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我也不再廢話,免得耽誤大家時間,現在大家就去拿石頭,每人只要拿著石頭跑夠十圈,不但可以吃飯,還可以休息,今天也不會再有人打擾你們。」溫教官一臉溫和的對著大家說道。

隨後,溫教官身後一位大漢大吼一聲,前面的孩子便快速的向著堆石頭的方向跑去。

只是前面孩子一跑到那堆石頭邊,全都傻了一般愣在了那裡,林峰不知所以,等他跑過去時,也傻了。 這些石頭呈墨黑色,有臉盆大小,至少有三十斤以上,而且整個廣場也不小,以林峰估計,一圈跑下來,至少有兩公里路程。

一群八至十三歲的孩子,抱著三十斤以上的石頭,沒吃沒喝,跑二十公里路,這可能嗎?這簡直就是要將眾人累死啊!

「怎麼了?怎麼全都不動?難道你們不想早完成任務吃飯睡覺嗎?」溫教官一臉溫和的走到孩子身邊,就像一個關心孩子的長輩一般向眾人說著。

說完,他伸手從旁邊一位黑衣大漢手上拿過皮鞭,仍然一臉溫和笑容的說道:「為了讓你們早些能有飯吃,為了讓你們早些可以睡覺,所以……」

「啪」

手中皮鞭一揮,站在後面的幾個孩子一個踉蹌,摔倒在地上,而在他們背後,一條成人手指大小,皮開肉綻的鞭痕讓得人觸目驚心。

最讓人恐懼的是,一鞭抽下,溫教官居然臉上仍然沒有一點變化,還是那溫和的笑容,並且還在對眾人說著:「我這是為了你們好,你們早完成任務就早有飯可吃,肚子餓著可難受了,尤其你們這些正在長身體的孩子,餓肚子對身體可不好。」

說著,溫教官手中的皮鞭又『啪啪啪』的抽出幾鞭,又有十餘個孩子遭了無妄之災。

聽著那皮鞭清脆的聲音,所有人都打了一個寒顫,幾個身體較壯實的男孩趕緊跑上去,抱起一塊石頭,拚命的向前跑去。

有了人帶頭,再加上身後那令人恐懼的皮鞭聲,其它孩子也全都蜂湧而上,一人抱一塊石頭就向遠處跑去。

「對嘛,這才乖,只有乖孩子才能得到表揚。」溫教官停下手中的皮鞭,看著爭先恐後抱著石頭向前跑的孩子,微笑著點了點頭,只是他那笑容卻讓所有孩子都一陣恐懼。

在皮鞭的威脅下,林峰也不敢遲疑,上前抱上一塊石頭,便準備向前跑,剛一轉身,就看到人群中的宋玉珍和小蘭兩人。

林峰放慢腳步,一邊向前跑,一邊等著兩人,反正這是自由跑動,不依順序,所以文昊也不介意和兩女一起。

五分鐘后,兩女同時跑了過來,林峰趕緊上前,關切的問道:「怎麼樣?能行嗎?」

只是讓林峰沒有想到的是,嬌小的小蘭跑起來比宋玉珍這個已練出勁氣的女孩還輕鬆。

「沒問題。」宋玉珍搖了搖頭,將手中沉重的石頭向上拋了拋。

「我在家從小就干農活,這點重量還承受得了。」小蘭也說道。

「既然沒事,咱們就一起吧,這樣也好相互照顧點。」林峰建議道。

「好啊。」兩女同時答道,隨後三人一起向前跑去。

「你們別跑快了,這樣跑會更耗力氣,咱們可要跑十圈,現在將力氣耗完了,後面怎麼辦?」跑了半圈,三人已經快跑到隊伍的最前面,這時林峰趕緊的向兩女孩提醒道。

「那要怎麼辦?」一想到要跑十圈,兩女的臉都變白了,現在她們才跑半圈不到,兩人的力氣就消耗了一小半,十圈她們能堅持嗎?那個總教官可說了,如果今天跑不完十圈,就要拖去喂血狼啊!

