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剛說到了那裡紅玉忽然不太高興地說道:「壞小子,你別和這些小家雀亂說話了好嗎?人家都在這餓了一天了,現在又困又累的,人家要吃東西,人家要和你玩,人家要睡覺休息……」

說著說著她竟然大鬧著向申有為撒起了嬌來,一下子弄得他沒有任何辦法的哄著她說道:「好好好,我的小主人,我和師傅他們說幾句話,立刻就給你弄吃的去好嗎?」

看著他那相當為難的樣子,紅玉忽然兇巴巴的向董眾兵說道:「姓董的老頭你給我聽好了,這小子是本公主看上的壞小子,從今以後你絕對不可以欺負他知道嗎?要不然看我怎麼收拾你!」

聽了她那番話,又看到了申有為羞紅的都能滴出血來的臉色,包括明復祖在內的所有人,一下子忍不住在心裡大笑了起來。

可那時候,董眾兵卻又不得不裝作頗為禮貌的說道:「好的紅玉公主,在下日後一定會對有為多加愛護的。」

聽了他那句話紅玉有模有樣的點了點頭之後,又兇巴巴的說道:「還有,既然你已經是這小子的師父了,那麼從今以後我不在他身邊的日子裡,你一定要給我把他老老實實的看好了,千萬不能讓,包括這個臭丫頭在內的任何醜女人纏著他,要不然本公主知道以後,一定會讓那些賤丫頭們生不如死的。」

說完后她還跳到了董眾兵身旁,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登時令申有為更加羞怯的低下了頭,根本不敢再看向,練寧寧等人看向他的那些滿含戲虐的眼神了。

而那時候董眾兵卻相當謹慎的說道:「遵命紅玉公主,以後我一定會在您說的那些方面,為您緊緊的看著有為的,絕對不會讓任何女孩打擾你們之間的事情。」

看著他那還算誠懇的樣子,紅玉立刻煞有其事的點了點頭,一轉身又跳到了申有為的背上玩耍了起來,就好像那裡真的就只有他們兩個人似的。

而那時候看著她不再胡鬧了,申有為看了看,董眾兵等人看著他的那不懷好意的眼神,稍微想了想才說道:「師父,你們先回去吧!我和紅玉還有點事要處理一下,沿途你們留下咱們的暗記,明天我會尋著它們追上你們的。」

他的話剛說完紅玉一下子很不高興的說道:「壞小子你說什麼呢?這多年過去了,你好容易來我們這一趟,無論如何你也得多陪人家玩幾天,要不然我立馬放火,把你們那座破城給燒了去!」

說話時她還相當認真的,在右手裡弄出了一團赤紅色的火球,頓時令董眾兵等人大為緊張了起來。

可那時候申有為卻相當溫和的說道:「小丫頭不要這樣,我這次是奉了我們城主的命令出來辦事情的,現在我們的事情辦完了自然就得趕快返回去,等下次我沒有任務來看你的時候,我一定陪你都玩幾天好嗎?」

說完后他還忍不住輕輕地撫摸起了,她那頭柔順漂亮的紅頭髮,一下子令練寧寧大為感觸的向明復祖看了過去,卻發現他那時候竟然已經閉上了眼睛,對周圍的事情一點也不在意了呢,登時令她大為失望的低下了頭去。

看著申有為對紅玉那麼疼愛的樣子,董眾兵想了想忽然較為謹慎的說道:「有為,既然紅玉公主誠意邀請你在這裡做客,那你後天在趕路也可以,現在沒什麼事的話我們就先行離開了,請紅玉公主代我們,向南宮城主和貴國國君致敬。」


說完后趁著申有為相當無奈的向他看過去的時候,他一轉身便帶著練寧寧和明復祖向遠處飛去了。

看著他們那逐漸消失的身影,申有為又看了看那四個正在偷笑著他們的女孩,相當無奈的說了句:「小丫頭,現在那些人都走了,你可以下來和你這些小姐妹,陪著我去你住的地方,好好的休息休息了吧?」

