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袍你自己突圍走吧,不必在跟隨我了。」

「什麼?」黑袍難以置信的盯著許問峰,做夢都不敢相信這是許問峰說的話!

這不可能!

他一直堅信的許問峰不是這種人!

哪怕今天根本沒有突圍的希望,許問峰也應該以絕對的自信,竭盡全力的跟他及此刻還能夠指揮的力量努力突圍,而不是放棄!

「神主何以放棄?我們不是沒有突圍的機會!神主不要忘了,這種規模的戰鬥我足以主導局勢!」黑袍希望許問峰振作起來,他一直相信的許問峰不該、也絕對不能是這樣!

到了這種時候,許問峰已經不想繼續隱瞞,如果黑月沒有眼前的這場行動,他還會重新收拾自己,設法給恆毅不得不殺死自己的巨大壓力,連讓恆毅不得不殺都做不到,那對許問峰而言是種何等的輕視?

饒恕敵人,對他來說只有那種微不足道、連讓自己走路時需要刻意挪步讓開的障礙都算不上的人才會做,如今,他自己對恆毅而言竟然就是這樣?

可是,黑月來了,這的確是個許問峰都沒想到的時機。

因為他自信對於暗影族的實力把握的很清楚,暗影族翻不起大浪,還必須依靠他規劃的針對無雙神族行動全力以赴的配合,才能夠走下去。

而這些都在許問峰的掌控之中。

偏偏事實如此嘲諷,他以為在掌握中的恆毅徹底粉碎了他再戰的鬥志;他以為在掌控中的黑月又以意想不到的反擊把他逼入絕境。

此時此刻他已經無力回天,他倒在這裡,不敗戰神族將來會如何完全能夠想到。

黑月,又贏了他……(未完待續。。) 「黑袍,我此生都不可能戰勝恆毅。儘管不明白具體為什麼,但我知道,跟他那雙一直存在我意識中的眼睛有關。我們一直相信他是靈魂盜竊者,但事實證明,那個根本不該存在的人是我,能夠代表步驚仙這個名字的人——是他。你走吧,這麼多年辛苦你了。」許問峰沒什麼表情的說完這番話,卻沒有回頭去看黑袍,因為他知道,這個消息對黑袍的打擊太大。

呆若木雞……

黑袍根本無法接受這樣的消息。

他一直堅信不疑的正確,如今卻得知原來從頭到尾就是錯誤。

他曾經那麼多年傾注的一切感情,寄託的一切希望,期待的所有未來,全都在頃刻間變成了一個——笑話?

