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孃就是發情了,你個死牛!有肉有酒還堵不住你的嘴嗎,生怕別人不知道是不是!”

碧瑞絲放下手中的盤子和酒杯,伸手就擰住牛人的耳朵。牛人倒也不躲,伸出一隻大手就摟在碧瑞絲的纖腰上。另一隻手則向碧瑞絲的胸脯抹去。

“要是把這個給我的話,倒是能堵住我的嘴,怎麼樣碧瑞絲,要不要試試我的小牛頭人?”

眼看大手就要摸在碧瑞絲的胸口上,老劉這個興奮啊,期待着那一刻的發生。可是不知道碧瑞絲怎麼的一轉身,不但躲開了牛人的襲胸手,還擰着他的牛耳朵轉了一圈。牛人雖然皮糙肉厚,但那也不包括耳朵呀,牛人的眼淚都疼出來了。

“哎呦,我的小祖先哦,饒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你的牛蹄子再癢的話,就回家摸你老婆去,實在想摸我也行,一百個金幣老孃讓你摸個夠……”

就在碧瑞絲教訓牛人的時候,兩個身穿黑色斗篷的人走進了旅店,斗篷的帽子緊緊的扣在頭上,其中一個打開斗篷,露出一頭披肩金髮,伸手在櫃檯上敲了敲。

“老闆呢,還不出來招呼客人嗎?”

這是碧瑞絲還在教訓牛人,聽見有客人上門,連忙丟下牛人,向門口走去。金髮男子也轉過身,看着這個風騷的老闆娘和餐廳裏的兩個客人。當目光掃過老劉時,老劉感到了一絲殺氣,連忙低下頭繼續喝自己的麥酒,放出靈識繼續觀察這兩個人。金髮男子很滿意的收回目光,這時碧瑞絲已經來到他的面前。

“呦,是劍師大人啊!是哪陣風把您吹到我這小店來的呀!有什麼能爲兩位服務的,千萬不要客氣呦!”

碧瑞絲一邊說還一邊擠弄自己那對波濤洶涌的桃子,毛茸茸的紅尾巴在身後亂晃,估計她所說的服務還包括她自己。老劉不禁感到一陣的氣憤,原以爲碧瑞絲真的是看上自己了呢,特別是看到牛人的待遇以後,讓老劉的自尊心得到了很大的滿足。可是看到碧瑞絲現在這個風騷勁,讓老劉懷疑,是不是來個差不多的人類都能讓碧瑞絲以身相許。

“給我們一個可以洗澡的房間就行,一定要安靜一點的,我不希望有人來打攪我們修煉。”

說完,從腰間的口袋裏摸出幾枚金幣,塞進碧瑞絲的**。又用手踮起碧瑞絲的下巴,說道:

“如果一切如我所說,那麼剩下的錢就算我給你的小費。”

“大人您真是的,快隨我來吧,我正好有一間和您心意的房間呢。”

說完,碧瑞絲轉身帶着兩個人,穿過側門往後院走去。一邊走毛茸茸的尾巴一邊來回的晃動着,有意無意的蹭着金髮男子的重要部位。老劉堅持看完這一切,一口氣喝光杯子裏的酒,把剩下的一塊肉塞進嘴裏。也起身往後院走,他怕那狐狸精再回來挑逗他,估計如果再來一次的話,老劉一定晚節不保,可是這樣人家會放過他嗎? 旅店有點類似北京的四合院,除了朝南的這間是餐廳以外,其餘的全是一個個小房間。碧瑞絲正領着兩個傢伙進入其中的一間,並沒有注意到老劉也到後院來。老劉拿着自己的鑰匙,按着上面的號牌找到房間,打開房門閃身進屋後,又輕輕的關上房門。此時房間裏漆黑一片,老劉也不在意,直接放出意識,看清楚房間的佈置後走到牀邊。


“先小睡一下再練功吧,現在天還沒黑,搞不好碧瑞絲還會來騷擾。被她打斷了修煉就不好了。”

