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之後,江帆和范冰心見到柳府的管家,管家是一位年齡六十多歲老者,他看了江帆和范冰心一眼,「既然你們是小羽介紹來的,我就不多說了,你們就在這張契約上簽名吧。」管家把兩快玉石契約遞給江帆和范冰心。

江帆拿著契約看了一眼,「我靠,這契約真夠毒了,一簽就是五年,簡直就是賣身契啊!我這為了見柳晶甜就賣給柳府了!」江帆暗自道。

但是沒辦法,暫時就簽約吧,江帆伸出拇指在契約上按了一下,一道光一閃,他的指紋進入契約之中,以後無論他走到哪裡,柳府就可以根據這拇指紋的信息找到他。

范冰心也看到了契約,她臉色立即沉了下來,她可不想簽下這種賣身契約。江帆立即給范冰心使眼色,手悄悄地拽著范冰心的衣服,那意思趕緊簽吧。


一旁的管家看出范冰心不太情願,臉色了下來,「怎麼,看樣子你還不想簽約是吧,你知道外面有多少人想進入柳府嘛!要不是小羽介紹,你們一輩子也無法進入柳府!」管家不悅道。

「呵呵,管家,她是我老婆,不識字,所以她看不懂,您別介意。」江帆立即抓住范冰心的手。

范冰心雖然不情願,但是無法違背江帆的意思,只有任憑江帆按住手指按在契約之上,一道光一閃,范冰心指紋進入契約之中。

管家拿起玉石契約,點頭道:「嗯,小羽你帶他們去一百六十號僕人房吧!」

「好的,我這就帶他們去。」小羽點頭道。

江帆和范冰心隨著小羽穿過幾條走廊,進入一間大的院子,那裡面是一排排住房,院子里有不少僕人在忙碌著,他們都在忙著明天的酒席。

江帆和范冰心的出現立即引起了眾僕人的主意,一個是美女,一個是帥哥,男堵的僕人盯著范冰心看,女的僕人盯著江帆看。

「哇,來了一個這麼漂亮的女僕啊!」一名男僕驚呼道。

「哇,這男的真帥氣!」一名女僕驚呼道。

房門打開,小羽對著江帆道:「這是你的住房,你以後就住在這裡了。」

隨即對著范冰心道:「你隨我來!」

范冰心隨著小羽去了女僕居住區,女僕的居住區在男僕居住區旁邊,小羽安頓了范冰心之後,她又回到男僕居住區。

她到了江帆門前,對著屋裡的江帆悄聲道:「江藥師,您隨我去見我家主人吧!」

江帆隨著小羽出了大院子,穿過幾條青石小道,來到一座庭院門前,「我家主人就住在這庭院之中,她被關在屋裡,我等會把門口護衛引開,你趁機進去。」小羽悄聲道。

江帆點了點頭,「好的。」

小羽進入庭院之中,江帆躲在庭院外面,小羽走到門前故意跌倒,門前堵塞護衛立即爭搶著去扶小羽,江帆趁機進入庭院之中。

庭院很大,一共有幾十處廂房,江帆不知道柳晶甜住在哪一間屋裡,「呃,我怎麼忘記問小羽晶甜是被囚禁在哪一間屋裡了!」江帆皺眉道。

走廊上沒有人,江帆沿著走廊慢慢地走著,他每到一間廂房就側耳聽聽,或者瞅上幾眼。

突然他聽到一間廂房裡傳來哭泣聲,「哦,這裡有人哭泣,說不定就是晶甜了!」江帆喜悅道。

江帆悄悄地到了窗前,透過窗戶縫隙望裡面看,只見一名身穿黃色衣服的女子背對著窗戶,她正哭泣著。看她背影和身材和晶甜差不多,「噢,這裡面的女孩肯定是晶甜了!」江帆暗自道。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晚上還有一更,來月票吧! 四周無人,江帆立即使出空間穿透術,只見空間震顫,窗戶口出現了一條通道,江帆立即從通道進入屋裡。

