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蘭踏前一步,冷喝一聲道:「你敢?」

說完,幽蘭再度爆發領域之力,而這一次像是全力而為。一抹藍光以自身為中心,急速的爆開。而在藍光包裹的空間里,溫度銳減到了極致,甚至連空氣都被這溫度凝結出了密密麻麻的冰晶。

「呵呵,領域之力。」青雲表情不變的發出一聲淡笑。

隨即身形瞬間一閃,竟眨眼間消失在原地。而原本快要被波及正欲急速倒退的海東擇,在這電光石火間,出現在了數米之外。


「我也有。」

話音剛落,中年人身上同樣的爆發出一股領域之力。只見在青光的圍攏之下,無數透明的風刃在其中遊走,往往是一個遊動,空間都能被輕易的破開一道裂痕,出現黑色的裂縫,可見青光包裹下的兇險。

「青雲右護法,你……」海東擇驚訝的瞪大了眼睛。

青雲看著同樣眉頭一皺的幽蘭,輕輕一笑道:「大少爺無須驚訝。作為和幽蘭同一時期的人物,他既然領悟到了低寒的領域之力。我也不能落後,這次閉關兩年,終是有所收穫。領悟撕裂領域之力。」

這話雖是對海東擇說,但實則上,青雲的目光一刻也沒有離開過幽蘭的身上。

「閻莫開,你還不動手,是也想體驗一下我領域之下的撕裂嗎?」

「不不不……」閻莫開快速的回應著,眸中閃過一抹絕望之色。早知道當初就不打他那塊兒天晶石的主意了。他當時不是在閉關嗎,怎麼會知道的。

這一刻,閻莫開所有的怒氣全都發在了林東的身上。被綠芒包裹的手再度向前推出,指甲暴漲,足有半米來長。

「小子,你可以去死了。」

咔嚓……

一聲聞若未聞的輕響突兀的響起,只見在包裹的密密實實的靈氣蠶蛹之中,一隻如漢白玉般散發著瑩瑩光澤的手輕緩的撕裂面前的阻礙。

那手就如同隨意而為,輕緩的伸出,不帶有絲毫的力量。不偏不倚的落定在閻莫開的手掌之上。

「煉拳,十連爆。」

一聲仿若低吟的喃喃之聲豁然響起,在寂靜的處決場之中異常的清晰。 “你的意思是說,大哥哥不僅僅身體強悍,如同魔獸,氣海深邃元氣厚重,甚至連神念也強大無比?”洛小夕詫異的眼神看着陸天,不解的問。

“若爲師出手,也能在每一個關鍵點上打斷杜權民的技法,讓他元力運轉不暢,從而輕易獲勝。那是因爲,我的精神力強大過他太多,能夠輕易感知到他元氣波動的軌跡。但是劉封不過大行者巔峯的修爲,精神力又能有多強,怎麼可能做到這一步?唯一的解釋,就是他在神念修行方面,也有專注。”陸天露出深思的神色,緩慢的說道。

“只是,我從小就聽您說,三大流只能選擇其一,如果不能專注的話,最終的結果會是分心分力,得不償失,而且煉神流更是早就沒落了,煉專注煉神流的煉氣師也非常少,他又怎麼會三者同修?”洛小夕繼續追問。

“爲師也不得而知。”面對心愛弟子的問話,陸天也被難住了,他說道:“這幾日,我們再細細觀察一下,也許就會明白,是否真的如我所想,他三者皆修。”

戎地的消息傳得飛快。

只一天時間,劉封就成了整個風雪之城的名人,這個狂妄自大,目空一切的年輕人,只用一天時間就取代了前段時間那個標榜風雪之城史上最年輕的法兵師劉封的名氣。

向整個風雪之城宣戰,並一天之內,連敗六人,事了之後,留下話來,準時恭候,轉身拂袖而去。

何等的霸氣,何等的傲然?而這僅僅是一個大行者巔峯的行爲!

如果僅僅是如此,還無法引起全城人的關注,然而,劉封在今天表現出來的能力,疑似三大流同時修煉卻讓他整個人都變得神祕起來。

隨着當日他以血劍硬接了六階強者一擊的事情被散播出去,血劍也立時成了衆人聚焦的中心。

擋住六階強者的一擊,是因爲血劍威力,還是這個年輕人本來的力量?

不過,不管是哪方面,都已經足以說明,這個年輕人,有足夠自傲的基本!

而且,風寒的出現,風寒答應約戰,更是把劉封此次行爲推到了一個高峯,能夠讓風寒都看中的年輕人,這一點就已經足夠份量!

