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半刻也不能堅持。

好似那一腳是神靈一腳,是巨象一腳,踐踏大地,踐踏生靈,踐踏萬物。

所有的一切,彷彿都擋不住那一腳。

轟隆隆!

在血域氣場爆散為漫天血霧的同時。

一個身穿火雲長袍,表情冷漠的少年,從血霧之中一步踏出,嘴裡傳遞出來冰冷的聲音:「鄧權,血妖王,你們兩人的末日到了。」

這個少年,正是葉陽。

此時的葉陽,終於突破了築基境,邁入了夢寐以求的境界,蛻凡境!

成為了一名蛻凡境高手!

「你你你你……」

氣場瞬間被破,所產生的反噬力使得半空的血妖王噴出了一口鮮血,一副見鬼表情似乎指著葉陽,半天也說不出話。

前一刻他以為那氣息渺小如螻蟻就要被自己的血域氣場煉化的葉陽,下一刻突然就傳遞出來這樣殺破蒼穹的氣勢,著實震撼到了他的神經。

「蛻凡境?」

不僅是血妖王,此刻鄧權同樣處於了獃滯的神色中。

他原以為葉陽百分百死定了,要葬身在血妖王的手中,誰想這時候突然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一舉突破築基境,成功蛻凡。成為了一名蛻凡境高手。

這突然從螻蟻一躍變成高手的形象,讓鄧權有種做夢的感覺。

兩人都感覺自己在做夢。

要衝擊蛻凡不是需要長時間的準備並且找個合適的時間才能進行嗎?

什麼時候能像眼下這麼輕鬆就成功蛻凡了?

葉陽十幾個呼吸前還只是一個築基九重的入門武者,眼下居然就成功蛻凡,成為了一名武者中的高手。

這讓兩人都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尤其是葉陽成功蛻凡的那一刻,身上所散發而出的氣息,居然讓兩人生出了一種要跪下來膜拜的感覺,好似君臨天下,臣子要進行膜拜。

這讓兩人更感覺自己在做夢。

但兩人不得不相信這個事實,那原本必死無疑的少年,眼下的確活了過來,而且以一個高手的姿態現身,似乎要洗刷先前的一切恥辱。

「葉陽,我沒看錯,你蛻凡了?成為了一名蛻凡境高手?」

鄧權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實在無法相信一個人蛻凡能如此容易,而且如此快速,不由開口要向葉陽親自印證。

血妖王舔了舔嘴角的鮮血,露出殘忍笑容,並沒有開口,同樣注視著葉陽,要看看腳下的人類能說個什麼一二三四五。

「沒錯,托你們兩人的福,我成功蛻凡了。」

葉陽表情很冷漠,突破到蛻凡境本來是一件令人興奮的事。

現在他內心雖然有點興奮,但更多的是怒火。

居然把他逼到不得已使用赤陽經蛻凡的地步。

他想殺人。(嘿嘿,主角就這樣無奈的使用赤陽經嗎?當然不會的,絕對會是一本無敵神功) 「沒錯,托你們兩人的福,我成功蛻凡了。」

當葉陽冷漠的聲音傳遞而開時,那鄧權突然哈哈大笑起來。

「沒有想到,我是真的沒有想到,你葉陽居然能在這個時候突破到蛻凡境。」

鄧權壓下了內心的震驚,滿臉冷笑的盯著葉陽:「你如今成功蛻凡,是不是以為絕地逢生了?可惜,你就算蛻凡,在我眼裡也只是一個一次蛻凡的小人物而已,我可是二次蛻凡,你在我手中能翻出什麼風浪?」

「哈哈哈。」

那血妖王也突然大笑起來,滿臉欣喜的盯著葉陽,好似餓狼看見了羔羊,居然舔了舔嘴唇道:「你小子太令我欣喜了,居然臨死之前突破到蛻凡境,擁有了蛻凡一重天的修為,你是不是以為你這點修為就能給我造成威脅了?哈哈,你如今突破反而成全了我,本來吸收了剛才的你只能增強我一星半點的修為,但現在吸收了一次蛻凡的你,就能大大增強我的功力。」

「是嗎?」

葉陽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對血妖王鄧權這兩名二次蛻凡的人物勾了勾手指頭,「你們兩人一起上吧,我只用一隻手。」

居然對兩名高手發出了挑釁!