說完后一翻手便抱著呵呵嬌笑的紅玉,在那四位女孩的陪伴下向山下走去了。 當時在遠方已經逐漸蘇醒過來了的練寧寧,看到了紅於身後的那隻大火鳥的時候,一下子相當害怕的自言自語的說道:「想不到這個臭丫頭,居然擁有那麼強橫的法力啊!看來她說的那些話還真的沒錯,以我這點修為,就是再修鍊一百年也不夠資格和她交手呢!」

當時就站在他身後的董眾兵,那時候卻相當謹慎的說道:「寧寧你不要亂說話了,火朱雀擁有著超乎想象的烈火之力,就算是我親自出手,也根本抵擋不住它的,而紅玉公主就是火朱雀的印壇。」

聽了他那番話練寧寧的心中更加吃驚了起來。

就在那時候明復祖忽然驅使著毀滅狂魔,砰的一下子向紅玉打出了一記重拳,可在那間不容髮之際忽然有一片,熊熊燃燒著的赤紅色火雲,猛然間拖住了他的拳頭,緊接著那隻朱雀呼的一下子,向他噴出了一片熱浪逼人的赤紅色烈焰,頓時逼得毀滅狂魔難以抵擋的,砰砰砰的向後面倒退了幾步。

可就在那一瞬間,毀滅狂魔的腋下,忽然又長出了兩張詭異的淡灰色大手,砰砰的兩下子向紅玉打出了三顆,磨盤般大小的血紅色骷髏頭,剎那間猶如三頭兇猛異常的狂魔一般,哇哇怪叫著向她席捲了過去。

可就在它們將要撲到紅玉近前的時候,平空中忽然冒出了三頭,爆射著滾滾的紫色烈焰的雄鷹,兇猛異常的張開了它們那對鋒利的大爪子,幾下間將那些骷髏頭扣住之後,更加狂猛的向明復祖撲了過去。

也就是在那一瞬間,毀滅狂魔那雙陰森恐怖的雙眼中,忽然爆射出了一片快如閃電的寒光,刷的一下子,將那三頭雄鷹連同那三顆骷髏頭打成了碎片。


見識到了明復祖那種手段的紅玉,呼的一下子驅使著她身後的火朱雀,兇狠異常的向毀滅狂魔又打出了四條,狂猛異常的深紫色火蛇,剎那間將毀滅狂魔那四條巨大的手臂,緊緊的纏繞住了。

可那時候忽然有一種極其陰森的深灰色光芒,刷的一下子從毀滅狂魔的身上爆射了出去,剎那間猶如一張大網子一般,劈頭向紅玉罩了過去,與此同時在她的頭頂上,還出現了一座相當詭異的赤紅色星羅盤,呼呼呼的向她爆射出了一圈圈,恐怖異常的兩黑色骷髏頭,剎那間將她和那頭大鳥,罩在了一片地獄般的境地中。

那時候明復祖猛然間驅使著毀滅狂魔,砰砰砰砰的幾下子十分強橫的,將纏在他身上的那四條火蛇掙脫了下去,但在剎那間卻被紅玉身後的那頭大鳥,爆射出的一片雄渾絕倫的深藍色烈焰,燒的相當兇險的飛到了高空中,呼呼呼的拍出了幾條更猛異常的血紅色龍捲風,才險險的躲過了一劫。

而那時候紅玉頭頂上的那座詭異的星羅盤,竟然被那些烈焰,硬生生的衝擊成了一片片的碎屑,散落向了各處,剎那間還差一點將董眾兵等人打傷,嚇得他們不得不又向遠方飛出了一段距離,才較為安心的他們二人看了過去。

而那時候申有為卻根本不再去理會周圍其他的事情了,只是將所有的注意力,凝住到了明復祖和紅玉的身上。

就在那時候明復祖忽然暴喝了一聲:「臭丫頭你受死吧!」

話音未落,毀滅狂魔忽然將他那四張巨大的手掌,攥成了拳頭的形狀定在了半空中,剎那間竟有一條五六丈長,一尺多粗,周身布滿了一顆顆,恐怖異常的赤紅色的骷髏頭的,赤紅色毀滅之槍出現在了那裡。

