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恐怕不行。」徐二老爺聽到柳茹的解釋,臉上表情不禁一緩,怒氣也消散了不少,「教養嬤嬤是大嫂託了京城的靖安侯夫人找來的,名聲極好,輕易是請不動的。」

原本柳茹不過是隨口一提罷了,這會兒聽到徐明菲身邊那個,看上去沒有什麼存在感的教養嬤居然是京城裡請來的,頓時就打起了小算盤。

要是張瑩能夠跟著那個教養嬤嬤學習,日後說出去肯定會好聽幾分,就是將來尋親事,這也是一個不錯的優勢。

「就是因為聽說了那位嬤嬤的名聲,我才想讓瑩瑩也跟著學學,旁的我也不多求,只求她能夠跟三小姐一樣明辨是非就行。」柳茹身子一偏,重新倚到了徐二老爺身上,手指輕輕的在徐二老爺的胸口處滑動。

只可惜她這次的如意算盤註定要落空了,徐二老爺在女色上是稍微糊塗了點,可自己的子女上,那可是半點兒都不糊塗。

「當初請人家教養嬤嬤的時候就說好了,只教明菲一個人,就連二小姐都是另外請的教養嬤嬤。」徐二老爺頓了頓,又接著道,「反正你的要求也不高,你要是真的想要為瑩瑩請教養嬤嬤的話,那我去和二太太說一聲,讓她在城中找一個就好了。」

柳茹聞言心中一緊,頓時生出幾分憤恨來。

徐明菲就用專門託人從京城裡請來的教養嬤嬤,她女兒張瑩就只是隨便在城中找一個?

「還是不了,她哪來的福分專門請個教養嬤嬤,反正她年紀也還小,不著急。」柳茹笑著婉拒了徐二老爺,攥著錦帕的手指卻漸漸收緊。

她柳茹的女兒,要用就用最好的,當做叫花子被打發來的教養嬤嬤她可不稀罕!

徐二老爺聞言,也不強求,思及剛剛徐大太太說的那些話,也沒繼續在這裡跟柳茹歪膩,打發柳茹回去照顧張瑩,自己則抬腳去了書房。


在徐二老爺這邊接連受挫,柳茹也沒了風花雪月的心思,回到房中,想起徐二老爺維護自己親生女兒的樣子,又想到自己女兒和徐明菲之間受到的差別待遇,右手輕撫上自己的小腹,更加堅定了要儘快生個兒子穩固地位的決心。

張瑩的風寒其實並不嚴重,喝了周大夫開了葯之後,沒過幾天就恢復了身體。

只是她勾搭邵祁不成,反倒是落水出醜的事情不到一天的功夫就傳遍了徐府,府中的下人沒一個在不背地裡偷笑的,氣得她在屋中狠狠的哭了好幾回,不管柳茹怎麼勸,都硬是躲在房中不出來。

在張瑩落水之後,邵祁也到府中來做客過幾次,徐明菲也和對方見了好幾面,只是沒過多久,邵祁再沒上門了,

原因無他,邵祁這次到徐府來是為了求助,年關將近,他所求之事也得到了解決,自然是收拾行裝,回邵府過年去了。

這難得一見的美男子一走,徐明菲偶爾想起來,也覺得有幾分惋惜。

那邵祁雖說有時候讓她覺得討厭,可每次見了面,跟對方時不時的互相試探兩句,漸漸熟捻起來之後,感覺還是挺有意思的。

轉眼間,隨著年底的到來,天氣也越來越冷,連著下了好幾天的小雪之後,遠在任上的徐大老爺終於得了空閑,回府過年了。 「夠了,別忘了你的承諾!」上官無敵上前一步,擋在了鐵扇的面前。

「是……」鐵扇一個激靈,剛才打的太過憋屈了,不知不覺就要全力一戰!

「一個個說起來牛氣衝天,打起來窩囊膿包,你們是武者,不是說相生的,耍什麼嘴皮子啊?」武浩挪揄道,「別忘了,你還欠我兩個字呢!」

眾人無語,心說你就見好就收吧!

