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不管用,放心吧,我們外交部已經和美因茨聯繫了,科學院已經開始加緊研究,時間不會太久!”

陳曹拿着通訊器微微一笑:“校長,你是在安慰我嗎,難道你已經忘記了,我們是槍林彈雨走出來的戰士,對死亡的預知比任何人都要強烈!”

通訊器另一邊的曹野狐聞言,微微一愣:“我清楚!”

“你放心吧,對於死亡這點,我不會放在心上的,現在唯一重要的是,怎麼解決這個方案,當然,還有外邊特警,他們的承受死亡的心理素質很讓我擔心!”

陳曹提出了自己的擔心。

曹野狐聞言又沉默了一陣:“如果這也是老鬼的計劃一部分的話,你們會很危險,很顯然,除了你之外,包厲和巨熊已經失去了戰鬥力!”

“這正是我擔心的,人在逆境的時候很容易極度崩潰!”


“所有的一切,都只是時間過度的問題,我知道你一定能解決的好!”

“校長你太相信我了,有些事情不是你想就能怎樣,你知道,人心是最難控制的!”

“大不了從新開始,我們有的是時間,我們也有的是精力,只要活着,一切都是有可能的!”

“好像說的我已經死了似的!”

“你死不了的,我還靠着你打米呢!”

“哈···”

陳曹笑着掛了電話,環視了一下躺在牀上的包厲和巨熊,臉上依舊掛着微笑:“待會我會取你們的DNA去檢測,到時候他們會根據你們的情況,對症下藥,一切都會解決!”

“放心吧,老大,我們不用你擔心,去幹你的事情吧!”巨熊涌黑的臉上也掛着微笑,他並不笨,他只是茹莽。

包厲同樣笑的很坦然,對着陳曹微微的點了頭,有時候兄弟之間,遇到事情,只需要一個眼神,對於兄弟的決定,他只能提供正確方向和無條件的支持,而不是添堵。

陳曹同樣的點了點頭,轉身推開了房間的門。

所有的特警已經原地而坐,他們雖然已經卸掉了頭盔,但是依舊嚴正以待,見到房間的門被打開,同時將眼神瞟向了走出門口的陳曹,很顯然,他們在等陳曹帶給他們的訊息。

事實上,自從陳曹與總部取得聯繫之後,他們的通訊器已經全部保持了靜默,陳曹剛剛已經通傳了這裏有病毒的事實,每個人都顯得很迷茫,如果是在戰鬥中死去,他們無怨無悔,但如何是這樣沉默中的消亡,他們確實心有不甘。

陳曹手中握着通訊器,走出了房間的們,環視了一圈,望着絲毫沒有動靜的特警門,沉聲喝到:“這就是你們作爲人民警察的素質嗎?”

他的聲音振動的每個人的耳膜微微作響,有些特警聞言,立即站了起來。

“起立!”李清揚搶先理會了陳曹的意圖,立即喊出了集合的口令。

“集合,立正,報數···”

二十人的隊伍很快在李清揚的組織下集合完畢!

“報告長官,隊伍集合完畢,請指示!”

“稍息!”陳曹回了一個標準的軍禮。

“是!”李清揚轉身,對着整齊的隊伍喊道:“稍息!”然後自己歸隊。


陳曹挺直了胸膛,雙手背後,做了一個跨立的動作,環視了一圈隊伍:“我知道你們現在心裏在想什麼,我也不想隱瞞大家,同樣的,我也不想說什麼大話套話,現在我們正面臨一項艱鉅的任務,那就是堅守陣地,你們不同於軍人,在這裏的,你們有自己的親人和父母,同樣的是,我也是,我也曾經怕死過,但是我並沒有放棄,所以能活到現在,而你們,我希望你們也是,我們現在是與死神打交道,或者,是我們唯一的希望!”

所有的特警,都挺直了胸膛,聽着陳曹激揚的講話。

陳曹頓了頓:“所以,從現在開始,我以警察總部的授權,任命李清揚爲這裏的總負責人,而李清揚直接歸我指揮,有意見沒有!”

“有!”

陳曹話音未落,站在末尾的一名年輕的特警向前跨了一步,大聲應着。

“說!”陳曹眼神一剽,望向了這名年輕的特警。

“我很想知道,你現在以什麼位置指揮我們!”

