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想起儲物袋中的那把聖劍,他就感覺有些迫不及待,這樣的聖物只有真正收入體內纔是自己的,放在儲物袋裏,一旦被發現,對他來說就是滅頂之災。

下一件拍賣品被端了上來,大廳中又進入了火熱的競拍中,而夜寒則是仰身倒在了軟椅之上,靜等着下一件心動的物品。

三個時辰的拍賣很快就要結束了,期間夜寒又花去了五十萬靈晶,買下了一大塊雷火精鋼,其中蘊含着雷和火兩種本源力量,比星辰鐵這樣的單一本源金屬珍貴許多。

終於,在一道道期待的目光中,最後一件拍賣品終於出現,被封存在一個透明的水晶長盒中,但依然能夠感覺到森然的劍氣從中流溢出來。

夜寒居高臨下,眼睛頓時一亮,與此同時,所有人的目光都一下子匯聚到了那水晶長盒中。

就連李敗天的目光都是暫時離開了紫菱,看着水晶盒中的短劍,眼中閃爍着兩道精光。

“王者劍……”夜寒低聲輕語,他雖然沒真正煉過一把劍,算不得真正的煉劍師,但是得到萬劍宗的傳承之後,對於劍的品級卻是敏感了許多,現在只憑遠觀和隱約的氣勢就可以推測出劍的級別。

拍賣臺上,紫菱盈盈一笑,玉手輕撫過水晶盒,將那把黑色的短劍展現在衆人的面前。

短劍漆黑如墨,像是無盡的夜色,通體由九幽鐵鑄煉而成,烏光爍爍,即使隔着一層水晶盒,人們也能感覺到那種寒意。

短劍,幾乎是鬼神道的專用劍,尤其是這樣墨色的短劍,更是殺手的首選。

暗夜之中,殺手潛形匿跡,短劍揮出,無聲無息,擡手間收割生命。

能夠達到王者級,已經不知道有多少人隕落在此劍之下。


“劍名冥淵,王者級。”紫菱輕柔嫵媚的聲音響起,將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來。

“這是一個殺手劍王用過的劍,殺手劍王最後一次刺殺,與對手同歸於盡,這把冥淵劍卻被人僥倖獲得,幾經輾轉,纔來到了這次拍賣會。”

紫菱不緊不慢地說着,雖然聲音並不大,但所有人都爲之心驚。


達到劍王級別的殺手絕對是恐怖的存在,蓄力偷襲之下,甚至能夠越數階必殺對手,而對方居然能夠和殺手劍王拼成同歸於盡,那人恐怕已經達到了劍王的巔峯,甚至是劍皇也有可能!

這一把劍背後,隱藏着一場不爲人知的慘烈大戰!

“冥淵劍起拍價,一百萬靈晶!”紫菱報出了底價,讓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氣。

一百萬靈晶,已經超出了前面任何一件拍賣品的成交價,但這個起拍價卻依然不算高,夜寒完全可以預見到,這次的成交價必然會高的離譜。

他很清楚,一把王者劍對於各大勢力意味着什麼,就是帝國三大家族,恐怕也拿不出幾把這樣的劍來。

幾百萬靈晶,或許對於現在的夜寒來說算是難題,但是對於各大勢力來說,雖然也會有些心痛,但卻不至於傷筋動骨。

就算是這樣,夜寒也要盡力拼了,對於他來說,王者劍可不僅僅是一把武器,還有非同尋常的意義,若是能將這把劍煉化,不但自己的戰力能提高許多,而且對天道無雙劍的甦醒也有極大的好處。

“冥淵劍,志在必得!”夜寒拳頭緊攥,心中暗道。 “一百一十萬靈晶!”第一聲叫價終於出現了。

夜寒側頭看去,那個貴賓間與他們相距不遠,根據李敗天畫的示意圖,應該是百鍊宗的位置。

“聽說百鍊宗是專爲了一件拍賣品而來,難道就是這把冥淵劍?”夜寒心中暗道,不過想來也是,身爲煉劍宗派,對於高級劍的渴望更甚於其他勢力。

“希望他們不要把價擡的太高吧……”夜寒自我安慰道,不過他也知道,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


