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閣下,攔住我們去路是為了什麼?」唐春淡淡哼道,早看透了。白鬍子跟陰厲中年人都是半仙境強者。不過,白鬍子老傢伙的仙力更為濃厚一些罷了。

自己這邊有三個半仙,穩勝。

因為曹浩西夜是金剛木之身,所以,境界沒有高上他三四個小階者根本就看不出來。

而天香兒有鎮宮塔掩著,也不好看透境界。至於唐春的境界他們就更看不透了。

「取你們狗命。」白鬍子老者淡淡哼道,好像他就是天地主宰似的。

「為什麼,咱們不認識啊?」雷虎獸嚇得問道。

「聒臊!」叭地一聲脆響,雷虎獸整個給陰厲中年人一巴掌煽得撞斷了一大片樹林,全身鮮血滾落於地爬不起來了,唐春知道這傢伙在裝死,也沒理它。

「我明白了,你是納家哪位?」唐春淡淡哼道。

「你總算是看出來了,正好了,死也死個明白吧。」白鬍子老者一聲冷笑,眼神一動,陰厲中年人帶著幾個手下祭出兵器攻擊了過來。

「全滅!」唐春只吐出了兩個字來,身子一晃就失去了蹤影。

這短距離施展瞬移法門還是相當的有效果的,白鬍子一看,臉色一變身子一晃挪動著,而且,身上青光一閃,一套青色鱗甲佈於全身之上。

不過。嘭地一聲巨響。

雷火一閃,往生一拳已經硬生生的砸將在了白鬍子老者身上。而且,直接砸碎了他身上的護身青光突破進入護甲。

南明離火化為一股剛猛火槍直接燒穿了白鬍子的青鱗護甲。而且,把白鬍子胸脯口燒出一個拳頭大黑碳樣的洞來。

啊……

白鬍子匆忙間祭出一面青色圓盾往唐春身上一推。不過,唐春身子一晃就失去了人影。

而下一刻,一道碗口粗血紅的劍氣已經直接從後背洞穿了白鬍子的身體。

白鬍子根本就不敢相信,轉頭十分不甘的看著唐春。

不過,下邊,白鬍子根本就沒有還手之力。往生一拳連砸好三下,白鬍子慘叫一聲,整個身體護甲片片碎開。爾後肉身直接給拳頭轟成了肉塊。

一團血霧之中。

「小兒,你等著納家祖宗最慘烈的報復吧。」白鬍子憤怒的尖叫一聲,血霧當中居然騰起一枚拇指粗的金光丹丸來。而此丹一口就把白鬍子的魂魄吞噬了進去。

丹丸發出奪目的金光來旋轉著一下子就撕裂空間而去了。


而另一邊天香兒跟曹浩西夜聯手,三下五除二滅殺了陰厲中年人以及四個手下。

而陰厲中年人一聲慘叫。半仙魂魄給千鬼船旋渦吞噬了進去。

這一刻只發生在短短的半分鐘時間內,看得倒在地下裝死的雷虎獸身子一抖趕緊把頭埋進了土裡,這貨決定裝死到底了。

「丹藥居然能護魂,這是啥丹?」唐春卻是沒動,久久凝視著丹丸逃跑的方向。

「紅陰魄力丹就能辦到,此類丹藥至少達到荒階上品,正宗的仙丹。

它需要千名強者的魂魄為本。加上大量能煉製精神類的藥材蘊潤而出來的。像納家人想煉製出此等級的寶丹應該不可能了,應該是遠古時祖上從什麼地方得到的。

沒有真仙境實力是難以煉製出此等寶丹的。而且,煉製極為不易。

就是千名強者的魂魄你就難以找到。一般都是超強的丹師在大規模的血斗當中偷魂而煉製出來的。

需要天時地利人合。三者缺一不可。你想想,遇上大規模的血斗的機會本就不多,而你還要偷魂魄,人家死者一方會放過你嗎?