老劉給自己找了個絕佳的偷懶藉口,躺在牀上準備睡覺,可是過了好一陣也沒能如願。按說這人在安逸的環境下就喜歡想入非非,老劉自然也是一樣。現在他正想着碧瑞絲那姣好的身材,特別是胸前那波濤洶涌的胸脯,在老劉腦海裏來回的盪漾。這也不怪老劉,任哪個28歲老處男被這麼個風騷的狐狸精勾引也是一樣。想着想着,老劉感覺自己的身體越來越熱,某些部位也開始膨脹。

敲了敲自己的腦袋讓自己清醒一點,老劉開始想剛剛那兩個武士,聽碧瑞絲管那個金髮男叫劍師大人,應該是個很厲害的傢伙。而且剛剛他還特意要求不可以打擾,是不是他也要在房間裏修煉什麼鬥氣之類?不知道鬥氣是怎麼修煉的老劉一下子來了勁頭,也不想碧瑞絲的胸脯了。放出自己的意識,直奔兩個武士所在的屋子。

“該死的破地方,洗個澡居然要等這麼久。虧我給了那娘們那麼多小費!”

“哪有虧呀,你不是還摸了人家的胸脯了嗎,怎麼樣?那手感一定不錯吧,是不是比起我這個小法師的又大又軟啊?我的約翰大人!”

哦,竟然是個女的,還是個法師!剛剛在餐廳是光顧着注意碧瑞絲和這個叫約翰的傢伙了,絲毫沒注意這個女的。老劉再次將意識放大,仔細的觀察起這兩個人來。其實老劉不知道,無論是武士還是法師,在修煉到一定程度以後都能像他這樣放出意識,當然也能感覺到意識的存在,不然這個世界就沒有祕密可言了。這不過那要求也高了一些,神識感應是聖域以上強者的專利,有些靈魂強大的法師在七級魔導師的時候也有類似的能力。不過顯然眼下這兩個人是沒那天分,絲毫不覺有雙眼睛正在注視着他們的一舉一動。

那女的脫下黑斗篷後,裏面穿的是一套無袖連衣裙,只不過這裙子的開衩高了點,一直開到腰帶處,胸前的領口也低的快要看到心臟了,露出一大片白肉。老劉剛剛有些平靜的心又開始不爭氣的砰砰亂跳。只見約翰伸手攬住女子的纖腰,另一隻手在她的腹部摩挲着。

“瑟琳娜,你吃醋了嗎?你知道我只愛你一個人的,剛剛只是逗那老闆娘一下嗎,不要生氣了好不好,你也看到她勾引我了嗎?我真不是故意的,不要生氣了好不好,我的小寶貝!”

說完,他的手就開始向瑟琳娜的胸口進發。就在他即將得逞的一瞬間,瑟琳娜做了一個老劉終身難忘的動作,或者說是已經看過一遍,又給老劉溫習了一次。只見瑟琳娜一個輕巧的轉身就轉到了約翰的身後,而瑟琳娜的手指間則多了一個看似已經擰了半圈的耳朵。

“哎呦!看在祖先的份上,饒了我這一次吧,瑟琳娜。我再也不敢了……”

我勒個去,這是什麼招式?好厲害,西遊記裏就看過孫猴擰老豬耳朵,不過那可是毫無技巧可言。再看碧瑞絲和這個瑟琳娜,那可真是厲害,比起自己在軍隊學的一招制敵可是有過之無不及。如果這個世界的女人都這樣的話,自己要小心一點了。老劉不敢再看了,估計剩下的就是一些少兒不宜的鏡頭了,自己一個小光棍,看多了傷身子。

就這樣,老劉躺在牀上輾轉反側的睡不着,腦海裏不時閃過的白色波濤讓老劉失去了修煉的勇氣,那可真叫一個剪不斷理還亂。怪誰呢,怪28年守身如玉的鬼魂還是怪這副19歲精力旺盛的軀體?我乾脆還是繼續看吧,老劉的天人交戰終於有了結果,意識再次放出,毫無忌諱的闖入那一男一女的臥室。

臥室裏靠近門口的位置放着一個大木盆,瑟琳娜和約翰正泡在盆子裏,約翰似乎正在幫瑟琳娜擦背。瑟琳娜的則是很享受的低着頭,任憑約翰的施爲,雖然約翰的不是每下都擦在背上。

“約翰,記不記得你要我陪你來的時候說過什麼呀?”