「像我這樣。」林峰放慢了步伐,腳步卻變得更加的協調有節奏,然後對著兩個女孩說道:「就這樣,再配上均勻的呼吸,我保證絕對比剛才少耗體力得多。」

兩女怪異的看著林峰就像是跳舞般的跑動,然後也照著做起來,不一會兒,兩女發現,這樣跑,雖然速度慢一點,但確實要少消耗很多的體力。

三人就這樣怪異的跑動著,由於速度放慢了一些,他們也落在了隊伍的中央,不過他們卻使終保持著這個位置,如果落後了,他們會立即加快速度跑到前面,然後再放慢速度,畢竟在隊伍後面還有幾個手持皮鞭的傢伙跟著。

很快第一圈跑完,所有人都憋足了勁,所以跑完這圈只用了十餘分鐘,不過第一圈跑完后,一些年齡較小孩子的速度已經開始減慢,而林峰他們則仍然保持著中間的位置,不急不緩的跟著。

第二圈跑完,所有人的速度都慢了下來,那些年齡較小的孩子有些甚至都跑不動了,只能抱著石頭一邊拚命的喘氣,一邊緩步的向前走著。


而這個時個,那些跟著的大漢便忙碌起來,手中鞭子不斷的抽在那些跑到最後的孩子身上。

聽著那令人頭皮發的『啪啪』聲,以及讓人毛骨悚然的慘叫聲,原本速度變慢的眾人居然一下子又加快了腳步。

而林峰三人仍然保持著不急不緩的速度,保持在隊伍的中間位置,臉不紅氣不喘的跑著。

「李哥哥真厲害,要不是你想出的辦法,我們現在恐怕也要和他們一樣了!」小蘭一邊跑著,一邊笑著向林峰說道。

聞言,林峰正張口想說些什麼,但臉色突然一變,隨即「啪」的一聲脆響,落在了小蘭身上。

小蘭身體一個踉蹌,狼狽的栽倒在地,而那個黑衣人隨即又『啪』的一聲在小蘭身上被了一鞭,衣服破損,兩條血紅的鞭痕立即出現在小蘭身上,疼得小蘭像小貓一般倦縮在地上,眼淚直流,卻不敢出一點聲音。

那個黑衣人在抽了小蘭兩鞭后,對著林峰三人罵咧道:「老子讓你們還有力氣說話,說啊,怎麼不說了,再讓老子聽見,非抽死你們不可。」說完,黑衣人也不管林峰三人,轉身又向另一個跑得慢的男孩跑去。


看著黑衣人轉身離去,宋玉珍趕緊放下手中的石頭,跑到小蘭身邊,問道:「怎麼樣,還行嗎?」

而林峰在宋玉珍放下石頭的同時,身體向旁邊移了一下,儘可能的將黑衣人的目光擋住。



「還行!」小蘭臉色慘白,淚流滿面的艱難站起來,似乎扯到了身上的傷口,疼得她直倒吸涼氣。

「快走,又有一個黑衣人過來了!」林峰一聲驚呼,宋玉珍趕緊將放下的石頭抱起,而小蘭也踉蹌著腳步,將石頭抱起,三人再次繼續向前跑動。

然而,那恐怖的鞭子並沒有因為林峰他們的跑動而放過他們,那黑衣人幾步走到林峰他們身邊,手中鞭子『啪』的一聲便抽在了林峰的身上。

同時嘴裡罵咧道:「老子叫你們偷懶,看你們以後還敢不敢偷懶。」說著,又揚起了手中的鞭子。

林峰被抽得背上火辣辣的一陣劇痛,身體也一個踉蹌,剛要站穩,卻發現黑衣人又揚起了那該死的鞭子,身體往旁邊宋玉珍身上一倒,直接將宋玉珍給撞倒在一旁。

「啪」清脆的鞭子再次響起,又一次抽在了林峰的身上,那鑽心的疼痛讓得林峰不斷的抽著涼氣,這次更是直接將林峰抽翻在地,也不知是林峰故意還是無意,他居然倒在了宋玉珍的身上。

「他媽的,居然敢跟老子裝死。」黑衣大漢大罵一聲,『啪啪』的又是兩鞭子抽了下去,不過因為宋玉珍被林峰壓在身下,所以這兩鞭子全都抽到了林峰身上。

黑衣大漢抽完,心裡似乎爽了,也不管倒在地上的林峰兩人,轉身又向其它倒霉蛋走去。 「孫哥哥,宋姐姐。」跑出了數米的小蘭看到那凶神惡煞般的黑衣人走了,趕緊放下石頭,跑回來,扶起林峰和宋玉珍兩人。

「我沒事。」宋玉珍起來,搖了搖頭眼神複雜的看著林峰說道:「只是李哥哥他……」

「我也沒事,沒事。」林峰一邊抽著涼氣,一邊咬牙說道:「趕緊向前跑,否則那些凶神又要來了。」

正如林峰所說,那邊一個黑衣大漢正轉頭看向他們,兩女一驚,臉色一變,哪敢遲疑,趕緊抱起石頭,三人繼續前進。

「謝謝你!」宋玉珍一邊跑動,一邊向身旁的文昊小聲的說道。

「沒事。」林峰搖搖頭,小聲道,隨後又扭頭看了看旁邊那些黑衣大漢,發現沒人注意他們時,這才鬆了一口氣,小聲的對著兩女說道:「別說話了,否則讓那些惡鬼看到又該來找麻煩了。」