而且你還得現場煉丹,這個就更難了。」撼岳說道。

「師尊煉成過嗎?」唐春問道。

「沒有,要說煉丹手法我絕對夠資格的了。不過,沒遇上這種機會。當然,這種丹你要能煉製出丹人的地步才能發揮出作用,猶如一個丹凝聚的活人一般跑得快。正常的人根本就跑不過它的。」撼岳貌似還相當的遺撼。

「天香兒。既然雷虎獸已經死了你就把它埋了吧。」唐春看了它一眼說道。

「好滴少主。」天香兒掄起鎮宮塔就要幹活。

「別,我還沒死。」雷虎獸嚇得趕緊跳了起來。

「走吧。到迷林去。」唐春冷哼一聲。

一道紅色塵霧一下子落入了納家堂廳之上。

正跟納家人議事的家主納飛羽一看頓時瞳孔一收,趕緊拋出一個黑色碗狀法器一把就把紅色塵霧收入其中。不久。紅霧散開,露出了三叔納青河抖瑟著的魂魄虛影來。

「三叔,怎麼這個樣子?」納家人全都慌得站了起來。

「該死的唐春,想不到那個小子居然是個厲害角色。而且,他兩個手下居然跟納進同等功境。他們全完了,就我借著丹人跑了回來。」納青河憤怒的叫道。


「怎麼可能,鴻天叔不是說唐春最多銀級脫凡境界的。他怎麼可能一下子就狂飈到半仙境界。而且,即便是半仙境界也不可能能把三叔你整成這個樣子啊?」納飛羽的腦子感覺有些亂了起來。