“額!好像忘記了呀!我說過什麼了?瑟琳娜寶貝兒。”

“臭男人,永遠不記得自己的承諾。別碰我,你個不負責任的傢伙。”

我勒個去,這女人翻臉比翻書還快,剛剛還一副任君採擷的模樣,一語不合就變成誓死不從了。老劉看着瑟琳娜雙臂緊抱一副剛被**過的模樣,心中暗想如果換成自己,肯定是不知如何是好。

“寶貝,你想要什麼就說嗎,就算是天上的星星。我約翰也立馬去給你摘來。來嗎別生氣,我真的忘記是什麼了。快告訴我。”

“你不是說二王子殿下派你來執行祕密任務嗎,還對我說一定要到了魔獸森林纔會告訴我具體是什麼,你知道我爲了來這該死的破地方吃了多少苦。都5天了,我纔算在這小破旅店裏洗了個熱水澡。每天啃着乾巴巴的乾糧,你看我的手,都變粗了,再看看我的臉,都有皺紋了……”

“哦,我的天神啊,寶貝你說的是這件事啊!我當怎麼了呢,這不還沒到魔獸森林呢嗎。我現在就告訴你,別生氣了。”


說完就摟住瑟琳娜,似乎在和她說些什麼,老劉只聽見王儲競賽探索魔獸幾個字,就看見約翰的另一隻手也慢慢的爬上了瑟琳娜的身軀……老劉再也忍不住了,鼻血噴涌而出,老劉連忙拿手堵住鼻子。繼續觀察……


“寶貝,只要這次我們順利完成任務。我就是個子爵了,你父親不是一直瞧不起我這個草根騎士嗎,等有了爵位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去你家提親了,我們就不用再偷偷摸摸的了。”

“誰稀罕你去提親,你當不當子爵和我有什麼關係,剛剛你摸那個騷狐狸時不也沒見你偷偷摸摸嗎,啊,不要……你這壞人……”

老劉的鼻血再次不爭氣的流出來,堵也堵不住。老劉再也不敢偷看了,什麼競賽什麼魔獸和自己有毛關係,不過據他估計,再要來這麼幾下,自己非得失血過多不可。必須找點什麼事幹,不然這一夜非折磨死自己不可,但又不能現在就開始修煉,就自己現在這心境練功的話,肯定是得走火變色魔。對了,自己口袋裏還有兩塊魔晶呢,不如拿來研究一下。

手裏拿着那個小一點的淡青色魔晶,老劉試着把意識鑽進去,裏面就和普通的石頭沒什麼區別,拿在手裏也沒有特別的感覺,這玩意怎麼用呢?難道和自己的真氣一樣,要靠想的?老劉攥緊魔晶,開始想象裏面的能量流進自己的體內,果然,一絲能量涌進了體內,和那些元素一樣,在體內轉了一會就直接融入自己的丹田之內,而且效果也不是很明顯,幾乎感覺不到力量的增長。再看看手裏的魔晶,已經變得像白水晶一樣透明。就這還魔晶呢!我一個氣功波就得打出去20個。

其實法師運用法力和老劉可不一樣,人家是靠體內的元素做引子,引動身體周圍的元素共鳴發射魔法,就算有時候會把體內的元素髮射出去,那也是在沒有辦法時的拼命打法。而體內元素的數量和質量就是一個法師晉級的標準。 冰水之爭 。而想晉級爲法聖,就必須把體內的元素質量提高1倍。同樣法聖想晉級法神也要把元素質量再提高1倍。體內元素的質量越高,可以吸引指揮的自然元素就越多,釋放出法術的威力也就越大。

而戰士的鬥氣也是一樣,和法師唯一不同的是,戰士是直接吸收元素裏的能量儲存在體內,這也使得他們擁有更強健的體魄。他們把元素的力量直接通過身體或武器發射出去,形成不同的武技。而當體內的力量不足時,就可以直接從身體周圍控制的元素那裏吸取。其實他們更像一臺元素/能量轉換器,大劍師可以控制吸取的元素數量同樣是極限。再想晉級的話只能提高這些元素的質量。而控制元素只要靠人的元素親和力和長時間的培養就好,但是指揮元素去吞噬其他的同類,就要相應的對這個世界的元素法則有一些瞭解。所以悟性一直是制約強者數量的最大門檻。因爲那東西看不見摸不着說不清道不明,根本無法傳授。 老劉漸漸感到心情平復了下來,剛想練功。突然想起了昨天和自己有過一次交流的火元素,不知道那個小傢伙現在什麼樣了,是不是吃的像個皮球了,老劉心中YY着皮球一樣的火元素一陣好笑。把意識開到最大,老劉不禁咋舌,好多元素圍着他,不是一般的多,屋子差不多都滿了,這還上哪找那個火元素去呀。算了,練功吧。