久久,許問峰都沒有聽到背後黑袍的聲音,知道他甚至連動都沒動一下。

許問峰什麼都沒有再說,飛了出去。

軍總部內外,那些沒有暗影族殘魂的不敗戰神族戰士們都自發的聚集在一起,可是環繞軍總部大片虛空區域、密密麻麻的那些身影卻阻擋了他們前往軍總部的路。

而軍總部內聚集的人則連忙關閉一處處能量門,拒收在利於作戰的能量門內,只等作戰的命令送達。

只是,誰都沒有信心。

敵眾我寡,虛空軍總部聚集能量的陣法是臨時建造,根本比不得星球上的種子陣,在一面倒的圍攻中根本不可能支撐多久。

許問峰不疾不徐的飛出開啟的能量門,在距離黑月十丈處懸停虛空。背後那對黑龍之翼有節奏的緩緩拍動,手中那把新月神劍遙指黑月面門——

這個女人。

就是這個女人。成為他許問峰直到今天無法得到的遺憾。

但從知道她是暗影族開始,許問峰就清楚。除非他成為宇宙之主,又或者戰勝恆毅,否則,他就得不到這個女人。

因為她沒有感情,更沒有愛情,如當初在巔峰派時候所說的那樣,她喜歡的,只是最強的男人,無論這個最強的男人是誰都可以。


「不愧是我許問峰最喜歡的女人。今天的手筆出人意料。只是——你到底從哪裡得到足夠的新興頂尖戰鬥力?」

黑月哂然一笑,眸子里流露出幾分讚許,卻又似藏著一分高傲的嘲弄。

「哦?你知道本帝所想?」

許問峰不禁哈哈大笑道「這有多難猜?你敢出現在這裡,自然帶來足夠的戰鬥力掃蕩軍總部,拿下我許問峰。但殺我許問峰對暗影族沒有好處,你所圖謀的不過是以足夠的戰鬥力趁虛而入的奪取不敗戰神族的領地,我許問峰不在,黑袍、蒂法、王不怕都不再,憑你神奇的能力說不定早就收復了不敗戰神族內的一些人。只要有相當的戰鬥力控制局面,加上那些早投靠你的內應,輕而易舉將不敗戰神族盡收囊中——當然,要讓這件事情順利的前提是殺了我許問峰。又或者生擒活捉,才能讓不敗戰神族內抵抗的鬥智徹底粉碎!」

黑月細長的胳膊在高聳的胸前緩緩拍動,面帶微笑道「嘖嘖……不愧是曾經讓我等待的男人。可惜。如果你不過只是個分魂,我本來還會等下去。」

分魂……

這兩個字。讓許問峰的心猶如被重鎚狠狠擊中!

黑月怎麼會知道?

「你知道些什麼?」許問峰臉色微沉,這件事情他渴望知道真相。只是恆毅分明不願意說。

「很遺憾,我並不能給你解答,不過你放心,等你魂散的時候應該會得到答案。」黑月笑著,看著那些從軍總部里飛出來的、沒有暗影族殘魂的新興頂尊們,他們環繞在許問峰周圍,一個個明顯有些拚死作戰的緊張,不由笑了起來。「今天的場面可不能有你們礙事,一代梟雄許問峰的終結應該是獨佔群雄,力盡而亡。面前你們有一條活路,一條死路。選擇活路,你們的職務不變,另外還有棄暗投明的百萬紫晶幣的獎賞。」

許問峰臉色黑沉,他早料到黑月會有這一手,暗影族族內根本不需要貨幣這種東西,所有的財寶都是為了用於族外的事情,這一刻又哪裡會吝惜區區紫晶?

原本環繞在許問峰周圍的那些本來是以為無路可走,只能拚死一戰,聽了黑月的話,立即有人飛衝過去,高呼「我願意棄暗投明!」

陸陸續續,從軍總部里出來的那些不敗戰神族的戰士們全都飛衝到黑月那邊,沒有一個——還願意陪許問峰送死。

他們都叫喊著正氣凜然、或者義憤填膺的話。

「許問峰自私自利,早就不願意為他效力了!」

「許問峰當初背叛暗影族的時候我就對他的作為不齒了!」

聽著這些逃過去的人的言語,許問峰不禁搖頭失笑。

很快,他身邊只剩下貼身神衛隊的那些頂尊。

帶頭的隊長沖許問峰作禮道「不敗大帝過去對我們一直不薄,只是大帝說過,人生最重要的是自己,今日情形如果我們跟隨大帝奮戰到底能有機會,我們一定不會舍大帝而去。可惜眼前局勢留下只是自尋死路,我們也就別無選擇了,大帝告辭!」

一群貼身神衛隊的頂尊們全都跟隨隊長也飛去黑月那邊。



不過片刻功夫,軍總部外面就只剩下許問峰一條孤伶伶的身影……

黑月笑的很滿意,但這本在她意料之中。

她那細蔥般的食指搭在唇前,眸子里流露出笑意罕見的溫柔,只是這刻意給許問峰的溫柔背後,確實冷酷無情的殺意。

「作為領導者,你確實很了不起,憑藉自己的力量,唯一的幫助不過是戰神情報組織而已,加入花園精靈族,開創繁盛的不敗戰神族,經歷過一次徹底的覆滅,仍舊能夠再爬起來,如今的不敗戰神族躋身超級文明之列,許問峰——你的能力實在非同尋常。只可惜,作為領導者,你讓不敗戰神族的人相信什麼信念,他們當然會用什麼信念作為生存準則。你交給他們為自己,為權勢**財富,今日自然沒有人為你而死。」(未完待續。。) 許問峰根本不為所動,不屑笑道「我許問峰還需要聽你廢話?人性本就如此,我許問峰不能贏到底是命中注定!只是——黑月你以為自己贏的徹底,可惜,我許問峰既然早知道你的圖謀,豈能沒有防備?今日你的行動確實漂亮,讓人出其不意,但是!你如果贏的這麼簡單,那你就錯了!」