而那時候紅玉也相當強橫的大怒著說道:「死小子,你以為我怕你啊!」

說話間她身後的那隻大鳥,竟然冒著騰騰的赤紅色烈焰,呼呼呼的飛到了高空,變成了一座小山般巨大的怪鳥,猛然張開了它那雙,冒著騰騰的深藍色烈焰的大爪子,煽動著它那對烈焰大翅膀,呼嘯著向毀滅狂魔撲了過去。

看著他們那拚命般的架勢,就在那隻怪鳥和毀滅之槍,即將撞在一起的那一瞬間,申有為猛然暴喝了一聲:「木遁,枯木巨人!」

剎那間伴隨著一片深綠色光芒從他身上爆發了出去,在毀滅狂魔和那隻大鳥之間,忽然出現了兩個極其壯大的深棕色木頭人,轟隆的一下子抵擋住了他們攻擊,剎那間爆射成了漫天的碎木屑,在那一陣陣剛猛絕倫的勁風的催動下,化作了一圈圈的塵埃,驚人之極的將毀滅狂魔還有那隻大鳥,分別衝擊的向後面倒飛出了好長的一段距離,才相繼穩住了身形。

可剎那間明復祖又驅使著毀滅狂魔,大步向紅玉走了過去,那時候申有為忽然跳到了紅玉面前,相當無奈的說到:「復祖,小丫頭,你們不要再鬧了,就算給我個面子,不要再打了好嗎?」

聽了他那句話明復祖登時一愣,可剎那間,紅玉卻將她身後的那隻大鳥收回到了體內,極為開心的跳到了申有為的背上,笑呵呵的說道:「你個壞小子怎麼現在才出來保護人家啊?看我怎麼收拾你!」

說完后竟狠狠的咬住了申有為的一隻耳朵,但他那時候非但沒有生氣,反而相當寵愛的說道:「好了好了紅玉,我這不是過來了嗎?現在當著我師兄的面,你給我留點面子好嗎?」

說話間竟然還忍不住拍了拍她那可愛的笑臉,登時令明復祖大感匪夷所思的說道:「有為,你這是在幹什麼呢?你沒看到她是怎麼對待我,和寧寧還有咱師傅的嗎?」

他的話音剛落,紅玉一下子氣呼呼的說道:「怎麼了臭小子?難不成你還真的以為我打不過你啊?」

說話間她嗖的一下子跳到了申有為的面前,相當惱火的向明復祖瞪視了過去。

可那時候申有為卻裝作不太高興地說道:「好了小丫頭,剛才你也玩夠了吧!這位是我師兄,董先生是我師傅,白天和你交手的那位女孩叫做練寧寧,是我師妹,從今以後你不要對他們這麼沒禮貌好嗎?」

聽了他那些話紅玉忽然笑呵呵的說道:「好了啦臭小子!人家現在和這些傢伙們玩兒夠了,你快讓他們滾,哦不不不,我的意思是你快讓他們走吧!」

說完后又跳到了申有為的背上,饒有興緻的把玩起了他那一頭長發。

看著他們那相當親昵的舉動,雖然明復祖的心裡非常不想放過,將火朱雀降服到他手上的大好機會,可他在和紅玉較量了那麼長時間之後也很清楚,以他目前的實力,根本是無法和火朱雀真正的較量的。

而那時候申有為對紅玉所表現出的那種,以前根本不為所知的寵愛,更令他的心中感到了一絲壓力。

還有他們所在的地方畢竟是南方帝國,而董眾兵又是一位相當嚴厲的老師,如果他硬要和紅玉展開大戰的話,其結果肯定會以自己的大敗收場的。

想到了那些事情他相當惱火的瞪了紅玉一眼之後,還是將毀滅狂魔消散了,並且相當冷傲的說道:「有為,今天我給你個面子,就不和這小丫頭一般見識了,如果以後她再敢對我們那樣無禮的話,我絕對不會讓她這麼輕鬆的。」

