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到你還挺聰明,怎麼,怕了?”鄧楓繼續調笑幽蘭道。

“即便你獲得了荒古之力,我依然不懼,想要搶奪我手中的土靈珠,有本事才行,否則,你將葬生於此。”幽蘭終於忍不住兇狠回擊,高傲如她,怎能忍受對方三番兩次出言譏諷,她此時的俏臉早已浮現一絲怒火。

“既然如此,那便戰吧,我也很想知道你們暗靈族的祕術究竟有多厲害!”

鄧楓說罷,便提起雙劍,灌注四成荒古之力,施展巔峯劍術,怒劈向幽蘭,四周的強者盡皆飛向遠方,避免被餘威波及,他們二位交手產生的威能必定是驚世駭俗,震天動地。

兩道神虹急速射來,威勢震天,幽蘭輕擡皓手,前方立刻出現一個巨大的黑洞,從裏面傳來幽冥的氣息,似乎連通着冥界,若是進入其中,定會心魂俱散,連轉世重生都不能,駭人無比。

神虹急射進黑洞,瞬間化爲虛無,彷彿不曾出現般,就這麼詭異的消散而去,那龐大的黑洞依舊旋轉,深邃駭人,彷彿無盡的星空。

鄧楓眼神凝重,這幽蘭恐怕只是施展了七成功力,便做到了這一步,她的實力當真是恐怖!不過鄧楓依然充滿着自信,幽蘭未盡全力,鄧楓同樣沒有,他只是用了四成的荒古之力。 隨即鄧楓衝上天宇,增加了威勢,兩道神虹攜帶着五成荒古之力怒衝向深邃的黑洞,頓時黑洞搖搖晃晃,幾欲崩潰,那裂紋如同水紋般,清晰可見,隨後悶響一聲,崩碎消失。

幽蘭見黑洞消失,她同樣騰上高空,嬌喝道:“冥界暗影!”

周圍無數的幽靈閃現而出,每一道暗影皆擁有頂級至尊的戰力,這麼多頂級至尊,就算強如鄧楓,也不免一陣頭皮發麻,若是施展巔峯劍術,鬼知道要揮動多久,還不等他戰勝幽蘭,他自己就被活活累死了。

這無數的幽靈彷如潮水般,快速涌入鄧楓所在處,悍不畏死衝來,鄧楓毫不猶豫拿出藍靈子,一道藍色光芒沖天而起,迅速照透天地,光芒中一巨大的幽藍色磨盤正在急速旋轉,釋放出驚人的吸扯之力,藍靈子對靈魂的嗅覺最是靈敏,吸扯靈魂的力量最是強大,這麼多幽靈幾乎都被他吸食得乾乾淨淨。

隨即藍靈子發出滿足的嗡鳴聲,聲音震懾天空,似怒龍吼嘯,無數強者看向藍靈子時皆靈魂抖顫,忍不住要衝出軀殼,這讓他們驚懼不已,眼神連忙轉移開去,看向那道身着白色衣服的青年,眼眸中充斥着濃濃的忌憚之色。

幽蘭此次一波強大的幽靈被全滅,她心中再次對鄧楓刮目相看,本以爲這次無數的幽靈能累垮鄧楓,沒想到除了他雙手緊握的絕世寶劍之外,鄧楓還有其他巔峯法寶。

不過,幽蘭並不覺得多麼驚奇,稀世寶物麼,多有幾件也沒什麼大不了,接下來,幽蘭施展出暗靈族最強的祕術。

“暗無天日!”

幽蘭低吼道,周圍天地立即昏沉下來,似乎轉眼就變成了黑夜,黑夜寂靜嚇人,滿天星空浮現眼眸,連天空都是如此的真實,冷風呼嘯,陰森恐怖,似乎這片天地陷入了無盡的地獄,衆強者在等待着死神的宣判,當真是暗無天日!

此刻鄧楓眼神肅穆,他一直注意着幽蘭,可就在方纔,幽蘭失去了蹤跡,連氣息都不見了,猶如一陣風般,消散而去,這裏,即便是強大的修行者,也看不見四周的場景,詭異,陰冷,宛如一座墳場,能看到許多皚皚白骨,堆滿一座山丘。

“不好,我的靈魂正在被蠶食!”

“我出現了幻覺,我想要死亡!”

無數強者內心惶恐,同時也暗自慶幸,這祕術並不是針對周圍觀戰的強者,否則,許多高手連屍骨都不剩,實在是幽蘭的祕術太過恐怖!

