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你們強的人多的是,這有什麼好奇怪的。」龍傲宇不以為然的說道,說得底氣十足。

「龍傲宇,你小子別亂插嘴。」橫霸風撇了龍傲宇一眼,扭頭對邪尊說道:「血使,在血盜盟里是什麼樣的位置,你知道嗎?」

「這個,我們也不清楚,不過,他既然是使者,我覺得,他應該是新任血盜盟盟主的心腹。」邪尊做了個深呼吸:「可以想象,血盜盟的盟主到底有多強,而且我還覺得,血盜盟盟主後面還有人。」

「你也只是看見了血盜盟的一個使者,但在我們看來,血盜盟這個使者並非真正的使者,也許他是血盜盟里最強的人也說不定。」橫霸風分析道:「血盜盟有可能是在裝腔作勢,以此來嚇唬你們。」

「不。」邪尊要頭道:「他們不僅是在嚇唬我們,而且還是在威脅我們,現在,我們非常無奈,也非常疑惑,因為我們根本不知道他們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更不知道他們到底有多強勢。」

「即便是如此,那我們還是得去會會他們。」龍傲宇冷笑一聲:「我龍傲宇這人雖不是什麼好人,但我也不是那種糊塗蛋,是非善惡我還是能分清的。而且,大家都是一起出生入死過的人,說是兄弟也不為過。因此,這個忙,我龍傲宇是幫定了。」

「既然如此,那我也不想說感謝的話,因為那些詞語太過枯燥乏味。」邪尊淡淡一笑:「當年,你龍傲宇只是一個神級強者,到現在卻有了真神的實力。我想,如果暗黑之神奇煞在來和你對戰,你並不是沒有把握取勝。」

「奇煞已經成為過去了。」龍傲宇冷笑道:「如果他再敢出現在極幻界,只有必死之局,我雖然沒有自信戰勝他,但我還有個老兄弟橫霸風,只要我們聯手,管他什麼暗黑只是,即使是五行神尊來了,我們也絕不退縮。」

「想不到,你們兩個後輩竟有如此勇氣,我甚是欣慰,也許,我已經老了。」邪尊感嘆著,眼中露出一絲無奈,這是對生活的無奈。


「邪尊前輩,你哪裡老了?」龍傲宇哈哈一笑:「看你年輕英俊,風流倜儻,正是人中龍鳳,一個『老』字豈能用在你身上?」

「我這面容雖然年輕英俊,但我的靈魂卻已經老了。」邪尊又感嘆:「我這一生,除了雲妹和小月他們,也沒什麼好留戀的了,如果不是因為暗黑神教和五行神尊這些威脅,我寧願和雲妹退隱山林。」

「你們也算是極幻界的兩根支柱,極幻界需要你們。」橫霸風嚴肅的看著邪尊和風婉雲,又道:「邪尊前輩,我知道你已經恢復了曾經的實力,但你的實力仍有很大的進步空間,你別放棄修鍊,一定能成為真神,因為你是萬年難遇的奇才。」

「我明白。」邪尊微微一笑:「誰說極幻界不可能出現真神?我就不信,我邪尊總有一天會打破這條規則。」

聽了邪尊的話,龍傲宇淡淡一笑,道:「借你的話一用,而且,我會成為第二個打破這條規則的人,如果清風不算,那麼我就是第一個。」

「龍傲宇,你可別忘了還有我。」橫霸風自通道:「雖然比我強上一些,但論起修為,你還是差了點。」

說罷,龍傲宇笑了,橫霸風也笑了,而邪尊和風婉雲也露出了微笑,他們變得自信起來。因為他們現在才發現,他們並不是兩個人在面對血盜盟,而且還有很多朋友在力挺他們,這讓他們很是欣慰,同時也有些感動。

「我們什麼時候出去去血盜盟的老巢?」龍傲宇笑問眾人,顯然是有些著急,他是著急想去,並不是因為害怕而著急。

「明天再去吧!」邪尊提出自己的想法:「你們兩從東域敢來海月城,肯定很累了,休息一晚再去也無所謂,反正血盜盟給了我們一年的時間,而且這只是去會會他們,並非營救小月。」

