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那不足擺擺手,就身而坐。不一時,有一介女妖修端了酒水過來,仔細擺了,道:

「官爺,您請!」

「嗯。」

那不足再不說話,只是默默然吃酒,鄰桌上亦有數修吃酒,只是一邊猜拳,一邊言道。

「若說上次一戰,只是動用了地子營修眾,那等佛子便盡數覆沒,此次不過多了些許,有何懼哉?居然動用了天子營一眾,便是吾等近衛亦是要做了準備呢!」

「哼,準備何?吃酒!吃酒!」

那數妖繼續吃酒。不足聞得斯言,無有再探之必要。定然是五百僧眾有難也。便欲起身,正是此時,那胖胖之妖修道:


「可是亦是奇怪!上一次擊殺那一干佛子,其魂魄居然自家消散,結果少了好些功勞呢!」

那不足聞言大驚!魂魄果然乃是自家消散者也。如此可以觀之,其中必然有佛祖之計較也。然佛祖何意如此?此皆其信眾佛子,門人一般之弟子也!

那不足沉吟的半晌無果,乃起身而去。

不一時夜幕降臨!便是重要秀晚飯之時候,忽然一陣大風行去,漫天大火騰冉而起,那連綿不絕之妖境軍帳呼呼火起,眾妖精大是驚懼,男女老幼,哭爹叫娘,亂成一團。

一處玄異之空間中,數十大妖正計議出擊,合圍佛子,以為殲滅之。不了忽然有妖修衝進門來,大喊大叫道:

「不好也,大營著火了!連綿而去數萬里之廣大也天火也!」

「胡說!」


啪啪!

兩聲響,那妖修遭那大妖狠狠摜了兩耳光。

「啊也,大人,果然是火燒連營也!」(未完待續。。) 數十大妖聞得門外親衛之通報,盡數驚訝不及,急急飛身出了此秘地門戶,張目一觀。「娘也!怎得如此?怎得如此?」

「來呀,相去救火,在封禁了此一顆兵馬大星辰,一寸寸地兒去查尋,揪不出此賊子,決然無停止!」

「是!」

那火乃是不足所釋放之無明業火,豈是區區妖族兵士能夠滅去!雖造了一天大雨,卻是雨愈下那火愈大,至最後居然連那雨水亦是灼燃起來!

「啊也,大人那火非但不滅,卻然愈加大了!」

「嗯,可惡,真正豈有此理!」

那數十位大能不得已起身救火,而不足卻然悄然去了彼等之老巢,復一把火,將那精美絕倫之一座炫異空間燒了過去。

「啊也,大人!不好了,那惡賊將吾家兵部一把火燒去了也。」

那親衛哭腔聲中,只是將那諸般妖族大能驚得目瞪口呆!

「天也,尚未有觀視得其修之人影,便將吾等作弄這般顧頭顧不得尾顧前顧不得后也!諸位吾等兵分三路,兩路救火,一路卻然擊殺此撩!可依然省得?」

「是!」

不一時,那數十大能做了三隊分散而去。而此時那不足卻然亦是回返山上頂峰,斜倚在一邊岩石上,觀視那連綿無盡之一天大火。

「啊也,某家何曾放過這般大火?向有佛家無明業火三千丈之譽,今觀之尤過也!哈哈哈……」

「禿驢。好生得意也!」

忽然一道冷哼聲過來,那不足緩緩兒起立,而後慢慢回身,只見其身後數妖族大能,並一干千餘妖修持械森然而立,彼等皆面有很色,只需一句令諭,必會拼了死命一般氣勢也。

「啊也,呵呵呵,諸位好漢。有話好說!有話好說!」

「然汝卻然乃是一把火與吾家妖族說話耶!」

「大哥。吾不過乃是欲以大火……取暖!對便是取暖!別無他意也。誰知道卻是點得火起,無力熄滅也!」

「哼!禿驢,爾等不是向不打誑語么?怎得此時滿口無有一絲實話耶?」

「乃是爾等各個氣勢洶洶,驚了某也!」

那不足道。

「大將軍。此賊子乃在消遣吾等呢!」

當先一妖修行過來。將其大手一揮。大聲道:

「殺!」

「是!」

千餘妖修一聲吼,萬般兵刃紛紛照了不足下擊。

轟轟轟!

那山頂幾乎坍塌了半邊,一股驚天之煙塵冉冉而上九霄。待得那塵土飛揚四起。漸漸消散,眾妖修再觀視受擊之地,卻然哪裡有何禿頭和尚在也!

「咦?人呢?」

「不知!」

「快,散開搜尋,勿得令其惡賊逃走!」

忽然便是又來近萬妖族,彼等結了戰陣,嗷嗷吼叫了一步一步圍攏而來。那不足無奈何,唯收了其隱身法訣,現了形貌,將身起在雲頭上,大聲道:

「汝等先是滅殺我佛家近乎千萬之佛子,此時有欲加害吾逃身者苟活之修,勿得不令人拚命么?」

「我呸!禿驢,哪裡有汝這般狡辯者耶?可是吾等妖族去了爾家諸佛境么?爾等死有餘辜!」

「這個……這個……乃是我佛之佛旨,與吾等小修何干?還是放了吾等去吧!」

「哈哈哈……兀那禿驢,汝燒了吾家連營數萬里,便是此時那大火已然再燒,便這把輕輕易易饒了汝去么?我呸!殺!」

「殺!」

萬餘妖修齊聲喝道,便是不足亦是驚得一跳。遂施張了佛攻之術,往來衝擊,然妖族之戰陣畢竟非是等閑,便是不足衝殺者三日夜,亦是漸漸不支。然其有不敢運使自家真正神通,只是以尋常佛家之手段對敵,卻然渾體鱗傷,摔摔慣慣、暈暈塌塌幾不能立穩。

