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的一聲,血花四濺,看着自己胸前拳頭大小的窟窿鮮血直冒,兩眼瞪得老大,喉嚨裏發出“額,額”的聲音,拼命地呼吸,可是身體卻不停自己使喚,“咕咚”手中的大刀掉落在地上,緊接着轟然倒地。

同時風嘯天快速的出擊,右手猛地一拳轟在另一個大漢的身上,巨大的威力讓近兩米高的大漢橫飛了出去,在空中留下一串美麗的血花,落在地上就如一灘爛泥,立刻身死。

“殺••殺!!!!”

衝過來的幾個大漢瘋狂的揮舞着手上的大刀,每一柄刀上都散發着冰寒的殺氣,好似洶涌的江水,衝破壩攔,奔涌而來,旁邊圍觀的一陣驚呼,有的大人將手遮住了孩子的臉頰,不想讓他看到這殘酷的場面。

就當所有人認爲中間的少年被亂刀砍死的時,詭異的一幕發生了 。

“嘭!”“嘭!”“嘭!”“嘭!”“嘭!”“嘭!”

所有的衝過去的大漢全都拋飛了出去,無一倖免,齊刷刷的落在地上,就像摔悶葫蘆一樣。

這一切只不過發生在眨眼之間。

所有人的臉上都露出了驚愕之色,沒有人看見那少年是怎麼出手的。

“什麼”錦袍男子臉色大變,他本以爲那少年中了自己的血箭,不死也得重傷,可沒想到他是那麼的可怕。自己這次真是看走眼了,一個練氣境六段的少年,居然把自己搞的這般狼狽。

是可忍孰不可忍,猛地從胸前摸出了一個晶瑩剔透的小玉瓶,圓形的小玉瓶底寬不過一寸,高不過一指,裏邊盛着碧綠色的液體,看着手中的液體錦袍男子露出了猙獰的笑容,輕輕地打開瓶蓋,頓時一股奇特的草香傳出。

“百草液”圍觀的看客中有人大聲地叫道,風嘯天一聽微微的一愣,然後猛地心中一喜,對於百草液這種東西風嘯天並不感到陌生,

曾經自己看書時看到過,據說這種靈液是從一百種靈草中提煉出來的精華,混合之後經過七七四十九天的提純後方可形成,是門閥世家各修仙大派先天境修士所用之物,練氣境修士少量的使用可以瞬間恢復戰力,因爲裏邊蘊含的靈氣旺盛,練氣境修士服用過多容易爆體而亡。

而風嘯天心中一喜的原因就是自己的丹海非同與常人,乃是世間罕見的冰火九重天丹海,需要的能量自然是普通人的數倍,對於這種百草液,風嘯天自然是勢在必得。

趕忙運走真氣“嗖”的一聲,一條人影向着錦袍男子激射而去,速度之快,迅如狂風。錦袍人一驚,趕忙將手中的百草液倒入口中。本來錦袍男子就已經元氣大傷,這次強動,更是強弩之末,怎能和沒受傷的風嘯天可比那這哪是對手啊!

“你快我比你更快”這就是神風之術的祕訣,風嘯天暴起,速度比錦袍男子不知快了多少倍,右手奪住小玉瓶的上半段,左手探出,如蟒蛇出洞,強勁的拳風將其連人帶槍轟飛。直至飛出數十米遠才掉落下來,哇的一口鮮血涌出。

圍在錦袍男子旁邊的那羣人還沒反應過來什麼事,關鍵是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快的讓人無法想象。

風嘯天冷冷的掃了一眼,頓時周邊幾個膽小的丟下手中的武器,匍匐在地面連喊“饒命,饒命啊!我們只不過是在王家打雜的下人”

風嘯天並沒有理會他們,將玉瓶上的的瓶塞重新塞了上去,把玩了一下,看着瓶內碧綠色的液體,在所有羨慕的眼神中將玉瓶放在護甲內。

今天這章早點傳吧!我怕又因爲系統的問題晚上傳不上去了,那我就可慘了! 風嘯天把玩了一下手中晶瑩的玉瓶,看着瓶內碧綠色的液體,在所有羨慕的眼神中將玉瓶放在護甲內,順手將胸前那件破碎的衣衫扯去,露出裏邊黃金色護甲內衣,捋了捋自己凌亂的頭髮,斜眼看着對面的胖子,眼中留露出絲絲殺氣,肥胖少年只感覺全身一陣發寒,彷彿如墜冰窟。