而被針對的鄧楓,他的靈魂足夠強大,足以跟真王境強者媲美,但此時他逐漸迷失自己,陷入了一片無垠的星空,彷彿永沒有盡頭,就這麼枯寂的行走,此刻他危險之極,若是幽蘭突然現身,出手斬殺他,那麼鄧楓立刻會身死道消。

“給我死!”幽蘭最終還是現身了,詭異的手段,直接攻擊鄧楓的靈魂。


但奇怪的是鄧楓本來應該身死魂滅,將要脫離軀體的靈魂卻縮了回去,和他在太上魔王留下的最後一道考驗時的情景,一模一樣,這讓幽蘭驚奇無比,“他的靈魂怎麼回事?難道他身體裏不止他一個靈魂?”


鄧楓在幽蘭的刺激下,立即醒轉過來,他環顧四周,還是一片死寂,而幽蘭靜靜的站在他的前方,驚疑的看着自己。

“嗯?方纔幽蘭爲什麼不攻擊我?”鄧楓疑惑想道。

幽蘭見自己最強的祕術都不能將鄧楓擊殺,她明白鄧楓的實力還在自己之上,幽蘭輕擡玉手撤了祕術,這周圍天地立刻恢復到原來的景象,無數強者只覺得後怕不已,暗靈族的幽冥祕術,獨步天下!

“我輸了,鄧楓,我已經用盡了全力,這顆土靈珠給你!”幽蘭沒有絲毫的猶豫,將手中剛得到的土靈珠飛速遞給鄧楓。


這種絕世寶物,幽蘭竟然說給就給,這讓周圍衆多強者暗自佩服,幽蘭此人前途不可限量,暗靈族定當大興。

鄧楓震驚的看向幽蘭,土靈珠萬年難得一見,這種曠世奇寶居然就這麼被幽蘭如同扔垃圾一般,丟給自己,這幽蘭真是一位奇女子。

幽蘭不再顧及無數強者的目光,帶領暗靈一族向遠處飄去,沒多久便消失在衆高手眼中,鄧楓獨自失神,幽蘭是她見過實力最強,性格最是詭異的女子,容貌也是極美。

無數強者開始退散,往四面八方飛馳而去,寶物已被鄧楓所得,他們留在這裏也無意義,鄧楓的實力自然也是相當恐怖的。敢出手奪寶,那跟找死沒有區別。

嶺裕王、冥羽等絕頂強者皆來到鄧楓身邊,看着失神狀態的鄧楓,他們不明所以,鄧楓不是已經戰勝了幽蘭了麼,土靈珠也被他奪得,爲何還這般失落?

鄧楓在嶺裕王的傳音下,逐漸從失神中恢復過來,他搖頭苦笑,道:“暗靈族不好惹,方纔我差點身死,不知道爲何幽蘭不取我性命?”

嶺裕王、冥羽等強者聞言,皆感到不可思議,幽蘭的心狠手辣他們是知道的,冥羽說道:“或許幽蘭並沒有辦法戰勝你,只有這樣才解釋的通。”

“或許吧!”鄧楓嘆息道。

一衆高手繼續前往荒古禁地核心之地探尋祕密,嶺裕王突然說道:“據說,荒古禁地原本是荒古四凶之一窮奇的族地,荒古年代,窮奇一族慘遭各大巔峯種族圍攻,全族被滅,獨留下這荒古禁地,我們還沒有接近中心地帶,那核心之地,危險無數,我們要加倍小心。”

鄧楓聞言,暗自皺眉,他對奇華帝尊充滿了感恩,就像尊敬長輩那般,如今聽聞這番祕辛,他內心涌上了悲傷之情,他之所以來這古之絕域,因爲心中記掛師姐,想來師姐玄姬應該也會來這裏。

“我感應到了我師姐的氣息。”正在疾馳的鄧楓突然嚴肅說道。

嶺裕王、冥羽等絕頂強者細細感應了一番,也突然看向一處方位,那裏,似乎有雷鳴般的微弱聲響,數道氣息恐怖的強者正在展開廝殺。

他們不再遲疑,將速度施展到極致,全力奔赴向那處方位,鄧楓最是心切,甩開了衆高手一大截。

轟隆!