陳曹聞言微微一笑,拿出了通訊器,撥通了一個號碼:“總長嗎,我是陳曹,我現在我取得你的授權!”

陳曹按下了免提,站在下面的特警赫然看見了不大的通訊器中,警察總長威嚴的畫面出現在顯示屏中:“多餘的廢話不多說,現在我任命陳曹同志爲特警一中隊直接指揮官,完畢!” 警察總長只是簡單的說了一句話之後,顯示屏中的畫面就立即轉爲了模糊,但是很顯然,這並不是在作假,他的聲音不大,但是很清晰,所有人都聽的清清楚楚,這下連那個年輕的特警也沒有了話說,微微的向後退了一步。

“那麼現在情況很清楚,你們開始整理房間,準備長期作戰!”陳曹淡淡一笑,然後望了望李清揚:“李隊長,你現在開始負責落實!”

“是?”李清揚滿臉疑惑的望着陳曹,但是還是很堅定的執行了命令。

特警們很快行動,開始整理偌大的別墅空間,陳曹一直在一邊抽着香菸,看着這一切,臉上始終掛着微笑。

雖然別墅的客廳很大,但是不用一會,在二十個特警的快速行動下,已經全部整理完畢。

“報告,房間整理完畢!”李清揚立即集合了隊伍,向坐在一邊的陳曹報告。

“很好,現在開始繳槍,集中管理!”陳曹接着下着命令。

“是,脫裝備!”李清揚轉身,立即對着戰友們下着命令。

接着···

開始將別墅的每個房間打掃一遍,人員全部集中在客廳打地鋪。

“所有人立即開始站姿訓練···我要考覈哦···”陳曹適時的在旁邊說着風涼話。

一直到月光飄灑進了房間,所有人被陳曹這種無聊折騰下已經精疲力盡的躺在早就鋪好的地鋪上,沉沉睡去,即使是這樣,陳曹還是在門邊安排了兩班崗哨,看守地下室內的人。

陳曹走進了房間,食物他們是不用擔心的,校長一定會安排人員空投,現在他要等的就是總部鑑定的結果。

走進房間的時候,包厲和巨熊以及靠在巨熊身邊的陳若閆已經睡去,他靠在牆壁上,微微的閉上了眼睛,太多的事情要解決,他必須保持充足的體力。

咚咚··房間的門響起,陳曹睜開了眼睛。

“報告!”外邊傳來了李清揚的聲音,但是力度很輕,很顯然他顧忌到裏面睡着的包厲等人。

“進來!”陳曹聽到是李清揚的聲音,動了動身子,見到門外沒有動靜,他卻並沒有站起來,而是對着門口說道:“門沒有鎖,進來吧!”

“是!”李清揚走輕輕的推門走了進來。

“我記得你好像不是第一班崗吧?”陳曹眯着眼睛,從口袋裏掏出煙盒,將裏面剩餘的兩支菸掏了出來,遞過去給李清揚一支。


李清揚身體挺的筆直,面對陳曹遞煙的動作,擺了擺手,表示不會。

陳曹將一支菸放進了煙盒,然後將煙叼在了嘴上,笑道:“說吧!”

“長官,我很不理解你這種行爲,我認爲我們現在是來解決問題的,而不是在這裏打掃房間!”李清揚目不斜視。

“不能理解,就繼續加深理解,我沒有什麼好解釋的!”陳曹點上了香菸,語氣中絲毫不給李清揚留任何餘地。

李清楊沒有想到陳曹會以這樣的態度來回答自己,一時之間進退不是,尷尬的立在原地。

陳曹深深的抽了一口香菸,然後緩緩的吐着煙霧,望着這名正氣的特警指揮官,突然提出了一個問題:“李隊長,我想問的是,人最怕的是什麼?”

“這···是死吧!”李清揚舌頭有些發麻,他實在搞不懂這名總部的特別調查員問這句話的意圖。

“錯了!”陳曹很直白的回絕了李清揚。

“是空虛!人最怕的是空虛,是瀕臨生與死之間的空虛。”

李清揚望着突然從慵懶神色中變爲犀利的陳曹,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

“不管你理不理解,我正在解決這種空虛,在這裏,人的最基本需求都可以達到,但是空虛卻不是任何人能都能滿足,空虛是一種精神需求,父母,妻子,子女,慾望,簡單一點的說,現在是你們最需要的,就是心理的慰藉,你明白了嗎?”