屋裡的女人還在傷心地哭泣之中,並沒有發現江帆進來了,江帆想給晶甜一個驚喜,他悄悄地到了晶甜背後,一把摟住晶甜的背後,雙手剛好捂著了她的身前的兩個寶貝。

「寶貝,我來了!」江帆喜悅道。

那女孩吃了一驚,驚呼起來,「什麼人!」她扭頭看到了江帆。

江帆也看到了那女孩,我靠!不是柳晶甜!搞錯了!這女孩子年齡比柳晶甜大多了,也漂亮多了,和范冰心不相上下。江帆立即尷尬道:「不好意思,搞錯了!」他急忙就走。

那女人滿臉羞紅,因為剛才江帆的手捂著了自己的麵包上,那種觸電的感覺是從來沒有感受過的,是一種很爽的感覺。

「站住,你是什麼人?」空間顫動,那女孩子擋在江帆面前。

這女孩竟然比柳晶甜境界還要高一點,是神聖中期的,她臉上還掛著淚珠,眼角卻帶著一絲憤怒,自己被人襲胸了,不能就這樣放眼前男人走了。

江帆吃了一驚,「不好意思,我搞錯了!我可不是故意非禮你的!」江帆急忙解釋道。

那女孩臉羞紅,看到江帆身上衣服,「你是府中新來的僕人?」那女孩驚訝道。

「是的,我是新來的僕人,走錯了房間,那個不好意思!」江帆急忙奪路就逃,這個真的難以解釋清楚啊!

「哼,你這個色狼,膽子真大,竟敢偷偷溜進來做這種勾當,我要把你抓起來!」那女孩一揮手,江帆四周空間立即開始禁錮。

江帆急忙使出空間幻影術,他的空間周圍出現了六個位面,那女人的空間禁錮術立即失效。緊接著江帆使出空間隱遁術,身體進入地下,瞬時消失不見。

那女孩大吃一驚,驚訝道:「這傢伙竟然會空間幻影術!到底是什麼人呢?」

江帆出了那屋裡,在走廊盡頭才抬頭地冒了出來,他擦了下額頭汗水道:「我靠,竟然抱錯人了!那女孩子是什麼人呢?」

沒有看到那女孩子追來,江帆繼續尋找柳晶甜的房子,他正在找的時候看到小羽過來了,急忙招手道:「小羽!」

小羽也看到了江帆,急忙奔跑過去,驚訝道:「江藥師,你怎麼還在這裡徘徊,沒有去見我家主人?」

「呃,你以為我不想去見你家主人啊,我不知道她在哪一間房裡呢!」江帆無奈道。

「我家主人就在前面的第五道門口!」小羽指著道。

江帆點頭道:「哦,原來在那裡啊!我這就過去!」

他急忙奔跑過去,到了窗前,透過窗戶縫隙望裡面看,只見一位女孩子背對著窗戶坐在桌子旁邊,正在撕扯著桌上的紅布,一邊撕扯,一邊道:「我才不嫁人呢!除了江帆哥,我誰也不嫁!」

不用說這就是柳晶甜了,江帆十分激動,看來柳晶甜對自己是一往情深呢!他急忙使出空間穿術,空間顫動,窗口出現空間通道,江帆從通道進入屋裡。

這次要給柳晶甜一個驚喜,江帆悄悄地到了柳晶甜背後,一把摟住她,「寶貝,我來了!」江帆喜悅道,這次不會錯了!

「江大哥!」柳晶甜喜悅地轉過身子。

江帆看到柳晶甜的臉,頓時鬆開了手,驚呼道:「噢,又搞錯了!這個也不是柳晶甜!」眼前的女孩子十分漂亮,小巧鼻子,水汪汪大眼睛,長得比范冰心還要漂亮。

江帆轉身就逃,今天怎麼回事,都搞錯兩次了!柳府的美女真多,為何柳晶甜長得差點呢!