「什麼?你小子說什麼?」

血妖王聽見葉陽那囂張的話語,簡直是怒火滔天,有一種神靈被螻蟻看扁的大怒,啪的一聲,手中血鞭血光一震,就狠狠向葉陽抽打而出,「老子在中域都沒見過像你這麼囂張的人,你算是第一個。你一個偏野之地的鄉野小子是吃了熊心豹子膽,膽敢跟我這樣說話?死吧,本來要把你活活祭煉,現在我改變主意了,要讓你體會一下什麼叫生不如死。」

「狂妄!」

鄧權同樣震怒無比,難以忍受剛才那必死無疑的螻蟻突然跳到頭上對自己挑釁,怒極反笑身體都在顫抖:「突破到蛻凡境就給了你狂妄的資本?以為看到希望了?既然如此,我就出手,擊敗你心中最後的一點希望吧。」

唰唰唰!

突然之間,鄧權手裡的寶劍爆發出了強烈的劍氣,這劍氣青光閃爍,嗚嗚嗚的旋轉,颳起一陣陣大風,傳遞出嗡嗡嗡劍吟,組成了八輪高速旋轉的劍氣。

這八輪高速旋轉的劍氣衝殺而出,在衝殺向葉陽的同時,居然組合在了一起,化為了一輪好似烈日的劍氣。

這劍氣長約三丈,青光萬丈,把天上烈日的陽光都比了下去,普通人一看見這輪劍氣,眼睛都要被閃瞎。

這一劍嗚嗚嗚的旋轉,居然颳起了強烈的龍捲風,把地面的沙石都卷得漫天飛舞,好似形成了一條風龍。

這劍氣所過之處空氣都在扭曲,彷彿要把空間撕裂,帶著衝破九霄的氣勢,對葉陽席捲而去。

啪!

咻!

血妖王的血影長鞭,鄧權的烈日狂風劍,幾乎同一時刻出現在葉陽面前,下一刻就能把葉陽置於死地。


但葉陽不為所動,完全沒有半點懼怕,一臉的淡漠,彷彿沒看見危險的降臨。

眼看兩輪攻擊就要到來,葉陽突然動了,手臂抬起,並指就是一劍。

唰唰唰。

居然從手指內衝出了鋪天蓋地的黑白劍氣,這劍氣好似天蠶絲線,在空中交織,密密麻麻疊影重重,好似群魔亂舞。

這些黑白劍氣十分普通,沒有一點強大氣息,但就是這些黑白劍氣,輕輕鬆鬆,毫無徵兆,就那麼輕易的將血妖王的血影長鞭,鄧權的烈日狂風劍破解了。

兩輪那樣強大的招數,面對葉陽的黑白劍氣,無聲無息就被破解了,好似遇見了天敵,節節寸裂,潰不成軍。

「不用劍就發出了劍氣?人劍合一?」

看見自己的烈日狂風劍被擊潰,鄧權失聲驚呼,對葉陽剛才兩指合併在一起就爆發出滔天劍氣感到難以置信。

他苦練劍術多年,都沒有達到人劍合一的境界。

實在不能忍受在他眼裡是螻蟻的存在,突然變得劍術的境界比自己還要高。

「憑什麼?憑什麼這樣一個落魄小子能夠達到人劍合一?他何德何能?」

鄧權發現葉陽人劍合一,感覺自己追求的東西好似被踐踏了,有一種奇恥大辱。


「就算這小子人劍合一,爆發出來的劍氣怎麼可能這麼強?我的烈日狂風劍爐火純青,他一個不知名的的劍術居然如此輕鬆就把我蠱風劍的最強奧義破解了。」鄧權完全不敢相信。

「不可能!」

血妖王嘴裡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血影長鞭在葉陽的劍氣下節節寸裂,所產生的反噬差點讓它身軀一個不穩,從半空跌落。

