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來,楚河都只是知道希森是濕婆的神力眾,而且對於各種古怪的古老的傳說和法寶都非常了解,雖不能說是學識淵博,但是卻也算是廣覽多讀,不過楚河也因此忽略了希森的戰鬥手段,希森極少展露他戰鬥的本事,沒想到現在卻能救了自己一命。

「希森!你怎麼會……」

此時希森也被折騰的夠嗆,雖說他也是變異者,體魄可以稱得上強悍,但是這麼老半天的高強度抓握,他的手都已經發木了,此時他右手攥著楚河的腳脖子,左手在前方不知道抓著什麼,回過頭來看著楚河苦笑了一聲,手上用猛力將楚河向外圈一甩。

楚河借著這股力量,將身子橫了過來,然後又用手撐住鱗甲,向希森這邊移動,比希森靠前了一個身位,此時楚河才能抓到鱗甲的一些邊緣地帶防止自己向後飄去,希森適時的鬆手,楚河快速向後倒退至和希森平行,左手抓上了希森遞來的右手,這才算是徹底安全了。

「你什麼時候下來的?」

「那個紅色魚群出現的時候,丹魚姑娘嚇壞了,叫我們快來救你,那時候我就跳下來了不過當時我們在你身後的位置,我還沒靠近你,吞山獸就動了,我都差點掉下去,後來抓緊之後往前爬了爬才趕上了抓住你。」

「辛苦了!」

楚河看了看希森抓住自己的手已經有些發白了,再看向希森的左手,原來希森攥著的是一個匕首樣的東西,匕首不知道長短,因為已經看不到刀刃了,盡根沒入了這厚實的鱗甲之中,刀把也不是很長,正好是一個手掌寬的長度。

似乎是看到了楚河眼中的驚訝,希森笑著解釋道:


「這可不怪我啊,是你們一直沒了解我的能力,我的能力本身就是能夠用神力凝聚成濕婆所用的八種兵器,每一種都有強大的威能,只不過我的神力現在還不能完全發揮出這些威能的強大之處,而且不像辛格他們的神力那麼唬人,所以很少用到。」

希森說著話,右手鬆開了楚河的手,向前猛地一甩,楚河幾乎都沒看清他手上甩出去的是什麼東西,便只見一柄並不算太大的斧頭,向前猛地一斧子砍了下去,斧刃居然直接砍進了鱗甲之中,斧刃兩側的倒鉤自然也卡進了鱗甲之內。

「抓住斧子吧!」


見楚河發愣,希森提醒了一聲,楚河這才連忙抓住了斧子,這斧子死死的釘進鱗甲內,楚河拽的這叫一個結實,心下卻是翻起了驚濤駭浪啊。

希森這個小子隱藏的實在是夠深,雖說自己等人的確也是沒有詢問過他的能力,畢竟這樣並不是很禮貌,但是或多或少的你自己也要有點交代啊,比如辛格和甘內爾,見到楚河哪個不是掏心掏肺的,打心眼裡崇拜楚河,這希森倒也有這種表現,只是總感覺這小子的年齡比辛格甘內爾小的太多,但是城府卻是最深。

要知道,楚河的定唐刀,本身就是神器了,雖說在刀尖上凝聚虛空之力,楚河總感覺自己用的方法不是很對,畢竟平時都是砍,戳的話還是很不習慣的,但是怎麼說也是神器!居然都只能插進去一指,按照楚河的估計可是要整個刀身插進去才行的。

沒想到啊,這希森的匕首居然都能整個插進厚實的鱗甲之中,而且不僅僅是這一個,還有這斧子,隨手一斧子居然整個都砍進去了,這要多鋒利才能做到? 楚河沒有繼續再問,或許就像是希森自己說的那樣,他的神力雖然能夠做到凝聚成這些強大的武器,但是恐怕也僅限於他能夠近身作戰了吧,如果遇到法術類的神力眾,希森恐怕連接近別人都難,能力過於極端的肯定是要失去點什麼才行。

