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老仙跟着狠狠的甩了一下衣袖看着柳三爺說道:“算了,這事情也怪不得你,小邱現在在哪裏呢?我先去看看他去。”

柳三爺點點頭以後便帶着南老仙往我師傅的房間裏走了進去,進去的時候動靜都非常的小,我想跟過去的時候,柳青兒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衝着我搖了搖頭說道:“小貴,你還是別去了,現在老爺子正在氣頭上呢,你進去且不說會不會打擾到邱爺,南老仙肯定要臭罵一頓的。”

我想了一下以後跟着點點頭,也沒有說話,跟着柳青兒將我攙扶到了房間裏,我跟着回到了房間以後坐在了牀上,但是一想到南老仙剛剛和柳三爺對話的那個語氣,我就感覺這個事情怕是沒有那麼容易解決,一下子更加的擔憂了起來。

柳青兒也知道我此時心情不好,也就沒有說什麼,大概過了半個小時左右的時間,柳三爺和南老仙一起來到了我的房間裏。

跟着南老仙走到我面前以後,一臉嚴肅的樣子看着我說道:“你這臭小子,身體好點了沒有?”

我跟着咬着嘴脣點點頭說道:“好多了。”

“行了,我也不會責怪你的,只是你師傅這次實在是太魯莽了!”說到這以後南老仙忍不住長長的嘆了口氣看着我說道:“小貴,你一定要記住,以後好好地聽你師傅的話,知道嗎?”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老仙,我知道,你說的我都懂!”

跟着南老仙點點頭以後看着柳三爺說道:“小柳,今天晚上你跟我一起施術,好在我來的還算及時,那天燈的燈油最多到明天,就怕到時候小邱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363 平安脫險

我跟着深呼了口氣,強行讓自己的思緒平靜了下來,我心裏卻還在不斷的告訴着自己,我師傅一定不會有事情的,我師傅一定會渡過這一劫難的。

大概十分鐘的時間,柳三爺南老仙走了進來,只見他們兩個人此時臉色慘白,好像虛脫了一樣,渾身還冒着汗水,這是什麼情況。

我當即從牀上坐了起來,看着他們兩個人說道:“三爺,老仙,我師傅怎麼樣了?”

南老仙看着我沒好氣的笑道:“臭小子,你師傅已經沒事了,放心吧!”

我聽到這以後心裏壓着的大石頭一下子就放了下來,整個人這個時候一點力氣都沒有了,靠在了牆壁上。

南老仙和柳三爺這個時候看着我說道:“你這臭小子,也不說關心關心我和你三爺怎麼樣了?”

聽到他們的話以後,我跟着嘿嘿的笑了一下“你們兩個一定會平平安安的。”

南老仙和柳三爺兩個人對視了一眼,跟着忍不住哈哈哈的笑了起來,聽到他們爽朗的笑聲,我就知道,我師傅這次真的平安脫險了。

跟着我突然想到了一個事情,那就是南老仙剛剛在院子裏仰天長笑的時候說的那句話,跟着我坐起來以後看着南老仙問道:“老仙,您老人家剛剛在院子裏的那句是什麼意思啊?什麼看破天機卻沒有看破呢?”

南老仙聽到這的時候楞了一下,臉色僵住了,隨即柳三爺跟着岔開了話題“小貴,你怎麼想起來問這個了?”

南老仙看了一眼柳三爺說道:“行了,你別瞞着他了,也沒什麼好瞞着的。”說到這以後南老仙頓了一下看着我說道:“這句話,你慢慢體會就行了,以後你會明白我這句話是什麼意思的。”

豪門迷情 我聽到這的時候反而愣住了,這算是什麼鬼道理啊?

而這句話也確確實實是在我日後才領悟到的道理,還是跟我之前說的一樣,所有人都以爲躲過了天道,但是根本沒有躲過,南老仙在這個時間段的時候就已經看破了這個天機,而我卻還不明白到底是什麼意思,直到後來…..

正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柳三爺也跟着哈哈的笑了起來“是啊,小貴,以後慢慢領悟吧。”

我跟着無奈的看了一眼他們兩個,柳青兒在一旁輕笑了一下,看着柳三爺問道:“師傅,邱爺什麼時候能醒過來啊?”