黑月背後的趙姓神統帥獰笑著拔出戰劍。「許問峰你個雜碎!死到臨頭還這麼猖狂!老子等今天等的夠久了!你這個王八蛋!跟老子三個賤貨勾搭成奸的事情以為沒人知道?老子是假裝不知道!否則早被你這個王八蛋殺了!被這個王八蛋羞辱的兄弟們還等什麼——上啊!」

剎時間,在場幾乎所有幫助黑月的神統帥全都緩緩飛了上前,超過五分之一的軍團長也都滿臉仇恨之色的緊隨跟上。

而剩下的有限的少數沒動的神統帥們看似保持著與己無關的冷靜,卻也即使下令招呼自己的部署跟隨上前。

沖在前面的那些神統帥們對這些暗暗不屑一顧,知道他們是不願意自曝羞恥的事情,但他們過去都是身居要職的神統帥,彼此誰心裡不清楚許問峰的手段?就算那時候不知道,後來也都意識到了。


但凡身居要職的,肯定都被許問峰戴了帽子,這是許問峰利用他們身邊受寵或者能力出眾的女人作為眼線的手段。

這些恥辱,雖然不是他們背叛許問峰的主要理由,卻一直是讓他們覺得羞憤交加。暗中仇恨許問峰的根本理由。

看著包圍過來的曾經的部屬,許問峰不屑一顧的不屑狂笑道「一群雜碎!來多少也只配給我許問峰熱身而已!」

「許問峰看你還能猖狂到什麼時候!」

圍攻中的咆哮聲炸響時。各色法術絕技四面八方的直撲許問峰而去!

許問峰嘴角揚起一抹不屑一顧的冷笑,手中新月斷劍亮起藍光。數不清的點點藍色星光猶如銀河的光輝般環繞了他身體周圍百丈區域,各色法術絕技觸碰到星光的時候全都四面八方的反射開去,剎時間圍攻的人被能量轉化后的、自己的法術絕技或輕或重的創傷!

那些直接發動衝鋒法術絕技的觸及星光,強大的衝擊力量被新月天賦的力量吸納反彈,頓時撞的發出巨響,人在虛空連步倒飛,一時之間頭暈目眩,渾然不清楚周圍的狀況。

許問峰一招未出,圍攻的那些頂尊們全都狼狽不堪。原本配合的圍攻之勢不能繼續。

這時候這些人才知道許問峰的新月天賦力量有多強大可怕!

許問峰根本不理會這些人,帶著環繞在身體周圍的星光徑直前沖,那些阻擋在面前的頂尊們根本無法對抗,面對星光撞到面前,他們只覺得無從著力,對抗的力量瞬間被星光轉化反彈過來,儘管人多勢眾,可是根本沒有合力阻擋到許問峰本身的機會。

層層疊疊的人群輕而易舉的就被許問峰一個人突破。

人群之中,是帶著看困獸猶鬥神態的黑月。

是的。許問峰的目標就是黑月,周圍這麼多頂尊累死他也來不及都殺完,但如果拿下了黑月,哪怕無法改變結果至少也死而無憾!

「親愛的。這麼渴望跟我親近嗎?」黑月笑的很開心,看著面前那些被撞開的頂尊,看著藍色的星光幾乎貼到面前。卻仍然不見有什麼動作。

黑月還沒有動。

可是,那些穿著厚重戰甲。暗影族新興頂尖戰鬥力卻動了!