此時的吞山獸速度已經減緩了下來,至於背後被砍了一斧子和一隻匕首插在身上,這些壓根對他沒有產生絲毫的影像。

紅光也逐漸消散了,周圍再一次陷入了黑暗之中,楚河和希森兩人再次成了伸手不見五指的瞎子,根據之前的經驗來看,這吞山獸吞噬了光之後,這些光會從他的體表散發出來一段時間,然後通過他的消化才會逐漸熄滅,就像之前的佛蓮,當時的吞山獸吞噬了佛蓮,他的身體並不透明,但是楚河等人卻能看到微光,而剛才楚河兩人能互相看到,也是由於那些紅光。


由此想來,那紅色的魚群定是未能幸免於難了,沒想到這吞山獸的速度如此恐怖,連那麼靈活的魚群都難逃魔爪,可見當時的吞山獸行進速度之快。

「我們怎麼辦?萬毒魚還能找到我們嗎?」

希森開始有些不安了起來,兩人已經趴在吞山獸的背上十幾分鐘了,希森其實還隱瞞著楚河一件事,那就是他知道萬毒魚的速度根本就追不上全速開啟的吞山獸。

「放心吧,丹魚肯定會想到辦法找到我們的。」

楚河雖然話是如此說,但是其實他也瞞著希森,為的就是不讓對方慌亂,現在楚河的精神力根本就聯繫不上丹魚,說明丹魚已經和楚河超過了一定距離了,而在這遺忘之海中沒有線路沒有方向,那真真是大海撈針一樣了,不過從一開始楚河就打算好了,能留在這吞山獸的背上,總比兩人徹底翻落到海底要好找的多了吧。

而且現在楚河也做不到引著吞山獸前進,他本來想的是自己要固定在吞山獸身上,然後下一步需要天狗的協助,但現在看來,眼前的危機實在是太大了。

希森嗯了一聲,算是給了楚河一個回應,但是希森也不是傻子,兩人都希望對方能保持冷靜,又同時心照不宣,明白當下的處境。

無盡的黑暗,楚河兩人暢遊其中,能感受到的只有海水的冰冷和身下這巨獸的呼吸之聲,偶爾出現的發光的魚類,都會被這順便路過的巨獸張開大嘴一口吞進去,唯有此時,楚河兩人才能互相看到對方一點點影子。

兩人現在是既希望,又不希望出現發光的魚群,因為剛才的那種刺激遊戲再多來幾次,兩人恐怕就要撐不住了,實在是難受的緊,但是不出現光的話,丹魚他們發現這條吞山獸的幾率就更小了。

就在兩人百無聊賴的時候,遠處忽然傳來了一聲不知道是什麼魚類的叫聲,有點像是海豚,但是叫聲又非常短促,但聲音的確非常尖細。

楚河聽到這個聲音,頓時一愣,緊接著暗罵一聲我曹!

「我TM怎麼把這個方法給忘了??」

楚河恍然想起來了什麼,一旁的希森疑惑道:

「什麼?什麼方法?」

「唱歌啊!」楚河說著話一揮手將九尾妖狐召喚了出來,此時吞山獸依然在行進當中,楚河先和九尾妖狐溝通好了,然後楚河調整好了姿勢,右手攥住斧頭,身體側卧,留出一片空地,隨後九尾妖狐出現,楚河第一時間將左手拉住九尾妖狐的手腕。

當時眾人飄在水中無法的時候,不正是憑藉著歌聲招來的萬毒魚么?萬毒魚對歌聲有著奇妙的感知力。

聽到楚河說唱歌,又感覺身前多了一個人,希森自然也明白怎麼回事了,頓時臉色一紅,暗嘆自己兩人實在是傻的可以,這麼好的方法就擺在眼前,倆人愣是跟著這個傻屌魚遊了半個多小時!