如此強勢的一個年輕人,就這樣橫空出世,讓風雪之城所有的大勢力都轟動了,開始密切的關注起來,並迅速得到了關於劉封的一些消息。

短短兩個月,販賣了數十頭五階惡獸,全部換取了純元丹,幾乎不出門,日夜呆在聚靈陣區中修行。

另外,他曾多次前往各個氣兵閣販賣靈氣兵和購買一些煉兵材料,疑似一個煉兵師。

這些瑣碎的資料,並不能說明劉封的來歷,而且劉封從不留名姓,他的名字,也成了一個迷。

那些因爲貪婪血劍而注意劉封人,被更多因爲好奇而注意劉封的人徹底淹沒。

他來自哪裏,他的目的是什麼?他能一直堅持下去,一直到第十天,和風寒在戎地一戰嗎?


第二日,劉封準時出現在了戎地。

他沒有被聚集的人海嚇到,儘管這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但是他的表情依舊沒有絲毫的變化。

人羣自動讓開一條道路,他安靜的走到戎地之中。

昨天的位置,血劍插入青石縫中。

劉封傲立,如同筆直一杆標槍,在他的周圍,一切都黯然失色。

“一天之中,我只接受六個人的挑戰,如果自問不如昨天那幾位朋友的,請不要上來浪費時間!”劉封說道。

語氣一如既往的狂妄,劉封本是個隱忍的人,但是他的心境,他的道,真要說這些狂妄的話,卻讓他看起來就是一個真正孤傲之人。

接受六個挑戰,這是劉封結合昨天的收穫,經過思考之後,才下的決定。

六場大士初階以上的戰鬥,已經能夠讓他得到很多,而且在戰鬥過程之中,也能夠最大化的平衡精氣神三者,讓修爲進一步沉澱,往大士境界靠近。

而如果再多,一是身體和精神都會感覺疲憊,二是過多的戰鬥,也達不到沉澱的效果,相反還會讓心神不寧,處於過度的亢奮之中,把握不住那個一閃即逝晉升的契機。

他的話,引起了巨大的不滿和轟動。

但是卻沒有人反對。

戎地,這本是一個強者的地方,是一個生死不由己論的地方,一旦踏上戎地,對手就有資格隨時取你性命。

如果能力不夠,拿什麼踏上戎地?

“我來戰你!”一個大漢躍進了戎地:“戰勝之後,再報姓名不遲。”

他身高體壯,如一頭黑熊,他大步向前,氣勢雄偉,背後一個巨大黑影映像隱現,這又是一個煉體流,而且至少是大士中階巔峯,還擁有祕技,能幻化出映像,有着極爲強悍的戰鬥力。

這樣的強者,正是劉封所需要的對手。

兩人一交上手,就是正面的衝擊,拳頭對拳頭,力量不斷爆發,如同擂動了戰鼓,轟隆隆的聲音,在兩人之間交錯轟鳴,響徹了整個戎地。

終於,劉封的蠻牛衝撞,大力撞擊正面撞開了大漢的雙拳,超過兩百牛的力量直接撞入大漢的身體之內,讓大漢失去了再戰能力。

“你很強,我不是對手!”大漢說道:“在我看來,整個風雪之城,宗師以下,已經沒有人能夠勝你!”

大漢的話,讓大家都是驚訝不已,風雪之城煉氣師何其之多?散修也是千千萬萬,竟然找不出一人戰勝劉封?

劉封不置可否,他連戰了幾人,都是散修,早就期盼能有各大勢力、宗門弟子前來挑戰。

畢竟,在煉氣師的世界,只有出身宗門,擁有大勢力大靠山的人,才能算得上是精英,從這些人身上,才能得到更多!

大漢大踏步離去,身形如來時一樣,並沒有以爲失敗而頹廢,顯然是一個人物。


劉封調息之後,又有一人入場,手持金色長槍,擅長殺伐之術,與劉封戰在一起,難分難解。

這日,來戰之人,均有所準備,手段繁多,但是結果都被劉封一一破解,六戰皆勝。

奇怪的,昨日失敗而去的封一山,今日竟然又來了戎地,併發起挑戰。他回去痛定思過,修爲似乎在一天之內進步不少,不過依舊不是劉封對手,最後失敗而去。

有一失敗者問:“你當真只是大修者高階?而不是用了什麼特殊手段,壓制了修爲?”

