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戰成名,並且對抗皇無極時,秦逸的骨氣,寧折不彎,也讓許多原先不了解秦逸的弟子,對他好感大升。

秦逸此刻,已經成為了無數先天弟子心中的目標,偶像,受到萬眾膜拜。

「兄弟,好樣的!你是第一名!你是冠軍!」吳鵬、許強衛等人,在看台上對著秦逸連連招手,兄弟之情,溢於言表。

「秦逸,這是你冠軍的獎勵。」柏明長老將一塊記有八千多萬功勞點的玉牌,雙手交給秦逸。

這玉牌上的數字,彷彿格外燙手,就連柏明長老,都有些抓不穩。

八千多萬,多少弟子就算是幾輩子、幾十輩子,都湊不出它的一個零頭!

「這是混元萬壽丹。」柏明長老,又將一方紅木小盒,交給秦逸。

小盒雖然扣得嚴嚴實實,但是其中澎湃的藥力,依舊讓人感覺,木盒中彷彿壓縮著一片海洋,只要打開,千萬人都能受到福澤。

望著秦逸受到無數人的祝賀,秦雨薇眼中火焰,幾乎都要噴射出來:「秦逸,我要你死,我要你死無葬身之地!」

秦逸謝過柏明長老,將玉牌收好,握著紅木小盒,來到幾個兄弟面前。

「秦逸,好樣的!我們就知道,你一定能夠獲得冠軍!」

「沒想到呀,你竟然提升到炎魂大境界了,我們都為你自豪!」

吳鵬、趙景勝幾人,喜氣洋洋。

洛珞這時候,也和慕容習一起,分開眾人,來向秦逸道賀。

「秦逸,祝賀你。」洛珞笑著,但是眼神中,隱隱有一絲落寞。

失去了混元萬壽丹,她可能要遲上一年半載,才會晉陞到炎魂大境界。 郝仁已經顯示出足夠的威勢,他既然說不知道魂汁的下落,身後那幫人就再也不敢追問。

其實,哪怕郝仁說魂汁已經被自己拿走,這些人最多就是虛張聲勢地叫喚幾聲,根本不敢找他要的。

但是郝仁總還講究一點,不想做一個當面的惡人。

郝仁剛剛走出天師殿的大門,卻被一個身著道袍的老人給攔住了。「你是什麼人,為何攔我去路?」

「貧道無過,現在是道門的天師。我想向這們居士打聽一下,天師殿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那老人說道。

