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後能不能跟在你身邊,一起對付他們!”

“這……”

見對方神色,堯風有些猶豫。

雖然自己不怕三大家族,但也不一定能時刻保護好身邊的人。

盛夏若是跟在自己身邊,恐怕會有不少危險。

“哥!你不用擔心我的!”


見對方模樣,盛夏立馬道:“我絕不會拖你後腿!”

“你看,我已經是武者了!”

說着,盛夏快速退後幾步,隨即面色認真,跨開雙腳,深吸一口氣,對空中用力打出一拳,竟是發出了破空之聲!

“武力?!”

一旁牛莽見狀,不禁瞪大雙眼,驚訝道:“盛小姐!你這麼快就練出武力了?!”

“不僅有武力,而且已經外勁大成了!”

這時,李巨石也面色震驚,想不到對方一個普通人,竟能進步如此神速!

武境分爲外勁、內勁、宗師和化境,而每個境界又分爲小成、大成、巔峯。

盛夏能在如此短時間內突破兩層境界,達到外勁大成,提升速度的確已是非常快了。

“嗯,武力紮實,下盤穩定,倒是不僅只是提升了境界。”

堯風認真觀察了眼盛夏體內的力量運轉,不由點了點頭。

對方提升如此之快,固然有自己提供的功法有關,也因爲這僅是武者初期,修煉越到後面,境界提升便越慢。

不過,這也足以說明盛夏的確是一塊練武的料。

而且,能有這般進步,盛夏在學校肯定也是每天刻苦練習,沒有絲毫懈怠。

“嘻嘻!哥!我現在能跟着你了吧!”

得到對方的讚許,盛夏立馬咧嘴一笑,像一朵盛開的花朵,滿臉的明媚。

堯風聞言,只好無奈地笑了笑,點頭道:“好吧,既然你這麼想跟着我,那這段時間就暫時和我一起吧。”

“耶!!太好啦!”

話音一落,盛夏立馬開心得跳了起來,像極了一個天真的小孩。

而堯風看着對方模樣,也忍不住面露微笑。

雖然盛夏跟在自己身邊有一定的危險,但卻能更快成長。

自己只在這呆兩個月,到時盛夏成長起來後,自己離開時也能更放心一些。

“嘿嘿,盛小姐有風爺親自指導,日後肯定能成爲江南第一女俠!”

這時,牛莽立馬拍馬屁道:“以後盛小姐可不要忘了我們啊!”

“放心吧,莽哥你幫了我們家這麼多,我不會忘記你們的情分的。”

聞言,盛夏面色認真,轉頭看向對方保證道:“以後如果大龍哥和莽哥有什麼要我幫忙的,我肯定幫!”

聞言,牛莽反而一愣。

他沒想到自己隨口一說,盛夏竟是當了真。

弄得他一時間竟是不知如何回答,只是乾笑地撓了撓頭:“那、那多謝盛小姐了……”

“我們走吧。”

這時,堯風交代完牛莽維修之事後,便和盛夏、李巨石兩人又重新上了汽車。

見狀,牛莽立馬站直腰身,朝對方背影做了一個極不標準的敬禮,大喊道:“風爺放心,莊園保證給您修得和原來一模一樣!”

話音落下,目送汽車遠去。

牛莽剛要轉身,一名屬下便悄悄走了過來,看着遠處汽車,不禁咧嘴笑道:“莽哥,那人就是這莊園的主人啊,挺年輕呀!”

說着,他雙眼微彎,嘿嘿一笑:“反正他有的是錢,要不我們從他給的維修款中……”

“去你.嗎的!!你想死了?!!”

話沒說完,牛莽雙目一瞪,立馬一腳踹了過去,怒罵道:“風爺的錢也敢拿?!這莊園要是沒修好,老子第一個弄了你!!”

“滾!快去做事去!!”