劉封給予了肯定的回答。

最後,劉封拔出血劍,飄然而去。

這,是第二日。

第三日,並沒有出現劉封期望中的宗門弟子,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圍觀的宗門弟子不少,但是,真正進入戎地的卻一個都沒有,依舊是散修憑藉一腔熱血、或者是對血劍的貪婪,進入戎地挑戰。

讓劉封詫異的是,封一山又來了,連續兩天激戰,他進步不少,這一次,竟然給劉封帶來了一些麻煩。

不過最後,劉封依舊無驚無險的六戰皆勝。

再次離去,劉封卻皺起了眉頭。

連續三天,十八戰,最高也只有大士中階的煉氣師,這明顯不合常理。

風雪之城散修無數,不泛大士高階境界的煉氣師,如果說這些人一開始自視甚高,不願出手欺負小輩,在劉封表現如此強勢之後,應該已經有了足夠出手的理由纔是?

再有就是,風雪之城,宗門弟子,何時纔會出手?

劉封疑惑之時,風雪之城暗中也在潮流涌動,圍繞着劉封,發生了一些事情 那隻手印在閻莫開手上的同時,閻莫開先是一愣,接著獰笑道:「小子!沒想到真被你到了聚靈境,但即便是這樣,你今日也難逃一死。老夫便讓你知道淬靈境與聚靈境天差地別的鴻溝!」

其實閻莫開自身也受了不輕的傷勢,幽蘭的那一擊雖然沒有傷了他的性命。但此刻傷病之身,也讓他的實力銳減了一半之多。

不過面對林東時,閻莫開有信心即便是一半的戰力殺掉這小子也是易如反掌,尤其是那小子並沒有祭出那駭人的拇指大印,而是選擇以**硬碰硬。閻莫開更是信心爆棚。

然而就在這雙掌接觸的剎那,閻莫開的臉色卻陡然一變!一股超越萬斤的力量瞬間透過自己的掌心進入體內。

砰砰砰砰……

霎時間,整個體內猶如點燃的爆竹,砰砰作響。

「這力量……」

閻莫開覺得駭然,以自己淬靈境的**力量足有200馬之力,怎麼可能抵擋不住這小子的一拳。

噗!

一口鮮血更是在頃刻間噴吐而出,五臟六腑彷彿被移位一般,劇痛難忍。

其實這也是閻莫開自己託大了,如果他不這麼自大,用防禦靈技或是最為普通的靈氣護住全身,也不會像現在這樣。整個身體不住的顫抖,多了一分莫名的喜感。

咔嚓!

再度伴隨著一陣撕裂聲,林東原本盤膝而坐的身體豁然站起,身上的衣服因為之前的戰鬥變得極為狼狽,不過外露的身體在陽光的照射下卻發射出淡淡的光澤。

噔噔噔噔……

林東收回手掌的剎那,閻莫開倒退了數步,臉上如赤金之色,一雙原本狠辣的目光充斥著不可自信的神色。

而林東卻微微一笑,隨意的揮動了下手臂,他能清楚的感覺到空氣在皮膚處的阻隔被輕易破開。

「260馬之力。」

這是林東心頭瞬間閃過的一個念頭,一股強大的自信感油然而生。這個數字代表著什麼,說出去一定會驚駭到所有人。而這僅僅是一個聚靈境一重修士所有的,如果到了淬靈境這樣的相同級別,林東剛才那一拳會強悍到什麼程度,沒有人知道。可能只是普通的連擊都能輕易的將閻莫開轟打成一灘爛泥。

豁然,伴隨著破碎的蠶蛹一點點的化為靈光消散於無形。林東突地雙拳緊握,仰天長嘯。

那低沉的嘯音,讓原本就將目光聚集在他身上的一干人,眼神再度一凝。

海東擇感受著那連綿不斷的嘯音和林東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心底一沉,面色帶著說不出的複雜神色。

「只恨我當初在他晉級的時候沒有率先出手殺了他,一步錯步步錯。」

海東擇一雙拳頭也是緊握,只是臉上滿是悔恨之色。

突地!嘯音戛然而止,林東咧嘴一笑,目光直對閻莫開,高聲叫道:「閻長老!先前的事情該解決一下了!」

此刻林東也不顧隱藏實力,更不顧驚世駭俗。雙腳在地上狠狠的一跺,與地面接觸的剎那發出一聲轟響。整個人借著這股衝勁兒,如一顆炮彈,幾乎是眨眼間便是數米。

漢白玉般的手掌化拳緊握,如流星劃過虛空,帶著刺耳的尖嘯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