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的腦海世界中!噬與青天對立而視!

「很奇怪,你應該高興才是,但是本尊在你眼中看到的卻是無盡的凄涼!」

青天開口了,此時看著手持青石如同神魔降世的少年,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凄涼?世事皆是如此,我看不到前路,到頭來,你這『青天』也將死在我的手上,真的有不朽么?還是說,這就是『大道』對我們開的玩笑?」

噬眼中帶著憐憫,看向青天,好像是在自問,又好似是在問青天!

「不朽么?呵呵呵,哈哈哈哈,本尊曾經相信,我就是青天,就是天,我本應如此,統御天地,長存世間,但是結果卻很可悲!」

「無數次的掙扎,到後來,我也看不清前路了,世間太過久遠,我已經不知道當初是誰將我重傷,也不知為何那『生死魔』會進入『不朽祭壇』。」

「總之,我以為我會超脫,不會敗,而事實我沒有敗,但是卻也敗了,世間的不朽啊,我曾經得到過,但最後,好像是被我自己親手放棄的,這究竟是為什麼呢?」

「世事無常,好一個世事無常,來吧,別以為本尊會束手就擒,或許你便是我前路上的劫難,如果殺了你,我便能獲得永生,那本尊決計不會手下留情的。」

青天有些魔怔了,此刻有些喜怒無常,大悲大喜來的太快,讓青天有些無所適從。

「小爺也正有此意,若是殺掉一個好不反抗的『天』,實在是讓人感到無趣的很,況且,我還要替師傅報仇,他本為至尊,為天下生靈流盡了最後一滴血。」

「雖然過去了億萬年歲月,但最終也可以說是死在了你『青天』的手中,伏天生死魔,這個稱號很配他,他雖然與我相識到分離沒有多長時間,卻對我有授業之恩,更是我人生中第一個師傅,如何說,恐怕這仇都沒有不報之理!」

噬將精氣神提升到了極致,這是自己的最後一擊了,只要成功,便會完成屠天的大事件,雖然不被外人所知,但或許直到噬命盡的那一刻,都將是其一生中最為榮耀的一件事。

「殺戮蒼生之角,聽我之號令,屠滅面前之生靈!」

青天額頭,有璀璨的金色光芒綻放了開來,金色的長角上有一道細微的裂痕,一直延伸到青天的眉心處,此刻被青天全力催動之下,那裂痕也逐漸明顯了起來。

「去吧,殺戮之道!」

長角發出轟鳴聲,雖然青天已是強弩之末,但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全力催動那殺戮蒼生之角,依然散發出驚人的神威,殺機將虛空都給崩開了,更是將許多淡金色的紋路都給磨滅。

所過之處,好似面對這一片屍山血海般!

哭豪聲,大戰聲,慘叫聲,大吼聲等等等等,不愧為殺戮之角,演繹出生靈的喪魂曲!

「一石當道,萬道退避!」

噬不敢大意,此刻手中擎著青石,綻放出萬道光輝,青色的光芒將整個腦海世界都給照亮了,瞬間迎了上去!

「爺贏定了!」


噬滿臉的張狂之色,臉上更是現出瘋狂,調動了全身所有的力量催動青石,瞬間交擊在一塊。


『叮』

一道金色的弘光彈飛了,所過之處,好似要將噬的腦海世界掀翻,一片驚濤駭浪鬼哭神嚎,讓噬的意識都受到些影響,有些渾濁不清。

「看我板磚!」

噬晃了晃發暈的腦袋,努力強撐著身體舉著手中青光剪滅了許多的青石從青天近乎透明的身軀上一拍而過!

「你…你竟然真的可以殺我?可以屠天?」

青天的身軀從雙腿開始,在逐漸化為光質粒子,在粉碎與消失,化為漫天的光雨,逐漸消散在噬的腦海世界中。

「天之歿,天地慟,是劫之始,我的消亡並不是結束,而只是開始,只是讓本尊不解的是,難道僅僅憑藉那樣至寶,真的可以屠天?不對不對,這根本不可能,你…你究竟是誰?」


青天看著自己逐漸消散的身軀,滿臉的驚駭,看向噬的時候充滿了恐懼,質問道。

「我?」

噬皺眉,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

噬?不應該!

小伍?好像也不對!