“三天吧,配合我的湯藥三天之內一定能醒過來。”說到這以後柳三爺忍不住的嘆了口氣“只是他那滿頭白髮怕是無法在變黑了。”

我聽到這以後愣住了,難道說我師傅以後就真的一隻是滿頭白髮了嗎?

想到這以後我心裏卻還死死的安慰着自己,只要我師傅能醒過來就行了,白髮不發白的都已經不重要了。

跟着南老仙打了個哈欠看着柳青兒說道:“青兒,你去做點飯吧,忙活了一晚上屬實是有點餓了。”

柳青兒跟着乖巧的點點頭說道:“好的,師傅,你們先去休息會,我這就去給你們做飯去。”說着話柳青兒看了我一眼“你別再亂跑了。”

我知道我師傅此時沒有什麼事情了,心裏自然也就放心了,當即衝着柳青兒點了點頭說道:“你放心吧, 我師傅已經沒事了,我不會在跑了,我的身體我也知道。”

柳青兒跟着鄙夷的看着我說道:“你知道就好。”

而邊上柳三爺和南老仙兩個人跟着哈哈的笑了起來“兩個小傢伙還挺有意思的。”說着話他們兩個人便轉身往出走了。

跟着柳青兒白了我一眼以後也往出走了,我自己坐在房間裏了,心情卻也好了很多,知道我師傅已經平安脫險了,心裏的大石頭也算是放了下來。

當天中午的時候,我和柳三爺南老仙他們一起吃了飯,我想去看望我師傅的時候,南老仙也同意了,說是讓我吃完飯喝完藥再去看我師傅。

湖人有個孫大圣 跟着我很快就吃完了飯,柳青兒把湯藥也給我端了進來,我一口氣就把湯藥喝完了,柳三爺在一旁白了我一眼說道:“不用這麼誇張,你師傅就在房間裏呢,跑不了!”

柳三爺這句調侃話說出來以後,南老仙和柳青兒也跟着哈哈的笑了起來。

大家的心情看起來都好了很多,而我卻不知道,這對於我而言才僅僅是一個災難的開始,當然這些也都是後話了。

我到了我師傅的房間裏的時候,發現我師傅還躺在牀上,周圍的七星燈也都不見了,我走過去看望我師傅的時候,看到我師傅的臉色也紅潤了許多,呼吸也平穩了許多,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心裏徹底的放心了,看來柳三爺南老仙並沒有騙我。

緊跟着我坐在了我師傅的牀邊,嘆了口氣說道:“師傅,徒兒不懂事,讓你費心了,還害的您老人家成了現在這樣。”一看到我師傅那滿頭的白髮我心裏卻多少還是有些自責的。

畢竟我師傅現在這個樣子也算是因我而起的,我能不自責纔怪呢。

跟着我看着昏睡中的師傅嘴裏喃喃自語的說道:“師傅,真希望您老人家能早點醒來,只要您老人家這次醒過來了,我以後一定什麼話都聽您的,再也不會荒廢修道之路了,我一定好好的聽您的話。”

就在這個時候不知道是誰從我的肩膀上輕輕的拍了拍我,我回過頭一看,居然是柳三爺,柳三爺衝着我笑了笑說道:“小貴,其實你也不必自責的,南老仙爲什麼能來的這麼及時,那是因爲老仙把這一切都已經算到了,說句掏心窩子的話,即使這次沒有你,這個事情也會發生的,這是必然要發生的事情,你師傅要做的就是應劫。”柳三爺說到最後應劫兩個字的時候,眼神之中閃過一絲複雜之色。

我衝着柳三爺搖了搖頭說道:“三爺,您說的我都懂,但是這次的事情如果不是因爲我,我師傅也不會這樣的。”

“你還是沒有明白我的話。”說到這以後柳三爺長長的嘆了口氣。

我在一旁也沒有說話,跟着柳三爺打了個哈欠以後看着我們兩個人說道:“今天下午你就負責看着你師傅吧,我去休息去了,累壞我了。”

我跟着嘿嘿的笑了一下,撓着頭看着柳三爺說道:“三爺,您好好的休息吧,這次謝謝您和老仙了。”

