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蘭天女的兩隻手抓住了床邊,她的神情之中露出了幾分疼痛,但是她沒有在乎,因為此刻她是快樂的,一種幸福的感覺充滿了心間,經歷這麼多,她才有此刻的幸福之時,那種感覺,是多麼的讓她感動,葉華看著美人玉顏上流露而出的快樂,葉華笑了笑,溫柔的說道「痛嗎?」

「嗯,痛,可是我願意哦!葉華,一輩子愛我好嗎?」玉蘭天女笑道。

「我會一輩子愛你,永遠永遠。」葉華搬開了她額頭的凌亂秀髮,看著美人給自己獻出了身子,葉華的心中說不出的快樂,直到玉蘭天女混了下去,葉華才微微的醒來,卻看到了一個昏迷的美人,葉華頓時頭大,一時快樂卻有些太勇猛了,沒有估計對方的感受啊!

葉華有些愧疚,愛惜的玩了玩玉蘭天女的臉蛋,小龍女醒來的時候見到兩人的樣子,愣了下「小華華你在做什麼啊?」

「我們……」葉華沒想到小龍女見到了這一幕,苦笑。「做一下運動,你別看。」

「嘻嘻,這運動真有意思,哇,天女大姐姐的那兒出血了……」

「……」

葉華白了一眼小龍女,玉蘭天女忽然清醒,她很是羞澀,錘了一下葉華,微微的嬌嗔「你這人,也不說溫柔些。」

接近三十歲的玉蘭天女,保存了如此久的身子,在今晚給了葉華,葉華抱著她好好感受她的美「已經很溫柔了,這不能怪我。」

「葉華,感受我的美麗,我只屬於你的」玉蘭天女在他耳邊輕聲說道。

「嗯!你是我的女人!」葉華說了句。

這一夜,兩人如恩愛的夫妻,感受著彼此的愛花,直直深夜才睡。

當第二天清晨,葉華睜開眼睛發現房間只剩下自己一個人,那一攤紅斑已經消失了,玉蘭天女早早起了身,葉華打了個哈欠,躍了起身,生龍活虎,但看到了玉蘭天女,他見到了一個嫻熟風韻的玉顏,完全沒了那本來就不多的稚氣,取而代之的是風情萬種的氣質,玉蘭天女當了一會真正的女人,氣質就完全變了,像足了現代的已婚主婦。

玉蘭天女穿著一件白衣,姿態迷人,她的眼眸中充滿了親密「起來了,出去晨練一下,吸收紫氣。」

「哦!」葉華在玉蘭天女的臉蛋上親了一口。

玉蘭天女輕輕瞪了眼兒「別讓人看到,笨蛋。」

「你是我的女人,為什麼害怕人看到呢?」葉華的心境,也逐漸的變了,昨晚的一度春宵,讓他很疼愛,同時也意識到,自己想要保護好自己的女人,就必須有所改變,他要變成一個有大能力的男人,不能再像以前那樣,那樣的他一直被動,他要變為主動。

「我們這樣子,是不是對不起夢可心?」玉蘭天女的白雪臉上,寫滿了愧疚。

「你和她都是我在乎的女人,少了誰都不行……」葉華的一句話說出了心中的想法,他的語氣完全地變了,不再是那個沒有主見的青年「我愛你們,你們也要愛我,在武元大陸一夫多妻制,我葉華要你們都陪著我,不過,今天開始你要照顧我的日常生活了!」


「為什麼啊?」玉蘭天女見到了葉華的改變,昨晚那個對自己勇猛的青年,竟然變成了一副大人的神色。

「這是女人應該做的。」葉華說完,扭了扭腰,走出了外面。

玉蘭天女苦笑不得,按照年紀,她應該比葉華大了十歲,但是此刻,她怎麼發現自己像是成了一個小女孩呢?她有點委屈的樣子,回到了房間打理了起來,洗乾淨了葉華的衣物,更是像足了一個主婦。

