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明城聽完以後,愣在那裏,發生的這些事根本就是書上纔有的,哪知竟然現實生活中竟然有出現。他連連說道:“陰謀,這是個陰謀。”

“我也知道這是個陰謀,並且這個陰謀進一步擴大,看來近時明日之星的董事會便會來一次大換血,我姐夫被排擠下去,到時董事會便完全掌握在某些人的手中。”

江明城問道:“陳明君也是個有實力的企業家,怎麼能夠那麼快就被他們打倒呢?”

“江總你不知道我姐夫的公司連續發生了兩起大事,一是貨船沉海的事件,二是公司新進產品的芯片遺失事件,這兩件事件的發生已經完全動搖了他的根基,現在學校又準備籌措大量的資金去購置新設備,這要花去大量的錢,可是動搖了根基的他一時之間怎麼能夠籌措那麼多資金?唯有一個辦法,就是拋出自己在明日之星的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但這樣便再也不能夠呆在董事會了。”

江明城聽完連聲嘆道:“明君這人我瞭解,可以說是華東地區少有的年輕企業家,想不到卻連連遭受的意外的傷害,真是對他致命的打擊。稍微不慎他有可能從此一蹶不振,華東地區便少了個企業新秀。”由此看來江明城是個惜才,愛才之人。

“不過在我看來我姐夫連續的兩次遭遇並非天意造成,而是人爲索然,是一個陰謀在裏面,並且這兩件事很有可能出自同一人之手,其目的就是通過搞垮他的公司,進而奪取他在明日之星學園的股份,上一次抽取百分之十五的股份,這一次再抽取百分之十五的股份,結果他便堂而皇之的成了明日之星的大股東,甚至連白總的那份大股也要謀取。”

“對,這也是一個陰謀,這個陰謀其實就是由對付明日之星董事會中派生出來的。那麼你有什麼法子沒有?”

雲飛龍恢復往常的自信說道:“既然是個陰謀就一定有個破綻的地方,我就不相信查不出來。”

“好,難得明日之星有你這麼個熱心的教師,並且你還是個臨時的教師,對陳明君還是個結義姐夫,你真是難能可貴呀。”

雲飛龍卻微微的嘆了口氣,但並沒有將話說出來。

江明城久經風浪哪裏會看不出雲飛龍這一嘆之中包含的什麼意義?他慷慨的說道:“龍雲,難得你我這麼投緣,你姐夫這個忙我就幫定了,說吧,你姐夫還差多少的資金週轉?”

雲飛龍想不到江明城竟是這麼的慷慨大方,他不由得握住江明城的手說道:“江總,你真的幫我姐夫這個忙?我在這裏先替我姐夫感謝你了,我這就叫他出來與你相見可好?”

江明城笑着點點頭,雲飛龍激動地撥通了陳明君的手機,陳明君聽到這天大的喜訊,便急匆匆的趕往雲飛龍和江明城所在的東街。

在陳明君還沒到達之時,江明城對雲飛龍說道:“龍雲,其實我這次再見到你,還是有一件事情想要拜託你。”

雲飛龍問道:“什麼事?江總儘管說。”

“我是中年得子,我兒子對我來說可以說是個命根子,我將所有的精力和期望都寄託在他的身上,幸老天有眼,我的兒子還是很懂事,很聽話,但是我怎麼也忘不了去年的吳江郊外的那一幕,要不是那個黑衣人,我就是攢再多的錢也是白費的,所以我念念不忘那個恩人。如今只有你才能知道我的那個恩人的下落,千萬拜託何時讓我與他見上一面。”江明城是個重情重義之人,對吳江那晚的事情始終無法忘懷。

雲飛龍感動了,想不到自己受人之託做了這件好事,竟然讓對方這麼的掛念。他說道:“江總,你知道救你的黑衣人是什麼人嗎?”

江明城說道:“我事後打聽過了,他手裏的一把寒冰冷刃就是他的象徵,他就是曾經橫行三江的黑道大哥鐵手飛龍。”

“你既然知道他是黑道的,爲什麼還對他念念不忘?”雲飛龍有些奇怪江明城的想法,竟然這麼的開明。

“俗話說受人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更何況據我所知鐵手飛龍並沒有在三江做過什麼傷天害理之事,只不過他的威猛,令得華東地區黑道白道害怕而已,他的本質並非是壞的。”


“江總,你真的是一定要見到他才能了你心願?”雲飛龍再問道。

“對,不見到他,我一生始終牽掛着這事,甚至不能終老。”

雲飛龍再次感動了,覺得自己應該站出來了,於是說道:“江總,我可以答應你見到他,並且是馬上,不過請你保密,因爲他早已離開黑道了。”

江明城驚喜而又奇道:“真的?馬上?”

“對,因爲他就坐在你的對面。”

江明城愣住了繼而狂喜道:“什麼你就是鐵手飛龍?”

