木白冷笑道。

「你……你們別過來,我……我不想殺人,你們別逼我!」木白指著那四名護衛喝道,下意識地朝後退了兩步。

「哈哈哈!」木白的話引得那四名護衛一陣大笑,在他們眼裡,對付木白這種未成年的低級魔法師,只用動一動手的力氣就足夠了。

「吼……」

四名護衛身下,那幾匹野火飛馬嘴裡吞吐出一道烈焰,用那血紅的雙目緊緊盯著木白,鼻間粗重的喘息著,已經有些按耐不住了。

「用天譴之心,先幹掉一個傢伙。」瑞安淡定的對木白提醒道。

「天譴之心?」木白聽了,手中銀光一閃,那枚如深藍色火焰的紐扣被他從空間戒指內取了出來,緊緊握在掌心中。 「嘿嘿,摩羅,這個臭小子就交給你了,把這小子宰了以後,我們先好好享受一下那名精靈少女的滋味兒,再將她帶回拍賣會。」一名護衛望著木白狠笑道。

「這小子殺了我們的一位弟兄,我要將他剁成碎肉!」那名將摩羅的護衛冷笑道。緩緩抬起手中的長槍,槍尖直指木白。

木白心頭凜然。

「瑞安導師,我該怎麼使用天譴之心?他們要動手了!」木白急忙問道。

「鎮定點!天譴之心是雷系裝備,當初我在設計這個裝備的時候,為了讓它便於攜帶,在裡面鑲嵌了兩個十級雷系隱藏魔法陣,沒有強大的念力之人,是根本感應不到魔法陣的存在,這樣使用起來能夠發揮出其不意的效果。這個兩法魔法陣,一個是防禦魔法陣雷罡罩,一個攻擊魔法陣天雷怒,不過你現在的念力和法力都不足以引動它的全部威力,只能發揮出相當於四級魔法的力量。」瑞安說完,頓了頓,接著說道:「這個隱藏魔法陣,必須要用咒語才能開啟,這個咒語只有我知道,現在你將念力融入天譴之心內,我教你念咒語。」

木白依言,深深吸了口氣,將雅菲的身子放在地面上以後,他讓自己儘力保持平靜,將自己的念力散發出來,緩緩融入了握在掌心的天譴之心內。

與此同時。

摩羅朝木白髮起了衝擊。

只見他揮舞起手中的長槍,帶起一道寒光閃爍的繽紛槍影,催動胯下的野火飛馬,朝木白衝擊而來。

「憤怒的雷鳴啊,我以斗魂之名呼喚你的降臨,用你的神力震動這天地吧!天雷怒!」

木白嘴裡快速念動法咒。

驀然。

只見他手中的天譴之心懸浮在身前,閃爍出一陣璀璨藍光,就似火焰在燃燒一般,一股恐怖的氣息隨之籠罩了方圓數百米的空間。

天際,剎那變得一片深藍,那無數雲層就像是藍色火焰燒著了一般,滾滾翻動。

「吼吼——」摩羅胯下的野火飛馬忽然高高仰起前蹄,不安的咆哮一聲。 「這是怎麼回事?」摩羅望了一眼天空中的變化,臉色頓時大變。

「轟隆!」一聲雷鳴怒嘯,震動整個天際,就似要將這天震裂一般。

雲穹深處,忽然閃現出一道強烈的閃光,令人視線一片模糊。

「轟隆隆!」

在一聲巨大的霹靂雷響中,只見四周空氣猛然膨脹,一道狹窄的雷光穿破雲層,直朝下方的摩羅劈了下來。

雷電的速度是何等之快。

摩羅還未衝到木白近前,他的身體頓被轟然落下的雷電劈中,慘叫一聲,連同他胯下的野火飛馬一起倒在了地上。只見他的毛髮和衣物全被雷電燒化,身軀也燒焦得變形,死狀慘不忍睹。

「摩羅!」木白身前,那三名護衛大驚失色,一招魔法居然幹掉了一名四星武師,這小子的實力好可怕。

木白重重喘了口氣,引動一次天譴之心的魔法陣攻擊,已經消耗掉了他斗魂中不小的法力,望著身前那名護衛和野火飛馬的屍體,他的身子不可抑止的顫抖起來,道:「這是你逼我的!」

「媽的!一起上!今天一定要宰了這個小子!」一名護衛怒聲說道。

「吼吼!」三名護衛胯下的野火飛馬同時朝木白噴出一道烈焰火球。

「不用怕,用雷罡罩護體。」瑞安道。

木白點了點頭,按照瑞安教給自己的咒語,引動了天譴之心內的防禦魔法陣。

只見天譴之心飛旋到木白頭頂,降下一層電光護罩,將木白的身子緊緊保護在內。

「轟隆——」

三顆烈焰火球擊中木白的雷罡罩,猛然爆炸開來,火星飛舞四濺,卻沒有破開木白的雷罡罩防禦。

「沖!」

三名護衛見了,頓時朝木白髮起了猛烈的衝鋒。


「轟隆!」又是一聲落地雷響,只見一名護衛應聲倒地,當時就被怒雷劈死。

其餘兩人見到以後,心裡是又驚之怒,加快速度朝木白衝殺而來,當他們距離木白只有不到十米的時候。 木白忽然引動了一個三級風系魔法,風之束縛。用束縛之力纏繞住了一名護衛,讓他暫時失去了行動能力。

最後一名護衛衝到木白近前,將斗魂之力全部灌注入長劍中,只見他的劍尖上透射出一道一米的綠色劍芒,直朝木白的雷罡罩砍下,以他的斗魂之里加上野火飛馬的衝擊之力,絕對可以破開木白這道只有四級防禦魔法力量的雷罡罩。

「啊!」

木白爆喝一聲,腳步就如陀螺一樣旋轉向半空,避開了護衛的衝擊。

「什麼!」那名護衛大吃一驚,想不到木白身為一名魔法師,竟然擁有這麼敏捷的身手。

「砰砰砰!」

木白的身子飛旋在半空,用那蘊含斗魂之力的雙腳踢打出一連串腳影,腳腳命中護衛的胸口,將護衛的胸骨踢震得粉碎。

那護衛慘叫一聲,身子頓被木白踢飛了十多米,跌落在地,口鼻鮮血直流,顯然是內臟都被木白的腳力震碎了,身子在地面上抽搐了兩下,便再也沒了氣息。

幾個回合的交手,木白就已經幹掉了三名護衛。

還剩一名被魔法束縛住的護衛,他望著目光的目光充滿恐懼,他此時已經擺脫了魔法束縛,竟是嚇得不敢攻擊木白了。

「別讓他跑了,對付你的敵人,不能手軟,否則等他日後實力強大起來,他會想盡一切辦法來殺你!」瑞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