「啊也,此禿驢卻是好生厲害!居然能與吾家精兵鏖戰三日夜而不敗!來呀,繼續加大攻擊力度!」

「是!」

那妖族大軍之攻擊更其迅猛,四圍天際,一大圈萬餘妖族,那萬般兵刃如飛狂舞,紛紛擊殺不足之法體,其隨身搖搖欲墜,然相距死亡其實尚早。且其運使得佛家之神通原也不錯,此時與近乎萬修鏖戰,便是妖族之大能亦是贊其剽悍也。

漸漸那妖族大能耐心失去,其忽然對身邊數十修道:

「既然那五百僧侶逃之夭夭,便將此修轟殺了罷!」

「是!然大人,難道不再等候彼等佛修來救么?」

「哼,彼等其時不來,卻然早去得遠也。此修此時已然無用,便將其轟殺了去吧。」

「是!」

那一眾大能一聲吼,終是驚動了不足。其匆匆觀視得一眼,知道彼等耐心盡失,或者欲一擊而成也。便自小心盯緊了那數十大能,果然彼等悠然站位,而後齊齊吼一聲:

「殺!」

一陣天地氣機大亂,而後一道道驚天之電閃於虛空中落下,狠狠擊打不足之站立虛空,那不足受得那無數道閃電襲擊,只是一輪罷,便亦是渾體燎貓狗臭,漆黑不復人色也!

「諸位將軍,慢慢熬死其修,方可釋放了吾等心中之怨氣也。」

「說的是!哈哈哈……」

不一時第二撥攻擊復降至,那天地神能元力在其妖法之催生下,化而為碩大者八棱銀錘,對了不足當頭擊下。一下!一下!一下!……便是那般將那不足一寸寸擊打進岩石中,而後有修復將那不足拔出,接著那如雨之元能飛箭射來,將那不足渾體刺若刺蝟。

又復過來數妖修,將那不足渾體元能之箭簇一個個拔出,而後一道天地元能鎖鏈鎖了不足,將其緊緊兒綁縛在山崖上,一道道閃電轟擊其法體,一道道火舌燃燒其體膚,那不足疼得已然叫不出聲來,只是嗷嗷嗚嗚亂響。

半月後,那不足遭彼等綁縛其剛剛翻新之軍營舊地,那中央大方場上有一柱,神訣加持,有非凡法能。其上不足搞搞懸起。那過路之妖修無有不來攻擊大罵者,甚或有一修,惡狠狠咬了不足一口,卻然勿得想到那佛修好生強大之法體,居然將其牙口崩碎數顆!

「啊也,賊禿驢,好硬得法體!便是這般加大了力量狠狠打擊,不虞打死其修!蓋其修法體強悍,根本無可傷害呢!」

那一眾圍攏之妖修聞言,居然競賽何人能傷得其法體!

可憐不足日里遭摧殘折磨,復遭其打賭輸贏之患,只是奄奄一息也。

「難道要施張了神通去么?」

那不足仔細思量,然不至最後關頭,豈能功敗垂成耶?遂閉目默運玄功,強自忍耐。、

整整三月許之擊打,便是那一眾妖族亦是漸漸疲憊,蓋此中擊打已然無有幾多刺激,居然日里只是暴晒,夜來風雨交集罷了。

又三月,那妖族上位之修觀視得幾乎無有何人再去擊打,不過幾個孩童偶或拿其眼睛試試射箭之准投罷了。

「不如將其放在炮烙之刑柱上,若其不死,再囚入監牢可也。」

「善!」

於是那不足復遭彼等於此中央大方場中日夜遭了炮烙之大刑罰!

何炮烙耶?乃是將一赤銅之中空大柱燒了通紅,將人綁縛其上,日夜煎熬之法門也。

「嗷!嗷!嗷!……」

遠遠近近唯聞不足嗷嗷之慘叫聲。(未完待續。。) 遙遠之一顆星辰上,那因不足而僥倖逃生之五百僧戰戰兢兢,彼等驚聞往去探視偷窺之數佛修語之哦窺視詳情,盡數驚懼不敢語。那自在大士菩薩聞言,忽然落下一地之淚珠兒。

「三味大師乃是為吾等偷生而獻身者也,此中有大佛性也!」

言罷閉目不再語。第二日眾驚呼道:

「菩薩卻是去了哪裡?菩薩卻是去了哪裡?……」

「啊也,無有菩薩何人可以保地吾等之平安也!」


「啊也,菩薩這般不智么!吾等五百僧之命重,仰或其一修之命重耶?難道其中有何不敢語之於人之事么?」

「住口!菩薩亦是爾等敢侮辱者?」

那大徹大怒,喝道。

「難道不對么?否則菩薩怎得獨將吾等扔下,卻然去了救援三味那廝?」

「對呀!彼不過一介小修,死便死也,值得菩薩親去冒險么?」

「爾等真正無恥之尤!三味師弟舍卻自家生死,救援得吾等性命,卻然換來爾等這般侮辱,真正是豬狗不如也!」

那矮子師兄忿然怒喝道!

眾家佛子聞得斯言忽然寂靜,然不過半日復有聒臊之雜音傳出。

「或者吾等暫時去往他處躲避?這般若是菩薩將那妖族引來,吾等亦好避過不是!」

「說的是!難不成為了那區區小修,搭上吾等五百條性命么?」

「啊呀呀。此地真正待不下去也!此何佛子耶?此明明便是白眼狼!牲畜一般東西!」

那少石師兄此時怒不可遏,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