……

一個紫色的身影,穿著一件染血的紫色鎧甲,手中握著半截三叉戟,一步步向明月庄走來。

他臉沉靜似水,每邁出一步,就給人一種星辰墜地的沉重感!

「你是什麼人?此地是明月庄,停下腳步!」月家侍衛發現了此人,上前阻攔。

「交出公主,否則格殺勿論!」紫甲之人抬起頭,雙眸之中一陣赤紅。

「公主?什麼公主?」月家之人一愣,月家莊哪裡有什麼公主?

「你們不交,我自己找!」紫衣人一頓足,藉助反衝力量衝天而起,再次落地的時候正好落到了月家的比武場之中,很不巧的是,他腳下正是剛剛被武浩擊敗,正憋著一肚子火的鐵血軍統領鐵扇!

危機襲來,鐵扇可不是吃乾飯的,強大的氣勢瞬間爆發,像是噴發的火焰,一槍像是霸龍出海一樣,刺向了頭頂的紫甲之人。

武浩感受著鐵扇的氣息心中一陣忐忑,這個傢伙居然不是一般的地級武者,若不是限制了同等級較量,恐怕自己死定了。

轟!

要說鐵扇還真的夠倒霉,剛才被武浩擊敗已經夠憋屈了,結果現在這個彪悍的主也不是吃素的,他的一槍轟到對方的胸口之上,沒有想象之中透胸而入的感覺,反而是反震之力讓他握強的手一陣發麻,同時對方手中的半截三叉戟橫掃,差點把鐵扇開腸破肚!

接連後退了三五步,才止住了腳步。

這個時候眾人才仔細觀察這個不速之客,此人的頭上有一處巨大的傷疤,現在正汩汩地往外冒紫色的血液,胸口的鎧甲也有三道縱橫交錯的裂痕,好像是將要碎裂的瓷器,手中的兵刃三叉戟更是只剩下半截!

這是一個剛剛經歷了慘烈大戰的人物,可就是一個這樣的人物,堂堂鐵血軍大統領全力一擊不但沒有傷到對方,反而是被反震之力震退了好幾步。

他要是在全盛狀態的話會如何?鐵扇都不敢想象。

齊州城從哪個犄角旮旯裡面蹦出一個這樣的高手?更加可怕的是,又是誰將一個這樣的高手打成這種半殘廢的狀態?

「你是誰?」鐵扇冷冷地看著對方,將手中的鐵槍握緊,雖然強大,但是鐵血軍從不懼一戰。

「交出公主,否則格殺勿論!」紫甲之人腦海裡面一陣混亂,只是機械地說道。

「公主?公主怎麼找到我頭上來了?我又不是駙馬……」鐵扇一陣無語,同時用詢問的眼神看著上官無敵,示意接下來應該怎麼辦?

「你找哪一位公主?她們可都在皇城呢。」上官無敵上前一步,冷冷地問道。

「交出公主,否則格殺勿論……」紫甲神將依舊是冷冰冰地說。

要說這紫甲神將也夠倒霉的,他本來是奉海族大祭司之命來抓海族公主回去復命的,結果非常不巧地遇上了唐曉璇。

誰要是認為唐丫頭只是長的漂亮那就腦殘了,她可不是靠著臉蛋混的花瓶,她老爹可是聞名海外的大人物。


就算是在天罡劍派,她之所以被人尊重也不僅僅是因為掛著一個龍天罡師妹的頭銜,知道她恐怖的雖然不多,但是卻沒有人敢輕視。

一番大戰之下,靠著實力和兵器,唐曉璇終於把這位哥們打成了腦震蕩,當然,唐曉璇也不好受,沒了宜將剩勇追窮寇的力氣,只好讓其逃走。

再然後,這位倒霉的腦震蕩神將就到處找公主,誰要是不說清楚,就一戟插死,到現在為止已經殺了不少無辜之人了,這一次終於找到了明月庄。

「殺!」紫甲神將一聲怒吼,手中的三叉戟閃過一道紫色的光芒,直擊上官無敵的胸口。

雖然三叉戟只剩下了一半,但是誰敢小覷他的威力?上官無敵滿是凝重,手中的銀槍瞬間刺出,一股龍氣在他身上奔騰激蕩!