“你•••你別過來啊!”肥肉胖子被嚇得戰戰兢兢,看着一步步逼近的風嘯天,肥肉胖子不停地往後移動着,隨手在地上亂摸一氣,摸了一把大刀,顫顫巍巍的舉在胸前,壯着膽子結結巴巴的道,“你••你••別••過來,我••我可••可是••很厲害啊!”

風嘯天朝着自己胸前的金絲護甲輕輕地拍了拍,意思是說朝着捅,嘿嘿地笑道。

“胖子,勇氣可嘉!”

肥肉胖子一聽,猛然將手中的大刀向着風嘯天的胸前奮力砍去,還沒等大刀揮出,一直佈滿血跡手抓了過來,那隻手彷彿冥神的手,速度之快,抓住了胖子的手腕,“咔嚓”一聲,拿着大刀的那隻手被折斷了,頓時只聽見肥肉胖子殺豬似的聲音,響遍整個皓月城的上空。

風嘯天折斷了他的一隻手後,看着他臉上那個精巧的鞋印,對這胖子露出了一個邪邪的微笑,道;“小爺我也送你樣東西”

“什麼東西!我•••我不••”“要”字還沒說完。

一隻大腳從天而降對着肥肉胖子的臉上又是一腳,“碰”的一聲,肥肉胖子被拋飛出數丈遠,“噗”的落在地上,濺起數尺高的塵土。

風嘯天便沒有看他,憑自己剛纔那一腳,肥肉胖子不死也得殘廢。所幸將目光看着遠處的錦袍男子。錦袍男子被她這麼一看頓時感到全身汗毛直立。顫顫巍巍的從地上爬了起來壯着膽子裝做惡狠狠地的樣子盯着風嘯天道:“你••你••可••可知道我是誰?”

聲音中帶着幾絲顫抖,風嘯天干淨利落的回答道,“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錦袍男子一聽臉上頓時青一陣紫一陣,艱難的站在那裏說道。

“我乃皓月城三大世家的王家”這次他的話倒說得鏗鏘有力,但可惜的是他的話還沒有說完,一道人影衝了過來,那速度快的讓他連反應的餘地都沒有,便看見一隻佈滿血絲的手猛地抓來,那隻手彷彿地獄中的冥神之手,緊緊地抓住了他的喉嚨。

錦袍男子拼命地喘氣,口中發出“嗚嗚”的聲音,感覺自己的眼睛一花,剛想運氣震飛風嘯天,“咔嚓”一聲清脆的骨骼爆碎聲,錦袍男子的腦袋突然拉達了下來,兩眼瞪得老大,一臉駭然的看着對面的這個少年,滿臉驚訝。

“給我住手”突然,這是人羣的一處一陣騷動,只聽見“咚咚咚”傳出一陣陣整齊的腳步聲,風嘯天轉過頭來看了一眼。

起初風嘯天並沒有在意,只是大體的掃了一眼,當目光掃到爲首的男子時眼皮一陣猛跳,爲首的是一個看起來大約二十七八的年輕男子,身穿一襲黑色鱗甲戰衣,冰冷的俊朗的臉頰上顯得器宇軒昂,雙眸中隱隱光芒閃爍,全身上下透發着一股絕強的寒意,寒氣逼人,不同於身後的那羣人,而他身後兩排整齊的隊伍並排前行,個個顯得威武不凡,全身上下

都覆蓋着黑色鱗甲的戰甲,手中明晃晃的大刀散發着絲絲的寒意,這羣人全身上下無不都都帶着一股肅殺之氣。

“好一幫兇殺之人”風嘯天雖然表面上冷漠的看着這羣人,但心中卻驚駭不已。

“這到底是什麼人,怎麼全身上下都充滿了濃郁的殺氣,看他們訓練有素的架勢應該是皓月城的禁衛軍。”風嘯天心中思考着,但是表情上卻顯得一臉淡然,猛地一甩,將手中錦袍男子的屍體直接扔了出去。

黑甲男子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錦袍男子,眼中寒光一閃,“我說讓你住手,難道你沒聽見嗎?”

