盯著慎二,英雄王用冷冽的聲音說道:「**,你就這麼想死嗎?」

慎二沒有說話,只是伸出空閑的左手沖英雄王勾了勾手指。

英雄王見狀怒極反笑:「好吧,**,就讓本王看看你的小偷手段能撐多久!」

話落之時,英雄王就將十八把寶具接二連三的放出並襲向慎二。

臥底女僕 ,勾玉快速轉動,兩眼清楚捕捉到武器的軌跡,他便以雷電之力強化自身,又以手中武器為開端,將來襲的武器接二連三的擋下或躲開。


整個過程,慎二所使用的動作無一不是高難度,速度和力量都遠遠超人人類極限,竟把英雄王的攻擊全部擋了下來,而戰鬥的震動便將碼頭轟得千瘡百孔,地面出現了許多因寶具衝擊而形成的大坑。

不過,慎二畢竟是人,當他將所有攻擊全部擋下來的時候,已經消耗了大半氣力,用劍撐著地面單膝跪在地上大口喘息起來,而他手中的寶劍已經因激烈的攻防戰而破損的厲害。

雖然整個攻防戰只持續了幾秒,但對眾人來說,卻恍若隔曰,讓所有人都被震驚的無以復加,並轉變成了麻木。

此時,英雄王的眼神已經變了,從一開始的憤怒變成了高傲中帶著一絲欣賞:「小子,本王承認你了,真想不到這個時代還有像你這樣的傢伙,哪怕在本王的那個時代,你的本事和勇氣都配得上勇者之名。」他頭一次收起了**的稱呼,可見他也對慎二刮目相看。

慎二咧咧嘴用譏諷的口吻道:「哈,能得到英雄王的承認,我應該感到榮幸嗎?」

「可以,小子,這是你應得的。」英雄王絲毫沒在意慎二言語中帶著的挪揄和嘲諷,用一種理所當然的語氣道。

慎二聽完,不由無語的撇了撇嘴。

極品透視學生 ,英雄王又道:「小子,你叫什麼名字?」

慎二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咬牙起身毫不退縮的直視英雄王的雙眼道:「我叫間桐佐助,間桐家的分家成員,這一次聖杯戰爭間桐家的代表!」他所報出來的身份正式劉峰給他的假身份。

聽完慎二的話,所有人都對慎二的身份有了應先,御三家的名聲在聖杯戰爭中可是很大的,哪怕是再自大的人也會有所耳聞。

一時間,人們對慎二的身份有疑惑,有震驚,也有憤怒,而憤怒的那個毫無疑問是Lancer的Master,至於箇中理由就不多解釋了。

在記住慎二報上的假名后,英雄王便繼續道:「小子,你很不錯,可願成為本王的臣子?只要你點頭,本王可以赦免你之前的無禮之罪,並會賞你一件高級寶具。」(未完待續。) 聽完英雄王的話,慎二愣住了,其他人都驚呆了,他們不是因為英雄王招攬慎二而驚訝,像這類王者,對英才都情有獨鍾。.

真正讓人驚訝的是英雄王居然願意給慎二一件高級寶具,要知道寶具對英靈來說就是命根子,沒有任何英靈願意將寶具送人,哪怕是Master也不行。

如今英雄王三言兩語后就要用一件高級寶具招攬慎二,哪怕他寶具多,也未免太奢侈了點。

面對這種情況,征服王便問道:「喂,金皮卡,你認真的?真的捨得用一件高級寶具招攬這位小哥?」

英雄王聞言冷哼一聲自傲說道:「本王富有四海,你們這些**當成一切的寶具,本王擁有無數件,拿出一兩件來招攬英才又有什麼不可?在本王那個時代,本王就賞賜了無數寶物給麾下的臣子們。」

聽完英雄王的話,大部分都不信,但征服王在降臨這個世界后,看過不少書籍,其中就有關於英雄王吉爾伽美什的記載,而且他所生活的時代離英雄王的時代很近,當年他還征服過英雄王的國度古巴比倫,自然對英雄王的事有所了解。

當下,征服王就搓著下巴道:「如果是你的話,還真有可能啊。這麼想想,還真讓人嫉妒,讓朕都想將你的東西全部搶過來了。」

聽到征服王的話,其他人都吃了一驚,而英雄王則橫了征服王一眼道:「卑**的**也想染指本王的寶具,你是想死嗎?」

征服王一聽,頓時哈哈大笑起來:「想讓朕死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英雄王冷哼一聲:「哼,該死的**,本王遲早會讓你付出代價。」說到這,他又回頭看向慎二,「怎麼樣?你考慮得如何了?」

