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水的地面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薄霧籠罩,讓這邊的一鳴他們看不真切。

「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會有霧出現?」幾人有些驚疑,事情有些蹊蹺。

薄霧只是出現在了溪水的對面,他們這邊一點都沒有。這事情發生的實在是太過於蹊蹺了,如果是真的薄霧,不可能只出現溪水的對面,一定會籠罩溪水的兩岸。而且,薄霧也不可能出現的這麼迅速,一切都太蹊蹺了。讓他們不得不小心謹慎。

對面的老漢並沒有任何的變化,依舊在慢慢的悠閑自在的鋤田耕作,並沒有因為薄霧的出現,就停下手中的鋤頭。

當薄霧散去的時候,在茅屋旁邊的亭子下面,初夏了幾個人影。

三男兩女,男的生的莊嚴魁梧,一個個長的神姿玉骨,寶態莊嚴,如同天上的神祗。紫色的長袍加身,頭戴玉冠與金冠,舉手抬足之間都有一股大道的氣運。

兩女更是美麗,冰清玉潔,蓮藕玉璧,一個生的曼妙無比,一個生的如同潔白的玉蓮。

青色的紗衣與潔白的紗衣籠罩,將她們襯托的宛若九天之上的仙女。

一顰一笑間都讓人沉迷,深陷其中。

「這幾人是什麼時候來的,我們怎麼都沒有感覺到?」虎王驚呼,這幾人絕對是憑空出現的,而它們根本就沒有感覺到。

而此時,老漢也出現在了亭子當中,身著也就是原本那般。灰白色的頭髮,佝僂的身軀,對著幾人侃侃而談。

幾位才俊對老漢都無比的恭敬,紛紛起身敬酒。可惜,他們的談話,一鳴等人都無法聽到。

「看那幾位才俊絕對是無比強大的青年強者,由此可見那位老漢絕對是一位強者。」飛鱗幾獸內心震撼,認為這是一位可怕的強者。

很快,兩女離去,竟然是兩尊可怕的玄獸。一隻竟然是傳說中的青鸞,一隻竟然是傳說中的火鳳。

「青鸞火鳳!難道他們幾人全都是傳說中的玄獸不可?這也……這也太可怕了。這些可是傳說中的玄獸,那可是能和太古十兇相比肩的玄獸呀!出現一尊絕對能夠震懾天下,沒想到在這裡竟然見到了兩尊!」禿狼的眸光懾人,震撼的看著兩尊遠去的青鸞火鳳,盯著剩下的幾人,想要看清楚人形的背後到底是什麼種族。

可惜的是,它根本就沒有辦法看到老漢的真實種族,只能看到一些影響,無法感知到對方的身影。

最後那三名年輕的男子也飛身離去,竟然也都是已經滅絕的上古玄獸,不屬於這個時代。

上古玄獸——青麟!

上古異獸——龐宇!

上古妖獸——屠魂!

再加上之前離去的那兩隻青鸞火鳳,足足五種不存在現在只存在上古時期的可怕玄獸,這些可怕的種族就算是在上古時代也不多,只是寥寥數只,誰能想到在這裡竟然看到了它們的身影。(未完待續。。) 能讓上古震懾一方的上古玄獸都恭敬相待,這尊老漢的身份讓人期待,更讓人往海了天的去想象。]

