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名妖豔的女子,望見了冷毅,旋即臉上便露浮出了一絲嫵媚,妖笑着朝冷毅走了過來。

“哦!這位小哥長得很帥啊!大王,你就將他賜給我,做我的貼身侍衛,怎麼樣?”

冷毅冰冷的目光落在了那一對女子的臉上,眼神中透出一股濃濃的殺意。

他對面的那名手持權杖的白骨人,朝冷毅望了一眼,笑着朝那兩名女子答道:“兩位小娘子,你們只要將那隻小精靈,給我訓服了,讓她好生伺候本王,你要什麼樣的男人,我都會去給你抓來。”

說着,那隻手持權杖的白骨人,兩手同時摟住了那兩名妖豔的女子,兩隻乾枯的手指,落在了兩名女子潔白如玉的胸前,用手捏了捏。

兩名女子異口同聲地叫了起來,蕩起一陣陣春意:“哎喲!大王!你弄痛了我。”

那手持權杖的白骨人,貼着沒有肉的白骨臉骸,朝左邊的那名女子的臉上蹭去,粗糙的骨骸颳得那名女子臉痛,很快輕輕推了推那白骨人,嗔怪道:“大王!就算要親熱也要換個臉吧,這樣子,我不習慣啊!”

那名手持權杖的白骨人,冷然一笑,喝道:“你喜歡看小白臉是嗎?好!本王就把這小子給殺了,吸了他的血,很快我就能擁有一副,完美的臉蛋了。”

白骨人左側的那名女子朝他瞪了一眼,嗔怪道:“大王!別呀!等我把他的精血吸了,你再殺他也不遲啊!這麼嫩的美少年,我想一定很舒服。”

說着左邊的女子,朝右邊的女子使了個眼色,妖笑着問道:“是吧!妹妹!”

右邊的妹妹一聽,也立即笑着答道:“哦!對極了,姐姐說得對極了。等我們將這少年的精血吸乾了,再交給大王處理吧!大王您放心,我們一定會將布蘭妮,那丫頭**好的,到時,您只要把這少年殺了,化一副英俊的臉蛋過去,她一定會纏着你不撒手的。哈哈!”

那名手持權杖的白骨人,聽了,心中好一陣激動,用力摟緊了身邊兩名美女。

就在這時,忽見半空中一道寒光閃過。冷毅已然挺着流雲劍朝前殺了過來,只聽他大喝一聲:“噬血精靈!去死吧!”

兩隻精靈眼睛微微一聚,相互望了一眼,很便發出一陣,**的笑聲:“美少年!你要殺我嗎?來啊!”

那兩隻精靈,從那白骨人的懷中掙脫出來,挺着酥胸,發出一陣陣誘人的笑,低聲吟吟道:“美少年!來呀!姐姐喜歡你啊!”

她們輕輕晃動着誘人的身子,不停地在冷毅的面前搖擺着。

迷離的眼神中,若春風一般,直醉人心。

一時間,冷毅竟望得出了神,恍惚中,他見那一對女子朝他的身上靠了過來,緊緊地摟住了他,柔軟的身子像水蛇一樣,在他的身上摩挲着。

這時,從遠處的山洞中,傳來一陣咆哮聲,很快一名女子披頭散髮地從裏面衝了出來。

冷毅身子一顫,很快便從恍惚中清醒過來。

他對着身旁的兩名女子,發出一掌,大聲喝道:“妖精!去死吧!”

只聽“砰”地一聲,巨大的衝擊力,將兩名女子震飛至五米開外。

冷毅朝前方的那名披頭散髮,衣衫褸襤的女子衝了過去,大聲呼喊道:“布蘭妮!布蘭妮!……”



那名女子驚訝地望着冷毅,愣在原地一動不動,似乎在回憶着什麼,然而,卻遲遲不肯走來。


冷毅顧不了這麼多,羽翼一展,朝前飛奔而去。

就在要落在布蘭妮的身前時,他將手伸了過去。眼見就要抓住她的手了。就在這時,忽地,從側身擊來一道電光。

旋即,“劈啪”一聲,一道電芒落在他的身上,只覺身子一麻,很快便從半空中跌了下來。緊接着,身子似水泡一般,瞬間破裂。

那名手持權杖的白骨人,聚目一望,冷然一笑道:“哦!原來是一隻闖入亡靈界的生魂而已。哼!”