慎二聽罷回過神來,他當即用冷傲的聲音說道:「抱歉,我不會臣服於任何人,你的寶具,我是無福消受了。」

面對慎二的拒絕,英雄王倒是沒有發怒,很淡定的說道:「哼,竟敢拒絕王者的招攬,還真是個大不敬的小子。不過,就憑你剛才的表現,本王就大度一回,赦你無罪好了。另外,你若是什麼時候想通的話,隨時都可以來找本王,本王麾下會留著你的臣位。」

慎二聽完,撇撇嘴懶得說話,但另一個一直沉默的人卻插嘴了。

「英雄王,我的Master受你『照顧』了,禮尚往來,這一次,就由我來『招待』你吧。」蕾米莉亞用平淡的聲音說完后,突然出手,放出了一道巨大的魔力光束向英雄王襲殺過去。

面對這等攻擊,英雄王吃了一驚,立刻縱身跳了起來,而光束則直接擊中他所站的電燈,將電燈上半部分打成了渣渣,英雄王也被迫落到地面。

除了慎二外,其他人皆讓這一幕搞得吃了一驚,並齊刷刷轉頭看去,待看清楚的時候,他們便再次吃了一驚,因為他們看到蕾米莉亞背後多了一對惡魔之翼,並背靠月亮飄飛在空中,配合她那藝術品般的俏臉以及吸血鬼獨有的魅力便,形成了一幅華麗的美景,讓人不禁心神震撼。

不過,這種情況並沒有持續太久,英雄王很快就露出暴怒的姿態沖蕾米莉亞道:「**,竟敢讓高貴的王者落到地面,而自己卻翱翔在天空之上,**,你是在挑釁本王嗎?」

蕾米莉亞露出愉悅的笑容道:「哎呀,被你看出來了,看來你的智商還有救啊!」

這番話猶如崩斷了英雄王腦袋中的玄般,讓他徹底怒了,當下就大罵一聲『該死的**』,然後開啟金色的光紋空間,並一口氣放出了三十六把武器蓄勢待發,隨時都會向蕾米莉亞砸過去。

面對這種情況,在場眾人都被嚇了一跳,小受韋伯更是癱坐在地顫聲道:「怎、怎麼可能有這種情況?那、那傢伙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會有這麼多寶具。」

征服王看了一眼自己的Master道:「小子,看清楚了,那就是英雄王,人類有史以來第一位王,他可是擁有過全世界所有的寶物,能有這麼多寶具並沒有什麼好奇怪的。」頓了頓,他又道,「好好看下去吧,小子,如果你不想一輩子被人看不起的話。」

聽完征服王的話,韋伯強壓心頭的驚恐,認認真真看著那邊的情況。

此時,蕾米莉亞眼見英雄王的舉動,也有回應了,她微微一笑,張開雙臂道:「哎呀呀,英雄王陛下的氣量還真小呢,就這麼一下便要發這麼大的火。那麼,既然英雄王已經發火了,那我也不能不回禮——就讓我看看,你到底配不配的上英雄王這三個字吧!」說到最後,她的聲音變得冷漠而傲慢,「卑**的人類!」

話落之時,蕾米莉亞身後突然出現了法陣,並迅速擴散和延伸,形成了一個籃球場那麼大的巨型法陣,其中蘊含著多種不同的法術,形成了集結界、防禦與攻擊等一體式的多術式法陣。

可以想象,這個法陣若是放出法術攻擊的話,覆蓋範圍肯定很廣,而其威力與精密度都遠遠超過了現代魔術。

面對這種情況,所有人都被震撼了,Lancer忍不住道:「那傢伙,難道是Caster嗎?」

這句話也說出了其他人的心聲,在眾人眼中,只有七大英靈中專攻魔術的Caster有能力製造這麼誇張的法陣了。

英雄王見狀,在略一驚訝后就戰意飆升,當即冷哼一聲道:「**想和本王對攻嗎?那本王就成全……」話還沒說完,他就突然停住了,緊接著,他的臉色變得很難看,並用憤怒的語氣說道,「試圖用臣子之言熄滅王者的怒火嗎?時臣,你真是越來越大膽了!」

說話間,英雄王突然收回了背後的神兵利器與金色光紋,讓緊張的眾人不由一愣,蕾米莉亞也因此停止了醞釀法術。

看了蕾米莉亞一眼,英雄王道:「**,你撿回了一條狗命,下一次,本王定要讓你後悔今曰的所作所為。」頓了頓,他又轉頭看向慎二,「小子,還是那句話,當你想通的時候,可以來找本王,本王的臣子之位會一直為你留著。」