「江大哥,我是晶甜,沒有錯了!」柳晶甜急忙沖了上去。

江帆吃了一驚,他扭頭望著那女孩子,「呃,妹子,你不要騙我了,你不是柳晶甜!」江帆搖頭道。

柳晶甜捂著嘴巴咯咯笑了起來,「江大哥,你是不是覺得我很漂亮啊!是不是比范冰心還要漂亮,你十分意外吧!」柳晶甜咯咯笑道。

雖然容貌不是柳晶甜,但是說話的聲音和神態十分像柳晶甜,江帆頓時驚訝道:「你是什麼人,為何這麼像晶甜呢?」

柳晶甜一把拉著江帆的胳膊,「江大哥,我就是晶甜啊!你以前看到的相貌是我易容過的,這才是我真實的相貌!你還記得我說過,我比范冰心還要漂亮的話嗎?」柳晶甜微笑道。

江帆想起了柳晶甜曾經說過范冰心長得一般,還說呂宇春長得一般,還沒有她漂亮,原來她早就易容了!自己竟然沒有看出來!

江帆仔細地盯著柳晶甜的臉,看得柳晶甜都不好意思了,低著頭羞澀道:「江大哥,你眼睛好可怕啊!就像色狼一樣!」

「嘿嘿,我本來就是色狼!」江帆一把摟住柳晶甜,「晶甜,沒想到你這麼漂亮,你到底用了什麼易容術,我怎麼一點也看不出來呢?」江帆好奇道。

「江大哥,這是時間易容術,使用時間法則,時間改變了,自己的容貌也隨之改變,你當然看不出來,這可是我柳家的不外傳的秘術呢!」柳晶甜笑道。

這真是讓江帆大開眼界了,沒想到還有時間易容術,一個人的時間變了,他的相貌就發生變化,這真是無法想象啊!

「晶甜,你欺騙了我,沒想到你這麼漂亮,我以前都被你騙了!你要補償我!」江帆雙手摟住柳晶甜的腰道。

柳晶甜臉緋紅,嬌聲道:「江大哥,你要我怎麼補償你呢?」

「嘿嘿,你要親我這裡一下。」江帆手指著嘴唇壞笑道。


柳晶甜臉更紅了,嬌羞搖頭道:「江大哥,不要這樣好嗎,人家不好意思的!」

「嘿嘿,我不管,你必須補償我,我被你騙慘了,為了你的相貌,我不知道說服自己多少次呢!」江帆笑道,他說的手不老實起來。

柳晶甜無奈點頭道:「好吧,只親一下啊!」

「嗯,就一下!」江帆點頭道。

柳晶甜羞澀地望著江帆,踮起腳對著江帆嘴唇親下去,兩人嘴唇碰在一起,如果觸電一般。江帆立即施展油嘴滑舌本領,片刻時間,柳晶甜嬌喘噓噓了。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兩人正在親熱的時候,突然房門響了,門外響起女人聲音:「晶甜!」

江帆和柳晶甜兩人急忙分開,柳晶甜慌忙道:「不好,我姑姑來了,你趕緊躲起來!」她慌忙之中,四處尋找躲藏地方。

門口又響起敲門聲,「晶甜,你開門啊!我是姑姑啊!」

江帆本想躲到床下面去,可是床位很低,根本無法躲人,「呃,我還是躲到衣櫃里去吧?」江帆急忙道。

柳晶甜櫻搖頭道:「不行啊,我姑姑是來幫我化妝的,她肯定要打開衣櫃的,只要打開衣櫃就會發現你的!」

「噢,那我躲到什麼地方呢?」江帆也沒撤了。

柳晶甜看到寬大的桌子,她靈機一動,「你躲到桌子底下去!」柳晶甜急忙道。

「呃,這恐怕不行吧!」江帆發現桌四周沒有東西遮擋,那還不被發現才怪呢!