冷毅無力地倒了下去,瞬間便消失在一片灰白當中。

當他回過神來時,發現眼前燃燒着的是一片赤紅的火焰,正是從煉魂塔內散發出的熊熊烈火。他的周身,仍舊是一片黑暗。顯然他還是處在幽靈船上。

“剛纔是靈魂力量進入了亡靈界麼?”冷毅心中一陣狐疑。他緊握着雙手,眼神中充滿了憤怒。想起布蘭妮在亡靈界所受的苦,他的內心便痛如刀絞。

“喂!年輕人!快啊!看到沒有,你將眼前的那一道光團擊碎,就可以衝出幽靈魔法陣了。”聲音是從先前的那一道琉璃金光中傳來的。

正是那一隻較大的幽靈,用最後的一絲殘餘魂力,在和冷毅說話。

冷毅望了一眼半空中,只見一道如同圓月一般的光團,在他的眼前飄忽。想必那就是那較大幽靈口中所說的靈魂力量了。

“快啊!快將那一團光團射下來。”隨着那一隻較大幽靈的一聲呼喊。

冷毅凝聚體內聖光,陡然間,從流雲劍鋒處飛射出一道極爲純厚的紫光氣旋。

滾滾氣旋迎着半空中的那一道藍光衝了過去。旋即,便聽“砰”地一聲巨響,剎那間,光芒四射,塵土飛揚,沙石四濺,整個幽靈船都劇烈地搖晃起來。

陡然間,從黑暗的世界中,空出一個洞穴來。朝前望去,可見遠處深藍色的海洋。

“快!魔法陣已經破了,很快會再次閉合的。年輕人!快走吧!我要去亡靈界的轉生臺轉生了。”此時的煉魂塔前的那一道琉璃金光,開始變得黯淡下來。

一道道人影緩緩鑽入了土壤中。

冷毅朝身後的姐姐雲蕭蕭望了一眼,連忙衝過去,拽住了她的手,大聲喊道:“走!”

他回過頭,又朝遠處角落裏的那一名狗頭人臉的怪物也大聲喊了句:“喂!你也跟我們一道走吧!”

雲蕭蕭從冷毅的手中掙脫出來,走到活傀儡雲天海的身邊,一把抱住了父親,大聲喊道:“等等!我要帶父親一起走。”

冷毅朝前走了過去,用力托住了雲天海的身子,準備往上飛去。然而,一股巨大的力量在排斥着他。

無論他怎麼用力,也提不起雲天海。

這時半空中的那一道口子,在漸漸癒合,越來越小。

雲蕭蕭望了一眼,即將閉合的口子,朝冷毅大聲喊道:“小毅!你先走吧!姐姐要留在這裏陪父親!”

“不!”冷毅固執地答道。

“要衝出這片黑暗世界,需要極強的靈魂力量的,這裏只有你可以衝出去。快走吧!抓緊時間,再不走,就來不及了。”是那隻較大的幽靈用殘魂之力大聲勸道。

然而,冷毅卻絲毫沒有要走的意思。

這時,遠處狗頭人臉的那隻怪物也爬了過來,朝冷毅大聲喊道:“喂!小子!你還是抓緊時間走吧!別管我們了。”

