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沒有了司馬家族這一巨頭,羅森古城變成了三家鼎立。其中就有姜家,還有董家和寧家。

下午的時候,姜家和董家還有寧家的高層來到了城主府內,他們是來開會的。

「姜家主,你們姜家帶頭攻打司馬家族,到時候,司馬家族後面的人怪罪下來,你可別怪我們亂說話。」董家家主笑看著姜中凱。

聽后,姜中凱淡淡一笑:「董家主,你別說得這事和你沒關係一樣,其實大家都是一跳繩上的螞蚱,你以為你說得天花亂墜,就能置身事外?」

「老薑說得沒錯。」寧家家主開口道:「現在,大家應該同心協力,共商大計。」

「我們三家都沒有什麼後台,能商量出什麼大計?」董家主嘆了口氣:「早知道,我就不出手了,就是因為一時衝動,所以才惹上了禍根。」

「作為一個家主,你居然說這種話,也好意思站在這裡。」寧家主冷笑道:「司馬家族這些年是如何對我們的,難道你們沒體會到嗎?我們如果不給他們沉痛的一擊,以後指不定還得被滅掉呢!」

「好了,大家不要再吵了。」姜中凱正色道:「你們怕什麼?難道你們還看不出來嗎?這次,是有人在暗中幫助我們,而且,幫助我們的人並非常人,我相信,他會幫我們幫到底的。」

聽了這話,寧家家主馬上問:「姜兄,你是不是知道什麼?」

「我當然知道一些你們不知道的,但我不會和你們詳解,你們別擔心就好了。」姜中凱微微一笑:「如果你們怕死,可以將你們搶的所有東西給我,我姜家來扛這塊危險而沉重的石頭。」