雷音滾滾,震懾天宇,數十道雷電急劇降下,四周強者皆匍匐顫抖,其中一位冰清玉潔般的絕世女子驚恐的看着高空中宛如雷神般的男子,就是他,幾乎是以一己之力將族中數位頂級強者打趴在地,情勢危急,要不了多久,來荒古禁地的族人盡皆會身死。

“玄姬,你可願臣服於我?”雷浩傲視衆人,那聲音宛若雷鳴,隆隆作響,震動高空。

“哼,雷浩,你休想,我死也不會臣服!”玄姬發出顫抖的怒吼,她與雷浩的差距太過龐大,這種差距讓她感到有心無力,若是雷浩使用強硬手段,她會毫不猶豫選擇自盡,只是她此刻心中惦記着她的師弟。

“那就不要怪我了。”雷浩將數道雷電降臨而下,分別對着九尾靈狐一族數位頂級強者,那般威勢,猶如末日降臨。

轟!

數道雷電並沒有降下,而是被兩道神虹擊中消散,一道身着白衣的青年閃現而出,與高空中的雷浩相對,青年滿眼的怒火,師姐是他的底線,他的逆鱗,任何人膽敢觸碰,統統都該死!

望着天空中突然出現的鄧楓,玄姬欣喜不已,師弟沒事,他也來這荒古禁地了,不過她瞬間轉喜爲悲,師弟的對手可是雷浩啊,這位絕世妖孽,五大先天生靈中年輕一輩最強者,連暗靈族幽蘭都不是他的對手,師弟恐怕凶多吉少。

“師弟,你快走,你不是雷浩的對手!”玄姬發出痛苦的嘶吼,她不希望鄧楓有任何的閃失。

“師姐,待我斬殺了雷浩,再來與你敘舊。”

隨即,鄧楓怒視着雷浩,此人竟敢奴役他的師姐,真是膽大包天,不斬殺此人,難泄心頭之恨!

“魔劍七星,神劍青靈子,助我斬殺此人!”鄧楓怒吼道。

兩柄絕世寶劍皆發出錚錚劍鳴,似怒龍咆哮,似江河奔騰,震動不休,魔劍七星綻放無比耀眼的血色光芒,神劍青靈子綻放青色神芒,猶如兩種顏色從九天彩虹中抽取般,照耀天穹。隨後鄧楓緊握雙劍,灌注六成荒古之力,施展太上十二劍劍法以及金鐘破天劍術,怒劈向雷浩。

Www ⊙ttКan ⊙Сo


兩道神虹速度快速金光,急射向雷浩,那震動蒼穹的威勢,駭人無比,彷彿神靈要撕裂整片天空,摧毀大地,轟動山河。

雷浩眼神凝重,這股威勢,足以讓他出現傷勢,他不敢生出輕視之心,立刻降下數道雷電,雷電之力無比純粹,比龍天的雷霆之力還要強大,這數道巨大的幽藍色雷電迅速與兩道神虹相碰。

轟鳴聲響徹天宇,震盪耳膜,空間似乎要塌陷,大地似乎要崩碎,無數的深淵奔赴向遠方,那場面猶如兩尊大神,在天空中盡情施展神術,不顧世間生靈的生死。

鄧楓與雷浩同時倒射而出,雷電之力傾入鄧楓的身體,讓他感覺身體一陣**,好在他有‘風神之怒’輕甲護身,能抵擋九成傷害,而雷浩也好不到哪裏去,嘴角早就溢出一絲血跡,受傷不輕。 “你是鄧楓,你身上擁有荒古之力,我今日要將這荒古之力奪過來,振興我雷靈族!”雷浩嘶吼,內心暢快,雷靈族僅次於四大聖獸和不死神族,若是他能得到荒古之力,那麼雷靈族瞬間能超越所有種族,畢竟,這荒古之力可是能跟四大聖獸的聖力相比的。

“有本事來拿,今日我定要將你斬殺!”鄧楓不再顧忌對方是否是巔峯種族,雷浩今日種種手段,已經激起了他心中的滔天殺意。

雷浩眼神陰冷,雙手積聚龐大的能量,似乎要將鄧楓一舉摧毀,鄧楓同樣目光兇狠,嚴陣以待,雷浩雖然實力強悍,但還不至於讓他心生懼怕。

“雷電肆掠!”

雷浩高喝出聲,數百道足足有籃球場般粗細的雷電急劇降下,純粹的雷電之力,威勢滔天,能輕易摧毀一座城池,若是降落在生靈身軀上,瞬間化爲灰飛。

鄧楓避無可避,這些雷電覆蓋了他四周千里範圍,並且閃電襲來,不過他早就準備好了應對之策,他雙手緊握絕世寶劍,灌注足足七成荒古之力,施展巔峯劍術怒轟向那些閃電襲來的雷電光柱。

嘩啦啦!