此時酒店裏沒有其他的人,故而沒有其他人聽到。

雲飛龍說道:“江總,我之所以隱姓埋名,其實是有說不出的苦衷,因爲我從小就有一個心願,那就是做一名教師,現在心願是達成了,但是如果讓大家知道我的出身,他們會怎麼想?並且江湖上的恩怨說不清楚,甚至會引起一場血雨腥風。”

“我知道,我明白你的苦衷,你放心,除了我之外不會有其他人知道,連我的妻子兒女也不說。”

江明城握住雲飛龍的手抑制不住喜悅說道:“終於見到你了。”

雲飛龍說道:“江總,其實我早就應該坦然的面對你的,只是世事多變,請你原諒我的苦衷。”

“明白了,難得啊,龍雲我怎麼也想不到會是你?”

“江總,其實我早該感謝你幫我這麼多的忙,先是學生家長的事情,後是我姐夫的事情,一再的麻煩你。”

江明城說道:“常言道受人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我這點算是什麼?”

“江總,你已經不是涌泉想報了,而是涌血了。”

江明城哈哈大笑道:“龍雲你可真會說笑,好我們以後以兄弟相稱,你看如何?”他跟馬專員一樣對雲飛龍同樣有這報恩和愛才之心。

“好,我今後就叫江總你爲大哥了。”

“好,那我就稱你爲小弟了。”

“大哥。”

“小弟。”

兩個人四手緊握,彼此結成深厚的友誼。

此時門外傳來腳步聲,雲飛龍一聽就知道是陳明君來了。 第204章 你眼瞎了 盲了

果然,陳明君從外面進來。雲飛龍和江明城馬上起身相迎。

“江總。”陳明君握住江明城的手。

“小陳,來坐下,我們不必拘禮。”江明城拍拍陳明君的肩膀說道。

三人一同坐回原位,江明城開門見山道:“小陳,你的事情我都已經聽我小弟說過了,說說吧還差多少資金?”

陳明君想不到江明城這麼的豪爽大方,自己只是與他有過幾面之緣,他竟然這麼爽快的答應幫自己的忙,更想不到龍雲竟然和江明城結成兄弟?可是自己要的那個資金可不是小數目,陳明君吞吐半天也沒有說出,生怕一說出把對方的熱情給嚇了回去。

還是雲飛龍看出陳明君的顧慮,便由他對江明城說道:“這缺口資金大概在五千萬至一億之間,不知大哥能不能幫上這個忙?”

五千萬到一億的確不是小數目,江明城沉思片刻後說道:“五千萬到一億的確不是小數目,不過我不能坐視我們鎮江的企業精英從此一蹶不振,這筆錢我接下來。小陳這樣吧,你將你的帳號報給我,我回去便轉賬八千萬到你的賬上,如何?”

陳明君激動的對江明城說道:“江總,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對你表示我的謝意?”

“小陳,人人難免會有個難處,你就不要這麼說了,你是我兄弟的姐夫,我幫你就是幫他。”

“龍雲,這次姐夫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想當初還誤會你,甚至還排擠你。”陳明君對雲飛龍的感情迅速升溫。


“姐夫,有道是有緣我們纔會在一起,雖然我與我姐不是親姐弟,但是在我感覺上來卻勝似親姐弟,你有難我豈能坐視不理?”

“龍雲,你姐真的沒有看錯你。”陳明君心中只剩下感激。

“姐夫,還是將銀行的帳號和借條寫好交與大哥。”

江明城說道:“借條就不用了,我信的過小陳。”

雲飛龍說道:“此事還是要按照規矩來辦,由姐夫寫借條,然後我們三人都簽上自己的姓名。

陳明君拿出紙筆將借條寫好,雲飛龍動筆在見證人的地方簽上自己的姓名,然後將筆交給江明城,江明城指了指雲飛龍道:“你呀你,何必多這麼一道程序呢?”不過他還是將自己的簽了上去。

陳明君再三的向江明城致謝,江明城說道:“小陳客套話就不要講了。總之正如龍雲所說的,你千萬要頂住,不能被他們排擠出明日之星學園的董事會。”

“我明白,有你們的這麼大力支持,我說什麼也會頂下去的。”陳明君再三表態。

“對了,有件事必須提醒你,就是我這次借款給你的事情,你千萬不要讓第三的人知道,當然除了你的妻子至親至人外,不過也要他們保密,因爲這個時候,躲在背後的陰謀者就是希望你被逐出董事會,如果被他們知道你想我借款的事情,他們必然會想法設法阻攔,甚至想其他的辦法對付你,這點務必切記。”


雲飛龍接口也道:“對,你就裝作這筆錢還沒有借到手,到時必須從股權上出手。”

陳明君暗贊他們想的比自己要周到的多。於是連連答應。

過一會兒,陳明君的手機響了,他接完電話以後,臉色微微有些變化。

“姐夫,什麼事情?”雲飛龍很善於察言觀色。

“沒事,小孩子有些不舒服而已,你姐可以搞得定的。”

江明城是中年得子,對於小孩的安危格外的看得重,於是說道:“小陳,你放心,先回去料理好你的小孩,不出意外的話,明天我便會將款打入你的銀行賬號。”

“可是,江總你那麼的熱心支持我,我怎麼能夠就這樣……”

江明城看出陳明君的心事便說道:“小孩子的事情最重要,如果小孩子出了點問題,我們做大人的攢再多的錢也等於是白紙一張。”

雲飛龍也說道:“姐夫,你放心回去吧,江總有我陪着呢。”

陳明君於是滿懷着感激之情離開了這家酒店。

雲飛龍和江明城繼續坐了好長的一段時間,然後便一同走出酒店分別。

他們剛走出酒店的時候,一輛寶馬車經過,車上的正是白素和劉全。

劉全暗自嘀咕道:“龍雲怎麼和江明城在一塊呢?”