「這哪好意思啊?」寧家主呵呵一笑:「我們三家世代交好,現在有困難,自然是要一起扛了。」

「那就這麼說吧!」 念念不忘 :「從今天起,將城主府的大門封起來,誰都不準進來,等選出新城主再說。」

「姜兄文韜武略,聰明過人,依我看,就由你來擔任城主之位吧!」寧家主對姜中凱笑了笑,又看向眾人:「大家說,我的提議可以嗎?」

眾人還沒說話,姜中凱馬上要頭道:「我做姜家的家主,都把姜家搞得不成樣,就我這樣的人,你們覺得,讓我來做城主合適嗎?」

「姜兄不必謙讓了,其實我覺得,讓你來做城主非常合適。」這話是董家主說的,這時,眾人都點頭。

「慢著!」姜中凱又說道:「其實,這個城主之位,也並不是非得有人來坐,我覺得,還是讓它空著吧!」

「這怎麼行?」董家主和寧家主紛紛搖頭,寧家主堅決的說道:「姜兄,在這裡,就數你威望最高,你不做城主,難道要讓我來做?」

就在眾人吵個不停時,天道神君突然出現在場上,他渾身環繞著神秘而強大的氣場,在場眾人,包括神級強者,都有種呼吸困難的感覺。

「你們,不用再討論了。」天道神君微笑道:「就讓這個城主之位空著吧!」

「神君前輩,你終於來了。」姜中凱鼓起勇氣走到天道神君面前,問道:「司馬雄那傢伙呢?我們怎麼沒看見他?」

「他已經被我廢掉了。」天道神君微笑道:「你們報了仇,解了恨,就回去吧!別再管這件事了,我會幫你們頂住司馬家族後面的人,你們放心就好。」

「沒問題!多謝前輩!」眾人紛紛點頭。

這時,天道神君看了看寧家家主,又看了看董家家主,正色道:「你們那點小心思,本君明白,別做太出格的事,否則,呵呵!」

說罷,天道神君消失了,留下眾人面面相覷。

………………

傍晚。

羅森古城外的森林裡。

龍傲宇點起篝火,坐在地上烤肉吃,他旁邊還躺著一個少女,那少女昏迷著,他也沒有去管那少女,只顧著自己烤肉吃。

當天色黑下來時,少女咳嗽兩聲,緩緩睜開了眼睛,她看著滿天繁星,眼中充滿了疑惑:「我這是在哪?我死了嗎?我為什麼還有意識?難道我沒死?」

「廢話真多。」龍傲宇淡淡的說道:「小姑娘,你沒死,是不是感覺很遺憾?」

「你,你是誰?」少女下意識的站了起來,可她還很虛弱,雙腿一軟,又做了下來。

「你餓了吧!要不要吃點東西?」龍傲宇將烤肉遞到少女面前,笑道:「活著,就有希望,別再求死了,否則,並不是每次都有那麼好的運氣。」

嬌妻撩人:億萬總裁放肆愛 是你救了我嗎?」少女看著龍傲宇這陽剛成熟的模樣,心,猛地跳了一下:「謝,謝謝你!」

「舉手之勞而已。」龍傲宇笑了笑:「你叫什麼名字?為何尋死?」 「我的名字,不提也罷,以前的那個我,已經死了。」少女回答得很簡單。

「不告訴我名字,那我該如何稱呼你?」說罷,龍傲宇呵呵一笑:「算了,你還是回去吧!咋兩萍水相逢,又何必相識?」

「這大晚上的,你讓我回哪去?」少女苦笑一聲,又道:「而且,我已經無家可歸了,你還能再幫幫我嗎?」

龍傲宇吃了一口肉,緩緩問道:「你,想讓我怎麼幫你?」

「讓我變強。」少女正色的:「這個世界太亂,誰也不能保護誰一輩子,所以,作為弱女子的我,必須自強,我說的對嗎?」


「對。」龍傲宇輕輕點頭:「不過,我幫不了你,先不說我是都有這個實力,可就算我有,你也變不了多強,不是我打擊你,以你的資質,頂多只能突破到神力九段。」

「神力九段總比現在好吧!」少女淡淡的笑道:「你,幫不幫我?」

「不幫。」龍傲宇輕輕搖頭,又道:「我瀟洒習慣了,要是突然將一個女孩子帶在身邊,那多不舒服啊!你,別得寸進尺。」

「我不是得寸進尺,我這是在求你。」少女目光堅定,怔怔的看著龍傲宇:「大哥,我知道你實力高強,一定有辦法讓我變強,對嗎?」

「你的資質不行,我真沒辦法,就算有辦法,等你突破神力九段時,也已經老了,你明白嗎?」龍傲宇神色嚴肅:「對了,你別叫我大哥,叫我前輩吧!」

「好吧!我明白了。」話落,少女流下了眼淚,蹲在一旁,抽泣著。

「那麼脆弱,居然還哭!」龍傲宇無奈的搖了搖頭,忍不住問道:「你還沒回答我,你之前為何尋死?」

「你想知道嗎?」少女緩緩抬起頭:「告訴你又有何用?反正你也不肯幫我。」

「擦!」龍傲宇神色一凜:「你居然還對老子撒嬌了?你以為你是誰?老子救你,你居然還想得寸進尺,真是豈有此理?」

「我,我真沒想要得寸進尺。」少女無辜的說道:「我只是,我只是想讓自己變強,我只是不想回到以前的生活,你不幫我就算了,反正也不會有人幫我。」

看著少女的傾訴,龍傲宇的心軟了下來,他做了個深呼吸,道:「你,還是說說你為何要尋死吧!一個大姑娘家,好端端的為何要尋死?有什麼事情比死亡更可怕嗎?」

這時,少女緩緩說道:「其實,我是羅森城姜家的人,我們姜家已經沒落不堪,經常受司馬家族的欺負。就在前幾天,司馬家的一位公子哥看上了我,他直接帶人來我們家把我帶走,可是,除了我的父母,沒人敢阻止,這事,鬧得滿城皆知……」

說到這,少女不敢再說下去了,而龍傲宇也算明白了。

「這麼說,你還挺可憐的。」龍傲宇嘆了口氣,又笑道:「現在的司馬家族,似乎已經被滅了,你還是回去吧!以後,沒人敢欺負你了。」

「我,我都已經成了殘花敗柳,還回去幹嘛?」少女呵呵一笑:「我夢想的籃子,已經被現實殘酷的拆散,我現在只想變強,也許,只有變強了,我以後才能尋找到一絲幸福。」

「那麼,你現在是想離開羅森古城嗎?」龍傲宇笑問道。

「是的。」少女輕輕點頭,問:「你能將我帶走嗎?」

「如果你不怕我是壞人,可以跟我走。」 最强敗家子2 :「你先休息一晚吧!明天我再帶你走,放心,這裡很安全。」

這時,少女摸了摸腰間,發現自己已經沒有了乾坤袋,無奈,她直接躺在草地上。

看著少女躺在草地上,龍傲宇於心不忍,扯出一張皮毯子,扔到少女身邊,道:「用它吧!對了,你還沒告訴我,怎麼稱呼你。」

「我,我叫姜楚楚。」少女對龍傲宇露出一個微笑,將皮毯鋪在地上,慢慢躺了上去,很快就睡著了。

夜已深。

「啊!不要……」

姜楚楚被一個噩夢驚醒,她坐在皮毯上,捂著起伏不定的酥胸,大喘著粗氣。

這時,她看見龍傲宇正在地上打坐,忍不住問道:「大哥,這麼晚了,你怎麼還不睡?」

「我要練功。」龍傲宇淡淡的說道:「你自己睡吧!別想太多,盡量忘掉那些事,否則,你很容易會做噩夢。」

姜楚楚輕輕頷首:「多謝大哥提醒。」

「我不是跟你說了嗎?讓你不要叫我大哥,叫我前輩,知道嗎?」龍傲宇嚴肅的看著姜楚楚,姜楚楚被他看得有些害怕,只好點頭。

………………

第二天早上,羅森古城內。

血狼和任羽思向天道神君提出要離開,但天道神君卻極力挽留,還說出了自己的計劃。原來,天道神君是想等血狼和任羽思成神后,讓他們幫助自己,去對付五大主神。

聽后,血狼他們雖然有種被利用的感覺。但,天道神君如此爽快的將計劃告訴他們,他們也不好說什麼。而且,他們對五大主神本就沒什麼好印象,所以,都答應了天道神君,不過他們還是想離開羅森古城。

