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給個方案吧!不等了,我們主動攻擊。”

“好,但短時間內做不到。”

“需要多少時間。”

“起碼半個月。”

“行,去安排吧。”

李夜由蘭陪着,再次清修了半個月。此時,除了極少數人外,全部歸來。

“夜皇,準備工作已經就緒,請指示。”

“你做吧!說說你的計劃。”

“我們現在有5億人,其中戰力有大幅度的提升。10萬以下的佔60%,也就是說接近40%的戰力超過10萬。我們對面的是八座超級城市,保守估計,每一座城裏都會有一名戰力超過百萬的存在。而我們的超級高手,算上夜皇有10名,如果劍皇能回來,就是11名。對付戰力超過百萬的超級高手,我們的計劃就是,有另外10名進行牽制,然後由夜皇擊殺。所以,夜皇需要在這8座城市裏進行移動。”

“這8座城市,最遠的兩座相距多少。”

“730萬公里。”

“沒問題。”

“超級高手安排了,那麼就是頂級高手的皆滅戰。由戰力50萬到90萬不等人,組成各個小隊,進行定員圍殺。如果,出現不敵,立刻救援,讓別的小隊或者有空閒的超級高手出手救援,力保頂級高手不減員。破城靠的是低級戰力的組團出手,如果可以做到遠程打擊,那就遠程打擊。作戰政策跟上面兩次一樣,寸草不留。”金劍簡單地述說到。

金劍所講的就是大致計劃,那些超級高手,都是自由之身,他們只需負責自己這一塊就可以了。當然,他們也認真聽講計劃,這是關係到自己的性命。有些甚至提出一些細節問題,金劍也都詳細解答。關於大型的攻堅戰,那是下面指揮的事情。有些自己的戰力不強,但指揮大型戰役,卻天生是將領。

這一年金劍也沒有閒着,一直在準備攻城器具。現在,全都被推上戰場。這羣人,雖然算是烏合之衆,但好在人員素質好,傷亡也不算大。再加上,現在各個身家豐厚,像轟天雷這些更是不缺。當然,金劍也準備海量轟天雷。

“谷主,他們開始攻城了。”有人上報消息。

“他終於忍不住了嗎?將駐守8個超級城市的戰力超過50萬的全部撤回,戰略性放棄8座城市。”迷情老人說到。


“谷主,這樣我們的損失是不是太大了,再說我們用不着怕他們啊!”

“你在教我怎麼做嗎?”迷情老人的聲音提高了很多。

“不敢。”

“不敢,就去執行命令。”

“是!”

當駐守8做超級城市的人收到這消息時,都無法理解。畢竟,他們在這裏經營多年,再加的財物大部分都這裏,現在要被放棄了,實在捨不得。可是,比起總部交代了,不會有一兵增援,城是守不住的。所以,無論有多麼不捨也得離開。只是,能力大點的帶走多點的家屬。

攻城很順利,破城後更加順利,計劃中的頂級戰力根本沒有出現。李夜想不通,爲什麼會這樣,這劇本不因該這樣寫啊!現在,就剩下最後的迷情谷總部。

“你們都在了,我感到有點奇怪。對方似乎沒有反抗之力,既然這樣,那我也就不按套路出牌了。開始羣攻,無差別,無底線,只要能破壞對方的一切,都可以。可以個人行動,也可以組織行動。我什麼都不管了!我只要他們膽寒!“對方舉動完全出乎大家的意料,感覺像個陷阱。



此後大家一路橫推,見什麼毀滅什麼。迷情谷總部,只是一個戰力近80萬平方公里的總部。一年多的廝殺,差不多消耗了兩成戰鬥力。原先估計,在自己的核心城市收到攻擊,迷情谷定然會派人救援,這樣就可以分散消耗戰鬥力,可是對方並沒有這麼做。相反,從一開始就準備將最後戰場放在迷情谷總部。這是讓李夜不解的。李夜問過手鐲,手鐲回答很簡單。總部你又拿不走,只要總部存在,那些隨手可拿回來。只要將你滅掉,迷情谷就贏了。另外,迷情谷要得只是一個人而已,是你要滅他們,在家裏等着你上門不是更好。如果,李夜放棄攻擊,那麼迷情谷什麼時候下手也不知道。更爲重要的是,這一層的通道沒有有點線索,需要在這裏呆上多少時間也不知道。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所以李夜現在也是騎虎難下。

