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單生意,我接了。” 秋楓擡頭掃了一眼,就發現了躲在樹後的劉強。

“你過來。”

劉強欲哭無淚,這他媽都能看到我!

“楓哥,你有什麼吩咐?”

劉強兩股戰戰,有點站立不穩。

這個秋楓,是魔神轉世,殺神再生吧?怎麼會這麼可怕!我想回家……

秋楓掃了他一眼:“把瘸豹的屍體,帶給老刀。”

“屍體?”

劉強不解,瘸豹不只是暈了過去嗎?

然後就在他不解和驚駭欲絕交錯的目光下,秋楓將彈簧刀,插進了瘸豹的後心!

“噗!”瘸豹身體抖了抖,就沒了動靜。

“你,你竟敢殺了他!”劉強勃然變色!

“殺了他又如何?”秋楓抽出了彈簧刀,輕笑道:“放心,他一時半會還不算死人。”

“什麼?”劉強一怔,看向瘸豹,更讓他震驚的事情發生了,瘸豹的傷口上,竟然沒有看到一滴血液……

這是什麼情況?靈異事件?

劉強心裏發毛。

“你現在走,瘸豹就會死在老刀那裏。你每耽誤一秒鐘,瘸豹死在你懷裏的可能性就大一分。”

“我……”劉強身體打着哆嗦,“楓哥,你大人大量,就饒了我吧,刀爺會殺了我的……”

秋楓森然一笑:“不敢?怎麼,怕老刀殺你,就不怕我殺你?”

劉強渾身一個激靈:“我,我去。”

“放心,你可以把所有事情推到我頭上。順便轉告他,明天我會去拜訪他!”秋楓呵呵一笑,“木柴的借據,你知道該怎麼辦吧?”

“知道,知道!”劉強連連點頭,當着秋楓的面燒燬了字據,然後馬不停蹄,帶着三個混混走了。


秋楓看着他們開走的車,面無表情。

瘸豹已經死了,但心臟還會跳動一會,加上傷口被他氣封,大概能延緩十幾分鐘的“死亡時間”,又有劉強替他背鍋,就算警察調查起來,他也能摘出去。

畢竟心臟刺破卻沒有當場死亡,這種事情,聞所未聞!

秋楓從地上的混混身上扒了一身衣服,剛要回小吃街,木柴從一顆樹後現出了身形。

“楓哥。”木柴目光復雜地看着秋楓。

秋楓一怔,眉頭微蹙:“不是叫你別過來嗎?”

“我……我擔心你。”木柴低下了頭,“如果你真要落在瘸豹手裏,我打算以命換命,求他放過你。”

他其實剛剛就想衝出去,但是看到瘸豹這邊足足幾十個人,人手一把彈簧刀,一時間被嚇傻了。不過即便他衝出來,也只是累贅罷了,就他這身皮包骨,實在沒什麼戰鬥力。

“這些人,還不是我的對手。”秋楓淡淡一笑,他甚至沒有動用暗勁!

這個發力技巧,畢竟不是大路貨,像孟同那種貨色,可能也只是聽說過,卻沒有見過。而在普通編制的特種部隊,也很少超過一手之數!

整個青龍幫,可能也只有風婆婆那個老嫗算得上。可惜她已經老的掉牙,只能欺負一下小朋友了。

暗勁高手不到力竭的地步,幾乎是不可能被普通人打敗的。

“更何況,你以爲求饒,瘸豹就會放過我們?”

“楓哥,我看到你好像……殺了他?”木柴擡頭,滿臉擔憂。

雖然瘸豹罪該萬死,但是殺人……是犯法的啊!

秋楓點了一根菸,看了木柴半晌,輕笑一聲:“這麼說,我是不是還要幹掉你這個目擊證人?”

木柴神色一滯,隨即搖搖頭:“楓哥,沒有你,不管我願不願意,我的妹妹都可能就會被他們帶走!沒了妹妹,我們家就沒了希望,與死何異!你若想要我的命,我木柴絕無二話!只求楓哥能……保全我妹妹。”

他今天終於發現,這個相處了半年的“同行”,他一點都不瞭解!他所看到的,都只是秋楓展現出來,願意讓他看到的一面。

哪個燒烤攤老闆,敢訛詐黑澀會?還敢當街殺人!?

可是,那又如何?秋楓不止一次救了他,也救了他妹妹,在木柴眼裏,他就是好人!

“是嗎。”秋楓笑笑,將五張支票塞進了他的兜裏,“說起來,我只知道你的病,沒法救,還不知道有多嚴重呢。這筆錢,應該能撐一段時間。”

“明天就去銀行,拿到錢之後,帶着家人能走多遠走多遠,老刀遲早會找到你頭上,我剛剛讓劉強轉告老刀說明天去找他,就是希望能讓他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給你爭取點時間。”

“楓哥!”木柴拿出支票一看,真的是五百萬!頓時呆在原地,“你真給要來錢了?”

秋楓嘴角微冷:“這個瘸豹,死有餘辜!不事先騙他把錢吐出來,還真怕自己收不住手。”

“楓哥,這……太多了!”木柴搖搖頭,五百萬,他做夢都沒見過。

“拿着吧,好好活着,珍惜人生。”秋楓拍了拍他的肩膀。

有這五百萬,木柴應該能多活幾年。

“楓哥。”木柴沉默了一會,喊住了要離開的秋楓。

“怎麼?”