這回,天道神君沒有再勸他們留下,只是讓他們萬事小心,要是遇到過不去的坎,隨時都可以找他。

走之前,血狼突然想起了以前在極幻界遇到的水月女神,他馬上問天道神君,水月女神是何許人物,而天道神君卻有些意外,問:「你怎麼知道她的存在?」

「我見過她的分神。」血狼將他和任羽思在深水神冢的經過說了一遍,聽后,天道神君有些驚訝。

血狼又問:「前輩,你認識水月女神嗎?」

「認識,當然認識。」天道神君微笑道:「她的名號,可是非常響亮的,在神幻界,誰不認識她?」


「那,他還活著嗎?」任羽思問道。

天道神君沉吟片刻,道:「我聽星老說,她還活著,而且還活得很好。」

「這……」血狼和任羽思有些擔憂。

「你們別擔心,水月女神,應該不會對你們動手。」天道神君笑道:「這件事,也許是星老在後面幫了你們。」 「星老幫了我們?」血狼和任羽思有些疑惑卻又不好意思多問。


「是的。」天道神君微笑道:「他要是不幫你們說話,以水月女神的性子,早就去找你們了,你們還想活到現在?」

「原來如此,下次要是見到星老前輩,定要好好感謝他。」血狼微微一笑:「神君前輩,我和思思先走了,後會有期。」

「好!後會有期。」天道神君又叮囑了一句:「記住,遇到過不去的麻煩,隨時可以找我。」

血狼和任羽思齊齊點頭,隨後,他們向城外走去。

在城裡時,血狼和任羽思去買了一張神幻界的地圖,地圖粗略的標記了整顆極幻之星的各大城池。其中,羅森古城在極幻界上只能算是中型城池,此城以西五百公里處,還有一座更大的城池,名叫華風城。

從地圖中,血狼他們還得知,神幻界可以分為兩半,其中一半被神族佔領,另一半被獸族佔領。對於這些信息,其實血狼和任羽思已經明白了,是天道神君告訴他們的。

血狼他們現在就是在神族的區域內,所謂「神族」,只是五大主神自稱的說法,其實他們終究是人,那些普通人依然逃不脫生老病死。

現在,血狼他們正在趕往華風城,對於神幻界最繁華的城池之一,他們充滿了嚮往。

………………

羅森古城外的森林裡,一縷陽光透過樹葉,照射在姜楚楚的臉頰上,她揉了揉眼睛,慢慢坐了起來。

此時,龍傲宇正在打坐,他身上散發著淡淡的金芒,看起來非常神秘。姜楚楚有些驚訝,她緩緩起身,又道龍傲宇身前,看著他那陽剛成熟的臉龐,似乎被吸引住了,怔怔的看著他。

「小姑娘,你醒了?」龍傲宇緩緩睜開眼睛,他此時的瞳孔是金黃色的,威嚴中夾雜著一絲柔情。

「大哥,你的眼珠子……」姜楚楚疑惑道:「你的眼珠子為何是金黃色的呢?我看著都有些害怕。」

「誰讓你要亂看?」龍傲宇站起來伸了個懶腰,隨手一揮,地上的皮毯被他拿在手中,他慢慢的摺疊起來,遞給姜楚楚,道:「這個,給你了,對了,我再給你個乾坤袋。」

說著,龍傲宇又拿出一個乾坤袋遞給姜楚楚,問:「你要不要吃點東西?」

「到前面的鎮上再說吧!」姜楚楚搖了搖頭,嚴肅的問龍傲宇:「大哥,你,能告訴我你是誰嗎?為何對我那麼好?」

「受人之託忠人之事,你不必知道太多。」龍傲宇表情平淡:「快走吧!」

「是把我從司馬家救出來的那個人讓你救我的嗎?」姜楚楚又問:「他到底是誰?你又是誰?告訴我,好嗎?」

「他應該告訴了你他是誰,我就不多說了。」龍傲宇呵呵一笑:「至於我是誰,我其實並不是神幻界的人,還有,我已經和你說很多次了,讓你不要叫我大哥,也許,我比你爹還老,你叫我大哥不合適,我聽著也不習慣。」

「可是,我並不想叫你前輩,除非,你做我師傅。」姜楚楚有些任性的說道:「你不做我師父,我就叫你大哥,我看你也就三十歲的樣子,哪裡老了?」

「算了,你愛怎麼叫就怎麼叫吧!只要你別讓我做你師父就行。」龍傲宇正色道:「以後,你想去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