此時由於非常黑暗,雖然楚河拉著九尾妖狐,但是九尾妖狐還是站不太穩,於是九尾妖狐直接半坐了下來,然後反手抓著楚河的手,圈在了九尾妖狐的柳腰上,楚河明顯感覺到九尾妖狐的身子一震,楚河也被這手感給徹底折服了。

九尾妖狐腰間的肉自然是軟軟的,這其中還隔著一層衣服,但九尾平時穿的都是古裝的那種絲質的衣服,這玩意一沾水就全貼在身上了,最多多個幾層,軟一點而已,楚河知道九尾妖狐這又是藉機調戲自己,這妖精從來都是以此為樂,遂清了清嗓子對九尾小聲道:

「唱吧……」

雖然未聽到九尾的笑聲,但楚河能感覺到九尾捂著嘴偷笑,同時彎腰有意無意的用自己的兇器在楚河的手臂上摩擦,似乎是感受到了楚河的語氣和之前不同,不像之前自己調戲楚河的時候楚河往往都是給自己個臉色看,現在的楚河也都習以為常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從知道了九尾的經歷之後有些同情,總之很少再用不好的語氣和九尾妖狐說話了。

笑鬧片刻,九尾心情大好,一邊繼續用兇器挑逗楚河,一邊引頸高歌了起來。

雖然是坐著,但是楚河估計這玩意恐怕也不需要運氣什麼的,畢竟九尾妖狐是個妖精啊,發出叫聲還需要像專業歌手似的調整氣息嘛?九尾妖狐的歌聲依然響亮,和之前並沒有什麼不同之處。

美妙的歌聲一起,楚河兩人自然是陶醉其中了,不過楚河還是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他們身下的吞山獸,吞山獸可並不是什麼喜歡聲樂的東西,相反,這遺忘之海中除了萬毒魚之外,所有的大型魚類幾乎都是很不喜歡美妙的音樂的,原因不就是萬毒魚么。

有美妙音樂的地方就有萬毒魚,而萬毒魚這些玩意對大型魚類來說,就好像是長滿疥瘡的天花病人,誰知道哪一個有個撒湯漏水的,路過就有可能喝一口毒水莫名其妙的嗝屁了。

所以,這吞山獸聽到美妙音樂的第一反應,就是跑…… 吞山獸這一跑,背上這三位沒啥預料,險些被掀飛了起來,幸好楚河下意識的把九尾妖狐勒緊了,九尾妖狐這壞人也是順勢驚叫一聲窩到了楚河懷裡,由於楚河是側卧,九尾妖狐這姿勢讓她很有安全感,但是未免有些令人遐思……

「你可是妖精啊,你別告訴我你膽子這麼小!」

「討厭!誰告訴你妖精就不怕黑的。」

九尾妖狐絲毫沒有撒手的意思,而且手上還加了把勁,因為吞山獸又再次動了起來。


不過吞山獸不是追什麼東西,只是躲那歌聲,自然是沒有遊動的太快,而楚河也沒有催促九尾妖狐繼續唱歌,他相信剛才那幾秒鐘的歌聲應該足以讓萬毒魚聽到,如果持續唱歌可能會讓吞山獸發狂。

現在的萬毒魚不知道在什麼位置,但是只要他們到了剛才唱歌的地點,九尾妖狐只需要再唱一次,萬毒魚他們就可以和吞山獸鎖定同一個方向了,當然,是在吞山獸不拐彎的情況下。

過了大概兩分鐘,楚河預計著萬毒魚應該到了剛才吞山獸所在的位置了,楚河無奈的碰了碰正窩在自己懷裡享受的九尾妖狐。

「幹活了!」

九尾妖狐也是知道好歹的,二話不說從懷裡坐了起來,直接引頸高歌,同時手上抓著楚河的力道也大了兩分。

果然,九尾妖狐再次唱歌,吞山獸再次身子一震,稍微加了些速度向前衝去。

九尾唱完了五六秒后直接又窩到了楚河懷裡,不過楚河這回反感的感覺並沒有那麼大。

人就是這樣,有很多感覺尷尬生疏的事情,只要做過了,第二次便能大大減少這樣的感覺,就好比男女朋友,第一次哼哈哼哈你可能會緊張,會焦慮,表現好不好啊,伺候的到不到位啊,有沒有丟臉啊,之後的哼哈哼哈,恐怕就是直接脫了衣服給我躺好的節奏……