「我用這塊紅布鋪在桌子上,姑姑肯定看不到你的。」柳晶甜悄聲道。

江帆立即鑽入桌子下面,他本想進入符咒世界躲避的,可是他想看看柳晶甜的姑姑是什麼樣子的,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柳晶甜拿著一塊紅布鋪在桌面上,紅布幾乎垂在地面上,這樣江帆就被遮擋在桌子下面了。隨後柳晶甜去開門,門口站著一位年齡大約二十多歲的漂亮女人!

「晶甜,我好像聽到你和誰說話呢!」那女人眼睛掃視屋裡。

「姑姑,沒有啊!我剛才是自言自語呢!」柳晶甜急忙道,她心裡十分緊張,害怕姑姑發現了江帆躲在桌子下面。

屋裡沒有發現第三者,那女孩拉著柳晶甜手道:「晶甜,你明天就要嫁人了,你后你就要離開姑姑了!你自己要學會照顧自己!」

「姑姑,我不嫁人,我根本不喜歡令狐公子,我不要嫁給他!」柳晶甜搖頭道。

「傻孩子!令狐公子是神晶族族長令狐雲霄的公子,你嫁過去,對大家都有利!我們神川族和神晶族結合,那就完全可以對付神翼族了!」那女人搖頭道。

「哼,我就是不喜歡那個令狐公子,我心裡已經有了喜歡的人了!我要嫁也要嫁給他!」柳晶甜滿臉不悅道。

「晶甜,你懂事點好嗎!我知道你喜歡那個江藥師,他這是一個小小的黑藥師,身份低微,如何與神晶族的令狐公子相比!你們才是門當戶對!他只配給你做僕人!」那女人不悅道。

桌子下面的江帆十分生氣,「我靠,老子只配做僕人,你這女人竟然這樣貶低我!到底是什麼樣的女人!」江帆偷偷地掀開一個角偷看。

當他看到柳晶甜的姑姑的相貌的時候,不禁吃了一驚,「我靠,這不是被我抱錯的那個女孩么,她竟然是柳晶甜的姑姑!早知道你這貶低我,我就非禮你了!」江帆暗自道。

「姑姑,你別小看江帆哥,他可有能耐了!我相信用不了多久就會變成紅藥師的!」柳晶甜不服氣道。

「咯咯,晶甜,你知道一般人從黑藥師到紅藥師要多少時間嗎?最少要一百萬年呢!等到那時候,恐怕人家令狐公子都是神王了!你喜歡那個江藥師永遠無法超越令狐公子!」那女人冷笑道。

「姑姑,既然你這看好令狐公子,那你嫁給他好了,反正我是不嫁!」柳晶甜氣呼呼道。

那女人臉色立變,「晶甜,你胡說什麼!姑姑要是有你這麼年青漂亮,我肯定會嫁給他的!」那女人臉紅了。

桌子下面的江帆暗自罵道:「我靠,既然你這麼看的那個神晶族的令狐公子,你就代替晶甜嫁過去吧!」


「我不管,反正我是不嫁,如果你們要逼我,我就死在你們面前!」柳晶甜生氣地轉過身道。

那女人拉著柳晶甜坐在桌旁,「晶甜,這婚事是你父親和母親決定的,明天神晶族的令狐族長就派人來迎娶你過門了,你千萬不要胡來!你父親的脾氣你是知道的,如果惹怒了他,他會綁著你去令狐府中的!」那女人勸慰道。

柳晶甜的父親脾氣十分暴躁,在柳府很有威懾,基本上是說一不二的,柳晶甜很害怕他的父親。

「我,我找爺爺評理去!哪有逼著女兒嫁給自己不喜歡的人的!」柳晶甜憤懣道。

「晶甜,你爺爺一直在後院修鍊,他可沒有時間去管這些閑事,你還是死了心吧!老老實實地嫁給令狐公子吧!就忘了那個江藥師吧!」那女人搖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