柳三爺跟着點點頭說道:“這話還像回事,不枉我和南老仙那麼拼命救你師傅,老邱有你這麼個徒弟是他的福分。”

我跟着心裏樂了一下,當然我可不敢樂出聲,如果我師傅現在要是醒着的話,聽到樂柳三爺的這句話,倆人肯定又要吵吵起來了。

就在這個時候柳三爺看了一眼躺在牀上的我師傅以後跟着笑了笑說道:“老邱,早點醒過來吧,我還等着你跟我吵架呢,你這一躺下去,我連個單挑的人都沒有咯。”

我在一旁倒是也沒有說什麼,柳三爺說完了以後看着我說道:“得了,我去睡覺了!”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柳三爺便轉身往出走了,看着柳三爺離開了以後,我一個人坐在了牀邊,過了沒多久,柳青兒也走了進來。

她走進來看了看我師傅以後跟着看着我說道:“邱爺的氣色好多了。”

我嗯了一聲, 點點頭說道:“是啊,真希望我師傅能早點醒過來吧。”

柳青兒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道:“放心吧,一定會醒過來的。”

我嗯了一聲,看了一眼柳青兒,此時柳青兒也頂着個黑眼圈,看着不禁讓我有些心疼,這兩天柳青兒爲了照顧好我,也都沒有好好的休息,想到這以後我不禁有些不好意思了起來,於是我擡起頭看着她說道:“青兒,你也去休息吧,你這兩天也都沒怎麼好好休息過呢。”

柳青兒看着我搖了搖頭說道:“沒事,我在這裏陪着你吧,順便下午把飯做好了,我師傅和南老仙他們都去休息了。”

我想了一下還是感覺不太合適,於是我看着她繼續說道:“算了吧,你快去休息吧,到下午做飯的時候我去叫醒你就是了,你就別在推辭了,黑眼圈都露出來了。”

柳青兒鄙夷的看了我一眼“你還好意思說本姑娘的黑眼圈,還不都是這兩天忙着照顧你麼?最後連個好聽話都沒有聽到。”

柳青兒說完這句話以後我頓時感覺有些尷尬了起來,於是我趕忙轉過頭看着她說道:“那啥,青兒,謝謝你了,這幾天辛苦你了。”

“切!”柳青兒說完以後打着哈欠看着我說道:“不跟你廢話了,我真的要去休息了,有事情你記得叫我就行了。”

我衝着她狠狠的點了點頭,跟着柳青兒便起身往出走了,等着柳青兒快走到了門口的時候,我想了一下跟着趕忙開口說道:“青兒,不管怎麼說,謝謝你了,謝謝你對我的照顧,其實應該我來照顧你的,卻沒有想到,每次都是你來照顧我。”說到最後我忍不住的嘆了口氣。 364 安然醒來

柳青兒背對着我沒有說話,只是她的背影忍不住的顫抖了一下,跟着她背對着我說道:“算了吧,快收起來你這些話吧,你還是留着這些話給韓玉兒說吧,以後爭取讓它來照顧你。”說到最後的時候柳青兒的話幾乎已經變成了冷嘲熱諷了。

我跟着也不知如何是好了,沒有想到柳青兒到了現在還在怪我放過了韓玉兒,我跟着在心裏忍不住苦笑了一下,卻也沒有繼續說什麼了。

柳青兒跟着頭也沒回的往出走了,柳青兒離開了房間裏以後,整兒房間裏面就剩下我和我師傅兩個人了,而我師傅此時還在牀上昏睡着呢。

我則是在我師傅的牀邊安安靜靜的坐了下來,想想這些日子的經歷,心裏突然感覺有些心酸,不知道是因爲我師傅的經歷心酸,還是我對於這些事情的看法才如此心酸。

就這樣,我坐在我師傅的牀邊,一呆就是一下午,時間匆匆忙忙的走着,一直到了夕陽西下的時候,南老仙走進了房間裏面。

他看見我在裏面坐着以後,低聲的說道:“你師傅情況怎麼樣了?”

我跟着聳了聳肩說道:“還是一直在睡覺!”