白素看到了雲飛龍也看到了江明城,但是她不像劉全那樣城府極深,凡事都多長了一個心眼。

“素素,你看,龍雲和那個江明城在一塊肯定不是好事。”他又在挑撥是非。

“江明城是鎮江榮國集團的大董事,向來與我們井水不犯河水,他們呆在一塊是他們的事情,我們犯得着管他們嗎?”

“就是因爲江明城是榮國集團的大董事,我曾經耳聞他曾經想進軍我們明日之星,如果憑着他雄厚的經濟實力,再加上龍雲的從中幫襯,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劉全捕風捉影的說了一通。

此時對於劉全的話,白素已經缺欠思考的餘地,他這麼說,自己竟然相信了幾分,再想一下便覺得更加有可能了。

“素素,走吧,有我在定不會讓那些人囂張的。”劉全看車一溜風離去。

送白素回到回到家後,劉全還是死賴在那裏不走,害的蔣寒玉趕又不是不趕又不是,於是也陪着他們聊到好久,最後白素自己支持不住了,結果向劉全委婉的下了逐客令。說實在的劉全打心裏想住在這裏,但是他知道凡事急不來,要是把白素給惹毛了,以前所付出的一切便付諸東流。於是只得離開。

第二天還是過星期,白素一個人散步出去,偶然來到雲飛龍住處的附近,其實也正是自己化裝成冬雨的時候的住處。

她走着走着,突然感到眼前的路徑好似很熟悉,再看了看眼前的那棟房子,隱隱中覺得自己曾經住過。

“怎麼會這樣?我怎麼好像在這裏住過?”白素晃了晃腦袋覺得有些頭痛。

這時,雲飛龍從對面走來,他也想不到白素會來這個地方。兩個人相互看了看。但是,此時的白素好像被劉全洗過了腦一樣似的,見到雲飛龍馬上將連拉下來。

雲飛龍知道此時自己與她的隔閡已經是十萬八千里,於是轉過臉去不在看她。

“龍雲,我告訴你,你千萬別想打學校的主意!”

雲飛龍這話可聽的糊里糊塗的,什麼打學校的主意?於是問道:“白素,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打什麼主意了?”

“你不要以爲有榮國集團的江總在背後撐腰就想進軍董事會?”

雲飛龍怒極反笑道:“無稽之談!”

“什麼無稽之談?你什麼樣的德行以爲真的瞞得過我嗎?你自己說說自到明日之星後有什麼建樹沒有?你也不要以爲你以某種的手段迫使班上的學生那麼乖巧的聽你的指揮,你便有成就,不要以爲你來到這學校後得到我爸的賞識和雪姨的賞識後,便自高自大,要知道真金不怕火煉,你是否真材實料過幾天便自然分曉了。”

萬沒想到白素竟然顛倒是非的對雲飛龍說了這麼多,這可把雲飛龍可氣的。他仰天長嘆一聲:“唉——”這嘆息聲包含着多少的痛心和多少的委屈。

接着,雲飛龍發出一陣狂笑,可把白素給唬住了,以爲雲飛龍想對她做什麼?於是連連後退了幾步。

雲飛龍手指直指白素,滿面怒容的大聲道:“白素啊白素,虧你將眼睛瞪的大大的,可想不到你的眼睛瞎了!盲了!萬沒想到啊,這些話就居然在你的嘴邊說出,罷了罷了!”

說完,雲飛龍氣憤的轉身離去,把白素呆愣的丟在那裏,白素自小到大以來沒人這麼大聲地對自己說過話,可今天被雲飛龍這麼大聲的罵了一頓,此時白素對雲飛龍的氣非但沒有熄滅,反而燃得更旺了。她下決心一定要將雲飛龍逐出明日之星學園。

事情過後的第二天,雲飛龍照樣來到學校卻見童光宇等人面對他露出詭異的笑容。雲飛龍暗自奇怪,然後數了數日子,原來明天就是區市教育局的人前來調研的時候,自己該是真正離開明日之星的時候,是告別這短暫而又苦澀的教壇生涯。他心裏道:該來的始終是要來的,既來之則安之吧。


爲了上好最後一節課,站好最後一班崗,這天的課他上的異常的認真,並且課後一直呆在課室對蔣虎和範文再三的交代一些事情,後來連學生也感覺出了。

“老師,你今天是不是有什麼事情要對我們說?”範文最先察覺雲飛龍有些不對勁。

“沒有,老師給你們上課哪天不是這樣?”

範文是何許人也?這個班除了他外,沒人能夠比他聰明,因而他已經察覺出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