話落之時,英雄王就化為靈體消失了。

蕾米莉亞見狀挑了挑眉,接著頗為失望的切了一聲,顯然是對這場剛剛開始就被迫結束掉的戰鬥很不滿。

其他英靈見狀皆各有想法,唯有征服王開口道:「看來金皮卡的Master遠遠不如他勇敢啊。」

小弱受韋伯不解道:「Rider,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啊?」

「小子,沒看出來嗎?剛才金皮卡是被他的Master用令咒勸走的。」征服王說著頓了頓,隨後又道,「恐怕那個隱藏在暗處的Master這番行徑會讓金皮卡非常不滿吧!」


猶似印證征服王的話一樣,英雄王一回到基地遠坂宅,就沖遠坂家的家主,一個很優雅很有貴族氣質的中年男人發火道:「時臣,你是想死嗎?」

遠坂時臣趕緊恭敬的鞠躬低頭道:「偉大的英雄王,臣絕對沒有冒犯您的意思,只是繼續打下去的話,會破壞我們所有的戰略部署,這樣就得不償失了。」

英雄王聽罷,也不知道是不是接受了遠坂時臣的說辭,當即冷哼一聲道:「時臣,下次若你還敢這樣的話,本王會讓你知道什麼叫王者的怒火。」

說罷,英雄王就轉身化為靈體離去了。

待英雄王走後,遠坂時臣輸了口氣,心裡開始計較得失。毫無疑問,英雄王是極其強大的英靈,但正因為過於強大, 西游路上有妖魔 ,以英雄王那高達A+的單獨行動能力以及本身的實力,就算幾天沒有Master都不會消失。

看著手背上少點一份的令咒,遠坂時臣不由嘆了口氣,才開戰兩天就用掉一枚令咒,接下來對英雄王的束縛將會減弱許多,若是弄不好的話,他的計劃都會受到巨大影響。

想到這,遠坂時臣就不得不重新規劃一下他今後的行動。

可就在遠坂時臣沉思的時候,一個突兀的聲音卻響起了。

「你就是遠坂時臣,這一屆聖杯戰爭的Master之一嗎?」

遠坂時臣聞言大驚,他可是在自家宅院里設置了結界的,竟然有人能無聲無息的進入,這份能力,恐怕就是七大英靈之一的暗殺者都沒有。

霎時,遠坂時臣拿起魔杖並抬頭向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

卻見一名身穿黑色風衣的青年不知何時站在了門口,其神情冷漠,樣子是他從未見過的,給人一種極其危險的感覺。

一瞬間,遠坂時臣心中想了很多事,最後強壓驚恐的情緒保持鎮定和優雅向來人道:「你是誰?」

來人說道:「我叫劉峰,來殺你的人。」


好吧,光明正大的說要殺人,這是不將他遠坂時臣放在眼裡嗎?真當他遠坂時臣就是一塊豆腐,任你捏扁搓圓?

遠坂時臣頓時心生怒意,但他卻在這時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一件前陣子在歐洲傳的沸沸揚揚,連這極東之地都聽到風聲和傳聞的事。



一想到那些事,遠坂時臣就不禁失聲道:「你就是那個傳說中的全能魔術師?」(未完待續。) 劉峰雙手抱胸,語氣平淡的說道:「全能魔術師?好像是吧,他們是這樣稱呼我的,不過,我個人認同的稱號只有一個,那就是『黑色死神』。.」

黑色死神,這是劉峰在聖魂世界的稱號,也是他的第一個稱號,雖然這不是他取得,但對他而言卻有特別的意義,所以他不介意將這個外號帶到月世界。

聽完劉峰的話,時臣眯起了眼睛,隨即說道:「那麼,黑色死神閣下,您為何要千里迢迢跑來殺在下呢?似乎在下並沒有什麼地方得罪過閣下吧?」

劉峰緩緩說道:「你沒有得罪我,不過,我要得到聖杯,所以,阻擋我的傢伙都要死,而你就是第一個。」

時臣瞳孔一縮,隨即不動聲色的說道:「那麼,閣下為何還不動手呢?」

劉峰道:「因為我要殺一個人,都會事先通知他,待他做好準備后再出手。」頓了頓,他又道,「不過,今晚鬧得有點大,我不能保證聖杯戰爭還能持續多久。所以,我打算直接一點,今晚就動手。現在,你已經知道了——把你的英靈叫過來吧,如果他沒法擋住我的話,今晚就是你的死期。」