“他要殺我,我便殺之!”風嘯天簡單的回答道。

“好一個他要殺我,我便殺之,”黑甲男子冷冷的笑道,感到非常的氣憤。

“敢在我面前殺人,你還是第一個!”那我就看看你是不是有那麼大的本事。”說完黑甲男子臉色變得冰寒,一股肅殺之氣。

從他身上釋放出來,瞬間。熱鬧的大街上氣溫驟降,衆多的圍觀者感受到這股可怕的肅殺氣息逼得紛紛的後退,直至退出數十米遠才停了下,將風嘯天他們圍在中間。

遠處的圍觀的人羣也一陣驚呼,紛紛驚叫不已。

風嘯天也感受到這股冰冷的肅殺之氣,微微的皺了一下眉頭,心中思量着“他全身散發的殺氣果然恐怖,這絕對是個嗜血的傢伙,而且從這股氣息上可以感受到此人的境界應該在練氣境七段巔峯,距離八段只差一步之遙。”風嘯天根據爺爺教他的方法觀察了一下對方,憑我現在很難在他手中討到好處,微微的思量了一番。

黑甲男子低聲喝道,猛地衝了過來,以摧枯拉朽的手段帶着強大的氣浪,其速度之快,就如一道黑色的旋風,所過之處,堅硬的青石街道全部震碎成蜘蛛網狀的碎片。

繞是風嘯天的心智之堅,心中也微微的一陣,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傢伙果然恐怖,看來只能一搏了”想好之後,調整了一下心態。輕輕地從懷中拿出之前放進去的百草液,看着碧綠的液體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打開瓶蓋“譁”的將其全部倒入口中,享受的舔了舔嘴角,滿意的打了一個飽嗝。

感受着體內那股強大能量的涌動,向着四肢百骸擴散開來。輕輕地握了握手掌,感覺從沒出現在這般強大。

不過風嘯天知道這股強大的力量並不能長久,只是因爲自己藉助丹田的特殊原因才能強橫的吸收百草液的能量,但是這股能量不在一定時間內爆發出,可能會傷到自己,所以必須速戰速決,不能久等。

看着衝向自己的黑甲男子,猛地大吼一聲,頓時一股極強的能量從他的身上涌出,那股能量之強,已經超越了之前的練氣境六段只逼七段,這些只不過發生在瞬間。


同時黑甲男子激射到風嘯天的面前,揮起手中的戰刀,戰刀之上帶着絲絲的雷電之力環繞,彷彿一圈圈的電蛇遊走,露出猙獰的笑容,大聲道,“小子,去死吧!”


風嘯天十指交叉於胸前,快速划動,彷彿水一樣的能量快速的集結在胸前,形成一個螺旋式的能量球,能量球高速的旋轉,瞬間揮出,帶動着強大的爆空名聲和戰刀形成的雷電刀芒撞在了一起。


頓時,一股氣浪狀的能量如潮水般盪開,涌向四面八方,如推枯拉朽橫掃了將周圍的一切。

氣浪過後,強大的能量波動將周圍的路面破壞的如蜘蛛網狀,坑坑窪窪的尋不到一處完整的地方。

風嘯天緩緩地穩住了自己的身體,劇烈的喘了幾口粗氣,用殘破的衣袖擦拭了一下額頭上的汗漬,雙眼如蛇一般死死地對面的男子。

黑甲男子感到非常的氣憤,他是多麼的強,練氣境七段巔峯,半隻腳邁入八段的高手,居然和一個練氣六段的小子打了這麼久,卻是久久沒有拿下。這一次,不僅把自己搞到可笑,更在這大庭廣衆之下讓如此多的人恥笑。

這時候人羣中傳來陣陣驚訝聲,對於眼前這個青衫少年所表現出來地戰力遠遠超出人們的認知,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人,怎麼連練氣七段巔峯的黑甲軍軍頭都拿他沒轍。