「那就這樣吧!」龍傲宇點了點頭,隨後,和橫霸風告辭離去。

………………

第二天早上,龍傲宇和橫霸風來找到了邪尊,邪尊說已經準備好了,沒有猶豫,他們直接出城。

就在他們出城時,兩道身影從東北方向他們飛來,那是一個白衣男子和一個黑衣女子。當他們看清楚這兩道身影的模樣時,都露出了微笑,因為這兩道身影是白狐和冷幽。


「邪尊,龍傲宇,看你們有些著急,這是要去哪?」白狐笑著問龍傲宇他們。

「我們要去會會血盜盟,你們要不要一起去?」龍傲宇說完,白狐和冷幽都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先不回答你們去不去。」白狐沉吟片刻,又道:「你們先說說,血盜盟是怎麼回事?他們不去被滅了嗎?難道有人從新建立了一個血盜盟?」

「是不是從新建立,我不太清楚,但我知道,血盜盟確實存在。」邪尊目光陰冷:「他們還綁了我的女兒,這讓我非常氣憤。」

「血盜盟?竟敢邦您老的女兒?我看,他們真是想找死!」白狐冷哼一聲:「這個忙,我幫定了,一起去吧!」

「對了。」邪尊問白狐:「你們是想來海月城找星老的吧!現在,星老在修鍊,你們就別去打擾他們了,他們雖然發出召集令,但也沒什麼好說的?」

白狐點頭:「這事,我們清楚,我們來,也只是來盡一下責任和義務。」

「好,去找血盜盟吧!」龍傲宇自信的微笑一聲,飛身就走。

「龍傲宇,你小子走錯路了,往西北方向走。」邪尊無奈的搖了搖頭,這龍傲宇也太著急了。

這時,星老和天道神君想在海月城最好的一座樓頂上,他們看著龍傲宇和邪尊他們的背影,都在感嘆。

「星老,你說他們會不會有事?」天道神君皺著眉頭:「我總覺得血盜盟並沒有那麼簡單,他們這次去找血盜盟的麻煩,無疑是在給自己找麻煩。」

「這事,我們就別管了。」星老輕輕嘆息:「他們,不會有事的,如果血盜盟敢對他們下手你我定要將之滅掉。」

「希望血盜盟不要那麼衝動。」天道神君眼中閃過一絲殺意。

…………

對於邪尊和龍傲宇他們去找血盜盟的事,血狼和任羽思並不知情,因為他們一直在城裡修鍊,很少去找邪尊和風婉雲。

現在,血狼和任羽思已經找到了一絲靈感,就快要突破神力七段了,他們去找了清風,求指點?可是,清風只對他們說了四個字:「順其自然。」

這四個字,將血狼和任羽思過得有些迷糊,血狼疑惑道:「修鍊這種事情,怎麼可以順其自然?我們若是不去爭取,不去努力,又怎麼可能突破?」

聽了血狼的話,星老微微一笑,道:「怎麼不可能突破?我現在問你們,你們卡在神力六段和七段的瓶頸有多久了?為什麼還沒有突破?難道你們沒有努力過嗎?難道你們努力了就有用嗎?」

「這……」血狼和任羽思紛紛皺眉,任羽思虛心的道:「請爺爺指教。」

「我已經跟你們說了,順其自然就好,你們不需要刻意的去修練,一年之內,必能突破。」說罷,清風神色一凜:「我可要警告你們,你們別曲解了我的意思,我是說讓你們順其自然,但並不是讓你們不要修鍊,該怎麼修鍊,你們還得怎麼修鍊,耐心等待即可。」