數百道雷電光柱瞬間破滅,化爲虛無,兩道神虹順勢不減,直衝向雷浩的身軀,雷浩只得再次施展雷電抵擋那驚人的神虹,鄧楓卻不依不饒,盡情揮舞着劍術,他不再像之前那樣,與狠人對轟,此刻,他只想手刃對面激怒他的雷靈族少族長雷浩。

劍術劈出的神虹比雷浩施展的雷電祕術更加快捷,雷浩抵擋數次之後,終於敗下陣來,被神虹擊中,身受重傷。

鄧楓卻怒衝了過去,趁你病,要你命,施展劍術收割了雷浩的性命,五大先天生靈年輕一輩中最強妖孽被鄧楓斬殺,雷浩至死都不明白爲何鄧楓會這麼瘋狂的斬殺他,連逃命的機會都沒有!

鄧楓不放過任何一位雷靈族的強者,他們皆被鄧楓施展的神虹貫穿心胸而死。

師姐玄姬本來緊張的心此刻卻鬆弛下來,雷浩已死,這讓她不敢置信的看着鄧楓,那道熟悉的身影,如今已經這麼強大,連排名第六的絕世天才都被他斬殺,他還能創造更多的奇蹟麼?

鄧楓從雷浩儲物戒指中發現了一張殘圖,這跟當初在華夏帝國軒風城時獲得的兩張殘圖一模一樣,這其中定是隱藏着什麼祕密。

此刻他拿出了另外兩張殘圖,三張殘圖拼湊在一起,似乎還缺少了一份,觀其上面的文字,都是藏尾詩,第一張殘圖的意思是‘在樓蘭國’,第二張殘圖的意思是‘巨峯之下’而第三張殘圖也就是從雷浩那裏所得的殘圖意思是‘生靈禁區’,鄧楓讀了幾次,恍然大悟,應該是在樓蘭國生靈禁區中一座巨峯之下,然後是什麼就得看第四幅殘圖了。

“遠古時代,那時候還是人族統治着大陸,樓蘭古國遼闊無疆,佔據大陸一半土地,樓蘭古國那時候是叫樓蘭國,那這份殘圖是從遠古時代就開始流傳四方,如今只差一份便可知道地圖代表着什麼意思。”鄧楓暗中想道。

師姐玄姬飛向高空,站在鄧楓身邊,也看到了那三份地圖,不過師姐玄姬可看不懂這幾首藏尾詩的意思,還是鄧楓解釋給師姐聽,她才明悟,道:“生靈禁區位列樓蘭古國五大禁地第二,僅次於四大聖獸的族地‘黑雲之地’,那裏兇險無比,九死一生,任何生靈闖進去,都很難平安出來。”

“管他呢,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師姐,你還好嗎?”鄧楓關切詢問道,看着師姐熟悉的絕美容顏,鄧楓忍不住一陣心疼,師姐遠離了族地的保護,人人都想得到她,真是委屈她了。

玄姬嫣然笑道:“我很好,師弟,想不到你如今實力這麼強橫,連師姐我都只能望你項背了,師尊大仇有望得報。”

鄧楓心裏清楚,師姐心中記掛着師尊的大仇,如鯁在喉,如芒在背,他同樣如此。

“師姐,待我達到真皇境,定將三大皇族掀翻在地,到時候你會開心嗎?”鄧楓期盼着師姐的回答。

玄姬卻沉默了,師尊已逝,即便大仇得報,她也未必會欣喜若狂,只是大仇未報,她反而更加心碎,每天都活在悲傷與恨意之中。

見師姐沉默不語,鄧楓不再多言,拉着師姐的皓手,飛向嶺裕王這邊的絕頂強者,將人族四大天王之一的嶺裕王介紹給師姐。

玄姬聽說過人族四大天王的名聲,他們個個實力強悍,地位僅次於人族幾位無上存在,只是人族此番派嶺裕王過來是何意圖?