這尊老漢到底擁有著怎樣的身份?看起來非常的古樸節儉,可是就是這樣的一尊到處都能看到的老漢,卻能讓大名鼎鼎的,甚至能和上古十兇相提並論的玄獸妖獸異獸如此的恭敬。

薄霧依舊,只不過已經沒有原本那樣的濃郁。依稀能夠看清楚,對面的身影。

「這絕對是一尊上古大能,甚至可能是傳說中的上古神聖!」

「也許是傳說中睥睨天下,震懾萬古蒼穹的君主!」虎王內心震撼,看著對面悠然坐在亭子中細細品茶的老漢,內心轟鳴。

「這並不是真實的人,只是上古存留下來的映像而已!」一鳴緩緩的道,嘆了一口氣,內心稍稍有些失落。

畢竟,就算對方是神聖還是之前那五尊上古玄獸,全都不是現在這個時代的人物。那些都只是時空烙印下來的一種映像,並不是還存世的強者。

時間之水滾滾而動,從不回頭,一心向東。

大浪淘沙,遙想世間千萬年,多少天驕泯滅在歷史的長河之中。不可想象,無法想象,自古以來有數不盡的天之驕子隕落,沒有人能真正的亘古長存。

「上古大能!如今何處能見神聖?」一樣長嘆,內心惋惜失落。如今的世間,最強大的人才只是靈王而已。

再往前,就沒有任何的道路能夠走了。這是一條折斷的路。沒有了前進的道路。這是一座懸崖,讓人看不到方向。沒有了一往無前的力量。這是一座迷宮,讓人找不到理想。沒有了前進的理由。

「快看!又有人來了!」巨猿叫道,內心震撼,因為這群人的出場實在是太過於恐怖了。

天地震動,對面的那片映像在搖晃。映像中山峰、地面、天空、河流都在劇烈的晃動。天地崩裂,地面塌陷,那片時空都在毀滅。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會發生天地毀滅的事情?」四獸震驚了,這種情況發生的實在是太快了,讓人有種措手不及。

一鳴不語,而是一瞬不瞬的盯著對面的映像。不敢放過任何一個細節。他不是第一次看到這種史前映像了,在剛進入九盤山第一層的時候就曾經見到過,這次並不是很稀奇。只是想要通過這些意外留下來的影響,洞悉一些上古年間的事情而已。

天地震動,空間割裂。映像中原本平靜的世界這個時候快要完全的毀滅了,山脈在崩斷,山峰在塌陷,森林在泯滅。

只有小溪旁邊的那座茅屋依然屹立,彷彿是一座世外桃源。不受外界任何的影響。

老漢彷彿沒有看到這天塌地陷的景象,依舊悠然的喝著小茶,一隻手放在腿上敲擊著,像是在唱什麼小曲兒。

萬道雷霆降落下來。地面差點被雷海淹沒。一頭萬丈的凶獸從天空降落下來,身上密密麻麻的長滿了鱗片,全都閃爍著可怕的寒光。

巨獸看不到全貌。一半以上的身體隱藏在萬道雷霆之中,只有無數的觸角從雷海中伸了出來。如同億萬條藤蔓,毀滅一切有形物質。

「這是什麼怪物?太可怕了。竟然是在毀滅乾坤!」四獸震撼,內心惶恐,身體都忍不住的顫抖。還好這只是映像,如果是發生在現在,估計所有人都要死,靈王兵來了都不夠看。

「不清楚,古代的典籍中沒有任何的記載?」一鳴搖頭,史前的歷史典籍留下來的並不多,只有隻言片語留了下來,這對研究史前文明造成了很大的困難。

一些都只能憑藉一些只言片字來想象與推敲了。

無數的觸角,如同一條條的天蛇與巨龍,朝著小溪旁邊的茅屋沖了過來。所過之處,所有的世界全都毀滅了,掀翻乾坤。

颶風呼嘯,雷海震動,一股股毀滅的力量像是無盡海嘯一般,形成了巨大的毀滅力量沖了過來。

茅屋如同大風大浪中的浮萍能夠,隨時都有顛覆的可能。

無數的觸角帶著毀天滅地的力量席捲而來,眼看著這座茅屋與亭子下面正在品茶的老漢就要全部的毀滅了。

就在一鳴他們的心臟提到嗓子眼了的時候,那老漢突然之間動了。不過,他並沒有站起身來,只是將手中杯子裡面的茶水朝身後倒了出去。

只是一杯茶水,可是在倒出來的時候,就變成了大江大河,像是九天之上的銀河決堤,又像是真龍翻江福海,攜帶著無窮無盡的力量席捲向了那無數的觸角。

強大無比, 鬼王纏婚 ,像是三歲小孩一般,根本抵擋不住這杯茶水帶來的毀滅性力量。


毀滅與寧靜的對抗!

狂暴與淡定的相對!