不多時,楚河的精神力突然感受到後方傳來了一陣興奮的波動,楚河的精神力感知下,知道是小丹魚和天狗,頓時喜出望外。

「魂師!你沒事吧?」

此時天狗的聲音也非常焦急,這還是楚河見到的天狗為數不多的焦急一次。

「我沒事,能鎖定我們的方向嗎?」

「能!我們馬上趕到……我看到你們了!」

天狗一說完這話楚河一愣,想起來自己懷裡好像還抱著一個呢,趕忙意念一動將九尾妖狐收回了空間,不過恐怕萬毒魚體內的人也是看了個清清楚楚的。

「好了,先尾隨這吞山獸一會,等他速度慢下來,把希森帶上去,然後你下來。」

楚河對天狗說道。

「好。」

吞山獸又大約向前遊了大概六七分鐘之後,速度逐漸減緩了下來,這時楚河示意希森可以上去了,希森這才一鬆手,身後早已經張開大嘴等待的萬毒魚一口就將希森吞了進去,隨後楚河先是將天狗召喚回了空間,隨後又從身邊召喚了出來。

對天狗,楚河可不敢像剛才抱著九尾妖狐似的那麼抱著,只是用手攥著天狗的手腕。

「抓住那個匕首!」

楚河抓著天狗的手向剛才希森抓著的那個匕首摸了過去,天狗疑惑道:

「抓他幹嘛?」

楚河一愣,隨後發現好像自己抓著天狗的手並沒感覺到多大的阻力,好像天狗自己已經固定住了,而且比自己固定的一點也不差。

此時楚河還在納悶的功夫,萬毒魚體內的小丹魚精神力傳音了過來了一陣嬌笑聲。

「傻哥哥,趕緊鬆手啦!你一直抓著天狗阿姨的手幹嘛,人家有法力,在哪都站得住。」

得!楚河一陣無語,自己好心抓著天狗倒成了吃豆腐了,現在這個姿勢恐怕在萬毒魚體內幾人的眼裡得是多可笑。

「你抓穩了嗎?」

天狗問道。

「抓穩了……」楚河無奈的道。

楚河必須要在吞山獸的身上,若是在萬毒魚體內的話,這萬毒魚的速度不一定能追的上吞山獸,有可能由於距離過遠而和楚河斷開聯繫,若是楚河在這遺忘之海中迷失的話,還能夠召喚神獸和萬毒魚聯繫,但若是天狗迷失的話,那後果將不堪設想。

「好,準備開始了!」

天狗提醒了一聲,隨後便開始念動法術,同時將手指劃破,幾滴鮮血擠了出來向前打出了九字真言。

與此同時楚河聯繫小丹魚,讓萬毒魚跟在吞山獸的後面,在這海里認路的只有萬毒魚一個,所以在一開始萬毒魚必須協助楚河調整好方向。

霎那間,周圍突然光芒大放,一朵個頭明顯比之前大了很多的佛蓮,出現在了吞山獸的左前方,楚河明顯就感覺吞山獸的身子一震,似乎發出了一聲驚喜異常的叫聲,震得楚河半邊身子都麻了,然後周圍便劇烈的震動了起來,顯然是吞山獸的尾巴在狂擺。