眼見,遠處的那一道裂縫就要閉合了,冷毅依舊緊緊地抱住雲蕭蕭,眼神中充滿了緊定,絲毫沒有要走的意思。

就在這時,忽見一道金光閃耀,緊接着是“砰”地一聲巨響,一股巨大的衝擊力將冷毅和雲蕭蕭分開。冷毅被巨大的衝擊力,衝向了半空中的那一道縫隙。 緊接着是“突”地一聲,一隻狗頭人臉的怪物,從半空中跌落下來,望着冷毅衝出了那道裂縫,他的嘴裏掛着一絲笑意,“小哥!我這賤命在這苟且偷生,活了這麼多年也算是值了。到死,總算是做了一件好事了。”

狗頭人臉的怪物,望着雲蕭蕭臉帶歉意道:“雲小姐!我顫自作主,將體內的靈魂引爆,你不會怪我吧!畢竟那裏有你父親的一道靈魂影子在內。”

雲蕭蕭只是緊咬着牙,默默地搖了搖頭,臉上的眼淚卻早已流了出來。

狗頭人臉的怪物,望着眼前燃燒着熊熊烈火的煉魂塔,眼神中絲燃起了一絲希望,冷然笑道:“希望我死後,靈魂也能進入這煉魂塔內,從而得到修復,最終能夠順利的進入亡靈界的轉生臺,順利完成轉生。”

說着,那隻狗頭人臉的傢伙腦袋一歪,口中吐出一口狗血便倒了下去,在煉魂塔的前方,安靜地躺着一隻狗頭,在不遠處,則分別躺着狗腿和狗尾。

雲蕭蕭望着眼前這一幕,不覺有些心痛起來。

她緩緩走到了煉魂塔的身邊,冷然道:“小毅!出關了,他的事業還會繼續。雖然我不知道,這座塔有什麼作用,但我仍舊會往塔內傳輸聖光的,讓這裏的幽靈們,能夠得到更多的溫暖。”

她眼中噙着眼淚,將手伸向了煉魂塔,開始引動體內聖光,將體內聖光注入煉魂塔內。煉魂塔內的火苗越燒越旺,發出一陣陣“畢畢剝剝”的聲音。

在幽靈魔法陣中的無數幽靈從四面八方圍攏過來,朝煉魂塔內飛奔而去。

雲蕭蕭臉上掛着一絲冷笑,不斷地將體內的聖光傳入煉魂塔內,她只想快點消耗盡體內的聖光,然後讓自己早一點死去。

她的眼神中,隱隱有些絕望,又有些決然。

體內的聖光,如水流一般急速往煉魂塔內流去。

她默默地等待着,然而,事實並非她想象的那一般。她體內的聖光,非但沒有耗盡,反而覺得越來越精神了。

她發現每輸送一次聖光,便會從那煉魂塔內投射出一道琉璃金光,然後,又從那一道琉璃金光中分射出一道極細的光點,射進她的體內。

這煉魂塔會自覺補充聖光?雲蕭蕭心中一陣疑惑,隨着她從體內輸送聖光的次數越來越多,幽靈們反哺給她的聖光也越來越多。

不知不覺中,她隱隱覺得自己體內的聖光在慢慢擴張,越來越充盈。

雲蕭蕭望着,眼前的煉魂塔,心中再一次燃起了希望。只要她體內的聖光不滅,她就可以活下去,而且總有一天會破突幽靈魔法陣的。


一縷陽光,落在沙灘上。冷毅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出現在眼前的是一片汪洋大海。他回頭望了一眼,四處林立的石塊,忽覺心中一顫。

“出了幽靈魔法陣了?這裏就是幽靈島麼?虎豹騎軍和冰天傭兵團的兄弟們呢?他們到底去了哪裏呢?”冷毅心中充滿了一疑問。

就在這時,在他的背後,有一雙眼睛,落在他堅挺的後背上。

冷毅猛然轉過了身子,望着眼前那名只有十五六歲的姑娘,興奮地叫了起來:“欣兒!你怎麼在這裏?”

小巫女丟下了手中的枯枝,興奮地朝他跑了過來,大聲喊道:“毅哥哥!你總算出來了。”

說着,她嗚嗚咽咽地哭了起來,冷毅連忙跑過去,緊緊地傭住了她,輕輕拍着她的背小聲安慰道:“哥哥回來了!”