“此地離那核心之地已是不遠,我們路途中碰到過幾次強大的陣法禁制,差點送了命,那核心之地定是危險重重,我們要加倍小心!”師姐玄姬出言提醒道。

衆高手都表示贊同,荒古禁地本就是一大絕地,他們能幸運走到這裏,並不代表在覈心之地也能這般幸運。

鄧楓與師姐玄姬、嶺裕王、冥羽等頂尖強者一道,開赴向核心之地,那裏或許就隱藏着荒古祕辛。

數個時辰後,他們終於來到荒古禁地中的核心處,這裏,宮殿林立,金碧輝煌,美輪美奐。大殿完好無損,與古之絕域那中心之地相差無幾。

“我們趕緊進入宮殿,說不定有強大種族已經進入裏面,尋得這裏的祕密,我們莫要錯過了這種機會。”嶺裕王乃是遠古時代的強者,他或許知道的更多,他的話自然不會有任何人懷疑。

進入宮殿羣后,引入眼眸的依然是牆壁上雕琢着許多蠻荒古獸,栩栩如生,面目猙獰,輝煌的大殿似乎看不到盡頭,比帝國皇宮大了不知道多少倍,這裏,曾經是荒古四凶之一窮奇的族地,曾經出了曠古爍今的奇華帝尊,荒古年代第一強者,赫赫兇威,舉世震驚!

“前方似乎是一強大種族,我並不認識,你們認識他們嗎?”鄧楓看到了遠處一行強者,他們神祕無比,身上傳來了神聖的光芒,那種濃濃威壓,絲毫不弱於三大皇族。

見鄧楓詢問,玄姬與嶺裕王他們也看到了,他們皆驚呼道:“是不死神族之人,想不到連他們也來了,這荒古禁地因爲你而充滿了無盡的誘惑!”

“他們實力如何?”鄧楓聽聞過不死神族的大名,他們一族的實力比五大先天生靈還強,只是不知道他們究竟達到了何種程度。

師姐玄姬驚顫說道:“傳聞不死神族乃是上天派來的神仙的後代,他們近乎不死不滅,神力蓋世,出生時便擁有至尊的實力,跟四大聖獸一樣,是與四大聖獸齊名的種族,可怕的很。”

鄧楓暗自心驚,這不死神族確實夠強悍的,不過他卻疑惑問道:“師姐,你說上天真的有神仙存在嗎?”

如果是前世地球上的鄧楓,打死他也不相信上天真的會有仙神,而現在,他不得不接受這鐵一般的事實,只是他依然詢問師姐,想得到更加確定的答案。

“我反正沒見過,等你實力達到巔峯境界,自然能知曉這一切。”師姐也不太確定,雖然不死神族號稱神仙的後代,但是這畢竟是傳說。

“嗯,看來得加倍努力修煉了,我還有更多的心願未曾實現。”鄧楓笑道,只要給他一個希望,他便會拼盡全力。

師姐玄姬繼續說道:“那爲首的青年男子名叫古云,是不死神族年輕一輩最強者,在排行榜上排名第五,潛力恐怖,有望成爲下一屆族長。”

鄧楓望向那古云,而古云也正看着他,兩位絕世天才就這麼四目對望,皆能從對方的眼中讀到欽佩之意,古云何等眼力,自然能夠瞧出鄧楓實力的不凡。

這時候,從古殿外面又飛進來一行強者,他們的氣息更加恐怖,比三大皇族的威壓強橫太多,周圍實力弱些的強者直接跪伏在地,雙腿顫抖,這是來自血脈的強大壓迫。

“是四大聖獸之一的玄武一族,那爲首的是少族長玄星,實力比古云還強,在年輕一輩排行榜上排名第四,此人掌控聖力,一點都不輸你體內的荒古之力。”師姐玄姬聽族內老一輩強者介紹過大陸上巔峯種族年輕一輩的強者,對排名靠前的妖孽們印象深刻。


鄧楓驚奇的看向玄星,他此刻化作了人形狀態,非常英俊瀟灑,玉樹臨風,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樣,身着淺黑色衣袍,雙手負立,眉宇間散發逼人的英氣,臉龐嚴肅,不怒自威。

見鄧楓眼眸盯着自己不曾移動,玄星也細細打量了鄧楓一番,似乎要將鄧楓看個通透,很快玄星便發現了鄧楓的與衆不同,他體內擁有荒古之力,跟近來的風波雷同,玄星很快便轉移開了視線,荒古之力罷了,絲毫不引起他的興致,他來這荒古禁地有着其他的目的。

鄧楓想起了玄冥,他現在正在魔獸森林蕘雲之境中等待自己前去救援,“要不要告訴玄星,既然他們是同族,那聖獸玄武一族應該會想辦法救玄冥父子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