“我能求你個兒事嗎?”木柴的聲音有些低沉。

秋楓眯着眼,深深的看了木柴一眼:“說來聽聽。”

“要是我哪天死了,你能幫我照顧我妹妹到她大學畢業嗎?”木柴擡頭,目光灼灼地看着秋楓。

秋楓臉色一沉,冷哼了一聲:“說什麼屁話,要養你自己養!我可沒這個閒心。”

木柴看了他沉默半晌,忽然一笑:“好。我聽楓哥的。”

因爲隔得遠,小吃街的位置只看到麪包車上下來好多人,往後頭的空地去了,至於那裏發生了什麼一概不知。

看到秋楓和木柴回來,雖然有些詫異,但也不會多嘴,倒是有幾雙眼睛露出深深的驚疑,他們都是被秋楓教訓過的傢伙,一直關注着木柴和劉強幾人,看上去那些麪包車上的人是劉強叫來修理秋楓的,沒想到幾十個人衝了過去,秋楓卻跟個沒事兒人一樣回來了。

雖然半年相處,知道秋楓打架很厲害,可這,似乎厲害的有點超乎想象了。

兩人回到各自的攤位,沒過多久,那幾輛麪包車也開走了,揮一揮衣袖,沒敢放一個屁。


“兩隻老虎……”

手機響了,秋楓掏出看了兩眼略一辨認,是剛剛那個號碼。

“喂,哪位?”


電話那頭沉默了幾秒鐘:“秋楓?我是吳永。”

吳永?

秋楓眯起眼睛:“找我有事?”

“不知道明天中午你有沒有時間?我想請你吃個飯。”吳永的姿態似乎有些低。

“請我吃飯?鴻門宴?”秋楓輕笑。

“你多慮了。”吳永頓了頓,又道:“私人邀請,只有你跟我。”

秋楓思索了半晌,緩緩說道:“好啊。哪個地方?” (加更,感謝歪爽大大的鮮花!)

秋楓剛換了一身衣服,羊城一中就響起了熟悉的放學鈴,學生們再次涌出。

那抹熟悉的倩影掀起了秋楓內心的波瀾,這個女孩兒簡直就是他的一片淨土,不管在人前如何狂暴霸道,看到顧靈兒,他的內心便變得祥和寧靜。

秋楓拿着準備好的冰礦泉水,笑眯眯地迎了上去。走近一看,頓時疑惑道:“你們晚上是跟老師造反去了嗎,怎麼出了這麼多汗?”

顧靈兒身上的校服領子、袖子都溼了一片,顯然是被汗液打溼的。衣領處的扣子都打開了一顆,隱隱露出了一抹雪白。

顧靈兒接過礦泉水猛灌了兩口,才吐着滑嫩的小舌舔了舔嘴,說道:“教室的空調突然不製冷了,開了窗又沒風,可把我們熱壞了。”

“楓哥。”嚴小婷和沈小雅又冒了出來,衝秋楓打招呼。

“晚上好啊。”秋楓像是變魔術一般,不知從哪又拿出了兩瓶水,笑眯眯地遞給她們,“今天我可沒忘了你們這份,看我這麼周到的份上,你們可要在靈兒那裏多美言我幾句啊。”

什麼多美言幾句!當事人就站在旁邊聽着呢,這簡直就是紅果果的討好啊!

兩女連呼受不了,顧靈兒連連喝水掩飾羞澀,嘴角卻翹起一抹動人的弧度。

告別之後,顧靈兒的那瓶水已經見底,放進了秋楓的小三輪,暗暗尋思:最近車庫裏的回收品又攢了不少,讓媽媽抽空賣了,應該能值幾十塊錢。

秋楓看在眼裏,笑道:“靈兒,楓哥哥打算等你畢業了,就換個工作。”

靈兒聞言頓時板起小臉,一臉警惕地看着秋楓:“不會跟狄姐姐有關係吧。”

秋楓哭笑不得:“怎麼會!說出來你都不信,今天幫了一個老頭大忙,沒想到,他竟然是南都大學的校長,還非要請我吃飯。我一尋思,機會難得,就想找他走走後門,他說還有一個圖書管理員的職務,可以給我安排一下。人生果然處處充滿了驚喜。”

“真的嗎?”顧靈兒眼睛一亮。

這是不是意味着,不出意外,秋楓可以和她一起在南都大學度過四年時間?

至於圖書管理員工資多少,她纔不在乎呢,只恨不能天天粘在一起。而且,她相信等自己工作了,能養得起秋楓。

“楓哥哥還騙過你嗎?”秋楓捏了捏她的臉,一臉笑意。

兩人回到家,顧靈兒一反常態沒端來雞湯,秋楓好奇進了顧家,沒見到顧靈兒。倒是顧母站在桌子邊上,盛好了雞湯:“秋楓,阿姨燉了好幾個小時,過來喝一碗吧。”

“謝謝阿姨。”秋楓也不客氣,又問道:“靈兒呢?”

“她?剛回來就進衛生間了,到現在沒出來。這孩子,大概是吃壞肚子了。”

“吃壞肚子?”秋楓眨了眨眼。

又等了十多分鐘,顧母都回到廚房收拾好一會兒了,顧靈兒還沒出來,秋楓感覺到不對勁了,過去敲了敲洗手間的門:“靈兒?你在裏面嗎?”

顧靈兒略帶驚慌地聲音傳來:“楓、楓哥哥?你怎麼來了……”


她的聲音除了驚慌,還有一絲壓抑的痛苦。

秋楓心底一沉:“靈兒,你拉肚子了?”

“沒……”顧靈兒的聲音有些斷斷續續,“我,我親戚提前來了……”

秋楓恍然大悟:“很痛嗎?”

聽顧靈兒的語氣,應該是痛經了!

還真是那瓶冰水惹的禍啊。顧靈兒的體質多少遺傳了顧母的,冰水下肚,會導致血管收縮,影響血液循環,親戚一來,就受到影響了。

“還、還行……”顧靈兒蹙着秀眉,小臉纏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