老劉盤膝坐好,開始運行《脫胎換骨》功法。隨着真氣的流動,老劉的心境徹底的平復了下來。運行真氣不停的帶着元素進入他的真氣團之中,每次呼吸就像吃了一口補品一樣。直到幾十個周天下來,真氣提升的速度慢慢降了下來,老劉才知道周圍的元素吸得差不多了,現在的氣團比昨天稍稍大了一點。散掉經脈裏的氣息,放出意識,一個拳頭大小的紅色光團出現在他面前。

“成長的好快呀,我周圍的火元素怕都是被你吃了吧。”

老劉試着和火元素交流。那個元素小偷也不怕老劉這個苦主,就圍着他轉,周圍的火元素一碰到它就馬上被吃掉,其他元素則被他彈開,一副橫行霸道的架勢。老劉又好笑又好氣,心想要嚇嚇它。就從丹田裏調出一絲真氣,放在手心上。

“吃了我的元素,我就吃掉你。”

“主人…..謝……不吃……我”

“額!你進化好快呀!”

老劉有點呆了,就一天時間啊,這TMD也太快了吧!

“真不知道你會進化成什麼樣子,有什麼我能幫你的嗎?”

老劉心情多麼的激動啊,在這異界,自己終於有一個可以說說話的對象了。它可不是碧瑞絲格雷特之類的,它剛剛叫自己主人啊,這讓老劉在這無親無故無牽無掛的異界找到了一點點歸屬感。

“主人……給……”

小傢伙圍着老劉的手直轉圈,卻不敢碰老劉那隻手。手上有什麼?是剛剛拿出來嚇唬小傢伙的真氣啊!它想要這個?

“你要這個?”

“給。”

“怎麼給你呀,直接給的話,你不就會像其他元素一樣被吃掉了嗎?”

“給。”

老劉沒招,再次把靈識放到最大,開始觀察起自己手裏這團真氣來。誒?這細細的線是什麼?沒錯,真氣團上纏繞着一條透明的細絲,順着細絲往回找,老劉外放的意識靈識竟然收回了自己的識海之中。

額!烏龍了,這細絲就是自己的意識。那麼只要解開這一絲意識,小東西就可以吸收自己的能量了。老劉開始想象手裏的真氣漂浮在空氣中,果然真氣脫離了手心,靜靜地漂浮在空氣中。再想象真氣脫離了自己的控制,真氣脫離了老劉的控制,直直的往地面掉去。老劉一捂腦袋,前兩天衛生球大小的真氣在腳下爆炸的一幕已經深深的刻在老劉的腦海裏。他倒是不怕炸到自己。他怕的是碧瑞絲,此時牛人和約翰被擰耳朵的一幕反覆出現在老劉面前,這一炸,至少要被擰一百次耳朵吧。

老劉下意識的從指縫看了看,哦~沒事了?真氣團消失了,打開靈識,只見火元素正託着真氣在那使勁的吞噬着,很快,一團真氣就被吃光了,這事換到任何一個修仙的人身上都得心疼夠嗆。可老劉不心疼,他都樂死了。如果小東西還要的話,他還給。也難怪,地球上就修到老劉餵給小東西這點真氣少說也得個兩年,那還得是成天在洞天福地打坐,哪像老劉啊,真氣轉個幾十周天就小有所成啊。要是老劉的無良師父來了肯定會說:這特碼比仙界的仙氣都足。

