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修羅興奮的同時幾乎都忘記了莫白是否有這個能力。

這條蛇的身上有着淺淺的白色花紋,如同蓮花,就好像它的身上綻放開了朵朵蓮花。

它大部分的身軀都藏在了那湖泊當中,等到全部遊走出來時,就連鬼修羅都被澆了一盆涼水。

“九十九朵白蓮!” 鬼修羅瞠目結舌。

他頓時不提讓莫白打死這條蛇的主意了!

一條白蛇身上擁有九十九朵白蓮,這是千年的白鯨蛇啊。

就算借給莫白百年的功力,也不一定打得過。

“莫白,我提醒你,立刻跑!”

鬼修羅冷冷道。

莫白求站在原地不動,手持長劍,白蛇身上的雪白蓮花如同真實綻放,晶瑩的身軀緩緩的在水面上滑動着。

它的身軀逐漸到了水面之上,盤橫着,這是一條晶瑩的玉蛇。

莫白沒有離開,這條蛇好像有問題。

晶瑩的蛇身只能停在湖泊之上,它的那一條蛇尾靜靜的盤在水面上,沒有挪動過位置。

蛇身高高躍起氣,那眼睛如同銅鈴盯着他。

莫白身後的那一隻漆黑的獨角獸,突然就朝着那湖泊蛇身衝了過去,速度極快。

轉眼間就來到了那條白鯨蛇面前,頭上的獨角照着蛇頭就懟了過去。

那條蛇,張開血盆大口,朝着白鯨蛇咬了下去。

蛇口長得很大,鮮紅的蛇信子吐動着,直接就把那獨角獸的腦袋吞了下去。

巨大的蛇口吞下了那巨大的腦袋,獨角獸的尖角有着劇毒,白鯨蛇身子抽搐了一下,身上的乳白色逐漸變黑。

看到這一幕,獨角獸低吼了聲,又照着那蛇身子撞了過去。

砰!

蛇身居然直接被撞飛了。

獨角獸的低吼聲在這一片狹小的湖泊洞穴裏,有了回聲。

這隻獨角獸原本沒有那麼厲害,它卻擁有一隻劇毒的角,就連莫白都沒有想到,居然這樣就翻盤了。

獨角獸的身子,再度撞上前去。

砰的一聲響!

獨角獸繼續朝前撞,蛇身被撞飛,吐着舌信子,也在獨角獸的身子上咬了一口。

兩隻靈獸就這樣互相碰撞,砰砰砰的聲響不停響起。

莫白直接飛身而起,來到了這兩隻靈獸的身旁,警惕打量着白鯨蛇!

白鯨蛇身上的九十九朵蓮花緩緩綻放,它張開的嘴巴里面也開始凝聚一團光芒。

那一團光芒越來越亮,最後變出了一個巨大的光環,朝着獨角獸的方向飛去。

那光團撞在了獨角獸的角上,獨角獸怒吼一聲,他的腳在水面上一踩,那尖角再次撞在了白鯨蛇的腦袋上。

雪白的蛇腦袋被撞得左右搖擺。

莫白這才清晰的察覺到這條白蛇的尾部真的固定在了湖泊,這一片也不知是爲何,難道是爲了守護那株白蓮嗎?

莫白眯了眯眼睛,他的身子在空氣中晃了一下,來到了那一株雪白蓮花的身後。

雪白蓮花的身上晶瑩極了,說是用玉雕刻而成的,都有人相信。

莫白勾了勾脣角,空氣中一陣波動,出現了巨大的手掌。

那手掌是由靈氣組成的,朝着那株白蓮花飛去。

黑色的獨角獸和這隻白鯨蛇打的不分上下,給了莫白機會。

巨大的手掌來到了雪白蓮花的身上,就要把它摘走。

白鯨蛇察覺到,飛快的轉身,用自己雪白的身軀纏繞住了那株白蓮花。

聖潔的白蓮花上的淡淡光韻突然大亮,是那條白蛇身上的靈氣注入了白蓮花當中。

白蓮花身上除了白光之外,還有一片葉子緩緩生長。

水底湖上的一個蓮蓬,那蓮蓬還有幾顆綠玉一樣的蓮子。


那幾顆蓮子同樣光芒大放,照得黑色的獨角獸連連後退。

獨角獸低吼一聲,他突然身上黑光大放。

獨角的毒氣溢散開來,直接飛到白鯨蛇面前。

那一團團的黑光染在了雪白的蛇身上!