今天葉華與玉蘭天女的關係都看在了大家眼中,陸雪瑤,陸青山,柳天香,一些陸家的子弟,都看到了兩人的親密,陸雪瑤真的無法接受,玉蘭天女居然跟葉華走在一起了?還是那種關係?一看就知道,昨晚兩人做了那種事兒,看到玉蘭天女走路的時候,兩腿發抖,就知道她的哪兒痛,陸雪瑤鄙視的道「葉華,你這人真厚臉皮,天女比你大了十歲,你也好意思上了她?」

「額,你看出來了?」葉華微楞,一副笑意看向了陸雪瑤。

「廢話,我是女人, 前女友想和我複合 ?一看就知道昨晚被你給上了!」陸雪瑤面紅的道,那種事兒,她想都沒有想過。

「這你也看的出來?你也經歷了?」葉華侃侃的笑道。

「滾,誰經歷了?」陸雪瑤納悶,這葉華怎麼變了,有點壞了啊!

「原來……」葉華一副悟了的神色。

「什麼……?」陸雪瑤一頓,見到葉華悟了的樣子,就知道了他在想什麼,頓時陸雪瑤面紅耳赤,沒好氣一拳砸了過來。

柳天香倒是一副好奇楚楚的樣子,完全不懂兩人在說什麼?有點莫名其妙的!

「我說,你這女人怎麼老喜歡瞪人?不過你的樣子很可愛我喜歡……」葉華嘿嘿的笑道。

「……」陸雪瑤感覺,自己一個大姑娘了,被男人調戲,這算個什麼事嘛?還是她無法反駁的,真是火大,葉華剛剛悟了的神色,意思分明是想說原來你是個處。

玉蘭天女苦笑了起來,看出了陸雪瑤的氣怒,她走了過來緩和一下氣憤:」葉華,現在全天下的人都在找你,現在怎麼辦?馬上有大量武者過來的。「

「我知道」葉華的一隻手抱住了玉蘭天女,絲毫沒有在意旁人的目光,他想了一會道「既然他們要對付我,那我也是時候開始反擊了!」

「反擊?你有什麼打算?」陸雪瑤問。

「是呀,葉公子,那麼多高手對付你,你怎麼反擊?」柳天香問。

「很簡單,敵人雖多,但只要有好辦法,亦能對付。」葉華的改變巨大,他不在被動,而要變得主動,他為什麼不躲起來?那是因為要反擊,不用躲藏, 錯入名門:嬌妻狠狠愛 ,說道「我已經有了辦法對付了,對付無非是想得到神物碎片,既然羅蘭可以騙了大陸的人,我為什麼不能呢?」 恐懼這種東西真的太玄妙了,這樣玩意兒甚至可以摧毀世間至強者強大的內心防線。


正如現在。

藍家特殊系第三,這是一種什麼樣的境地,藍家乃世間霸主,特殊系乃藍家至高派系,第一的藍洋更是無限接近掌控者的變態級人物,緊隨其後的第二第三也是世間少有的怪物,這樣的人物竟然就這樣死了?

從一開始的王家斷魂派第二十王耀,第十九王晨,第十八王曉,以及接下來的十七、十六、十五,這些人的死亡本來是在預估範圍內的,可是藍家特殊系第三,藍鳳的大名誰沒聽過,及其恐怖的一名女子,仙界至尊級冰山。