黑甲男子再次發難,手中長劍舉起,劃過一道美麗的弧線直奔風嘯天而來。

風嘯天早已做好了準備,擡手就是一拳。金色的真氣所包裹的拳頭,帶着暗金色的螺旋氣流重重的與黑甲男子青色真氣的長劍撞在了一起,清脆的鏘鏘聲猛然響起。感受着從拳頭接觸處涌過來的強猛勁力,忍不住的肩膀一陣劇烈顫動,強橫的能量波猶如水浪般沿着胳膊波動了上來。看着強橫的能量波動,果斷的收拳,並急速的後退,後退的同時,雙手在胸前給不停地變幻奇異的手印,將襲來的能量盡數散開。

看着四散的能量深吸了一口氣,漆黑的雙眸中射出兩道精芒,再次運氣,暗金色的真氣陡然涌現,沿着全身聚集在右手的手掌處,形成一個巨大的能量球,喉嚨間傳出一道低吼。

“山——海——拳——之——傾——盡——天——下”

隨着拳字說完,只見右上掌上的暗金色的能量球猛然爆出,最後化成一個真氣大拳,彷彿天外流星,璀璨耀眼,攜着一股傾盡天下的氣勢轟然擊出。

黑甲男子感受到風嘯天拳頭上那股強大的戰意,忍不住的有些驚訝,這還是一個煉氣六段所爆發的能量嗎?這樣強大的拳意,已經超越了練氣七段的能量直逼練氣八段,自己是在是難以抵擋。

然而這麼多人的看着下,和甲男子也不好直接躲開,爲了自己的面子,猛地真氣運轉,硬着頭皮殺了上去。劍光閃動,如一道霹靂,貫穿天地,照亮宇內。

“當”“當”“當”

拳劍相碰,發出金屬的碰撞聲,周圍所有觀看者全都戰戰慄慄,這是怎樣的一場大戰,一切都已經超過了人們的認知,長劍迴旋朝着旁邊的少女斬去,風嘯天一看正是雪兒,猛地出拳,擋了下來。

“噗”

一行鮮血濺起。

求收藏,求推薦,謝謝各位 風嘯天動了殺念,一拳轟出,暗金色的拳芒帶着一股傾盡天下的氣勢,轟向遠處的黑甲男子。

“劍破天下”黑甲男子看着這強橫的拳術,心中微微一驚,大聲喝道,氣勢如虎。長劍奔出,弒殺無悔,浩浩蕩蕩帶着一股絕強的戰意,迎上了暗金色的拳頭,

“轟!”

兩股至強的絕學碰撞到一起。瞬間,劍氣縱橫,拳影無數,漫天磅礴的能量襲向四周,一股浩大難以抵擋的威壓擴散開來,將周圍的建築崩塌,亂石紛飛,煙塵四起,圍觀的看客們嚇的驚慌而逃,四散開來,到處是一片混亂。

“噗”“噗”

兩隻飛過的飛鳥,也沒能躲過這恐怖的能量波動,被四散的能量擊中,頓時在空中爆裂開來,成爲一朵血花,濺向四周。

煙消雲散後,場中什麼都沒有留下,到處是一片狼藉。

黑甲男子長劍直指風嘯天,面色陰冷的說道,“好好很好,居然擋下了我的這一劍,真是難得天才,可惜你太自以爲是了,今天我就讓你知道,什麼叫人固有自知之明”

“放心吧!你絕對死在我的前邊”風嘯天嘴角掛着冷酷的笑容道。

“希望你的嘴和你說的一樣硬”黑甲男子陰森的笑道。接着仰天大笑,笑聲怪異滲人,讓在場的每一個人聽到後心中都不自覺的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風嘯天微微的眯了一下自己的雙眼,看着對面的這個男子,陽光灑在他的黑衣戰甲之上,在這一刻他從黑甲男子身上感到一絲恐怖的氣息,那股氣息時有時無,飄忽不定。