武浩一愣,他居然在上官無敵身上感受到了龍氣,這說明上官無敵的獸魂是龍類的,就算不是純血的巨龍,也肯定擁有龍族血統。

武浩心中問饕餮,他可是龍子,對龍氣的感應比武浩要靈敏的多。

「純的……」饕餮良久之後說出了兩個字,讓武浩一陣無語。

|「不愧是集萬千榮幸於一身的高富帥,連獸魂都是純正龍族,看來這世道真的不公平!」武浩低聲嘀咕道。

月無垢無語地看了一眼武浩,心說你的三隻獸魂恐怕不比龍族差分毫吧?這樣的獸魂你都擁有三隻了,別人擁有一隻你就心裡不平衡?怎麼就看不慣窮人過年呢?

上官無敵和海族紫甲神將的戰鬥絕對是另外一個層次的較量,兩人始一交手,勁氣開始肆虐,一股類似風暴來臨的壓迫感開始降臨。

「糟了,快走!」武浩大喝,隨手拉著身邊的月無垢施展天罡步速退,一對朱雀翼更是一陣猛扇,讓自己的速度加快了三成。

意識到危機來臨,誰也不是吃乾飯的,鐵血十三騎一拉韁繩,一溜煙地躥出五十米遠,動作步調整齊劃一,一看就是經常訓練的。

月禪拉著沒心沒肺地月無心緊隨武浩之後,讓他頗為意外的是,自己全力追趕下,居然還追不上煽動鳳凰翼的武浩,看著郎才女貌的兩人,月禪為老不尊的感嘆,難道真的是男女搭配幹活不累?

一聲轟鳴,大地震顫,一朵美麗的蘑菇雲在月家的比武場上升起,而後眾人只能看到一白一紫兩道身影在迷霧煙塵之中輾轉騰挪。

間或還有龍吟之聲響起,這是上官無敵的獸魂爆發出的怒嘯,而後還有一條紫色的巨蛇在迷霧之中露出猙獰的面目,一對眼睛像是紅色的燈籠,怎麼看怎麼嚇人,這肯定就是紫甲神將的獸魂了。


月禪看的如痴如醉,這兩人的戰鬥給他帶來了無數的啟發。

至於月無心、月無垢和武浩三人,因為差距過大,只能說看的足夠熱鬧。

武浩心中波瀾頓生,作為曾經擊敗過楚國七雄納蘭沖的主,他原本認為所謂的楚國七雄也不過如此,現在看來,自己嚴重被納蘭沖的水平誤導了,此時上官無敵的表現和納蘭沖絕對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的。

也許是納蘭沖沒有全部發揮的原因吧,武浩心中暗說,幸好那天落葉擋住了納蘭沖,否則若是他全力發揮,武浩死的連渣都找不到。

戰鬥餘波肆虐,眾人遠遠地看到鮮紅的血液和紫色的血液橫飛,還有兩人的怒吼之聲傳來。

「鐵血軍團聽令,布陣!」鐵血軍統領一聲低吼,一十三騎各自上馬,手握長槍,靈力蕩漾。

因為擔心自己少主吃虧,鐵扇打算群毆對方!

「黑狗子,你留下盯住武浩!」鐵扇忽然開口說道。

一十三騎之中一名騎兵點了點頭,長槍斜指武浩,沙啞剛硬的聲音說道:「統領請放心,他跑不了,除非我死!」

「言而無信,看來你們是打算強行帶我走了?」武浩不悅地說道。

「夫人點名要的人,豈能不帶回去?」鐵扇冷酷一笑,「你最好老實一點,黑狗子的脾氣可不溫柔!」

「那未必能看得主我。」武浩冷冷一笑。

「試試吧。」鐵扇淡淡地回應,而後長槍斜指上官無敵和紫甲神將的戰場。

「殺……」他一聲低喝,率先催動戰馬,其他一十一騎緊跟而上,像是一十二道黑色的洪流,向著戰場衝去。

一十二騎開始的時候還是十二股力量,但是隨著衝鋒的加速,此十二股力量居然融合在了一起,形成一個強大到駭人的洪流!