實力更是深不可測,甚至王家斷魂派第二曾經說過自己的實力也就與那藍鳳在五五之間。

可就是這樣一位人物竟然死了,悄無聲息的死了。

而且死的那麼迅速,僅僅三炷香的時間,藍鳳就死了,而更恐怖的是那藍海竟然對自己藍家人都下得去手,這種惡霸更是讓他真正的第一次從心底感受到恐怖。

只是他們忘記了自己來就是爲了刺殺藍海而來,既然你要殺別人,就要有被殺的準備。

可是一切發生的太突然了,所有人都沒有準備,甚至就連王家第二的王洛君也已經喪失了部分理智,現在的他只想找到王韜,現在的他心裏只有王韜這一根救命稻草。

如果連王家斷魂派第二的王洛君都如此恐懼的話,可想而知王家整個斷魂派的心裏是如何恐懼。

相比王家,藍家就平靜許多,因爲這是之前就商量好的計策,也是經過二號三號同意的,畢竟對上王家斷魂派,有傷亡也是在所難免。

只是難以置信三號藍鳳真的就這麼死了,以她的的實力不應該這麼快死去的?而且僅僅殺掉了十七十六十五三名王家斷魂派,死的確實有點虧。

不過好在還有二號和一號。

整個冥都機關城陷入了無限的恐怖之中,就連第一的王韜心中都有些許的恐懼在蔓延,而這背後還有一雙眼睛,在查看着整個事件的過程。

那便是冥都城主,冥皓。

“這藍海果真可怕,真不愧是一代梟雄,看來這仙界大慌亂也只能由他結束,藍海的敵人們……你們永遠想不到你們招惹了一個多麼恐怖的對手。

在冥皓面前的赫然是藍海本體與分身一起操控控制檯的畫面。

而這個信號的出現也就證明了藍巖這個人不存在,只不過知道這件事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冥皓。

而且冥皓也並不打算將這件事告訴藍家,畢竟這麼有意思的一場遊戲,自己怎麼能從中打斷呢。

看着畫面中平靜卻瘋狂的兩位藍海,冥皓的臉上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笑容。

而現在,藍海的目的達到了,除了王韜以外所有的王家人均陷入了無盡的恐怖當中,看着王家第二王洛君那張充滿恐懼的臉藍海的笑意更濃了。

“現在,就讓我們看看,那二號和一號藍洋的表演吧。”

不知何時二人的動作停了下來,眼睛目不轉睛的看着面前的屏幕。

只見很快,屏幕切換到藍家特殊系第二的藍虢的身上,此時的藍虢眼神開始變得迷離,就好像之前的藍鳳一樣。

而藍虢的實力還要超過藍鳳一絲,很快,藍虢找到了自己的目標。

這是一個四人的小組,裏面分別是,第四名的王崖,第五名的王倫,第九名的王洪以及第十名的王冉,這四人組成的小隊實力應該算是非常強了,畢竟四五名都在其中。

可惜他們碰到的是藍家特殊系第二的藍虢。

這時,四道身影悄然離開了冥都,迅速飛離,至於這四人是怎麼出來的,無人知道,只是這四人的速度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快,而實力也恐怖的令人髮指。

這一刻二號藍虢的實力在迅速飆升。

對面的四位王家斷魂派看到了藍虢,本想着能與之聯手,但很快四號王崖就注意到藍虢那半迷離的眼神,一把將準備飛過去的三人拽住,輕聲道:“好像不對勁,先等等。”

果然,四號王崖的判斷是準確的,那藍虢看到四人忽然一聲怒喝:“藍海!!殺我師妹,給我死來!!”

“不好,這藍虢定是中了藍海的幻術,可惡,連藍虢這麼恐怖的人都難逃這機關幻術麼,這該死的冥都究竟有多恐怖,藍海那孽畜,我真想將其銼骨揚灰!!”王崖的怒火併沒有阻止藍虢的攻擊。

藍虢飛快的衝向了自己等人,嘴裏還罵罵咧咧:“哼,愚蠢的藍海,難道不知道分身在本身身邊只有其一成的實力麼?哼,果然是鄉野村夫,連這點常識都不知道,你如何成就我藍家救世主,還是讓我終結你的神話吧!!”

這時,躲在屏幕後面的藍海笑道:“嘿嘿,這藍虢的演技這麼好啊,真真假假,讓對手都難以相信,藍家分身在本體面前確實只有一成的實力,但是本體與分身離的越遠分身的實力將越強,這藍虢倒是聰明,只說前半句,即便讓對手知道,也無所謂。”

聽到藍虢的話, 九域神皇 ,要迅速傳達出去才行,正在幾人準備傳達信息時,藍虢殺來,導致幾人不得不全力面對,恐怖的藍虢。

不過讓幾人有一絲詫異的是,這藍虢的實力似乎並沒有多少。

雖然超過四號王崖,可也並沒有超過太多,這讓王崖感到一絲慶幸,如果藍虢僅僅是這樣實力的話,肯定是之前遇到了什麼勁敵,如果殺了這藍虢那不僅能削弱藍家一分中間力量,還能做到悄無聲息,這對王家來說絕對是天大的喜事,畢竟暫時還沒有傳出王家前十死亡的消息。