小東西吞了老劉的真氣後,就像是喝多了似的。在空中也飄不穩了,可把老劉心疼壞了,連忙伸手去接。這一接可好,直接跑老劉手裏去了,趕緊轉成內視一看,糟了!小東西順着身體直接奔丹田下去了,任憑老劉如何阻擋也是沒用。老劉看不下去了,又忍不住不看,此時小東西已經捱到了丹田裏的真氣團上了,開始圍着它轉。真氣團就這麼靜靜的呆着,哈哈哈!沒事啊!老劉把心從嗓子眼又吞回肚子裏。

“呵呵,今天又白練了,睡覺嘍。”

你說這貨有夠沒心沒肺的吧,躺那就睡着了,流出的口水都快把自己從牀上衝掉到地上了。咱不理他了,咱看看院子另一邊那對鴛鴦,貌似少兒不宜的部分已經結束了。


“約翰,真的向你說的那麼簡單嗎,找到高級魔獸的巢穴就可以了?其他幾位王子公主不會也派人去調查嗎?萬一和他們遇到了會不會有危險啊?我有點怕,約翰,要不我們私奔吧,誰也不管,我們去其他的帝國,以咱倆的實力,到哪裏都是一樣的。”

瑟琳娜說完又向約翰的懷裏鑽了鑽。約翰沒有回答瑟琳娜的問題,反而開始講訴起一段故事。

“寶貝,你知道我一直以來的夢想是什麼嗎?我一介平民出身,怎麼會成爲一個六級劍師的嗎?都是因爲你啊,你一定不記得了,你很小的時候總是很頑皮,經常把不喜歡吃的的食物丟在窗外。那次我正在替商鋪跑腿賺錢,你從樓上丟下一個盤子砸破了我的頭,而倔強的我拒絕了守衛丟給我的銀幣。後來是你追出來替我包紮了傷口。從那一刻開始我就有個夢想,一定要你做我的新娘,我要光明正大的向你父親提親。我要向他們證明我能給你幸福。而不是帶着你顛沛流離四處躲避。其實我也知道有危險,但是我想過,如果我自己死了,你一定會恨我丟下你然後和我同去。是嗎?寶貝,就像我不會丟下你獨活一樣。”

約翰摸了摸瑟琳娜的肩膀,繼續說道:

“很抱歉,那條繡着你名字的手帕我留在家裏了。本來我是打算向你求婚的時候再說出這一切的。不過現在不重要了,我已經知道了你的心意。”

“是的約翰,如果你真的離開我,我一定會隨你而去的,你是我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真實。沒有你,我只是一個稱號,是個伯爵的女兒而已,只有你把我當成一個人來看待。約翰,給我看看那傷痕好嗎?我記得是在耳朵的上面,是嗎?哦,是你,約翰,我愛你……”

“瑟琳娜,愛是不是用來說的……”

“哦,約翰你壞,啊!怎麼還這樣啊!不是剛做過嗎!嗯 ……”

老劉這一覺睡到天亮,這在屋裏的牀上睡醒了就是舒服,躺在那兒先伸個懶腰再起牀,伸了一會不行,餓了!老劉一撲棱就起來了,剛剛走到門外就看見對面屋子裏的一對情侶。老劉昨晚偷看了人家好事,覺得特別的害臊。埋着頭急衝衝的就奔餐廳走去。

“哎呦,我的哈維斯,昨晚我等了你一夜,你怎麼沒到我房間來啊?害我白等了。”

“老闆娘,先給我們弄點吃的來。”

約翰和瑟琳娜緊接着也進了餐廳。碧瑞絲一見是這兩個人,也不敢怠慢,連忙去拿吃的,不過臨走也沒忘了用她的毛茸茸紅尾巴撩了老劉一下。要換昨天老劉一準又害羞了。不過經歷了昨晚的鼻血事件之後,老劉好像多少有了點免疫力,他對着碧瑞絲的背影喊道:

“碧瑞絲,給我也來一份早餐。哦不,來兩份吧!”