聞言,那人嚇得面色一白,連忙尷尬惶恐道:“是是是,我這就去……”

而牛莽看着對方重新進莊園做事後,下意識回頭又看向了汽車離去的方向……

他回憶起剛纔盛夏看向自己的認真模樣,面色動容,不由深吸一口氣,暗自道:“他孃的,老子好不容易被對方這麼信任……”

“怎麼也不能自己把自己的名聲給壞了!” 車上,李巨石開車。

堯風和盛夏聊了聊功法之事和義母袁蓉的恢復情況。

盛夏爲武者,恢復得稍快一些,而袁蓉受傷較重,前幾天纔出院。

“義母那套房子靠近鬧市,不便休養,這次我正好要買房,給你和義母也買一套吧。”

見堯風平靜地說出要買兩套房時,盛夏不禁瞪大雙眼,看着對方:“哥,你知道現在的房價嗎?”

“房價?”

堯風搖了搖頭。

盛夏立馬說道:“現在房價均價都得一萬一平,你買兩戶得花多少錢啊!”

“錢不是問題,而且我不是買高層,而是買別墅。”

堯風淡然解釋:“一個人住慣了,便習慣了周圍沒有其他陌生的鄰居。”

“別墅?!”

盛夏一驚,看着堯風根本不在乎價格的模樣,不禁偷偷湊近小聲道:“哥,你告訴我,你到底有多少錢?”

“如果你錢不夠,沒必要給我和媽買的。”

聞言,堯風看了眼對方,面露微笑:“呵呵,說了你不用擔心錢的問題,這點小錢還是有的。”

“小錢??”

盛夏驚訝地看着自己的哥哥,見對方不像說謊,不由詫異道:“原來入伍這麼賺錢?不是說當兵的都沒錢嗎?!”

“盛小姐,大人可不是普通的兵……”

“巨石。”

李巨石剛想回頭解釋一句,便被堯風打斷,便只好聳了聳肩,尷尬地笑了笑。

而堯風轉移了這個話題,問道:“那邊商量好了嗎?”

“嗯,大人,鄧會長已經通知了房地產公司,會有總經理親自過來……”

叮鈴鈴!

李巨石話音未落,堯風的電話便響了起來。

“喂……”

“請問是堯大人吧?!我是盛海地產的總經理陳兵。”

堯風剛接通電話,裏頭便傳來一個熱情恭敬的男聲:“剛纔接到領導的指示,由我來接待您。”

說着,他熱情介紹道:“根據您的需求,我們這有一套樓王級的別墅,叫做江南天府,是我們那整個樓盤中最好的別墅……”

待對方說完,堯風平淡地嗯了一句便掛斷了電話。

是不是樓王他並不在乎,反正只是暫時住在這,只要足夠清淨,無人打擾就可以了。

只是那總經理並不在店中,需要二十分鐘後才能趕到。

“哥,你要買盛海地產的房?”

這時,盛夏瞪大美眸,驚訝道:“那可是最貴的房子啊!”

“呵呵,你們這些年辛苦了,給你們住好一點的房子也不算什麼。”

堯風笑了笑:“我已經定了,買江南天府,在江南天府旁也給你和義母選了一套。”


“江南天府?!!”

話音未落,盛夏頓時震驚道:“我聽說那套別墅得上千萬了啊!!”

……

……

一到盛海地產,便可看到其銷售中心的大氣和精緻,如高級景區一般,設計得極其精美。

“你……你是盛夏?!”

三人剛走近銷售中心,便看到一名正裝女子正從裏頭出來。

女子見到盛夏後,顯然滿臉驚訝。


“你是?”

聞言,盛夏也是一愣,想了半天才道:“欣妍姐?!”

齊欣妍,以前堯風的同學,因堯風的緣故也認識盛夏。

“小夏,你如今越來越漂亮了,都是大姑娘啦!”

見真是盛夏,齊欣妍滿臉驚喜,隨即轉頭看向對方身旁兩位魁梧男子,疑惑道:“這兩位是……”

“欣妍姐,你不認識我哥了?”

聞言,盛夏微微詫異,對方可是曾經在自己面前透露過對堯風有過好感的……

“你哥?”

齊欣妍眉頭微蹙,隨即立馬震驚道:“你是消失了六年的堯風?!!”

看着眼前身形雄偉的男子,她忍不住張開小嘴,捂嘴驚道:“你竟然回來了?!”

“對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