自有記憶以來,噬便被姐姐小冬叫著『小伍』的名字。

噬從來沒有嘗試過這個問題,我是誰?我從哪裡來?

其他人都有父母生養,自己的父母又到了哪裡?自己有父母么?

這個問題,恐怕連小冬都不知道怎麼回答!

「可以屠天…可以屠天…屠天?哈哈哈哈哈。。。」

青天的身軀已經消失了大半,眼看已經到了胸腹以上,卻突然好似想通了什麼一樣,不由大笑了起來。

「我明白了,原來如此,竟然是這樣,一個被選中的人,又是一個輪迴的開始,我終於明白了,是那樣的人,難怪可以屠天,屠天啊!」

青天好似發瘋了似的,眼中瘋狂帶著戲謔的看向噬,大聲的狂笑著。

「你明白了什麼?我是怎樣的人?你說清楚!」

噬感覺青天所說應該很重要,不禁帶著焦急聲問道。

「你會知道的,一個又一次被選中的生靈,你能走到哪一步呢?哈哈哈哈,最終你會明白的,本尊死的不冤枉,一點都不冤枉,哈哈哈哈哈…」

青天大笑著,或許是想要報復,還是沒有回答噬的疑問,最終逐漸消散成為了粒子。

弒天之役,噬做到了,卻也引發了大波瀾! 『咔嚓』

歸於安靜的腦海世界中,一聲清脆的碎裂聲傳遞了過來。

噬扭頭望去,眼中流露出狂喜!

「這是我的劫數!」

噬喃喃自語,不過下一刻似乎又想起了什麼,轉頭看向之前青天所立的方位。

「這也是你的劫數!」

噬又再次點頭,不管怎麼說,最終自己活了下來,那自己便是勝利者。

「聽你之前的口氣,似乎你的消亡能夠帶給自己什麼驚喜,只是,這份驚喜是什麼呢?我很期待!」

噬抬腳,身後羽翼發出輕微的顫動,他整個身體如同離弦之箭,瞬息間便到達了正在逐漸崩裂的魂胎前。

『咔嚓』『咔嚓』

碎裂的聲音不斷傳出,如今的魂胎只剩下了兩米左右,外殼像是掉了一層,不斷的有黑色的液體湧現出來,上面密布了裂痕。

「這是純凈的靈魂能量?但是仔細感悟又不太像,青天好像稱之為『元魂』,難道是那所謂的天之一脈才會凝結出的東西?元魂?不知道我能不能藉此成功!」

噬禁錮了一塊正在崩碎的碎片。來到手中,仔細的觀察,發覺那碎片上面密密麻麻帶有諸多的孔洞,孔洞將碎片鏈接起來,靈魂的力量在其中竟然暢通無阻。

「世人都說,神魂乃是靈魂的棲居地,也只是一件外殼而已,早晚是要藉此再次突破的,但是看這青天所凝聚出的『魂胎』,卻好似已經與靈魂融合為一了。」

「靈魂便是魂胎,魂胎便是靈魂,結合的太完美了,難道這就是天之一族強大的秘密?」

不管被人信不信,噬是不信的,天之一族真的就是所謂的天?

在噬看來,那不過也是一個種族而已,也是天下萬靈之一,不過,它們那一族的進化太完美了,遠超其它種族,因此才能稱王稱霸!

「或許,真的是小爺的機緣到了,這些類似於血液的液體簡直就是大補!」

「只需要一滴,被魂潭內的吞噬之力同化之後,便可以產生近乎無盡的靈魂能量,若是換做一般的御天境修士,只需要一兩滴便能夠將魂胎凝結出來,甚至還可能會撐爆。」

「如果這都不算是機緣的話,小爺還真想不出究竟什麼才是機緣!」

噬嘴角裂開了一道縫隙,好似是在笑,看著身下魂潭中,由於莫名液體的滴入,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逐漸豐富起來的魂潭靈魂能量,噬不自覺的在心中有些蠢蠢欲動。

「看來,這個過程需要加快一下才行!」

看到最後,噬有些皺眉頭,那魂胎雖然很大,裂痕也非常的多,但是其中的液體似乎並沒有多少了。

到了最後,很長時間才會有一滴奇異的液體低落進下面的魂潭中。

因此,噬眼睛都眯了起來,手中出現一根石棍,石棍發光,逐漸變得璀璨奪目。

「碎了吧!」

輕輕的一聲呼喚,好似帶著無奈與嘆息,但是下面的一擊卻如狂風暴雨般。

棍影翻飛,帶起一道絢爛的光彩,毫無阻礙的打在了近乎完全崩碎了的魂胎上!