由於文昊和小蘭兩人都挨了鞭子,跑動起來份外吃力,所以三人的速度也開始變慢下來,不過三都咬著牙,盡量保持著中間位置,因為文昊發現中間那些黑衣人最不注意。

第三圈跑完,眾人足足用了差不多一個小時,可想大家的消耗都到了什麼程度。

而這第三圈又出現了死人,兩個只有**歲的孩子,累得實在跑不動了,最後被那些黑衣人活活抽死,最讓人心驚的是,那些黑衣人居然立即牽來兩條血狼,就地將兩人的屍體給吃了。

這一幕讓所有人都看到了,將所有人都嚇得臉色慘白,原本變慢的速度居然一下子又提升了不少。

林峰三人同樣如此,雖然挨了鞭子,每跑動一步都疼痛難忍,但為了活命,林峰和小蘭兩人都不得不忍著。

林峰還好,練出了勁氣,將勁氣運轉,跑起來還輕鬆一點,但小蘭卻沒有勁氣,全靠自身體質,每跑動一步,扯到身上的傷都將她疼得眼淚直流。

打工仔王阿狗 ,最輕鬆的就要數宋玉珍了,她即有勁氣,又沒受傷,三圈下來,也只是稍微的有點喘氣。

第四圈開始,有了那兩個被打死的血淋淋例子在那擺著,眾人全都鼓足了氣,不要命的跑。

但是這裡都是一些孩子,三圈下來,眾人都跑了十幾里,哪還有力氣,就算有恐懼威脅,眾人也只跑了半圈便再也跑不動了。

突然,一個跑在最後面的小孩,「轟」的一聲倒在了地上,他手中的石頭順勢落下,重重的砸在他的腳上,砸得是一片血肉模糊。

然而,那個小孩居然沒有發出一聲慘叫,整個人倒在地上,不斷抽搐,口鼻血沫不斷的向外湧出。

幾個黑衣人跑上去看了一眼,怒罵兩聲,對著旁邊幾個牽著血狼的大漢揮了揮手,後者立即示意,牽了一條血狼過來,撕咬著小孩的身體,幾下就吞進了肚子。

所有看到這一幕的小孩臉都變得慘白,就連林峰他們三人也不例外。

「那人是累死的。」小蘭流著淚偷偷的告訴林峰和宋玉珍道:「以前我在我們村邊的石料場就看到過。」

點了點頭,林峰輕聲道:「別說話,保存體力繼續前進。」

兩女孩無聲的點了點頭,然後跟著林峰繼續的向前跑。

第四圈跑下來,有六個小孩被活活累死,有九個被那些冷血的黑衣人用鞭子抽死。

第五圈和第六圈跑完,除了幾個年齡最大,身體最壯的孩子和林峰三人還勉強保持著跑的姿勢外,其它人都再也跑不動了,許多抱著石頭一步一踉蹌的走著。

還有些為了跑起來更加的省力,硬是脫下衣服將石頭固定在身上,原本眾人以為那些黑衣人又要來找麻煩,結果發現,那些黑衣人根本就沒有來找麻煩,似乎只要將石頭帶在身上向前跑,他們便不管。

有人帶頭,自然就有人效仿,很快大家都有模學樣的將石頭用衣服固定在背上,這樣跑起來將會省力許多。

就連林峰也不例外,不過宋玉珍和小蘭人卻沒有,因為她們怕羞,她們身上只穿了一件衣服,如果脫下固定石頭,那就得**身體了。

男孩子赤祼身體沒什麼,可女孩可就不行了,哪怕她們還只是小女孩。

而第六圈下來,又有四十多人或累死或被打死進了血狼的肚子。

此時的林峰嘴裡喘著粗氣,雙腿猶如灌了鉛一般,每移動一步都份外吃力,而他旁邊的宋玉珍和小蘭也不例外,尤其是小蘭,好幾次都快倒下了,要不是林峰和宋玉珍兩人鼓勵,恐怕此時也進了血狼肚子。