數不清的暗影黑霧同時出現在黑月面前,出現在藍色星光周圍。

化成一條條暗影族的身影——

暗影族。也是唯一得到神魂族身體后還保留種族外形特徵的種族。

一個個血海魔影變異體們彼此緊握其他人的手,頃刻間分佈呈圓球體,完全覆蓋在許問峰身體周圍的藍色星光表面,緊接著全都射出一根根黑紅的能量線連接在許問峰身體上,持續不斷的吸收他的氣血。

他們的背後,不斷出現的黑霧化成更多血海魔影變異體,同樣彼此五指緊扣,不過片刻就將許問峰連帶他身體周圍的藍色星光覆蓋了一層又一層。

藍色星光的作用力不斷推動著這些血海魔影變異體,但他們根本不在乎持續不斷的承受這種創傷,只是緊緊的抓握其它人,以此對抗被星光作用力夾雜許問峰衝擊力量震飛開去。

連續不斷的暗影黑霧穿過那些不敗戰神族叛變的神統帥、軍團長和戰士們的身旁,在他們面前形成一面面,層次更多的完全防護層時,他們不由覺得難堪。

片刻前他們被許問峰衝擊的毫無阻擋之力,如今卻被血海魔影變異體證明許問峰的新月天賦力量可以阻擋。

黑月對這些人的臉色視若不見,彷彿只是回應許問峰片刻前的話那般冷冷然道「人性是多餘的東西,我族早已領悟創造未來的真諦。無謂的感性創造多餘的人性,阻礙了團結,阻礙了走向未來的發展,妨礙了發展的效率。許問峰,你本來有機會成為暗影族真正的大帝,本來能夠領導宇宙中最強的種族實現雄心壯志,真是可惜,正是你那多餘的人性造就的**需求,讓你看不清宇宙種族之戰的真理在哪裡。」

就在黑月說話的同時,將許問峰層層疊疊包圍起來的血海魔影變異體們一起釋放了天賦絕技。

不知道多少血海魔影的力量在頃刻間瘋狂吸收著許問峰的氣血。

這麼下去,即使以許問峰的恢復能力也不可能堅持多久,畢竟其真氣恢復能力再快也不能如恆毅那般無窮盡。

可是,許問峰又怎麼可能一味被動的防守?

爆發的龍吼能量衝擊波就在包圍的暗影族一起發動絕技的時候——猛然炸開!

可是,過往橫掃一切的衝擊波卻在掠過所有包圍的暗影族時絲毫沒有發揮作用!

許問峰暗暗吃驚,沒想到黑月準備的如此充分,如此數量眾多的血海魔影變異體竟然全都裝備了對抗衝擊性能量的靈魂一體法器,如此一來,必然讓他戰神絕技中最主要的控制手段喪失作用,還會讓突擊手段的絕技實效大幅度降低。

只是,許問峰雖然吃驚,卻沒有片刻耽擱。

他今天就算沒有活路,也不可能死的這麼窩囊!

伴隨著許問峰身形迅猛躍動,九連躍擊連續不斷的發動!

每一次身形的急速前躍翻旋,都伴隨著新月斷劍夾雜的強大劍勁的爆發。

阻擋在劍前的那些血海魔影變異體們本就在許問峰迅速接近時導致的藍色星光不斷壓縮而承受倍數提升的反作用衝擊,許多拽著其它同伴的手腕硬生生的被承受的衝力帶的拉斷,慘叫著的身體又很快被壓爆成團團血舞,在劍勁爆發的直接物理性衝擊力量作用下,阻擋在許問峰面前的血海魔影變異體們頃刻間大群大群的被砸的爆開!

可是,接連九次前躍翻旋的重擊落下,始終沒有看見原本近在咫尺的黑月。

「怎麼?怕了我許問峰么?女人——你不是暗影大帝么?帶著一大群的雜碎還不敢跟我許問峰一決高低?」

「這麼渴望跟我親密接觸,那就努力來到我面前。」

那聲音,距離不近,卻在許問峰的前方。

這一刻,許問峰知道自己被當作騾子,而黑月就是那捆在面前催促他賣力前進的草料!

預言里的騾子是吃不到近在眼前的食物的,只是在誘惑下不斷賣力的幹活;但如果他吃到了,那就不再是騾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