郝仁心道:「之前聽說無過天師出門了,肯定是聽到天師殿出事的消息,又趕回來的。可惜你來晚了!」

他面無表情地說道:「想知道真相,可以向你們道門的人打聽啊,我什麼也不知道!」

無過天師冷冷地說道:「我看你面孔陌生,絕對不是大道城的人。在這麼一個夜晚,你出現在這裡極不正常,我必須把你留下來!」

郝仁笑道:「無過天師是吧,你是留不下我的!你這人還算有點見識,只可惜修為太低。往後這道統空間的力量我是藉助不上了!」

郝仁說得不錯,如果聖城黃毛人入侵,能指望派出救兵的,可能只有大儒空間和雜家空間了。

無過天師頓時怒了:「說什麼莫名其妙的?還說我修為太低,那你就試試,能不能挨過我這一掌!」說完,他一掌向郝仁的前胸擊來。

郝仁冷冷一笑,也是一掌迎了上去。「砰」的一聲,郝仁動也不動,無過天師卻連退五步,差點摔倒。

郝仁笑道:「連我三成的功力都不了,還想把我留下來嗎?」

無過天師再也不敢糾纏,向著郝仁做了個稽首禮:「居士請便!」

郝仁什麼也沒說,身子一縱,躍上夜空,飄出大道城。

這次來道統空間,郝仁打死冬雪使,算是廢了聖城教主的一條臂膀。他又得了魂汁,挺過第二次天劫,還提升到渡劫境巔峰。此時的他渾身輕鬆,志得意滿。

心情一好,郝仁就在大道城中逗留了幾天。他品嘗了這裡的小吃,又賞了一些美景,還看了一些美女。只可惜這些女人都不如他的幾個老婆,他連放縱一下的慾望也沒有。

既然玩膩了,郝仁就想離開這裡。在離開之前,他又想到一件事。

那天晚上,郝仁和冬雪使大戰一場,毀掉了道統空間與天獄城的通道。如今,他要返回天獄城,就必須使用靈木葉子。

可是郝仁現在還只剩三片靈木葉子,這些葉子都是寶貝,浪費了就再也沒有了。他這次回去,以後就再也不打算再來了。

所以,郝仁要想好,要不要從這裡帶點什麼東西回去。

郝仁想要帶的東西,可不是這個空間的土特產,他對這裡的東西根本不感興趣。他是想帶兩隻鳳凰回去。

之所以要帶鳳凰回去,是因為郝仁還記得縹緲翁的那本《劫經》,書中說,這個世界終有一天會出現大劫,必須湊齊了龍、鳳、麒麟和貔貅四種靈獸才能將大劫消弭於無形。

麒麟在海瑟薇島上就能找到,貔貅在始皇陵中也有四隻,至於龍嘛,可以到雜家空間里找,而鳳凰則只存在於道統空間。

總裁愛妻別太猛 。省得以後真的遇到大劫,讓他後悔終生。

郝仁還有一個問題,那就是他上次見過的鳳凰都太大,一個鳳凰,不算尾巴也有好幾米長。這麼大的鳥兒根本無法從空間之門中通過,所以郝仁想找兩個小的,最好能象家禽一樣大的。

大道城裡也有鳳凰,是天師殿幾個天師的坐騎。能成為坐騎的當然不是小鳥,郝仁是不會往它們身上打主意的。

「去哪兒找小鳳凰呢?」郝仁心思一轉,「那就只有找鳳王了!」

沿著上次來時的方向,郝仁又向他最初發現鳳凰的地方飛去。

上次來時,郝仁和端木正坐在鳳王的背上,鳳王飛了整整一夜,才來到大道城外。郝仁的速度比鳳王差了許多,他飛了一天一夜又一天,終於來到端木正度過天劫的那個湖上。

過了那個湖,又飛了一段,郝仁終於看到了那一片結滿紅色果實的竹林。他踩著竹林的梢,情不自禁地又摘了一個天羅果。


正吃著,忽然身後有人聲音傳來:「大膽人類,竟然敢吃我們鳳凰家族的……」

郝仁不待那聲音說完,就笑著轉過身來。果然是一隻看守竹林的鳳凰。

那鳳凰正是上次被郝仁用刀氣砍裂了嘴殼的那一隻,他一見郝仁立即停止了指責,換了個口氣:「喲,是大仙啊!你儘管吃!」

郝仁笑道:「你家鳳王呢?」

「鳳王正在巢穴里,我帶你過去吧!」

於是郝仁就在這隻鳳凰的陪同下,來到了它們的巢穴。

鳳王正在巢穴中吃著天羅果,看到郝仁,頓時一驚,急忙打招呼:「神仙,你怎麼來了?那位老神仙呢?」

「那個老頭有事沒空!」郝仁笑道,「我這次來,是想和你借一樣東西!」

鳳王說道:「神仙想要什麼,儘管說!」它雖然會吐火,但是那次被郝仁用一種無形的「繩子」給勒得差點閉氣,真是怕了。在它看來,只要郝仁不是借它的腦袋,別的什麼都願意。

郝仁說道:「我想借你們一對小鳳凰,要一公一母!」然後,他用手比劃了一下,象雞那麼大的。

鳳王頓時面有難色:「神仙,我們這裡的鳳凰都是成年的,暫時還沒有剛剛孵出來的小鳳凰!」

「這麼巧?我不信你們這裡沒有小鳥?」郝仁也不高興了。

「我們鳳凰一出殼,都比你說的還大,幾天下來,就能長得象個成年人一般高。要不,我給你兩個鳳凰蛋,你帶回去自己孵吧!」鳳王生怕惹怒了郝仁。

「孵著容易嗎?」郝仁可不想帶兩個難題回去。

「容易、容易,只要氣候不太冷,准能孵出來鳳凰來!」

「我要一公一母,可別搞錯了!」郝仁又說。

「你放心吧,神仙!」

就這樣,郝仁帶著兩個鳳凰蛋離開了。 第一六九章高階弟子!