林峰面色一沉,悄悄的看了一眼那些黑衣人,發現並沒有黑衣人注意他們這些還在勉強跑動的人,此時,他們的注意力全都在那些累得再也跑不動的身上。

咬了咬牙,林峰趁著眾人不注意,精神力悄然無聲的滲入手鐲之中,然後將一瓶丹藥從裡面拿了出來。

以最快的速度倒出三粒,林峰又將藥瓶放進了手鐲之中,然後再次悄悄的望了那些黑衣人一眼,發現那些黑衣人仍然沒有注意自己這邊,當下鬆了一口氣。

悄悄的跑到宋玉珍和小蘭的中間,拍了拍她們,將兩粒丹藥交給兩人,輕聲道:「吃下去,可以恢復一些體力。」說完,林峰也不遲疑,將另一粒自己吃了下去。

小蘭聽著林峰的話,又看到林峰自己都將丹藥吞了下去,沒有遲疑,一口吞了下去。

丹藥入口即化,隨即化為道道精純的能量,順著經脈達到身體的每一個角落,隨後,小蘭慘白的臉色逐漸變紅,身體消失的力氣也逐漸恢復,氣也不再喘了。

「李哥哥,你這是什麼丹藥,效果怎麼這麼好?」小蘭興奮的向著林峰問道。

林峰笑了笑,沒有回答,然後看著宋玉珍道:「你怎麼不吃,吃下去恢復力氣我們就可以堅持到最後。」

宋玉珍看著手中的丹藥,聽著林峰的話,那可愛的嘴角抽了抽,小蘭不知道林峰拿出的丹藥是什麼,但並不表示她不知道,這可是回氣丹啊,武者用來恢復勁氣的,每一粒都值上千金幣,沒想到居然被林峰拿來恢復力氣。

不過宋玉珍在遲疑了一下后,還是將這粒珍貴的丹藥放在了嘴裡,此時她也是消耗極大,走路都有些不穩了,可這才第七圈啊,後面還有三圈多,自己如果不吃下這粒丹藥,肯定是堅持不下來的。

吃下丹藥,三人一下子有了力氣,疲憊也一下子消除,就連林峰和小蘭身上的傷都沒那麼疼了。

不過三人卻並沒有加快速度,仍然喘著粗氣,要死不活,偏偏倒倒的在眾人中間向前緩步的前進著。

以林峰的話說,我們不能惹人注意,否則就會暴露丹藥的事情,到時恐怕連小命都得丟了。

宋玉珍和小蘭也覺得有道理,現在大家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保命,而丹藥將會是他們在接下來訓練中最主要的保命手段,所以絕不能讓別人知道,甚至連懷疑都不行。

眾人繼續跑著,跑在林峰前面的幾人已經不能用跑來形容,而是用挪移形容,好半天才能移動一步,當然為了不讓人主意,林峰他們也學著前面的人一步一挪的向前移動著。

跑完第七圈,眾人總共花了三個小時,而此時已是下午時刻,所有人都再也動不了,全都爬在地上喘著粗氣,就連那些年齡最大,身體最為強壯的也都倒下了,林峰三人也不例外,當然這只是他們裝的。

而那些黑衣人此時則更忙,一個個拿著鞭子不斷的抽在眾人身上,可是不管他們怎麼抽,眾人就是再也爬不起來了。

走過路過不要錯過,看得爽了賞個錢嘞! 遠處,滿臉溫和的溫教官看著爬在地上的眾人,臉上浮現出更溫和的笑容,然後轉頭對著旁邊一名黑衣大漢說了幾句,隨即那黑衣大漢抽搐著臉一臉恐懼的離開了。

不一會兒,那個離開的黑衣大漢再次走了回來,而在他身後,跟著十幾個手牽比牛犢還大一圈的血狼的黑衣大漢。

黑衣大漢來到廣場,對著身後的大漢揮了揮手,然後那些大漢便滿臉猙獰的牽著血狼向倒在地上的孩子走去。

「啊……」

一聲慘叫響徹雲霄,隨即便消失無蹤,一個累爬下的小孩被一頭血狼一下子咬在脖子上,嘶咬幾下,便完全吞進了肚子,就連骨頭都沒剩下一根。

「啊……」

又是一聲慘叫響起,不過卻沒有立即消失,順著那叫聲望去,一個十歲左右的男孩正被一頭血狼咬著腿,一邊嘶咬,一邊往嘴裡送,而那個小孩卻一直活著,直到數分鐘后,那頭血狼將那個孩子的半邊身子都吞了下去,那小孩才一臉恐懼的死掉。

「啊啊啊……」

隨後,越來越多的慘叫響起,那些血狼衝到落在最後的孩子裡面,瘋狂的吞噬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