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算啦吧,你的傷還沒好,我還是找別人吧。」莫曉生以退為進。

「我這是貫穿傷,有什麼好任務你只管說,不礙事。」齊柏峰已經上鉤。

「有這麼個任務,需要咱們兩個去完成。」莫曉生看看焦急的齊柏峰,突然又說:「還是算啦吧?這個任務不一定適合你,我還是找別人吧。」

「還沒有不適合我齊柏峰的任務,你只管說。」齊柏峰拍拍胸口。

「你真要和我一起去完成這個任務?不論它有多難?」

「當仁不讓。」

「明天下山,和我一起去瀋陽,找你哥。」

齊柏峰盯著莫曉生,突然喊道:「哎呦,我的傷口好疼啊。」 第六十七章意見相左

莫曉生瞪著齊柏峰,一言不發,臉上帶著一絲冰冷的笑。

齊柏峰被莫曉生看得心裡發毛:「我的傷口真的沒好利索,還不適合參加任何任務。哦–疼,疼得要命。」

莫曉生默默地說:「半年前,特工隊在靠山嶺靠山宗山寨,也就是我們現在的宿營地,遭到小鬼子偷襲。」

「隊長李保田戰死,黨代表被俘,十幾個兄弟丟了性命,特工隊幾乎全軍覆沒。」

「罪魁禍首,是狼青和杜英這兩個人。游擊隊洪隊長曾幾次到瀋陽城打探黨代表倉鼠同志的關押地點,和狼青、杜英這兩個混蛋的落腳地。」

「希望能救出黨代表,剷除狼青和杜英這兩個姦細,但他們沒有成功。」

「這次向班長帶回信來,他要和游擊隊洪隊長打賭,看看誰先找到並救出黨代表,剷除惡賊狼青和杜英。」

「如果游擊隊先得手,我們就必須送給游擊隊十支長槍,兩千發子彈。假如我們先得手,卻又當別論。」

「我們特工隊在抗聯飛虎團是精銳之師,有鐵軍之稱,從未輸給其他的兄弟隊伍。」

他從懷中取出殘旗,展開:「這上面凝聚著特工隊一百三十多位將士的鮮血和靈魂。」

他眼含熱淚,凝視著殘旗:「特工隊剛成立時,有一百三十三人,現在只剩下鄧隊長和我啦。」

「這次游擊隊洪隊長,以為自己人多槍多,想給我們個下馬威。唉,我真的害怕洪隊長先得手,羞辱了我一百三十多位戰友,用鮮血染紅,有生命守護著的這面殘旗。」

「停停停。」齊柏峰拍著床:「停,停。別煽情了,好嗎?我要被你說出眼淚啦。」

莫曉生凄涼地笑著:「算啦吧,你身上有傷,卻是不適合行動,明天我和薛武下山吧。」

「他去能幫你個屁忙,還是俺老齊隨你去吧。」齊柏峰嘿嘿笑著:「我不去,怎麼對得起你這一把鼻涕一把淚的。」

他哼了一聲:「有我齊柏峰在這,就不可能跟游擊隊服軟,我們贏定了。」

躲在門外窗戶下的鄧候方和向南,相互對望一眼,小心翼翼的離開。

「生子能當團長啦,這小嘴,叭叭叭,叭叭叭,閻王爺也能被他說的撕了生死簿。」鄧候方咧著嘴,點頭道:「好,下次再有這種事,還要他來做工作。」

向南苦笑著說:「只是他把我給埋進去了,將來傳到洪隊長的耳中,他還不把我給撕了?」

鄧候方眼睛一瞪:「怕什麼?我就是要和老洪爭個高低上下。將來有什麼麻煩,我和他理論。」說完哈哈大笑起來。

向南也笑啦:「行,有你這句話,就是天皇老子來了,我也不怕。」

鄧候方得意地說:「就是嘛,有什麼好怕的,他們游擊隊的這次刺殺任務,不是有生子的突然出現,他們即便都搭進去,也是白搭,從這一點上看,他游擊隊洪震,就矮我鄧候方一節。」