很快碧瑞絲就端來一大堆吃的,分別放在老劉和約翰二人的面前。而且出奇的沒來騷擾老劉,而是擦起了桌子。老劉風捲殘雲似的消滅了一份早餐,又開始對另外一份下手的時候,約翰張口說話了。

“老闆娘,你們這個鎮子上有沒有傭兵之類的,我想要僱個人帶我們進森林找幾種魔獸。”

“呦,劍士大人,這您可問對人了。我們鎮子上啊,土匪流氓倒是不少,可是連一個傭兵都沒有,他們都被我們獸人帝國新來的監軍大人趕走了。”

“爲什麼趕走他們,他們犯法了嗎?真難想象,這麼大個鎮子居然連個傭兵都沒有。”

“沒辦法,監軍大人說他們搶了軍隊的生意,還不肯繳稅,就下令不許傭兵出現在這個鎮子,可是把我害苦了,我這個小旅店以前有時候爲了一個房間都……”

約翰掏出幾枚金幣,丟在桌子上。

“我們有很重要的是需要馬上辦,如果你能幫忙的話,我想這幾枚金幣就是你的了,美麗狡猾的小狐狸。”

“進森林的話不一定要傭兵啊,有個魔獸嚮導不就行了嗎。他就是我們鎮子上最好的魔獸嚮導,而且現在還是個魔獸獵人呢!”

碧瑞絲把老劉出賣了以後,迅速的收起了桌子上的金幣,塞進自己的**裏,這讓老劉很懷疑她**裏是不是有個異次元空間。

約翰打量了老劉一番。

“這位小兄弟也是人類吧,你真的是個魔獸獵人嗎?”

“如您所願,大人。如果您想進山的話,我想我可以爲您帶路。”

“那麼我們吃完早餐就出發好了,至於報酬嗎,每發現一隻六級魔獸就一個金幣,七級的就兩枚,八級的四枚,以此類推,怎麼樣?”

“您的慷慨會照亮整個黑爾塞斯森林,大人,我哈維斯願意爲你效勞。”

很快,經過一番準備之後,一行三人就踏上了前往森林的旅程。 老劉拼命搜尋哈維斯留下的記憶,特別是那些關於魔獸森林的。他自己也想好好去看看這個魔獸森林裏到底有些什麼奇特的生物,他此時的心態像一個旅遊者多過一個導遊者。也是的,有人出錢僱你去旅遊,不去的纔是傻子,而且還可以和這兩位交流一下,多一些對這個世界的認識,何樂不爲呢。

“兩位大人,其實有些個魔獸我也不認識叫什麼名字,不知道什麼等級,我以前也就是跟着貴族老爺們隨便捕獵一些不太厲害的魔獸。所以希望兩位還要多多擔待小人一下。”

“不需擔心這個,與我們同行的這位法師大人認識這世上所有種類的魔獸。你只需要帶我們找到魔獸就可以了,其餘都是有我們來負責。”

老劉一直儘量用哈維斯的口吻和這兩個人對話,免得露出馬腳。不知道是哈維斯的這一套似乎很對這兩位的胃口,還是約翰的平民出身,約翰看起來很友善,並沒有那種趾高氣昂的表現。而一直蒙着臉的瑟琳娜也打開了帽子,露出她姣好的容顏。

“哦,實在是對不起,我一直都沒注意到您是一位小姐。如果有什麼冒失的地方請您一定不要介意。”

“不會呀,哈維斯,你很會說話。我甚至在考慮等這次考察結束以後,是不是要把你聘爲我的侍從。”

“這是瑟琳娜小姐,她是一位火系法師,同時也是我的未婚妻。”

約翰說完還伸手摟住瑟琳娜,神情中充滿了得意。瑟琳娜則有一點害羞,輕輕的掙脫了約翰的手臂。老劉見狀連忙快走了幾步在前面帶路,倒不是爲了尊重這位劍師大人,而是想起了昨晚偷看兩人的好事,生怕被人看出了破綻。約翰見狀對哈維斯的表現很滿意,瑟琳娜也覺得這個哈維斯不像一個獸人小城的魔獸嚮導,倒像是個很懂禮貌的侍從,而這一切其實大多都得益於老劉在地球做推銷員的那半年經歷。

上午的時間很短,短到連一隻像樣的魔獸都沒看見,倆男的倒是沒問題,一個劍師一個魔獸獵人,可我們的法師小姐已經有點走不動了。這一切都看在約翰的眼裏,對於這位貴族小姐能千里迢迢不顧生死的陪自己來魔獸森林,約翰心裏已經很感動了。現在看到自己的心上人爲了自己受苦,約翰實在是於心不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