「這位是我們明月門的領袖,慕容習師姐。」洛珞為秦逸,做著介紹。

吳鵬等人,這時候都已經閉上嘴巴,臉上滿是敬仰的神色。

明月門在天聖學院,雖然只收女弟子,但是高手如林,是極有影響力的學生黨派,領袖慕容習,更是無數女弟子仰慕的對象。

在平時,像吳鵬他們這樣的弟子,想要見到慕容習一眼,都萬難無比,更別說此刻,他們竟然能如此近距離地,站在慕容習周圍。

這一切,全都是因為秦逸的緣故!

如果不是秦逸今天威懾全場,樹立威嚴,慕容習這樣的人物,怎麼可能親自來見他。

和周圍弟子不同,秦逸氣態沉靜,和慕容習交談,大方得體,既不會讓人覺得生疏,也不會叫人感覺太過熱情,這也讓慕容習對秦逸的印象,更加良好。

「恭喜你了秦逸,你這次算是創下了我們天聖學院的歷史。」慕容習微笑道:「上一次在迷霧海灣,你救了洛珞一次,我還沒有好好謝過你。」

「凌怡長老,已經給過我很大的幫助了。」秦逸知道,凌怡長老是明月門的榮譽長老,也是一尊強悍至極的人物。

凌怡長老很看好自己,應該也在慕容習面前,多次提到過自己,說過自己的好話。

「凌怡長老給你的,算是私人答謝。我們明月門,也要好好感謝你一次。等你有時間的時候,歡迎來小輪迴峰做客。」慕容習笑著道。

聽到慕容習的話,周圍眾人,再次震撼,一個個臉上既有震驚,又有羨慕。

「小輪迴峰從來不許男人上去的。」

「秦逸應該是第一個上去的男性吧?」

「是啊,我聽說當年大師兄有事找慕容習,都沒能上小輪迴峰。」

「秦逸真是撞大運了。」


「那就先謝謝慕容師姐了。」秦逸點點頭,看向洛珞道:「洛珞師姐,這個給你。」

秦逸伸出手,將裝有混元萬壽丹的木盒,遞到洛珞面前。

「嗯?」不僅是洛珞,慕容習等一干人,也都愣住了。

「秦逸你這是……」洛珞沒反應過來。

「這混元萬壽丹,可以幫你在一個月之內,突破到炎魂大境界,給你的幫助,要遠遠大於我。」秦逸將木盒,交到洛珞手裡。

「秦逸竟然把混元萬壽丹,交給了洛珞……」在貴賓席上,看到這一幕的秦雨薇, 總有人愛你如命

見洛珞似乎要推辭的樣子,秦逸笑著道:「混元萬壽丹增加的真氣,對我來說,九牛一毛,除了千年壽命,基本上沒有作用。但要是你服下的話,一個月之內,就可以突破到炎魂大境界,比你自己修鍊,要縮短十多個月的時間。一年半之後就是仙道大會,每一刻時間,都很珍貴。」

對秦逸的話,洛珞很明白。

仙道大會,是御風大陸三千大道,一次集體的盛會。


到時候高手如雲,當然了,只要能夠獲得勝利,為學院掙得榮譽,學院的獎勵也會遠遠超過地動榜排位賽。

秦逸這是在幫助自己。

洛珞心中,又是感激,又是感動,道一聲謝,接過了木盒。

這一幕,看得四周弟子,都呆掉了。

先不說混元萬壽丹其中蘊含的恐怖真氣,光是那平白多出來的一千年壽命,就足以讓人眼紅無比。

修道之路,越是高等級,就越是難以進階。

往往等到了高等級的時候,修道者受限於自身資質,還有環境因素,無法再前進一步。

無法再前進一步,也就意味著,沒法再通過境界的提升,延長自己的壽命。

這時候,最常見的情況,就是壽元耗盡,最後精血乾涸而死。

天黑請吻我 ,都沒有能夠百尺竿頭,再進一步。

說白了,修道,拼的就是壽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