南老仙跟着點點頭以後,走到了我師傅的身邊,伸出手抓住我師傅的脈搏感受了一下,跟着他開口說道:“師傅的情況還不錯,估計這兩天就醒過來了。”說到這以後南老仙摸着自己蒼老的鬍子看着我繼續說道:“不用太過擔心了。”

我聽到這以後心裏放心了不少,跟着我衝着南老仙點點頭以後,我看着南老仙笑了笑說道:“老仙,您在這看着我師傅吧,我去做晚飯去了,青兒這幾天也沒有好好休息,讓她多睡會。”

南老仙嗯了一聲,衝着我擺了擺手說道:“去吧!”

我跟着便起身了,此時我的身體雖然還有些虛弱,但是已經好的七七八八了,做飯這點小事還是沒有問題的,所以我也就沒有去叫醒柳青兒,而是自己一個人走到了廚房裏。

燒上水以後我便開始忙活着洗菜切菜的事情。

等着我做好了晚飯的時候,柳青兒還在睡覺呢,而我進了客廳的時候,南老仙和柳三爺兩個人正坐在那裏聊天說話呢。

我跟着嘿嘿的笑了一下看着他們兩個老頭說道:“三爺,老仙,吃飯了。”

“好嘞!”說着話兩個人就坐了起來。

我跟着走到了我的房間裏,發現柳青兒還在呼呼的睡覺呢,我跟着走上前看着正在睡覺的柳青兒,此時的柳青兒一臉憔悴的樣子,看來也是這幾天讓她累到了,但是晚飯還是要吃的,跟着我輕輕的拍了拍我柳青兒的肩膀。

柳青兒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看着我說道:“天都黑了?”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是啊!”

“那你怎麼不早點叫醒我,待會我師傅和老仙肯定又要說我沒做飯了。”柳青兒氣呼呼的從牀上坐了起來。

我跟着無奈的看了一眼柳青兒“我已經做好飯了,就是來叫你吃飯的。”

柳青兒聽到這以後頓時語塞了,跟着她看着我問道:“你身體好點了嗎?”

我點點頭輕笑了一下“好多了,快起來去吃飯吧!”

柳青兒嗯了一聲以後,便站了起來,看着我繼續問道:“邱爺醒了嗎?”

我想到我師傅還沒有醒過來呢,心裏多少還是有些擔憂,跟着我搖了搖頭說道:“還沒有醒過來呢,不過老仙跟我說,我師傅明天應該就能醒過來了。”

柳青兒跟着也放心了不少的樣子點點頭說道:“那就好,那就好!”

隨後我倆便往出走了,走出房間以後,我跟着便去廚房端菜盛飯去了,柳青兒也忙着我一起忙活了起來,飯菜都端到桌子上。

跟着我和柳青兒也坐了下來,南老仙看着柳三爺笑了笑說道:“小柳,要不要喝點酒呢?”

柳三爺聽到這以後跟着嘿嘿的一笑說道:“你別說,還真有點饞了。”

南老仙跟變戲法似的不知道從哪裏就拿出來一個酒葫蘆,不過這個酒葫蘆我倒是見過,因爲我第一次見到老仙的時候他就帶着這個酒葫蘆,而且這個酒葫蘆好像是他隨身攜帶的。

跟着柳三爺拿出來兩個杯子遞給了南老仙一個,南老仙拿着手裏的酒葫蘆倒了兩杯酒以後,看着我們說道:“來吧,動筷子吃飯吧。” 365 浩浩的電話

柳三爺聽到這以後,滿意的點點頭說道:“這還差不多,你多跟小貴學學知道嗎?”

“知道了,師傅!”說到最後的時候柳青兒還故意的拖着長音。

我心裏也是一陣無奈,其實我還有一個小算盤,那就是我自己一個人跟着我師傅學習道法肯定特別無聊枯燥,但是把柳青兒拖下水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畢竟不能我一個人忍受着這種枯燥無聊,多個人肯定沒壞處的。

跟着南老仙跟着哈哈的笑了起來“看着你們兩個人都有徒弟了,想想這時間過的也真的是快啊,一轉眼你們兩個都開始教徒弟了。”說到最後的時候南老仙忍不住哈哈的笑了起來。

而這個時候我師傅看着南老仙突然問道:“老仙,您今天就打算離開了?”