“讓他們先加一會吧……”

夜寒靠在軟椅上,眉頭緊皺,這一次競拍他還真是沒有任何把握,儲物袋裏的二百多萬靈晶在這些大勢力面前根本算不得什麼。

當他目光落到李敗天身上時,卻發現這貨的眼神居然又停留在了紫菱的身上,看也不看那把冥淵短劍。

“這你不會也沒興趣吧?”夜寒有些不可思議地道。“這可是王者劍,是無數大家族大勢力想要得到的重寶。”

“反正我也用不了,他們拍下了也不會給我。”李敗天目不斜視,無所謂地道。

夜寒不由得無語了,這貨的價值觀怎麼和那些大家族子弟完全不一樣,根本不爲自己的家族着想。

“你有興趣?”李敗天突然轉過頭來,露出邪邪的笑容。

“你想怎麼樣?”看到這樣的笑容,夜寒頓時感覺汗毛都立起來了,心中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我可以幫你這個忙,讓你拍下這柄短劍。”李敗天笑道。

“真的?”

“當然不是免費,你是一個煉劍師吧?只要你答應我,用你剛拍下來的那塊雷火精鋼給我煉出一把六星半級以上的重劍,我就可以幫你把這短劍拿下。”

夜寒眼睛轉了轉,當即一口答應了下來,這把王者劍很可能是他成爲強者的第一步,一定不能放過。

“嘿嘿……”李敗天露出邪邪的笑,怎麼看都像是陰謀得逞了一般。

夜寒索性不去看他,注意力轉移到競價上。

此時的價格已經擡到了二百萬,雖然翻了一番,但是卻並沒有絲毫停止的勢頭,各大勢力的叫價聲依然激烈。

夜寒注意到,百鍊宗似乎尤爲賣力,每次加價都是十萬,彷彿志在必得。

“二百一十萬!”

遠處,李家的貴賓間中有人開口道。

“二百二十萬!”

李敗天迅速叫道,很多人都驚異地看着他,李敗天早已揚名帝都,是新生代中的風雲人物,幾乎所有人都認識他。然而他在拍賣會上很少競價,這一次真的是出人意料。

尤其是那些李家的強者們,更是轉不過彎來,李敗天在李家地位非凡,這一開口,竟讓他們不知所措了。

最後,幾個李家強者再也沒開口,一直等到拍賣會結束。

而李敗天則是加入了競價的人羣中,激烈的叫價聲中,冥淵劍的價格在飛速上漲着。

紫菱站在拍賣臺上,淺笑盈盈,脈脈含情,風姿絕世,一顧傾城。微笑看着貴賓間的人將冥淵劍擡上了一個天價。


“二百八十萬!”

“三百萬!”

到了這個時候,就是一般的小勢力都放棄了,唯有三大家族和百鍊宗還在不斷擡價。

至於皇室,他們既然拿出來拍賣,自然是不會參與。

當然,李家的代表是李敗天,只是那些李家強者不知道,李敗天根本沒打算把這劍上交家族。

百鍊宗身爲煉劍宗派,自然是不缺靈晶,三大家族底蘊深厚,同樣承受得起這一場天價大戰。

李敗天不緊不慢的出價,但是卻表現得非常堅決,一副不惜一切,志在必得的樣子。

當價格擡到三百五十萬的時候,另外兩個家族也放棄了,這把劍的成交價格超出了他們的預期,在李敗天和百鍊宗的瘋狂下,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天價。

在以前的拍賣會上,一把王者劍也不過是三百萬而已,畢竟王者劍雖強,但也需要有合適的人使用才能發揮出戰力。

三百五十萬靈晶,那些大家族自然是出得起,但卻覺得不值。

現在只剩下了李敗天和百鍊宗,雙方誰都不放鬆,幾次加價之後,達到了三百八十萬靈晶。

“四百萬靈晶!”李敗天大喝一聲,完全沒有猶豫。

面對這樣一個整數天價,就是百鍊宗都有些遲疑了,他們雖然志在必得,但卻不是不顧一切。而李敗天的加價方式完全是一個瘋子!