「不可能,我的血影長鞭由血妖魔功通過我的精血凝練而成,堪比靈器的堅硬,怎麼可能被你擊潰?」

血妖王一雙猩紅的眼睛死死盯著地面的葉陽,好似要把葉陽身體洞穿:「你一個人類小子不可能這麼強,快說,你到底是什麼人?到底身上有什麼秘密?把秘密獻出來,我今天就放你一條生路。」

「生路?」

葉陽冷冷一笑,「你剛才要把我生生祭煉,現在又要放我生路?我就是我,我身上能有什麼秘密?你們兩人剛才不是要聯手殺我么?現在輪到你們了。」

「笑話,就你也想要殺我?你擋住了我的烈日狂風劍,的確有點本事,不過再有本事,也就僅此而已。」

鄧權當即就忍受不住葉陽的囂張,看了天空的血妖王一眼道:「血妖王,這小子本來必死無疑,突然突破到蛻凡境,如此迅速,身上肯定有秘密,不如眼下你我同仇敵愾,一切把這小子鎮壓了如何?」

「好,一起把這小子鎮壓,逼迫他說出身上的秘密,然後再把他活活血祭。」

血妖王點點頭,眼眸內有著震驚,還是不敢相信先前那任自己戲耍的螻蟻會突然變得這麼強,甚至他心裡都生出了一絲悔意,為什麼?為什麼當時不直接把他擊殺了?

可惜,現在後悔也沒有用。

「蝦兵蟹將,聯手又能如何?」

葉陽一臉風輕淡雲,突破到蛻凡境他整個人氣質都變化了不少,好似從一個鄉野小子,變成了一個翩翩公子。

無論是境界修為,還是身體氣質,都有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就是蛻凡。 山脈間,氣氛壓抑,空氣中都能聞見火藥味,已經到了劍拔弩張的時刻。

「土雞瓦狗?你小子別太囂張,突破到蛻凡境你小子還能翻天了不成?」

血妖王目光殘忍的盯著葉陽,鮮血淋淋的手臂一抬,發出來強烈的妖氣,這妖氣森森,成鮮紅之色,好似一團血霧,嗚嗚嗚的凝聚,形成了一條長約兩丈的鮮血長鞭,「血影長鞭!」

血妖魔功中的招數,再次被血妖王施展出來。

而且這一次凝聚出的血影長鞭,相比上一次氣息更盛,整條鞭子好似猙獰的蜈蚣,啪的一聲鞭打而出,要把葉陽活活勒死。

嗚嗚嗚。

血影長鞭破風而出,徑直襲向葉陽的脖頸。

立即,葉陽就感覺自己的脖子一涼,有一種下一刻就要被勒斷的錯覺。

「狂風劍嘯。」他冷笑一聲,手指一抬,就爆發出來漫天青光,強烈的元力席捲而出,攜帶著至陽至剛的氣息,凝聚成了八輪高速旋轉的劍氣。

居然是要以雲峰宗的蠱風劍,來迎擊血妖王的攻擊。

咔咔咔。

在八輪劍氣的席捲下,血妖王的血影長鞭幾乎是不可抵擋,就好似遇見了千軍萬馬衝擊,瞬息之間就潰不成軍了,砰地一聲再次爆碎。

「可惡的小子!」

血妖王氣得臉色鐵青,突然從半空竄下,要對葉陽進行直接襲擊。

咻!

就在葉陽對付血妖王的同時,一道青光劍氣,突然從他後背襲來,是一旁的鄧權悄悄繞到了葉陽的身後,想要給葉陽來個偷襲。

這突如其來的一劍,葉陽似乎完全不可抵擋,根本沒有躲開的機會。

這一劍太快了,好似閃電,一襲而下。

「死吧!」

鄧權一劍刺出,滿臉的獰笑,就要看葉陽是怎樣死在自己的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