他的話音剛落紅玉登時火大的向他瞪視了過去,但申有為卻立刻輕輕的拍了拍她的小手,相當感激的向明復祖說道:「多謝師兄海量,有為在此代紅玉謝過了!」

看著他對自己那麼恭敬的樣子,而且還稱呼了自己一生《師兄》,雖然那時候明復祖還是很生氣的,但總算是賺足了面子,是以對他們微微點了點頭,也就不再和他們計較了。

當時正在遠處看著他們的董眾兵等人,在他們說話的時候便飛到了他們身旁,當時看著紅玉和申有為那麼親昵的樣子,練寧寧忽然相當諷刺的說道:「有為,你身後的那個臭丫頭怎麼那麼不要臉啊?光天化日之下,當著我們這麼多人的面,就和你那個樣子,真讓人看不下去啊!」

聽了她那些話,申有為一下子滿臉羞紅的哄著紅玉,很小聲的說道:「小丫頭,現在我師父他們都在看著咱們呢!你先下來好嗎?」

看著他那麼為難的樣子,紅玉十分鄙夷的看了看,正在同樣十分鄙夷的看著他們的練寧寧,忽然很大聲的說道:「不好,現在沒有什麼光天化日而是明月當頭,而且在這裡除了咱們兩個以外,包括那姓董的老東西在內的所有傢伙,本公主都沒有把他們當成人看,而只是將他們當做是幾隻小家雀而已,最主要的是現在這裡是本公主的地盤,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就算是我老爹也管不了我;哼!」

說到最後的時候她還相當生氣的瞪了練寧寧一眼,登時氣得她攥緊了拳頭,但一時間又不敢向她發火,而那時候董眾兵和明復祖,也覺得很沒面子的向申有為看了過去。

知道紅玉玩兒的有點過火的申有為,立馬代她向董眾兵等人很抱歉的說道:「真對不起師父復祖還有寧寧,你們不要和紅玉一般計較好嗎?她。」

他剛說到了那裡紅玉忽然不太高興地說道:「壞小子,你別和這些小家雀亂說話了好嗎?人家都在這餓了一天了,現在又困又累的,人家要吃東西,人家要和你玩,人家要睡覺休息……」

說著說著她竟然大鬧著向申有為撒起了嬌來,一下子弄得他沒有任何辦法的哄著她說道:「好好好,我的小主人,我和師傅他們說幾句話,立刻就給你弄吃的去好嗎?」


看著他那相當為難的樣子,紅玉忽然兇巴巴的向董眾兵說道:「姓董的老頭你給我聽好了,這小子是本公主看上的壞小子,從今以後你絕對不可以欺負他知道嗎?要不然看我怎麼收拾你!」

聽了她那番話,又看到了申有為羞紅的都能滴出血來的臉色,包括明復祖在內的所有人,一下子忍不住在心裡大笑了起來。

可那時候,董眾兵卻又不得不裝作頗為禮貌的說道:「好的紅玉公主,在下日後一定會對有為多加愛護的。」

聽了他那句話紅玉有模有樣的點了點頭之後,又兇巴巴的說道:「還有,既然你已經是這小子的師父了,那麼從今以後我不在他身邊的日子裡,你一定要給我把他老老實實的看好了,千萬不能讓,包括這個臭丫頭在內的任何醜女人纏著他,要不然本公主知道以後,一定會讓那些賤丫頭們生不如死的。」

說完后她還跳到了董眾兵身旁,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登時令申有為更加羞怯的低下了頭,根本不敢再看向,練寧寧等人看向他的那些滿含戲虐的眼神了。

而那時候董眾兵卻相當謹慎的說道:「遵命紅玉公主,以後我一定會在您說的那些方面,為您緊緊的看著有為的,絕對不會讓任何女孩打擾你們之間的事情。」

看著他那還算誠懇的樣子,紅玉立刻煞有其事的點了點頭,一轉身又跳到了申有為的背上玩耍了起來,就好像那裡真的就只有他們兩個人似的。

而那時候看著她不再胡鬧了,申有為看了看,董眾兵等人看著他的那不懷好意的眼神,稍微想了想才說道:「師父,你們先回去吧!我和紅玉還有點事要處理一下,沿途你們留下咱們的暗記,明天我會尋著它們追上你們的。」

他的話剛說完紅玉一下子很不高興的說道:「壞小子你說什麼呢?這多年過去了,你好容易來我們這一趟,無論如何你也得多陪人家玩幾天,要不然我立馬放火,把你們那座破城給燒了去!」