南老仙跟着不置可否的點點頭,摸着自己的鬍子說道:“是啊,昨天就跟他們說了,等着你今天醒過來我就走了,畢竟圈子裏還有些事情需要處理的。”說到這以後南老仙看了我師傅一眼,意味深長的說道:“這段時間,你就好好的教小貴學習道法就是了,圈子裏有什麼事宜,我就不通知你了,三個月以後,圈子裏有什麼事情了我在通知,也當是給你放個假了。”

我師傅跟着雙手抱拳,看着南老仙恭敬的說道:“那就多謝老仙了!”

柳三爺也跟着雙手抱拳附和道:“老仙,放心吧,三個月以後我倆的徒弟一定都得個頂個的。”

南老仙一聽我師傅和柳三爺的話以後跟着爽朗的笑了起來:“實在多慮了,你們放心吧,好好休息就是了。”

跟着我師傅和柳三爺兩個人點了點頭,南老仙跟着開口說道:“行了,咱們先吃飯吧。”

我們幾個人也都開始繼續吃飯了,吃完飯收拾了碗筷以後,我們幾個人都坐在客廳裏開始閒聊了起來,一直到了上午十點多的時候,一輛黑色的奔馳停在了門口。

看樣子是來接南老仙的,大家都看到了奔馳車以後,南老仙跟着起身了,我們也都紛紛的站了起來,南老仙看着我們笑了笑說道:“該走了,你們要是沒什麼事情可以去終南山找我這個老頭子去,閒下來了陪我老頭子喝點酒。”

我師傅和柳三爺對視了一眼,衝着南老仙抱拳的說道:“一定一定!”

南老仙跟着點點頭便往出走了,我們也跟在南老仙的身後,將南老仙送出了院子裏,到了門口以後,南老仙看着我們說道:“送君千里終須一別,你們回去吧,我也該走了。”

南老仙說完這句話以後我師傅看着他說道:“老仙,您這一路要保重了!”

南老仙嗯了一聲,摸着自己的鬍子轉身上了車,跟着南老仙上車以後他搖下來車窗對着我們笑了一下“都回去吧!”

我們點點頭以後,很快車子就發動了,車子漸漸的行駛了出去,直到車子從我們的視線裏徹底的消失了以後,我們幾個人在回到了院子裏面。

當天中午的時候,我們幾個人坐在那裏吃飯的時候,我師傅看着柳三爺說道:“老柳,在陪我去看看小慧吧!”

柳三爺聽到南老仙的話以後愣了一下,隨即點點頭說道:“好!”

當天中午,我們幾個人在一起吃完飯以後,南老仙和柳三爺便離開了,我和柳青兒則是呆在了家裏。

就這樣,一連過去了好幾天,大概星期左右的時間吧,我師傅的身體也恢復了很多,而我的身體也早就痊癒了。

我們師徒四人便住在了小慧阿姨的舊宅子裏面,白天的時候,基本上是坐在院子裏看古籍,晚上我師傅會帶着我跑到村子的後山裏去練習一些法術,基本上一刻都沒有停歇過。

而柳青兒也是如此,我們兩個人最輕鬆的時候,就是他們兩個老頭子去採藥的時候,因爲最近修習道法,身體消耗非常的大,我師傅和柳三爺還要去採購一些藥草給我們兩個人補身體,他們去採購藥草的時候,我和柳青兒才能閒下來乾點別的事情。

我和柳青兒也在這三個月中可以說是突飛猛進了,而這三個月的時間卻也是最爲枯燥的三個月,每天五點起牀,然後做飯,吃完早飯就開始翻看古籍,這一看就是一上午,下午我師傅帶着我去後山,實踐一些術法,而這一實踐就直接到了晚上。

每天都非常的疲憊,柳青兒也是如此,這中間我也跟我爸媽打過幾次電話,知道家裏的情況一切都好,而我師傅還往我家裏打了一筆錢,具體多少我不知道,只知道我媽告訴我說這筆數字大的驚人。

中間我本來想問問我師傅到底打了多少錢,但是一想我媽沒有告訴我,那麼我師傅肯定也不會跟我說的,我要是再一問,沒準我師傅又要說我不能貪圖錢財名利之類的話了,所以每次想到這的時候我就收起來了自己的想法,畢竟我爸媽他們過的好就行了,我心裏也就放心了。

而這三個月的時間卻也過的很快,我的道法也在突飛猛進的增長着。

一直到那天,我正在山上跟着我師傅練習天火之術的時候,我的手機響了起來,我看了一眼手機上的號碼,我師傅在一旁看着我說道:“先接電話,接完電話在繼續練習。”

說着話我師傅就坐在了一旁點了一支菸,我看着手機上的號碼是一個陌生的號碼,但是這個號碼卻又有些眼熟,於是我不在多想了,跟着按了一下接聽鍵。

接了電話以後我跟着開口問道:“喂,您好,請問你是?”