李清揚楞了楞,突然眼睛一亮。

“長官我明白了!”

“接下來,你可以自由安排活動了!”陳曹甩掉了菸蒂,靠在牆壁上,再也不理會李清揚。

“是的,長官!”李清揚對着陳曹敬了一個標準的禮,然後轉身輕輕的打開了房門,在打開房門之際,他又回過頭望着陳曹,欲言又止的走了出去。

“這個傢伙有些熱心的過分了!”包厲顯然已經從沉睡中醒了過來。

“沒有什麼問題,他只是擔心他的部下而已,交給他是最好的方式!”

陳曹揉了揉有些發麻的大腿,望着包厲說道:“今天,我已經將你的DNA傳送過去了,明天檢疫部門就會根據分析的數據來給你配藥!”


包厲聞言微微一笑:“其實我現在更大的並不是擔心行動能力的問題,而是如何度過這些漫長時間的問題!”

“沒事的,應該很快!”陳曹安慰着包厲說道。

一夜無事。

“起牀,起牀,集合!”天才剛剛矇矇亮,在房間裏就聽見外面傳來了李清揚的吼叫聲。

陳曹揉了揉誰的朦朧的眼睛,推開了房門,之間特警們除了執勤的以外,都已經整齊的站在了客廳內。

“報告長官,隊伍集合完畢,準備早操,請指示!”李清揚大聲的吼道,

“按計劃行事!”陳曹淡淡的揮了揮手。

接着隊伍開始進行隊列訓練,原地體能訓練,當看到大家咿咿呀呀的做着俯臥撐,等力量型訓練的時候,陳曹抖了抖肩膀,突然有了一種一起加入的衝動,可是在這個時候,身上的通訊器響了,這個輕微的響動,原本正在訓練熱鬧無比的訓練立即中止,大家都豎起了耳朵,聽着這個唯一的通訊方式。

“看什麼看,繼續!”李清揚楞了一會,立即回過神對着伏在地上的部下吼叫。

陳曹卻眯着眼睛按下了通話鍵。

“情況如何,聽着裏面似乎在搞訓練,你又想出什麼辦法來折騰人了!”

曹野狐在通訊器當中說道。

“一些簡單的訓練而已,校長大人有什麼指示?”

今天中午會安排人員來空投物資,外圍已經全部封鎖,這二十名特警全部審查沒有問題,包括地下室的那些人,都是被被臨時抓過來的,背景已經查清楚,他們都是普通的羣衆,沒有問題,包厲和巨熊的DNA檢測數據已經出來,只是一般的**改進了而已,休息幾天就會恢復,還有,你真的不進行DNA比對?

“不用了!”陳曹吸了一口氣,說道:“檢疫部門什麼時候到!”

“正在研究應對方案,這座山的範圍,你們可以自由活動,不過要約束好人員,還有····。”

“有什麼就說吧!”

“上級爲了事件擴大,已經採取了應急措施,我正在努力爭取回旋的餘地!”

陳曹眼神一寒:“你的意思是說,非常時期,用非常方法?”

“基本上可以這麼認爲!”曹野狐毫不掩飾,他知道在這個得力的部下面前,也沒有掩飾的必要,一個真正的戰士,就要清楚的知道怎樣面對逆境。

“我清楚了,老鬼那邊有什麼動向嗎?”

“陳富貴的第7軍特種部隊已經深入大辰西部,將那裏的****全部趕了出去,現在正在進行善後工作,基地那邊已經和當地**達成協議,用20億美幣租用幾個國家的交叉點爲基地,租期50年,目前正在建設當中,老鬼的所有人員似乎都保持了靜默,在國家上的特工們沒有傳回來最新的消息!”

“保持沉默!”陳曹跟着曹野狐默唸了一遍,轉口說道:“沒有動作,就代表着有大動作啊!”


“這個問題就等着你出來之後解決吧,現在總部的特工部門已經投入百分之70的力量在調查這件事,他想翻天也很難!”

“是嗎,這個問題我得好好想想,對了,別忘記空投幾條煙來!”陳曹從口袋裏掏出了煙盒,將裏面剩餘的最後一支菸掏了出來:“準備空投點打火機!”

“清楚,要什麼牌子的!”

“白沙!”

“明白!”曹野狐現在回答的倒想是一個勤務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