戰火隨時隨地都在進行,每分每秒都有人隕落。攻擊總部從一開始,就遇到前所未有的抵抗。連續三天之後,出現所謂的逃兵。更有言論,爲什麼要給夜皇賣命。李夜更是懶得理會,但對於處於背後煽風點火的毫不手軟,直接人間蒸發,當中有好幾個戰力超過50萬的。經過李夜的雷霆行動後,人心似乎有點安份下來。當然,最頂級的戰力沒有什麼怨言,他們的眼光看得比下面的人要遠。

“金劍,現在處於焦作狀態,拼得就是消耗了。你有什麼作戰建議嗎?”李夜問到。

“不是沒有,而是不敢。我們不是真正的戰爭,如果是戰爭,那也好辦。我將會組織超級高手,進行定點突擊戰。這樣的話,會造成高級高手的隕落,與我們的最終目標相違背,所以早就排除在外,所以就慢慢耗着了。”

“明白。你讓大家全部後撤1萬公里,一個不留,輜重可以留下,凌晨之前必須完成。我也該露點手段了,否則會被人遺忘的。”李夜望着遠處的迷情谷總部說道。

“夜皇你是想?”金劍似乎感覺到什麼。

“我沒想過要別人,我自己去。”

“那太危險了吧!”

“超過百萬的戰力是你無法想象的,每個百萬階級都是非常大的差距。他們對我構不成危險。另外,你傳我令,不想參與我建立的聚集地的人可以離開了,否則下次攻城他們還會是炮灰,還有將聽信別人也全部趕走,那些低級戰力對我來說意義不大。”李夜不需要牆頭草。

傍晚時分,那些開始有序後撤,當然也有不少人急於後撤,造成混亂,很快被熄滅。後半夜,在夜色的掩護下,撤退的更加順利。對方,並沒有追擊出來,戰事暫時宣告停止。

“夜你真的決定要一人進去嗎?”蘭依偎着李夜問到。

“我現在還想不通試煉的方向,手鐲雖然給一點我們提示,其實真正的目的還沒有明確。但是,從它的話語中,似乎越是做到困難之事,越是接近試煉的本質。迷情谷只是一個藉口罷了!”

“我不明白!”蘭望着李夜說到。

“在這空間,還沒有誰能夠對我造成傷害的。放心吧,我不是衝動之人。”

“我信你。”

第二天,清晨。一干戰力超過70萬的,在營帳門口等待了。

“你們也後退吧!一萬公里外。”李夜看着他們說出一句,然後朝對方營地走去。

片刻,李夜接近對方營地。老早就被對方發現,併發出攻擊。李夜不躲不閃,任憑攻擊落着身上。離敵營還有三百米時,一記乾坤掌直接摧毀對方的阻敵設施。這一掌也徹底驚醒對方掌權着。各種遠程攻擊,如暴雨般落着李夜身上,這些攻擊只能讓李夜身上的光芒發出輕微閃爍,傷害不了一丁點。面對四周的圍攻,李夜一連出拳,瞬間擊潰那些看是強悍的防禦,那後面的人完全暴露在李夜面前。隨後無數到劍氣緊隨而來,帶走這些修爲不到三重天的守衛士兵。 從一開始,到進入營地後,李夜一直保持着勻速前進,這些衆多的守衛,根本做不到讓李夜停留一秒。面對血流成河的場面,李夜沒有任何手軟的跡象。

“小賊你敢!”