“小貴,你是小貴嗎?我是浩浩!”電話裏那個熟悉的聲音傳了過來。

聽到浩浩那激動的聲音以後,我跟着開口問道:“浩浩,怎麼是你?你怎麼知道我的手機號的?”說到這的時候我也有些喜出望外,畢竟我和浩浩也有大半年沒有聯繫過了。

浩浩電話裏的聲音依舊是非常的激動“小貴我可算是找到你了,這號碼還是我託我媽找你媽問到的。”說到這以後浩浩的語氣頓了一下繼續問道“你現在還在城裏呢?”

我跟着不假思索的說道:“沒有,我現在在江川呢,怎麼了?”

“我好像碰到一些事情了。”浩浩電話裏的聲音有些爲難了起來。

我跟着稍稍思索了一下,浩浩打電話找我說碰到了一些事情,那麼極有可能就是碰到了什麼靈異的事件,所以纔會給我打電話,想到這以後我跟着開口問道:“是不是什麼鬼神方面的事情?”

電話那頭的好好顯得有些爲難“是啊,我現在都有些害怕了,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我想了一下以後看了一眼我師傅以後跟着開口問道:“這樣,晚上我給你回電話,我現在這邊還有點事情呢,晚上了我打電話跟你聯繫,這個就是你的號碼吧?”

“對,這個就是我的電話!”浩浩聽到我同意了以後跟着開口繼續說道:“我現在特別害怕。”

“不管什麼事情吧,先別慌,等晚上我給你回話!”

“好!”

我跟着嗯了一聲以後就掛斷了電話。

我師傅看着我掛斷了電話以後開口問道:“是不是有什麼事情了?”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便把浩浩電話裏跟我說的話一字不差的全跟我師傅說了一遍,我師傅聽完了以後眉頭微皺,跟着開口說道:“小貴,你和青兒,今天晚上就離開,我之前看過浩浩的面相,他今年確實是有一劫,但是卻沒有想到和這方面有關係。”

我聽到我師傅同意了以後,內心一陣激動,我看着我師傅忍不住再一次問道:“師傅,您老人家這是同意了?”

我師傅無奈的看了我一眼說道:“人命關天的事情,你師傅什麼時候皺過眉?”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行了,今天就到這裏吧,咱們先下山吧。”

隨後我點點頭以後便跟着我師傅一起下了山,到了山下以後,我便給浩浩打了電話,大致意思是告訴他我明天就過去了,到時候讓他把地址發到我的手機上,而電話裏的浩浩知道我馬上就過去了,也是非常的激動,說了幾句話以後我便掛斷了電話。

而我掛了電話以後我師傅和柳三爺就已經坐在了客廳裏,柳青兒這個時候也回來了,她看見我們幾個人都在這裏坐着了以後,跟着下意識的開口問道:“出什麼事情了嗎?”

我師傅跟着笑了笑看着柳青兒說道:“青兒,小貴的朋友出了一些事情,我想讓你和他一起過去看看去。”

柳青兒聽到這的時候頓時臉上一陣激動“邱爺,那您的意思就是我們和小貴可以出去一段時間了?”

我師傅正準備開口說話的時候,柳三爺在一旁咳嗽了起來“青兒,這讓你出去是做事情去,不是讓你去放飛自我了,明白嗎?”

柳青兒吐了吐舌頭看着柳三爺說道:“行了,我知道了,師傅。” 366 故地重來

我師傅跟着點點頭以後看着我和柳青兒說道:“你們今天就收拾東西吧,待會早點就離開吧!”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人命關天的事情,拖不得,你們切不可在路上貪玩知道嗎?”

我聽到這以後跟着反問了一句“師傅,你不跟着我們一起去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