時臣聞言正欲說話,但一個高傲的聲音隨之響起:「又來一個不知所謂的傲慢**嗎?竟然當著本王的面說要幹掉本王的臣子,**,你還真是大膽啊。」

隨著言語落地,早先離去的英雄王便從靈體狀態變回了真神,並與劉峰一樣雙手抱胸,用酒紅的冷冽雙眼盯著劉峰。

劉峰見狀,緩緩走到了牆壁之前,而英雄王和時臣都沒有動作,靜靜看著他,待他伸出手按著牆壁的時候,就聽他說:「走吧,金閃閃,就讓我看看你是否配得上最強英靈之名。」

話落之時,劉峰魔力運轉,轟的一聲直接將牆壁轟成碎片,整面牆壁隨之崩塌,讓時臣不由心頭大震,雖然劉峰的法術並不算威力太恐怖,但隨手就能做到這種事,絕對遠遠超過了一般魔術師,甚至王冠級別的魔術師都少有能做到這種事的。

與此同時,時臣也充滿疑惑,他不明白如此強大的魔術師為何能在聖杯戰爭期間進入大結界,難道大結界崩潰了嗎?不對,大結界若是有事,身為冬木市管理者兼御三家之一的他不可能不知道,那到底是怎麼回事?

不提時臣在那疑惑,劉峰已經縱身跳到了庭院里,並轉頭看了英雄王一眼,那眼神中的挑釁意味清晰可見。

英雄王眯起了眼睛,用冷冽的聲音說道:「你這**就這麼想死嗎?」

「閉嘴,基佬,你廢話太多了。」劉峰藐視道。

這話頓時讓英雄王徹底怒了,金色的光紋伴隨著扭曲的空間無聲無息出現在他身後,十幾件兵器隨之冒頭。

見到這一幕,劉峰冷聲到:「我勸你最好從那邊下來,否則,你Master的房子都保不住。」

英雄王冷哼一聲道:「想讓高貴的王者與你一起站在地上嗎?卑**的**,你的冒犯罪無可恕,死吧!」

話落之時,眾多兵器便向劉峰襲殺過去。

見到這一幕,劉峰冷哼一聲,右腳用力往地面踏了一下,頓時,雷電之力注入大地,讓地面冒出恐怖的電磁力,並肆虐翻騰,形成了一層電磁網將劉峰周身十米範圍全部籠罩,而英雄王投擲過來的兵器撞到電磁網后,便硬生生被停了下來,最近的也沒法靠近劉峰五米範圍。

見到這一幕,時臣和英雄王都是一驚,英雄王抱在胸口的雙手也不自覺鬆開了。

下一刻,那些劉峰伸手**縱電磁力,那些兵器便很自覺的來到了劉峰面前並調了個頭,利刃全部面對英雄王,而他便像彈石頭一般,對著那些武器用手指一一彈了下,武器頓時在電磁力的推動中向英雄王反殺回去,而且速度比英雄王投過來時更快。

英雄王冷哼一聲,反手抓起時臣便縱身逃離此地,而十幾件兵器便全部打在遠坂宅上,每一件兵器都猶如炮彈一般,將遠坂宅撞得四分五裂,最終破壞不堪。

面對這種情況,時臣面色發白,英雄王落到地面並隨手將時臣扔下后,就面露猙獰之色道:「該死的**,竟然染指本王的財寶!」大喝間,他動真格了,背後的光紋突然擴大了幾倍,緊接著,三四十件兵器從裡面冒了出來,每一件都是寶具,並且至少都有**級。

劉峰見狀,眉頭都沒變一下,只是他的眼睛變了,寫輪眼開啟,眼中的勾玉緩緩轉動。

英雄王看到劉峰的眼睛,不由一怔:「那雙眼睛……難道你和間桐佐助是……」說到這,他冷哼一聲道,「怪不得你這**民膽敢冒犯本王了,原來是有所依仗啊。」

此時的英雄王已經不再稱呼劉峰為**了,因為劉峰表現出來的實力已經值得他重視,若是繼續稱**的話,那就是對他自己的侮辱。

當下,英雄王便一揮手,其背後的武器頓時向劉峰襲殺過去。

這一次,武器上都附帶了魔力,令威力和速度大大增加,並且擁有一定的抗電磁能力,讓劉峰的電磁場失去了效力,而武器便以不可阻擋的威勢撕裂電磁場向劉峰殺了過去。

劉峰見狀也不廢話,立刻雷電之力灌注全身,令細胞與肌肉大幅度強化,緊接著便以迅猛的速度將來襲的武器一一躲過。

與此同時,劉峰順勢掏出一堆硬幣,電磁力灌注硬幣當中,竟然高速移動的狀態下將硬幣以超電磁炮的方式轟了出去。

超電磁炮一個接一個,全部向吉爾伽美什襲殺過去,恐怖的速度讓吉爾伽美什都不敢託大,立刻讓寶具與超電磁炮對轟。

轟!轟!轟!

電磁炮與寶具衝擊連續相撞,頓時將寶具打爆,超過三倍音速的衝擊下,哪怕是一枚硬幣,也能造成無與倫比的破壞力,與寶具相撞后,低級的寶具會被直接打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