接着,黑甲男子那雙奪人心魄的雙眸中射出兩道精芒,帶着一股陰森恐怖的氣息向着風嘯天直射而去,速度快如閃電,殺意似海。

風嘯天依然鎮定的站在那裏,一動不動,雙手輕輕地攢動了一下,從指節中傳出“咔咔咔咔咔”的鳴爆聲。對着襲來的黑甲男子就是一拳。

這一拳並沒有之前的光彩璀璨,只是平淡無奇,但有一股春意綿綿的感覺,但這一拳卻在黑甲男子眼中並不是這樣的,而是一隻巨大的拳頭在黑甲男子的瞳孔之中急速放大,那股透過空氣滲透而來的恐怖拳意,讓得他額頭之上的冷汗剛剛冒出來,那股強大的氣勢讓他身心皆寒。

黑甲男子翻身一轉,如急鳥翻騰,躲過了這可怕的一拳,但接下來又是一個巨大的拳頭迎了上來,這一拳帶着強烈的肅殺之氣,真氣形成的拳芒所過之處,平整的青石板全部寸寸龜裂。

感受着這道恐怖的拳意,黑袍男子心中悄然泛起一抹無力抗拒的驚駭,這種力量,實在太過龐大了,他甚至有種隱隱的知覺,若是被那個璀璨的拳芒正面擊中的話,恐怕他也將會猶如地上的青石板一樣化成粉末。

拳頭還沒到,嘴角卻滲出死死地血跡,黑甲男子知道這一拳是躲無可躲,狠狠地咬了咬牙齒,伸手輕輕地擦拭了一下從嘴角處流下的血跡,臨死前的掙扎讓得黑甲男子從那種無力狀態中恢復了些許清醒,雙眼死死的盯着那越來越近的拳芒,手中緊緊握着那柄寒鐵鑄成的長劍,全身的真氣極快的聚集在長劍之上,強大的真氣帶着那恐怖的劍氣迎上了那閃爍的拳頭。

“轟”“轟”“轟”“轟”

“砰”“砰”“砰”“砰”

這一次的碰撞已經不是之前那麼簡單,強大的能量風暴讓整片天地都爲之顫抖,瞬間再一次摧毀了周圍的一切。

風嘯天心中凜然,黑甲男子果然強大無敵,居然有這等祕術,幸虧自己剛纔那一拳集結了自己的靈魂之力,要不然難以敵之,看來如今只有面對面的生死搏殺了。

風嘯天運轉神風之術,速度之快,疾風之速,快如閃電,轉眼已到黑甲男子的上空。

黑甲男子一看,爆聲怒喝,身軀突然變得如豹子一般矯健,“唰”的一聲躍到了空中,迎着風嘯天,長劍橫空,幻出幾道璀璨的劍芒,劍氣四射,彷彿滿天的劍雨,朝着風嘯天再次襲殺而來。


看着如此磅礴的劍氣,風嘯天依然十分冷靜地注視着黑甲男子,踏空移動,速度之快,身影無數,猶如疾風勁草。

“砰”“砰”“砰”“砰”“砰”的響起,頓時青色的石板被強橫的劍氣刺穿,打成了馬蜂窩。

風嘯天雙手探出,彷彿蛟龍出海,化成兩道璀璨的真氣手掌,拳劍相交,又是一陣強烈的轟鳴聲。風嘯天右拳連續揮動,連連打出,有股上可擊天,下可翻海之勢!

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人都微微的發愣,而後紛紛議論不堪,這是怎樣的強大。

“錚錚錚”

劍氣沖天,響徹天地,鋒芒可露,隆隆作響讓觀看的人們也忍不知心悸,山海拳對決破天劍。


這樣的戰鬥當今世間少有

“咔嚓”一聲!

一聲清脆的破裂聲傳出,寒冷鋒芒的長劍瞬間斷裂開來。黑甲男子臉色瞬間變了,這把寒鐵寶劍乃是一把上品寶劍,鋒芒可斷石,削鐵如剁菜,今日居然被眼前這少年折斷,這怎麼可能!除非他那雙拳頭上帶着攻擊性的極品拳套,想到這裏黑甲男子雙眼變得熾熱。

“小子,我要活撕了你”黑甲男子仰天怒吼,饅頭的黑髮根根豎起,帶着一股強大的肅殺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