這是一套特殊的陣法,將一十二人的力量融合在了一起。

「我也該走了……」武浩低聲嘆息。

「你最好別耍花樣!」被稱作黑狗子的侍衛臉色不善地看著武浩。

「我不會耍花樣,怎麼會耍花樣?」武浩伸出一根食指比比劃划,戳來戳去。

黑狗子一愣,武浩這是什麼意思?為什麼拿一根手指比劃來比劃去的?就當他迷茫的時候,一道指芒從武浩的指尖射出,像是一道利箭激射到黑色的鎧甲之上。

黑狗子連動都沒動,就憑這點攻擊力,別說造成傷害了,就連破防都做不到。


他身上的黑甲是用特殊的材質製作的,人武者五重天的攻擊最對只相當於隔靴搔癢!

只是他的自信根本就沒有持續多久,因為他猛地發現,自己的靈力居然瞬間被禁錮了……

一身冷汗留了下來,武者沒了靈力,相當於戰士沒了手中槍,然後他就看到武浩笑眯眯地走了過來,手裡還拎著一塊剛剛從地上扣下來的青磚!

武浩一把掀掉了他的面甲,而後舉起板磚,對著他的腦袋摟頭蓋臉地砸了下來。

「砰砰砰……」石屑紛飛,黑狗子毫無疑問地暈了過去…… 徐府能夠擺脫往日的窘境,變成現在這個讓人羨慕的繁華樣子,在官場中打拚的徐大老爺可謂是功不可沒。

這徐大老爺回府過年,徐家上下自然又是一通忙碌,就連范氏也顧不上關心徐二老爺後院里的那些花花草草,一門心思的準備迎接徐大老爺回府。

待徐大老爺回府的這一天,府中上下早早的準備好,各院的主子也集聚在了門口等候。

巳時剛過,幾輛滿載東西的馬車便停在了徐府大門外,年近四十的徐大老爺依然風度翩翩,一下馬車就吸引了所有人的視線。

「老爺,您回來了。」徐大太太第一個迎了上去。

「夫人,辛苦了。」徐大老爺看到徐大太太,十分自然的挽住了對方的手,臉上也不禁露出了一個帶著暖意的笑容,那種夫妻間親密恩愛的樣子,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比得上的。

在這寒冷的天氣里,徐大老爺這個帶著暖意的笑容,猶如一道春風吹進了眾人的心間,讓已經在外面等候多時的人,也不由跟著露出了一個微笑。


頓時,氣氛就熱鬧了起來。

在眾人的簇擁之下,徐大老爺直接朝著正廳走去,跟著徐大老爺一起從任上回來的陳姨娘,悄無聲息的走到了周姨娘身邊,隨著眾人的步伐走進了徐府。

回到正廳之後,二房和三房的人便挨著給徐大老爺見禮,徐大老爺也不是個小氣的人,當場就送出去許多早就準備好的禮物。

其中,二房收到的禮物最多,大部分都是屬於徐明菲三兄妹的。

看到這一幕,站在一旁的徐三太太就忍不住有些吃味兒了,只是三房一個孩子都沒有,她就算是吃味兒,也不敢說什麼,頂多都是回房之後暗地裡嘀咕幾句。

「大哥,一路上還順利嗎?」徐二老爺也算是被徐大老爺一手帶大的,此時見了哥哥,心中也十分的高興。

「路上還算順利,回來的時候還遇到了鎮遠將軍。」徐大老爺端起茶杯,吹散了飄上來的熱氣,淺淺的飲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