萬毒魚被這股狂猛的水流卷的一陣搖晃,只能向上飛,同時楚河不斷的接受著小丹魚傳來的信息。

「慢一點,慢一點,好!」

吞山獸想要追逐左前方的佛蓮,身子必須向左轉,待轉了差不多180度完成了一個大掉頭,天狗的佛蓮才停了下來。

「就是這個方向,直線前進就行了!」

小丹魚傳達了萬毒魚的訊息,隨後萬毒魚便向後游去,脫離了吞山獸的身體上空,但是到了吞山獸的尾巴後面。

此時,佛蓮光芒再次提高了一個亮度,花瓣皆都綻放了開來,吞山獸更是興奮的狂擺身體,向前猛地遊了過去,只可惜,它和這佛蓮的距離,一直是保持在百米開外。

希森和辛格兩人此時才反應了過來楚河是要幹什麼,只要這天狗在那吞山獸的身上,那佛蓮不是永遠都離那吞山獸一百米嗎,這不失為是一個絕佳的主意。

小丹魚在一旁看兩人讚不絕口拍手叫絕,憋笑憋出了內傷,難道印國就沒有這麼簡單的小典故嗎?

話說這個方法哪怕是華夏的小屁孩都能想出來,這不就是那個「追蘿蔔的驢子」的故事么? 楚河這個方法的確是好,吞山獸全力衝刺起來,那真是鑽出一條魚衚衕,而且有了天狗的法力凝成的護盾的庇護,楚河也感覺不到非常恐怖的阻力了,而天狗也很聰明的將法力凝成的護盾完全擺成了箭頭的形狀,並未增加多少阻力,讓楚河不用老是趴著,終於可以坐起來一會了。

這速度,萬毒魚還真是追不上,但是那是在完全平行的情況下,現在的萬毒魚是跟在吞山獸的後面,有吞山獸龐大的身軀在前面開路,萬毒魚只需要跟在身後,便能享受到一片牽引水流地帶。

在賽車場上,這是空氣動力學中的一項雙刃劍的現象,前方的汽車將前方的大氣短暫排開,這將在其身後形成一片低壓區,這片區域內的汽車往往會在一定程度上影響車輛性能,比如引擎負荷加大,無法加速等情況,且容易損壞引擎。

但是,既然是雙刃劍,就有他有利的一面,在這片低壓區內會產生一種牽引氣流,在某種程度上可以理解為是直接將後方的車輛「吸」過來,這在某種特殊情況下,對於後方車輛可以算是一種「福利」。

現在的萬毒魚就是這樣的一個享受福利的魚,它原本以為跟在後面會有很多紊亂的漩渦,畢竟吞山獸的尾巴擺動的幅度雖然不是很大,但是那速度和這身軀的確是不成正比的,那得需要多麼蠻橫強大的力量啊,但事實並非如此,這片牽引水流內,萬毒魚完全不需要主動去加速,真有一種被吞山獸吸著走的感覺,只不過這過程中還是需要努力調整身體角度,避免被吸成「螺旋鑽」……

就這樣一前一後兩條魚在遺忘之海中狂飆,而在這過程中居然還有意外的收穫。

楚河本來想的是找到一個吞山獸就這樣來一遍,用驢頭前面吊蘿蔔的方法將他們引到古鯊群上空,但是楚河沒想到這吞山獸並不是誰追光這光就是誰的,原來還存在競爭的。

一路飆來,小丹魚居然告訴楚河,在這吞山獸的兩側後方,有一大一小兩頭吞山獸同樣在追逐這佛蓮,說的楚河都恨不得不要直接去古鯊群,乾脆繞路到處去找吞山獸,湊七八個直接一塊帶過去就完了。

不過萬毒魚卻是勸楚河不要這麼做,現在吞山獸的方向一點都不能動,只要一動就有撞魚的危險。

「撞魚!?」

楚河剛聽到這個詞的時候都有點新鮮,聽說過撞車撞人,撞衫都有,就是沒聽過撞魚這一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