「我是著了那小子的道,那小子應該還沒到半仙境界。

不過,那小子有一樣能撕裂空間,速度奇快的仙寶。一閃就到了我面前,那速度太快了。

即便是以我的功境居然無法閃開。而且,開始我也太輕敵了。(未完待續)r655 h2>所以,等我反應過來時肉身已經給那強大的仙寶毀滅了。」納青河說道。

「仙寶。」納飛羽臉上居然露出一絲貪婪神情,這種能越階滅殺對手的仙寶任誰也頂不住誘惑的。

「三叔,你先進這養魂碗中養著。唐春的事留給我親自解決。」納飛羽哼道。一道殺氣衝天而去。

「家主,這事要不要跟老祖宗通氣一下?」納家管家納玉東問道。

「不必,即便是唐春是半仙境,再加上他的二個手下。我納飛羽還不能解決掉嗎?」納飛羽冷笑道。

我和女同學的都市生活 有家主出手,他們必滅。」納家人小拍馬屁。

不久,幾道青光從納家大院閃過直騰到空中往霸雲縱林而去。

「這就是迷林?」唐春站在一團紅色霧氣面前,發現前方一團紅色霧氣涵蓋了周遭上幾萬里範圍。

而且,遠距離迷林十來里都能感覺到紅霧中騰出來的可怕的高溫。

「沒錯,有人說那裡面是畢方曾經居住過的地方。所以,裡面溫度奇高。

而且,越往裡走溫度越高。因為,畢方是火災之神。

而以吞噬火為主,居住地估計地下深埋著一座大型含有仙能量的超大火山。」雷虎獸一臉發怵的看著迷林。

「好了,你可以走了。」唐春哼了一聲,雷虎獸那是趕緊奔逃而去。

「這傢伙,就這點出昔。」天香兒一臉不屑的看著它。

「咱們進去。」唐春說道,三人小心的進了迷林。

一進入迷林更是感覺溫度跟外邊相比高了幾倍不止,樹林子里到處是一些紅得賽血的岩石。奇怪的就是這些樹木花草估計是因為適應的緣故,居然沒給高溫給烤死了。

而且,神識在這裡也給下降了二三極。像天香兒只能發揮出銀級脫凡境的神識能力了。

幸好唐春有著一品真仙境的神識,就是給下降了一些也能擁有地仙境的神識能力。

剛走了十來里,滿天黑色飛鏢形成一片雲狀物全面的包裹著唐春三人而來。並且,飛鏢上還帶著一對翅膀,猶如一隻只活物一般的奔撲而來。

「不是鏢,是一種黑鳥,滅!」唐春說,無風也起浪一掌化為幾十丈的蒲扇狀東西拍擊了過去。

頓時,一片黑鳥雲全給這一掌一掃而空。地下掉落了一地的鳥屍,唐春發現。

這些黑鳥長相有點像是烏鴉,只不過個頭有臉盆粗大。

不過,黑鳥太多。唐春三人猛攻了一陣子才全部的收拾掉。

「它嗎滳,不下上萬隻,再來一片雲的話就得累死了。」曹浩西夜一邊擦巴著汗水一邊破罵道。

三人正想喘一口氣,就在這時候,詭異的事發生了。

地下的鳥屍居然在短短的幾十秒鐘時間內全都自燃,最後,鳥屍上升騰起一股股的黑煙。這些黑煙居然詭異的凝聚成了一片黑雲。

「嘎嘎嘎,小子,你們想怎麼死?」黑雲中傳來一道刺耳的尖笑聲。

唐春發現,黑雲居然凝聚成了一隻高達百丈的黑鳥。

「你想死本少主就成全你!」唐春一聲冷笑,往生一拳破空砸將過去。而天香兒的鎮宮塔也旋轉著攻擊了過去。

轟……

往生一拳直接洞穿了黑鳥,不過,那傢伙居然嘎嘎尖笑著瞬間又恢復了原狀。

貌似打不死。

而天香兒的鎮宮塔一把就把黑鳥的肩膀壓塌散開,轉瞬間那傢伙又恢復了原狀。

「少主,打不死就麻煩了。好像這傢伙的身體是虛的。」曹浩西夜說道。

而黑鳥飛撲過來,捲起滾滾黑霧一把就把天香兒給撞得飛到了十幾里開外。

這虛體的東西居然能發揮出實體的身體作用來。

唐春整個人化為一枚梭標狀飛進了黑鳥身體之中。

黑鳥一聲怪叫,身子一凝。唐春頓時感覺掉進了黑色火焰爐中似的。

水克火,洪荒水星鼎出。

鼎上幾條河脈形成一條條水龍射了出去,給水龍一衝,黑鳥的身體一下子給衝出了十幾個巨洞來。

黑鳥想凝聚,不過,唐春吸納了周遭水運不斷的衝擊過去。

最後,黑鳥一聲慘叫,整個黑霧團給唐春沖得乾乾淨淨。而八念神陽鼎一吸,黑色火焰全都進入了鼎中溫養。

「不錯,這黑色火焰居然能化為黑鳥。看來,此火也是畢方修鍊時的一種仙火。」唐春很是滿意。

「小子,把九幽仙火貢獻上來。你鐵爺爺可以饒你一條小命不死。」這時,一道不和諧的聲音傳來。

前方几道白光落下,幾道身影顯現了出來。

打頭的是一個全身白袍老者,老者袖口上標著一隻紅色雄獅。而另外幾個綠色袍服者也全都標有雄獅標誌。

「少主,好像是紅獅堂的人馬。」曹浩西夜密音過來。

「紅獅堂很強嗎?」唐春問道。

「強,原大東王朝最古老的四星宗派之一。門中有人仙境顛峰強者。是可以跟大東王朝皇族相抗的頂尖勢力之一,少主看出了白袍老者的功境沒有?」曹浩西夜表情有些凝重了起來。

「地仙境中的『離塵境』強者,另外還有二個半仙境。」唐春密音給天香兒跟曹浩西夜。

「要不把九幽仙火給他們就是了。」曹浩西夜說道。

「給有用嗎?話是講得好聽。他們絕不會放過咱們的。」唐春冷哼道。

「只能一拚了。」曹浩西夜咬了咬牙。

「小子,看到我們紅獅堂的李滿副堂主還不上交九幽仙火,真想魂魄無存嗎?」一個高鼻子的綠袍老者冷笑道。

「你得保證不殺我們,不然,大不了一起毀了就是了。」唐春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