500米處有個領隊模樣的怒喊。可是,500米的距離跟本起不了什麼作用,被李夜擡手一道劍氣擊中頸部,瞬間斷氣。

李夜不管左右兩翼,而是直接朝裏走,因爲那裏就是總部所在的方向,迷情谷的終極戰力就在那裏,迷情谷的掌權者也在那裏。

李夜再次踏足,那些普通戰力低下的,不再攻擊,而是眼睜睜地看着李夜繼續前進。剛纔百餘人的死亡,似乎讓他們記住一點事情。

連續十來分鐘無人阻攔,李夜不相信,迷情谷總部高層不知道現在有人,單槍匹馬的闖進來。現在的寧靜的有點不正常,或許是個圈套是個陰謀,李夜毫不在乎,就當不知道一直往前衝。

迷情谷作戰大堂。

“他來了。他因該就是試煉者的頭吧!滅掉他,我們就有超脫的希望。其實,我們都是棋子,但如果吃掉他們,那麼我們就有機會跳出棋子的命運。”迷情老人如此說到,似乎他知道一些連李夜都不知道的試煉祕密。傳我令,建立十二道關卡,我作爲最後一道。迷情谷之人,被選中之人全部參與禦敵,其他之人通過祕密通道遠離迷情谷。十二道關卡,參與人數超過12萬。戰力全部超過80萬的。這些人,全都組成一個個戰陣,以陣禦敵。

組成十二道關卡,需要一點時間。所以,有一部分人出來阻敵,用生命換時間。

當李夜進入谷中時,那些修爲從五重天到九重天之人,就像海浪一樣,洶涌而來。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的生死,就是死要拖住對方一秒鐘。在他們看來,自己的性命能夠拖延對方,一秒鐘就是勝利。

李夜出拳,擊掌,擊飛一大批。但是,洶涌而來的更多。

“既然這麼要做飛蛾撲火,那麼我就成全你們。”李夜拿出剛得手的紫金鈴。

右手輕輕搖晃着紫金鈴,從鈴鐺中傳出,清脆的叮噹聲。那聲音,呈圓形散開,包括百米遠還沒有衝過來的,全都無聲無息的躺下。來得非常突然,去得更是迅速,之後又是那麼平靜。

李夜看着躺在地上如同睡着了的迷情谷弟子,又看看手中的紫金鈴說了一句:“好東西。”

李夜還沒走到十來步遠,又有無數的迷情谷弟子,不要命地衝來。可在李夜的鈴鐺下,全都躺在衝鋒的道路上,李夜踩着他們的屍體,進入谷中內部。

穿過一道建築後,看到面對的密密麻麻的迷情谷弟子,戰力參差不齊。唯一的共同點,就是視死如歸。李夜再次搖晃起紫金鈴,那些人相繼倒下。

當眼前迷情谷弟子全部倒下後,發現前面的路,被一扇大門擋住。當然,李夜可以從上門飛躍而過。但是,李夜沒想要這樣。而是,收起手中的紫金鈴,要用力量擊破這扇門,直直闖進。

一拳。李夜所站的地面,都被李夜腳力給震裂了。可是,那扇門只是搖晃幾下,並沒有倒下。兩拳,門已經龜裂,可還依舊直挺在那。三拳,碎裂成多塊的大門,完全被李夜擊飛。

“這還是人?”在後面的有人喊到。

“我們面對的還是人嗎!這大門可是用玄鐵精所造,整扇大門重大4600萬斤。竟然,被人三拳轟碎。”如此的戰績下,李夜不用出手都可以讓人膽顫。

雖然,那些弟子心存膽顫,可是在嚴明的紀律下,沒有一個崩潰逃跑,甚至連泄氣的一個人都沒有,頂多只是閉上眼睛往前衝!

李夜沒有多語,直接一記天殘手,將方圓幾十平方的人全部拍死。然後,繼續前進。

李夜連續破開十道鐵門,沒有一次取巧,都是用蠻力破開。當然,後面幾道借用混沌鐗的力量,不在是用拳頭。門體後面的迷情谷弟子的修爲共和戰力也大幅度提升,可是在李夜面前如同嬰兒,起不了任何作用。一個小時左右時間,死在李夜手中,超過5萬。這5萬當中戰力最高的也不過是50萬以下的。