魂胎受到過青天口中『滅絕級』異物的攻擊,那種力量碰觸到魂胎外殼的時候,本能的就可以將魂胎給完全割裂開來,十分的神奇。

那弒神草原本就是為了將這種神魂類的東西割裂而存在,可以根據想要毀滅的魂胎或者神魂強弱,自行在虛空中接引下諸多的奇異能量積累。

若是一般的修士,恐怕連弒神草最初的一擊都未必能夠接下,但是這『元魂』卻逼出了弒神草最終的力量,這才將其打碎。

可以想象,元魂究竟是有如何的強悍了,若是有青天在旁鎮守,那弒神草幾乎根本就不能成功,甚至連傷到魂胎的機會都沒有。

也就是說,一旦噬能夠也煉製出這樣的『元魂』來,便不用害怕那種能夠毒殺靈魂類的事物了。

由於將元魂割裂的同時,弒神草也從元魂身上掠奪出來許多的奇異能量,也就是那種神秘的液體,從而融合煉化成另外一種淬鍊身軀的力量,可以反饋給噬的肉身。

可以說,這一次將青天幹掉,對噬來說是肉身與靈魂進化的雙豐收,自此之後,其實力也將會完全達到巔峰姿態,就算是再遇上衛童與凌飛這二人也有機會自保。

甚至在,在某些特定的情況下,還可能要了他們的性命。

畢竟,這是羽化仙門十大年輕高手之二,一個門派的未來不是看當今有多少高手支撐門面,而是看將來有多少現在的年輕高手支撐。

若是將這一代的所謂十大高手進階斬滅,豈不是讓羽化仙門未來可能千年之後將後繼無人?

這對噬來說,才是最讓他感興趣的。

『嘩啦啦』

碎片四溢,化作流星散落了下去,這是被噬一棍子給敲碎了的魂胎碎片。

若不是之前弒神草便已經將魂胎給完全打碎了,恐怕此時的噬,即便棍子再厲害,恐怕也要廢很大功夫才能完全將它擊碎。

畢竟,嚴格說起來,這是一種靈魂力量,靈魂原本就是虛無縹緲的,面對靈魂力量,除非是針對靈魂的特殊武器,否則即便武器攻擊性再強,也很難對靈魂產生多大破壞力。

「這些碎片在溶解,破碎的同時,其中有十萬多神奇的符號都散逸了出來,真是神奇,還有那青天隕落之時所化的諸多光質粒子,好像完全融入了我的腦海中,任我如何尋覓都找尋不到。」

「這魂胎看著如此的巨大,但是之前被弒神草吸取了一部分液體,而後剩餘的才落入了我的魂潭內,前後,魂潭也不過吞噬了兩個拳頭那麼大的團的液體吧。」

「但是即便如此,我的魂潭也已經注滿了,而且還帶有一種脫胎換骨的感覺,那靈魂的能量與之前的不同了,是因為那些被同化了的液體么?」

噬仔細的觀察著自己的魂潭,裡面如今已經浩蕩如汪洋般,而且其中漂浮著諸多的大道符號,這是一種最原始的字元,噬並不清楚他們究竟代表著什麼。

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這些字元對接下來重塑魂胎,不對,重塑元神來說,至關重要。

足足有十萬八千枚,每一個都好似滲透著大道真意,讓噬感覺到繁奧晦澀,只能儘可能的去臨摹,希望能夠將眾多字元都融合進去,重新煉製出自己的魂胎。

「咦?魂潭內所煉化的液體竟然沒有用完,還剩下很多,正好,讓我來煉製自己的魂胎試試。」

「天地無極,造化飛天,魂魄凝聚,天外飛仙!」

噬口中誦出真言,這是羽化仙訣中的部分內容,是關於人道境鑄就魂胎的重要篇章。

這是之前噬便已經打算好了的,因為羽化仙門的羽化仙訣,號稱是在築基境界排第一的功法,人道境原本就是築基的篇章,因此,此刻誦讀真言,想要完成魂胎的凝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