映像中,茅屋外面是無盡的毀滅,雷海狂暴毀滅九天十地。而茅屋之內,則是平靜如水。兩幅情景,行成了極致的靜與極致的動的對立。

一朵朵血霧綻放出美麗的花瓣,染紅了煙塵與薄霧。像是為這幅極致對立的畫面鋪上了一道嫣然的色彩。

恐怖巨獸散發出來的無數觸角盡數的斷裂,寸寸崩碎,鮮血染紅了天際。迸濺的到處都是,染紅了地面。雷海崩雲,可是卻沒有辦法進入茅屋一步,只能在外面肆虐。

巨獸龐大的身軀踉蹌後退,剩下的觸角支撐著它的身體壓塌了無數的山脈。它發狂了,身體震動,空間盡數的崩碎,兩條如同山脈一般的手臂從九天雲霄伸了下來,粗大的手臂上面長滿了觸角。每一條觸角都是一條條的天蛇吐露著懾人的蛇信,讓人心悸。

巨大的手臂遮天蔽日,籠罩蒼穹而下,像是呀將整個天地顛覆了。對著茅屋就拍了下來,如果真的拍落下來,什麼茅屋大地的全都會直接毀滅。

老漢依舊平靜如水,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將手中的杯子放在面前的桌子上。抬手一指,原本放在牆角的鋤頭就飛上了天空,突破雷海,迎向了天空中的巨爪。

毫不起眼的鋤頭並沒有散發出無窮無盡的氣勢,可是卻直接洞穿了天空中遮天蔽日的巨爪,鮮血如傾盆大雨。鋤頭橫空,逼退了一條手臂之後,再次橫掃另一條手臂,直接斬斷這條手臂,龐大的如同山脈的巨爪落了下來,將地面砸的直接塌陷,山脈碎了幾條。

巨獸後退,不敢在大意。這是一塊硬骨頭,很難啃動。

天空中降落下來幾道五彩的光芒,從光芒中降落下來幾道身穿七彩甲胄的英武神將。九尺身材,健碩無比,甲胄神光閃爍,威風凜凜。背後一道道璀璨的神芒閃爍,彷彿九天之上的神聖下界。

「上古神聖!這是上古神聖,與古老相傳的神話一樣。」虎王雙眼綻放出炙熱的光芒,想起了古老的傳說。

上古神聖,九天之上的生靈。相傳,這是絕世大能,能夠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強大無比,統領九天十地。

只可惜,史前文明已經淹沒在滾滾的歷史長河之中,上古神聖那些絕世大能也已經消失不再出現。只存在於那些傳說神話之中,到底是不是為真,也不能確定。

原本,它們都以為這只是一些傳說而已,並不為真。可是卻不曾想到,如今真的見到了這種傳說中的上古神聖。

如此同時,那尊老漢才站起身來。佝僂的身體,並沒有挺直脊樑,背負雙手,灰色的長發披散在身後。樸素的麻布衣服,雖然乾淨可是卻有很多的補丁。

那些從九天之上降落下來身穿甲胄的神聖像是大聲的呵斥著什麼,劍拔弩張,隨時都有可能發生天翻地覆的大戰。

老漢原本的笑意也消失了,大聲呵斥這什麼,可惜這只是歷史留下來的映像,並沒有聲音不能聽到他們在說些什麼。

最後,那幾尊可怕的神聖怒不可遏,在呵斥之後,開始動手了。手中的兵器始一出現,天地都在震動,七彩的光芒照耀九天十地,劃破了古今未來的時空。

幾尊神聖組成了可怕的大陣,開始全力的圍困這尊老漢。大概是他們也知道,這尊老漢無比的可怕。所以,剛開始出手,就動用了全力,準備一舉拿下這尊老漢。

老漢任由那些光芒籠罩自己,不時的還捋一捋自己的花白鬍子,有時候還點頭,像是在評價這些神聖的力量。根本沒有意識到這些人是在圍困自己。

光芒爆發,老漢出手了,直接動手,面對這強大的大陣。他率先出手,原本佝僂的身體,瞬間變得健碩起來,挺直了腰板,大步上前,一拳就砸向了大陣。

無數光華流轉的大陣震動,差點破裂,幾尊神聖忙輸送神力,才穩住了大陣。不過,也只是暫時的穩住了而已,接下來老漢再次出手了。幾拳下來,大陣轟然爆碎,根本不能阻擋住他的步伐。