白鯨蛇的白蓮花被污染了,細白的紋路變成了黑色,妖冶極了。

莫白都有些驚訝,看着這一幕。

白鯨蛇的低吼聲也在耳畔響起,逐漸變得微弱,身上變成了黑色之後,他和以往都不一樣了。

白鯨蛇縮起身子閉緊了眼睛,就連那一朵聖潔無比的潔白蓮花身上都染上了一絲黑氣。

白鯨蛇的神情帶着痛苦,之後把身子從蓮花上抽出。

靜靜的躺在那湖泊之上,蓮花身上的黑氣被它抽了出來。

白鯨蛇痛苦的哀嚎着,看到白色蓮花恢復了聖潔,它這才安心。


莫白看得驚訝,沒有想到它對這株雪白的蓮花這般的上心。

獨角獸的怒吼聲依舊在身旁響着,莫白來到了他的身旁,抱住了它。

“好了,就這樣吧。”他輕聲說道。

這種雪白蓮花他們註定是得不到了,不過莫白也並不心疼。

“想要救你的母親,這裏應該還會有其它的靈物,只要仔細尋找就可以了。”

白鯨蛇身體抽搐,那黑色逐漸蔓延了它的全身。

它身上所有的蓮花鉤了一層黑邊,這一層黑邊讓那盛放着的蓮花看着詭異而又邪魅,一整條蛇身都變化了。

白鯨蛇回頭深深的看了那株雪白蓮花一眼,靜靜的抽身而退,離雪白蓮花遠了一些。

“這條白鯨蛇是瘋了嗎?”

鬼修羅聲音想在莫白的意識海當中。

“鬼修羅,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莫白皺着眉頭詢問。

原本他可以吃掉那蓮子,蓮子身上蘊含着的濃烈靈氣,就連老鬼都想要據爲己有。


白鯨蛇這條蛇吃下蓮子,一定可以驅除身上那些黑氣!

可是白鯨蛇並不樂意,這讓鬼修羅刮目相看,他這還是第一次碰到這般的蛇。

這種靈獸怎麼這麼有靈氣?鬼修羅目光裏帶着欣賞,他眼裏也有着貪婪。

莫白趁着這個時機,趕緊的把它收歸己有。

鬼修羅焦急的大喊。

莫白的臉瞬間沉了下去,“鬼修羅,你這是什麼意思?”

“現在它沒有反抗之力了,這時候正屬於兩種靈氣交戰之時。你這會不上,要等到什麼時候?”

“要知道這可是一條靈蛇,你多少年都不可能得到一條靈蛇。”

鬼修羅聲音越發的焦急了,一定要讓莫白上。

但是他察覺到了,這人居然一動不動。

“你是不是瘋了?”

鬼修羅是真的急了,這麼好的機會,莫白都不願意把握!

它守護這株蓮花,怕是已有萬年了。按着鬼修羅對這條白鯨蛇的忌憚,莫白就知道它不是什麼普通的靈獸。 既然並不普通,擁有着高智慧,他沒有必要做這麼過分,得罪了白鯨蛇對他也沒有好處。

莫白深深看着白鯨蛇。

“此次是我莽撞了,對不起。”

莫白轉身朝着洞穴的另一個入口方向走去。

獨角獸不甘心,可是莫白強烈要求沒有辦法,只好跟在了他的身後。

“你只是想要找到靈氣充足的靈物去救你的母親,不一定是這一株雪白蓮花對不對?”

莫白輕聲說道:“放心吧,一定可以找到的,找不到再回來取這株蓮花也可以。”

白鯨蛇那般有靈氣,他不忍心傷害對方。

一人一獸一起走着,這一處洞穴別有洞天。

他們很快就出了這一片地方,找到了另一處桃花園林。

這裏的桃花林佔地廣闊,天空都被映成了粉紅色。

這裏不愧是仙帝仙境,景色美的莫白驚訝,流連忘返。

天空之上緩緩的降落桃花,粉色的花瓣在他的周身飛舞。

莫白繞過了這一片桃花園林,見到了一個女子。

此女生得傾國傾城,一身粉色的衣衫,他看到了那張臉,集合了所有他喜歡的五官類型,明媚生輝。

莫白站住不動,女子揮着衣袖朝着他走了過來。

女子的眉眼間有着生動的魅惑之色。

莫白繼續不動,等到女子走到他身前時,這才突然出手扣住了女子的手腕。

眼底更是有着寒意森然,女子眼眸溼潤,嬌滴滴的開口了,“公子,你這是要做什麼?”

“我不做什麼,我只是想要問問你。你可是一直生活在此處?可是這一片桃林的精靈?”

莫白的嘴角勾着冷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