「我幫他完成了狙殺小鬼子坂田武重,他們感謝咱們還來不及呢,想上門找事,我借他個膽量。」

「好好好,你厲害。」向南呵呵地笑著。

他的話鋒忽然一轉:「隊長,你想讓莫曉生和齊排長什麼時候下山?」


鄧候方沉思一會:「等兩天吧,齊柏峰的傷還沒有好,下山不方便。」

「還有,我這兩天我在琢磨,想轉移我們的宿營地,像老洪的游擊隊那樣,把自己藏起來,不能把宿營地固定在一個地方,和小鬼子打陣地戰。」

「我們無論是從裝備上,還是部隊的訓練上,和小鬼子相差得不是一星半點,所以我在想,是不是應該放棄靠山宗山寨,另覓出路。」

向南點頭道:「隊長,你的這個想法非常對,我們兩次和小鬼子在靠山宗山寨打消耗戰,傷亡過百人,損失慘重,這種虧,我們不能再吃了。」


「把幾個戰鬥骨幹召集在一起,我們合計合計,聽聽大家的意見。」鄧候方說完,和向南走進特工隊作戰指揮部。

在第二天的研究會上,莫曉生提出了不同的意見:「我們人少,裝備上也不如小鬼子,這是實情,也是對我們的致命傷。」

「但是,我們如果放棄山寨,放棄靠山嶺,我們這稱呼是不是要變啦?還能再稱為靠山嶺特工隊嘛?」

所有的人都沉默了,有的人低下了頭。

「靠山嶺是我們特工隊的發祥地,我們撤了,誰來保護她?就把她拱手讓給小鬼子嗎?」

向南長出一口氣:「話是不錯,但也要看實力,小鬼子飛機大炮一應俱全。而我們呢,只有三五十號人,幾十隻破槍,死守在靠山宗山寨,和小鬼子打陣地消耗戰,無疑是以卵擊石。」

齊柏峰靠坐在椅子上,一副弔兒郎當的樣子:「向班長,若是都怕死,我們乾脆投靠小鬼子的了,何必留在特工隊吃不飽,穿不暖,受這份洋罪。」

鄧候方拍著桌子:「齊排長,注意你的態度,我們是在討論特工對將來何去何從,你不要搞個人攻擊。」

齊柏峰冷冷笑著:「我是就事論事,可不是搞什麼個人攻擊。」

向南不服氣地站起來:「齊排長,參加抗聯打鬼子的,沒有一個孬種,不怕死,不等於我們非要毫無意義地死。」

齊柏峰斜視著向南:「說來說去,你不是就是一個意思,離開靠山宗,想老鼠一樣的活著嗎?」

向南有點吃不住了:「你這是偷換概念,強詞奪理。」

他嘿嘿笑著:「齊排長,我知道你頭腦靈活,鬼點子多,你有什麼好法子不離開靠山宗,不吃小鬼的虧,還能有效的消滅小鬼子嗎?」

齊柏峰眼睛望著天,懶懶地說:「這種主意,還輪不到我來出。」


向南冷哼道:「你這是在搪塞,這主意應該誰出?出謀劃策是哪一位?」

齊柏峰看著向南,指指莫曉生:「這種小活找他,他就把問題解決了,還不用我說三道四。」


莫曉生又被齊柏峰推到風口浪尖。 第六十八章一根筋

向南望向莫曉生:「莫曉生?你有策略,什麼策略?說出來讓大家聽聽好嗎?」

「不服氣是嗎?」薛武冷冷地說:「你隨便挑一樣,只要我們教官輸了,我就給你學狗叫,做你的孫子。一口一個莫曉生,狂什麼狂。」


「薛武。」莫曉生喊道。

「到。」薛武猛地站起,撞翻了他坐的凳子。

莫曉生訓斥道:「會說話不?向班長怎麼狂啦?」

薛武站得筆直:「報告教官,你只身前往白楊鎮,成功狙殺小鬼子天皇特使,這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的。可是有的人還自以為是,舔著臉皮喊你莫曉生,我聽著心裡就是不舒服。」