“夠了,不要再殺這些人了。這些殺得再多,也影響不了大局。我這裏有十二道,只要你闖到第十二道,那麼就可以見到我了,我會告訴你一個關於試煉的祕密!有些事情看似偶然,也是必然的,闖吧!進入關卡,有進無退,不通則亡。”一句非常蒼老的聲音從內部傳來。

那些原本還聚集在李夜前面的弟子,紛紛消散。李夜踏入一個類似廣場的地方,前面一個列陣,人員無數。隨着李夜得踏足廣場,他們整齊地衝來。李夜拿出紫金鈴一陣搖晃,衝在最前面的瞬間死亡,還沒有交鋒,就損失了四成人員。後面踏着前面同伴的屍體衝擊而來,李夜更是不手軟,再次搖晃着手中的紫金鈴,他們就像飛蛾撲火一樣,瞬間死亡。也不知道過來多久,一直搖晃着紫金鈴,地面上躺着數不清的屍體,全身沒有一處傷痕,看錶情跟睡熟了沒有區別。終於靜下來了,對面不再有人衝擊而來。到今天之前,李夜唯一的一次的瘋狂殺戮。當靜下來的時候,發現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紫金鈴非常有用,可是魂力消耗非常恐怖。現在,感到有點魂力空虛,剛纔消耗過量了。如果不用紫金鈴,恐怕魂力消耗沒有這麼厲害,當然自己的速度也不可能推進這麼快。

“你的實力,超過預計。你所用的那個鈴鐺,也不是你所能負擔得起的。”就做李夜喘息之際,有4個出現在李夜面前。

“你也想當我去路嗎?”李夜說話的同時,用手鐲看到,他們的戰力分別爲,105萬、118萬、103萬、110萬。4個戰力都超過百萬的,可謂大手筆。

“我們就是第一道關卡。要麼我們死你通過,要麼你死。”那個戰力110萬的說的到。

“好!”

說過了有十二道關卡,李夜不敢繼續使用紫金鈴了。

他們4人肯定是聯手多年。李夜還沒有動作,他們已經擺出一個陣勢。李夜不敢託大,將混沌金剛決催動到最大限度。全身散發着紫色光芒,右手提着混沌鐗,如同一尊紫色戰神。

李夜無視被他們包圍,散發這紫色光芒。手中的混沌鐗也吐納着狂暴的氣息。雙方,僵持了約有一分多鐘。李夜的氣息越來越強,他們4人組合氣息就如同暴風中的火苗,隨時被李夜熄滅,因此不得不搶先出手。

4人一起出手,4把戰刀同時斬向李夜。李夜用混沌鐗格擋住前面兩把,用後背硬抗另外兩把。右手的格擋,左手的毀滅指已經點出,迫使後面兩人無法全力劈出。兩道光芒閃爍後,後面兩人不得不後退幾步,不然就得傷在毀滅指之下。乘着與後面兩位拉開距離時,李夜對着前面兩位,劈出一鐗。一道紫光,蘊含無以倫比的毀滅之力。雖然,被他們合力擋住,但還是被那氣息侵體,使他們行動受損。但後面兩人也上來,李夜轉身一記天殘手。直接將他們硬生生地拍入底下。而經受李夜一手,但在合力化解下,只受了點小傷,只是樣子難看點。當然,李夜也沒準備就這麼一掌結局他們,這麼做只是爲自己爭取一點時間,先對付已經行動受損的那兩個。混沌之力侵體,不是那麼容易清除的,當然給予他們足夠得時間,那麼絕對沒問題,可惜得是,李夜會給他們時間嗎!

“受死!李夜再次劈出一鐗。這次只針對其中一人。對方,看到攻擊的到來,只能提起手中的戰刀格擋。

“咔嚓!”刀斷鐗落!那把戰刀,活活地被李夜一鐗劈斷,同時混沌鐗砸在左肩上。對方瞬間,半跪地面。膝蓋撞擊地面,使地面龜裂開來。要知道,這廣場地面全部由玄絡石建築,玄絡石硬度足可排入前十。按等級可以比,已經大到七級水平,這裏已經超出霸皇水準。當然,對方也不是普通的霸皇級別。身體強度完全超過7級。但,被李夜一鐗打中,也會受到難以復原的創傷。特別是左肩的創傷,使左臂行動更加不便。

李夜看着他,慢慢起來,沒有出手。後面兩人,也只是提防李夜再次出手,兩方相互僵持。交手不到三招,對方就付出三人輕傷,一人重傷的代價,這就是實力的差距。

“來!”