“四百萬靈晶第一次!”紫菱動聽的聲音響起,使用了魅惑術之後,顯得撩人心魄。

然而百鍊宗的那些人卻是不動若磐石,只是臉色陰沉得嚇人。

“四百萬靈晶第二次!”

“四百萬靈晶第三次!”

“成交!”

隨着紫菱落錘,這場拍賣會也終於結束,然而結果卻是幾家歡喜幾家憤怒。

夜寒終於鬆了一口氣,王者劍到手,他的實力恐怕會有一次大飛躍。

百鍊宗則是一個個黑着臉,轉身就走。

首席拍賣師紫菱盈盈走了過來,在她的身後跟着幾個少女,共同託着那個水晶長盒。

“紫菱姐姐……”李敗天親切地叫道,兩眼放光。

紫菱莞爾一笑,風情萬種,聲音柔媚而動聽,道:“這一次你竟然會出手,真是出人意料。”

李敗天嘿嘿一笑:“雖然是我拍下來的,但我卻是用來送人。”

說完,李敗天接過水晶盒,交到了夜寒的手中。

“現在,這把劍就是你的了!”

他這句話的聲音非常大,以至於整個拍賣場都聽到了,一時間所有人都一下子愣住,向這裏投來不可思議的目光。

“李敗天天價拍賣王者劍,居然是爲了送人?”

“是誰這麼有面子,能讓李家這麼拉攏?”

衆人面面相覷,都不知道李敗天心裏想些什麼,而那些李家人則是臉色發青,氣的渾身顫抖。

李敗天的話一出口,夜寒就感覺到不好,就算他潛力再大,現在也不過是一個劍氣境劍士而已,根本無法和幾大家族抗衡。

冥淵劍現在就是一塊燙手山芋,李家拿在手裏自然無事,可落到了夜寒手中,必然會引來無數人覬覦。

他完全可以想象,自己以後的生活再也不會安靜了。 就在這時,遠處射來幾道冷冷的寒光,回頭望去,竟是百鍊宗的人。

那些人還沒出去,就聽到了李敗天的聲音,盯着夜寒手中的冥淵劍,全都露出了森然的殺機。

“李敗天你妹!”


夜寒心裏清楚, 上古情話之殷殤 ,就是爲他樹立大敵。

“今日之後,你必將揚名帝都!”李敗天嘿嘿笑着,對夜寒眨了眨眼。

紫菱眼波流轉,不知道在想着什麼,她和李敗天也算熟悉,憑她對李敗天的瞭解,自然可以猜測出一些東西。

感受到周圍的殺機,夜寒心中凜然,情知此地不宜久留,狠狠瞪了一眼李敗天,隨後轉身離去。

“你放心,我家族那些人絕不會來跟你爭奪冥淵劍,我可以幫你搞定,甚至有希望讓他們站在你這一邊,只不過你這次算是徹底得罪了百鍊宗,他們可未必會放過你。”李敗天追了上來,嬉皮笑臉地道。

夜寒陰沉着臉,也不說話,但是心中卻是稍稍鬆了一口氣,若是李家不計較他搶了冥淵劍,他絕對會少了一個大敵。

對於李敗天的能力,夜寒還是比較相信的,這傢伙雖然表面上看起來不着調,但能名震帝都,自然不可能是平庸之輩。

離開風雲宮,夜寒便消失在了滾滾人流中,李敗天則是一出門就和他分開了,同樣沒入人海。

夜寒盡力隱匿自己的身形,在人羣中迅速前進,他有一種感覺,百鍊宗的那些人絕對不會就此放手,很可能會出手。

“轟!”

前方的一處空地上,突然爆發出了一股強絕的氣勢,鋪天蓋地壓迫下來,正好堵在夜寒的面前。

氣勢爆發而出,人羣迅速散去,當夜寒想要隨着人羣退走的時候,卻發現一股精神力已經鎖定了自己。

那是一個青年強者,一身白衣,雙眼神光璀璨,像是有熊熊烈火在燃燒,周身繚繞着劍氣,更顯得英姿勃發,整個人透發着一股強大的氣勢。

夜寒心中凜然,這個人必然是高階劍心境強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