莫曉生哭笑不得:「你聽什麼舒服,我現在說給你聽。」

薛武滿臉嚴肅:「報告教官,你說什麼我都聽著舒服。」

齊柏峰嘻嘻笑著:「他放個屁,你聽著也舒服?」

「是。」薛武一臉正經地說:「我們教官放個屁也是正確的。」

鄧候方暴怒道:「薛武。」

薛武轉向鄧候方,「啪–」的一個立正:「到。」

鄧候方拍著桌子:「是不是你們教官放的屁,比我們說的話還好聽。」

薛武大聲說道:「報告隊長,不是,你放的屁也好聽。」

所有的人都笑了,笑的前仰后跌。

莫曉生強忍住笑:「薛武,向右轉,起步走,目標軍旗下,軍姿一小時。」

「是。」薛武昂首挺胸,大步走到軍旗下,挺胸收腹,接受陽光的洗禮。

作戰指揮部恢復了寧靜。

「莫曉生,說說你的看法。」鄧候方首先說話。

莫曉生「啪–」地站了起來,大聲說道:「報告隊長,薛武頂撞向班長,責任在我,我願意接受處罰。」

門外的連海,怒視著薛武:「你害死教官啦!」

鄧候方卻是輕敲著桌子說:「什麼亂七八糟的,我讓你說說不轉移宿營地的想法。」

「是啊莫教官,說說你的想法吧。」向南知趣的改了稱呼。

「你原諒這個衝動鬼啦?」莫曉生對向南陪著笑臉。

向南苦笑著說:「我沒生他的氣呀?」

莫曉生高興地喊道:「薛武回來,對向班長賠不是,他原諒你啦。」

薛武走到向南身前:「向班長,我們教官,讓我對你賠不是,對不起。」

鄧候方瞪著莫曉生:「你就慣著你的兵吧,亂彈琴。」

莫曉生笑著說:「你對我也是這樣。」

他看著鄧候方繃緊了臉,嚴肅起來,大聲說道:「報告隊長,我的想法是,盲目轉移宿營地有害無利。」

鄧候方一抬下巴:「坐下,詳細的說說。」

莫曉生轉向向南:「向班長可還記得我們剛來靠山宗山寨的那仗嗎?我們不是也將小鬼子打得人仰馬翻,屁滾尿流嗎?」

向南說:「那是因為山寨對面的山上有狙擊手,小鬼子後面有伏兵,多點打擊,所以小鬼子—-」

他突然一拍大腿,興奮的說:「哦,我明白啦,莫教官,你真聰明。」

鄧候方點點頭:「果然是個好主意。」

他站了起來:「我命令,黃二狗的一排—」

鄧候方突然想到,一排排張黃二狗和他一排的戰士,已經全部在虎峽谷犧牲。

「一排排長何利清,請隊長下達命令。」何利清挺身站起。

鄧候方忍住淚水:「一排,駐紮後山隱秘山洞,二排鑽地龍留守宿營地,向南的偵察班,寨門外的山坡上設置狙擊點。」

他最後說:「副隊長和我,想辦法收編附近的武裝力量,擴充兵員。」

薛武小聲說:「他們會打狙擊嗎?為什麼不讓我們上?」

鄧候方笑笑說:「薛武,要不你帶著你的偵察一班到對面的山坡上設置狙擊點,讓向南帶著他的偵查二班,隨著莫曉生去執行任務。」

薛武大驚忽的站了起來:「報告教官,向南同志的偵查二班,戰士們個個都是射擊能手,這種艱巨的任務,交給他們最合適。」

「是這樣的嗎?好像有人剛才說,偵查二班不會打狙擊。」

薛武的臉憋得通紅:「報告隊長,剛才說偵查二班不會打狙擊的,是個傻子。」

兩天後的清晨,莫曉生和傷口基本癒合的齊柏峰,帶著偵查一班,喬裝改扮下山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