這時王崖做了一個人生中最令他後悔的決定:“大家快速封閉戰場,我們乘機將那藍虢解決掉,看他的實力應該之前遇到了不小的麻煩,以我們的實力應該能將其擊殺,切不可讓那藍家第一的藍洋知道,否則我們必死。”


聽到王崖的話,其他三人迅速散開開始封印戰場,很快三人歸位,戰場被封鎖。

而當王家做完這一切後,那藍虢卻悄無聲息的露出了一個詭異的微笑,不過僅僅在一瞬間,並未被王家四人看到。

戰場的封鎖,不僅是氣息的封鎖,就連空間也都扭曲,所以這一片暫時是安全的,這時藍虢感受着本體的迅速遠離,力量源源不斷的向着體內涌來,再次露出那詭異的微笑。

“這下,你們逃不了了。”

藍虢心中這麼想着,身體迅速衝向王崖。

這一次藍虢的實力突然強了很多,讓王崖感到一絲不安的氣氛。

難道藍家恢復實力的方法竟然這麼逆天?不行,得快點解決掉藍虢才行。

想到這裏,王崖也不管四周恐怖的機關,竟然掐動了那祕術,其他三人見王崖這麼做,也都開始掐動祕術。

正在這時,空中的藍虢突然發動襲擊,這一次藍虢聰明的選擇了相對較弱的九號。

面對恐怖的藍虢,四人又同時在掐動印術,根本連救助的機會都沒有,那九號就在衆人絕望的眼神中被藍虢一掌拍爛了腦袋。

“王洪!!!”

三人同時怒吼,看着慢慢癱軟在地的王洪,三人徹底憤怒了,這一刻印術也掐動成功,五號十號的手抵在四號的背後,一瞬間三人的實力均被提升到四號的水平。

而那藍虢完成了第一次突擊,正準備第二次時,卻發現了憤怒的三人,而且三人的實力都得到了提升,均提升至四號王崖的實力,這讓藍虢感到一絲不安,沒想到王家的這祕術竟然這麼恐怖,雖然自己早有耳聞,但是此刻見到還是有一絲好奇。


不過感受着本體的遠離,實力的不斷迴歸,藍虢嘴角終於露出滿意的微笑,此刻藍虢的實力已經達到本體的九成。

要擊殺這三人應該說沒問題。

只見這三人同時向藍虢撲去,好似猛虎下山一般威猛。

那藍虢也不示弱,雖然同時面對三人的攻擊,但並未落下風,一時間戰況膠着,竟然難分高下。

而這時,王家斷魂派第一的王韜終於感受到一絲不尋常的氣息,一絲陰謀的氣息,雖然僅僅是自己的直覺,但王韜還是開始留意周圍的空間。

就在此時,他注意到了那個雖然看似平淡,但有一絲扭曲的空間。

這種封印之術對於王韜來說簡直再熟悉不過,因爲這就是王家最典型的封印術,也就是說在這絲扭曲的空間中有王家人,那麼很有可能藍海就存在與這空間之中。

王韜來到這封印術面前,雙手抵在半空中開始慢慢的輸出仙氣,準備破解封印術,雖然王韜實力強悍,但面對這種王家頂級的封印術也需要一定的時間來破解。

這時,在裏面的三人感受到了封印術的異常,幾乎同時興奮道:“老大!!”

聽到王崖等人的呼和,藍虢心中閃過一絲不安,看來得儘快解決掉眼前的三人才行,他們口中的老大定是那王家第一的王韜,自己肯定是打不過他,所以,自己現在所能做的就是在王韜破解着封印術之前解決掉眼前的三人。

感受着體內百分之百的力量,藍虢終於爆發了。 第兩百四十七章葉華的反擊

幾女都好奇的看著葉華,想清楚葉華的應付之法是什麼?她們心裡都痒痒的,齊齊的看了過去,葉華輕輕一笑,「其實很簡單,我的敵人很多,但我可以利用天下武者對付他們。」

「你說的輕鬆呢,問題是你怎麼做得到?」陸雪瑤翻了下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