這次,換作李夜搶手攻擊。攻擊得對象,是剛剛受李夜一記天殘手的那兩位。他們看到李夜的動作,也是微微一楞後,才作出反應。這種不以常規的做法,使他們不解。這次,李夜的鐗沒有砸在他們身上,反而砸在,離他們不遠的地面。瞬間,石塊橫飛。李夜一腳踢向最大的一塊石塊,同時將混沌之力灌注其中,砸向對方。時間,百分之一秒都不到。李夜轟擊地面發出的爆炸,使他們是神識也受到不小影響,沒有發現對面激射而來帶着紫色光芒。當,用手中的戰刀接觸石塊時,石塊發生劇烈爆炸。一股強大的混沌力量,衝擊而來。爲了化解不得已後退。他們後退之時,李夜緊隨而至。一拳,打中他們中的一個。這一拳,包含李夜的‘洞滅’之力。對方被擊中後,手中的戰刀也被拋開了。掉落地上後,性命只剩下半條。這麼一拳,已經擊碎胸口的骨頭,還活着完全靠得自己雄厚的魂力吊住性命。死不死不知道,最起碼現在已經完全喪失戰鬥力了。 “一個了!”李夜伸出一個手指頭說到。

看到搭檔躺在不遠處,自己又被別人挑釁,是人都忍受不了。

“大混元術!”

再次發動攻擊的,而是那個一直在化解混沌之力,他終於打出自己的魂技。李夜看到,自己上空出現一個光圈一樣的東西。然後,用無法想象的速度下降,直接將李夜身體套住。套住李夜同時,兩位還有出手的兩個,發在準備自己的強力魂器。

“金光斬!”

“破天術!”

所謂的‘大混元術’不帶一點攻擊傷害效果,是一招限制敵人行動能力的好招。後面的‘金光斬’和‘破天術’絕對不是一般的招式。

“混沌——鎮!”

李夜拋出手裏的混沌鐗,直接化爲一座混沌塔,鎮守自己。隨後,兩道攻擊落着塔上,引起混沌塔的搖晃。

“毀滅指!”

乘着對方,剛剛施展強大魂器的空虛時間,連續兩記混沌指,點中他們。貫穿身體的窟窿,非常顯眼,兩人瞬間倒地死亡。

“死!”

兩記毀滅指後,李夜轉身一拳,直接打爆對方胸膛。四名,三死一重傷。

“當前面守關之人全部死亡,纔會開啓進入下一關的通道。”就在李夜等待喘息的時候,這聲音又響起。

沒有猶豫,一腳踩爆那個重傷之人後,一個微小的傳送陣隨即開啓。李夜跨入陣中,隨即被傳送到另一個地方。

那裏有數萬戰力超過50萬的,領頭是8個戰力超過百萬的存在。

“乾坤掌!”

李夜搶先出手,不想將精力和時間浪費在這裏,不然十二到關卡要闖到什麼時候。一掌下去,滅掉一半人員。主要是地方小,人員太密集了,就是有能力也沒有地方給你躲避。一掌過後,李夜直接衝入人羣,一道靈魂光環過後,這些人全部躺下。時間不到十秒!如果紫金鈴的話,全力施展能傷到那8人。李夜對紫金鈴還不太熟悉,魂力消耗肯定很大,還不如直接的靈魂光環。如果,自己的百魂闕,已經到萬魂闕的地步時,效果更好,甚至能直接滅殺那8人。踏着腳下的屍體,看着不遠處的8人,李夜沒有出聲。

“地煞功!”

“驚天變!”

兩人同時打出自己的魂器,另外六人,直接化爲獸魂狀態。獸魂,李夜開發的很不好,主要是時間太少了。李夜最強的就是肉身和靈魂,獸魂倒不是很強,但也不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