「明白了。」血狼和任羽思齊齊點頭:「爺爺,那我們就先走了。」

就在血狼和任羽思準備走時,羅妙跑了出來:「狼哥,思思,我想你們了。」

「喲!小羅妙,你終於肯來找我們玩了?一次以為你忘記我們了呢!」任羽思上前摸著羅妙的小腦袋,眼中滿是溫柔和高興之色。

「哪有?哪有?」羅妙馬上搖頭:「思思姐,這段時間,你們去哪了?怎麼都不來找我玩玩?」

「我們就在海月城啊!」任羽思呵呵一笑:「話說,你還是那麼貪玩嗎?這樣可不行哦!」

羅妙聳聳肩,吐吐小舌頭:「我是問,你們之前離開海月城,是去哪了?」

「不該問,你就別好奇。」任羽思淡淡一笑:「我看你整天修鍊,卻還是神力一段,不如,你陪我去海邊走走,散散心。」

「你不是有狼哥嗎?還讓我去!」羅妙嘟嘟小嘴,又嘻嘻一笑,拉著任羽思道:「走吧!我們不理狼哥了。」

「這孩子!」看著羅妙和任羽思的背影,血狼無奈的搖頭,又不方便說什麼。

「羅妙畢竟還是個孩子,她能堅持努力修鍊,已經很不錯了。」清風笑了笑,轉移話題:「上次,你說那誰,叫什麼名字來著的,你說他也領悟了頓隱,我本想去找他,卻一直沒時間,現在,我想讓你去幫我找找,如果找到了,一定要帶我來見我。」

「那是葉小軍,我也不知道他現在還在不在村裡。」血狼沉吟片刻,又道:「這樣吧,我和思思明天就啟程,去幫您找找,反正我們也沒事。」

「你們出去走走,對修為的幫助更大,這事,就交給你們了。」清風微微一笑:「我一直都想收兩個徒弟,一男一女,現在,終於有機會了。」

說罷,清風笑了起來,血狼和任羽思也為他感到高興,由衷的高興。

…………

北域大沙漠。

西南端。

這裡是西域和北域還有中域的交接處,西域本就人煙稀少,北域則酷熱難耐,而且這裡曾經是冥宗管轄地方,冥宗現在已經滅亡,因此,這一帶冷熱交替,荒無人煙,倒是有不少妖獸。

邪尊和龍傲宇等人出現在這裡,邪尊說,血盜盟的入口就在這一帶,但他卻不知道具體位置,還得尋找一番,也可以在此使用神力,召喚血盜盟的人,讓他們出來相見。

龍傲宇有些心裡,他懶得找,直接化成巨龍,在天空中盤旋,是不是吐出一口龍焰,龍焰砸在地面上,發出轟轟的巨響,氣勢震天。

過了一會,橫霸風對著天空中的龍傲宇喊道:「龍傲宇,你小子快下來吧!這一帶都在血盜盟的監視之內,我們已經被發現了,你沒必要那麼認真。」

「吼……」龍傲宇化為人形,飛回邪尊他們身邊。

「我們在此等著吧!」邪尊說道:「血盜盟會派人過來的。」

眾人點頭,然後開始坐下來等待,都很有耐心。

…………

「來了,來了!」龍傲宇冷笑一聲:「就在北方,來了三個人,而且都是神級強者。看來,這血盜盟的勢力非同一般啊!」

不一會,果然有三個人影出現在邪尊等人面前,他們都是中年男人,而且穿的都是血紅色的衣服,衣服上還散發著淡淡的血光,這些血光雖不刺眼,但邪尊和龍傲宇他們都明白,這些血衣肯定有問題。

如果是普通人,絕對無法發現這三個中年男人的血衣有何問題,但邪尊他們都不是頭腦簡單之輩,他們一看就明白了,因為這三個中年男的血衣可以擾人心魂,還能讓人放鬆警惕,不知不覺的進入疲倦狀態。


看著這三個中年男人,龍傲宇淡淡一笑:「你們,想必也是貴盟的高層人物吧!沒想到貴盟如此看得起我們幾人,竟然讓你們出來迎接。可是,讓你們出來迎接也就算了,還讓你們穿上那麼好的血衣來迎接,真是讓人感動啊!」



「來此何意?」為首那中年男人只是說了這四個字,並沒有多說,他身邊的兩個中年男人卻沒開口,都冷視著邪尊等人。

「看得出來,三位兄弟都是爽快之人,既如此,那我們就不繞彎子了。」橫霸風站出來說道:「剛得知貴盟並沒有滅亡時,我也很震驚,而且還很好奇,因此,我們幾人便想來和貴盟打個招呼,以後,也許大家還會是盟友呢!」