大陣破碎,幾尊神聖綻放出無數的神芒,甲胄璀璨,揮舞著手中的兵器沖向了老漢。而他們身後,那頭身體高聳入雲的巨獸也動手了,殺伐了過來。

亂石穿空,驚濤駭浪,空間崩碎,天地塌陷。

可是,任由這幾尊神聖強大無比,翻天覆地,可是卻沒有辦法拿下這尊老漢。根本就不足以與他分庭抗爭,最後九天之上又有幾尊神聖降落下來,加上之前的神聖,一共十尊神聖下界而來。(未完待續。。) 神聖!

統治九天十地的存在,就算是在滾滾的歷史長河之中,又有多少神聖,沒想到今天一下子就出現了十尊。

一個神聖就能翻天覆地,掌控九天十地,千古萬界。那麼十尊神聖聯手,那麼天下間誰能抵擋?

神聖出手,天翻地覆!

老漢面對十尊可怕的神聖沒有任何的膽怯,依舊面不改色,雙手划動,勾動天地大道,來對抗十尊上古神聖。

天地變色,颶風席捲,大江大河一樣的力量摧枯拉朽,掀翻天地間的一切,沒有什麼能擋住他們的力量。

那大江大河在乾涸!

那巍峨山脈在崩碎!

那連綿大地在塌陷!

老漢出手了,飛舞的鋤頭被他握在了手中,從老還童的身體健碩無比。大戰十尊上古神聖。

長槍橫空,刺穿了無數的蒼穹空間,割裂天地蒼穹。十尊神聖,十桿長槍,刺穿了周圍的蒼穹,混沌之氣肆虐而出,吞噬天地。

吞噬的力量形成,十座可怕的黑洞,彷彿是地獄之門,吞噬一切。向著老漢籠罩了過去,恐怖的力量肆虐,讓人心悸。可以想象,如果老漢真的被吞噬了,那麼結果可想而知。

老漢彷彿也知道自己被圍困之後的後果,古樸的身體綻放出炙熱的光芒,一道道天地道痕出現,神鏈飛舞,彷彿是綻放的神凰。


逆道丹神 。將它們完全的搗毀了,毀滅了個乾淨。


十尊神聖背後的神光綻放。七彩的光暈流淌,那是他們的神環。蘊含著天地間最本源的力量。


十種本源的力量降落下來,想要鎮壓這尊可怕的老漢。

可是。老漢怎麼可能就這樣的甘於被這樣的鎮壓。長嘯一聲,震動天地,直接動手,背後湧現出一道又一道的璀璨神環,照耀九天十地,圍繞在他的身後。

「咦?怎麼不對勁兒?這老漢的力量與那十尊的神聖不一樣!」禿狼發現了他們的不同,驚異。

一鳴早就發現了,老漢與那十尊身上施展的是截然不同的力量。 重生六零嬌妻有空間 ,可是他卻知道。那老漢施展的是與現在的修行體系相似的燃界修鍊體系。

「師傅曾經說過,史前擁有著很多中修鍊體系。就比如說廚術、醫術等等,不只是只有玄術這一種修鍊體系。」

「每一種修鍊體系,只要達到極致,都能登峰造極,抵達大道彼岸成為神靈,成為聖人!」

那些燃界組成的神環只是出現了一瞬間,一鳴根本就沒有看清楚,他到底修鍊出了多少燃界。就剎那間的消失變成了一道璀璨的神鏈圍繞在老漢的身體舞動。

更加激烈的大戰爆發了,天地崩碎,山脈破碎,江河乾涸。炙熱的神芒璀璨奪目。光芒所過之處,一切有形物質全都毀滅殆盡。這是無量的神能,就算是靈王來了都抵擋不住這麼可怕的毀滅力量。

神鏈一出。破碎一切阻擋。就算是上古神聖也無法長時間的抵擋。

光芒突然爆發,天地之間的本源力量高度的凝聚。在一瞬間就充斥了整個天地之間,讓天地大道都在混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