小巫女聽了這話,哭得更兇了,拼命地拍打着冷毅的肩膀,“都怨你!走了,也不告訴我一聲,害人家在這裏等了你三個多月了。嗚!”

冷毅沒有再作聲,只是揚起頭望着前方,木然出神。是啊!時間過得真快!不知不覺便在這鬼地方呆了三個多月。想想,現在自己也該是17歲了。真是時光如流水啊!

小巫女忽然揚起臉,滿臉驚訝地叫了起來:“哥哥!你……你怎麼頭髮都變成白的了?”

冷毅只是淡然一笑,並沒有正面回答她的問題,笑着道:“白了不是更好看麼?”

“啊!”這回答讓小巫女感到驚訝。

“對了,虎豹騎軍和冰天傭兵團的兄弟們上哪兒去了?”冷毅突然問道。

小巫女沉默了一會兒,嘆了一口氣道:“自次上一次,你消失後,我們便留下來,與那些骷髏士兵們相鬥,最終在那一條巨龍的幫助下,我們將那些骷髏士兵打敗了。不過,那一條巨龍也死了。虎豹騎軍和冰天傭兵團的兄弟們在這裏等了你一個多星期,見你沒出來,就走了。他們……他們都以爲你……以爲哥哥不在了。”

“嗚!……”說着,小巫女便咽咽地哭了起來。

冷毅輕輕拍了拍小巫女的肩膀,好一陣安慰後,她才停止了哭聲。

冷毅朝前望去,他驚訝的目光落在了,遠處的小島上邊林立着一塊塊用石頭壘成的小石堆上。他驚訝地問道:“那是什麼?”

小巫女眼神中閃過一絲悲傷,解釋道:“那是科德團長和郭隊長親自爲戰士們壘的墳墓。”

冷毅緩緩走了過去,望着眼前高高低低地林立着數十堆的小墓碑,他只覺心中一陣悲涼。死了這麼多人,可想而知,那一晚的戰鬥有多麼的激烈!

冷毅對着那些用石頭壘成墓碑,挨個挨個地鞠了一躬。鞠完躬,冷毅轉身準備往前走去。

小巫女輕輕拽了拽他的衣角,輕聲道:“哥哥!這裏還有。”

順着小巫女手指的方向望去,出現在前方的是一個條長長的用泥沙壘成的“墳墓”。

“這是我爲那一條巨龍築的墳墓,當時它就是在這裏墜落,然後消失不見的。”小巫女眼中閃動着淚光,向冷毅解釋道。

望着那長長的“墳墓”,冷毅心中百感交集,他知道這條巨龍,一定就是那一天從他體內鑽出來的冰火聖龍了。

若不是它,可能自己也早就喪命於白髮銀魔的手下了。

想到此,冷毅心懷感激地向身前的“墳墓”,深深地鞠了一躬。

蔡拜完畢,冷毅揚起了臉,望着天空,長長地吁了口氣道:“走吧!”

“哥哥!我們去哪裏呢?”小巫女天真地望着冷毅道。

“這裏屬於夜郎國,月魔島離這裏不是很遠,我想我該去看一看我的老朋友了。”冷毅幽幽道,他決定先去一趟月魔島,問一下木由美子關於祕符的事,那天他在幽靈船上,曾聽白髮銀魔說過,祕符的事情,有了祕符纔有可能破得了幽靈魔法陣,才能把姐姐救出來。

“哥哥!帶我去吧!”小巫女滿臉認真地望着冷毅道。


“好吧!”冷毅點了點頭答應了她。

小巫女興奮地拍起巴掌來,“好嘞!好嘞!”旋即,伸出右手,將兩根手指搭在脣齒間,使勁一吹,發出“籲”地一聲銳嘯,很快便從遙遠的天際,現出一點火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