「說正事,說重點。」血盜盟的三個中年男人表情嚴肅,沒說一句多餘的話。

「你們在極幻界,有何目的。」龍傲宇冷聲道:「你們曾經作惡多端,欺壓普通老百姓,所以極幻界不歡迎你們。」

為首那中年男人淡淡的說道:「極幻界歡不歡迎我們,與我們有關係嗎?」

「我勸你們趕快離開極幻界,否則,你們會真正的滅亡?」龍傲宇語氣冰冷,還說得非常自信。

「我們是否會滅亡,就不勞你們操心了,我看,你們是想來幫助邪尊救女兒的吧!」為首那中年男人淡淡一笑:「若是如此,那我還是勸你們別費心了,你們是沒機會的,而且邪尊已經沒有選擇了,他只能加入我們。」

「你們,是在玩火。」龍傲宇咬著牙,霸氣道:「叫你們盟主出來說話吧,你們太弱了,我不忍心殺你們。」

「我們確實太弱,但你們也強不到哪裡去,想見我們盟主,你莫還不夠格!」為首那中年男人非常囂張,看他那表情,傲慢到了極點。

「等你們死了,我們就夠格了。」龍傲宇微微一笑,瞬間出現在三個中年男人面前,雙手化成龍爪,一抓揮去。

「唰……」

「砰砰砰……」

三個中年男人竟然直接倒飛出去,還直接倒地,勉強爬了起來。

下一秒,龍傲宇又出現在三個中年男人面前,淡淡的笑道:「真不好意思,我剛才出手太重了,你們沒有斷手斷腳吧!?」

「你……」三個中年男人頓時啞口無言,他們也不知該說什麼好。

這時,邪尊他們飛了回來,橫霸風冷視著這三個中年男人,緩緩說道:「你們,回去通報一聲吧!否則,你們會死的。」

「你們也活不過今天。」三個中年男人目光陰冷,瞬間消失。 等血盜盟的三個中年男人走後,龍傲宇向眾人問道:「你們說,血盜盟的盟主會來嗎?」

「會的。」邪尊直接點頭道:「血盜盟的最強音並不是盟主,因此,他們的盟主也只不過是個傀儡,我們想見一個傀儡並不難。但,要想見血盜盟後面那個人就難了,而且,我們如果見到那個人,肯定是凶多吉少。」

「凶多吉少又何妨?」龍傲宇霸氣的說道:「就算血盜盟後面那個人來了,本龍也要會會他,看看他有何能耐?」

「龍傲宇,你小子別隨意說大話。」橫霸風撇了龍傲宇一眼,正色道:「如果血盜盟後面真有人操控,那麼,那個人肯定不是我等能夠對付的,因此,我們還是祈求他別出現為好。」

「先別說這麼多了,我們飛行了那麼久,都坐下來養精蓄銳吧!」白狐對眾人微微一笑,馬上拉著冷幽坐到一塊石頭上。

…………

邪尊他們大概等了兩個時辰,此時,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喲呵!這血盜盟難道害怕了?居然還沒人敢出來。」龍傲宇急切的站了起來,滿臉冷笑。

「也許,不會有人出來見我們了。」橫霸風冷笑道:「血盜盟的老巢似乎在另一處空間,他們只是通過某些陣法才來到極幻界,如果他們感覺對付不了我們,很有可能會一走了之,不再機會我們。」

「如果真是如此,那麼,我們當時就不該將他們兩人都放走,留下一人做人質就好了。」龍傲宇有些後悔。

「都已經放走了,現在還有什麼辦法?」邪尊正色道:「如果血盜盟真的沒實力和我們抗衡,那麼,就算我們抓了他們的人。他們也不可能來救,所以,就算我們留下一個人在此,也沒什麼用處。」

「可是,血盜盟要是不來和我們談談,那我們豈不是白來了?」龍傲宇握緊拳頭,目露凶光。

「你們淡定點吧!」白狐開口道:「我倒是希望,血盜盟真的沒實力和我們抗衡,否則,後果會如何,你們應該想得到。」

聽了白狐的話,眾人紛紛沉默,都改變了心中所想,並不希望血盜盟的人出現。可是,事實並不會將就人的想法,血盜盟的人來了,來了兩個紅衣中年男人,並非之前來的那三個,這兩個更強。

其中一個,邪尊和風婉雲都認識,因為他們之前見過,這個人正是血盜盟的血使。至於另一個是誰,他們並不認識,但,這個人走在血使身前,而且實力比血使強,龍傲宇和橫霸風也看不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