說話時她還相當認真的,在右手裡弄出了一團赤紅色的火球,頓時令董眾兵等人大為緊張了起來。

可那時候申有為卻相當溫和的說道:「小丫頭不要這樣,我這次是奉了我們城主的命令出來辦事情的,現在我們的事情辦完了自然就得趕快返回去,等下次我沒有任務來看你的時候,我一定陪你都玩幾天好嗎?」

說完后他還忍不住輕輕地撫摸起了,她那頭柔順漂亮的紅頭髮,一下子令練寧寧大為感觸的向明復祖看了過去,卻發現他那時候竟然已經閉上了眼睛,對周圍的事情一點也不在意了呢,登時令她大為失望的低下了頭去。

看著申有為對紅玉那麼疼愛的樣子,董眾兵想了想忽然較為謹慎的說道:「有為,既然紅玉公主誠意邀請你在這裡做客,那你後天在趕路也可以,現在沒什麼事的話我們就先行離開了,請紅玉公主代我們,向南宮城主和貴國國君致敬。」

說完后趁著申有為相當無奈的向他看過去的時候,他一轉身便帶著練寧寧和明復祖向遠處飛去了。

看著他們那逐漸消失的身影,申有為又看了看那四個正在偷笑著他們的女孩,相當無奈的說了句:「小丫頭,現在那些人都走了,你可以下來和你這些小姐妹,陪著我去你住的地方,好好的休息休息了吧?」

說完后一翻手便抱著呵呵嬌笑的紅玉,在那四位女孩的陪伴下向山下走去了。 紅玉等幾個女孩,和申有為從那座大山上走下去之後,沒一會兒工夫,竟然著他走到了不遠處一座相當富庶的城池下面,由於那時候已經是深夜時分了,那裡的城門早就關閉了,但那時候紅玉出於好玩,竟然沒有和申有為等人駕著遁光飛進城去,反而讓申有為背著她,有說有笑的走到了城門下。

當時正在城門上巡視守衛著的,那些兵將當中的一個人,在他們走到了距離城牆還有五六丈遠近的,護城河對面的時候,在那熊熊燃燒著的火把下便看到了他們,由於當時不知道他們是幹什麼的,其中一個將士立刻朝他們大聲喊道:「下面的人,不要往前面靠近了,這裡是我們南方帝國的重鎮,現在已經過了開城放行的時間了,你們還是另尋他處去吧!如若再敢向前,我們可就要放箭了。」

聽了他那些話紅玉一下子大怒了起來,就在她剛要發火的時候,那位身穿紅色裙衫的女孩,立刻相當高傲的說道:「上面的人聽好了,現在立刻通知你們這裡的最高長官,出來迎接紅玉公主大駕,如敢怠慢後果自負!」

聽了她那番話,城牆上的那些兵將,一下子便大為驚訝的小聲著議論了起來,沒一會兒工夫剛才說話的那個人,又大聲喊道:「各位上使,可有特別通關令牌嗎?現在深夜晃晃,我等雖然相信你們不敢冒充公主大駕,但現在乃是刀兵四起之際,還請各位上使見諒!」

見他們居然敢懷疑自己等人是冒充的,紅玉一下子暴怒著大喝道:「你們這些混球狗雜碎好大的狗蛋子,本公主何許人也?難不成還敢有人冒充嗎?」

說話間她竟氣呼呼的飛到了半空中,想要衝過去將那些兵將暴打一頓,那時候看著她那氣勢洶洶的架勢,城牆上的那些兵將,一下子將她看成了,是想要攻打他們城池的敵人了,是以立刻便戒備森嚴的搭起了弓箭,向他們瞄準了過去。

意識到情況變的越來越糟的申有為,趕忙飛到了紅玉身旁緊緊的抱住了她,就在城牆上的那些兵將向他們喊話的時候,他忽然化作了一道黑色光芒,帶著紅玉直接越過了那些兵將,飛到了城中一座最顯眼的樓閣上,一下子令那些兵將,大為緊張的向他們追襲了過去。

不過那時候跟著紅玉的那四位女孩,在飛入到了城內之後,立刻各自拿出了一塊令牌,讓他們的將軍看了看,那些兵將立刻戒備森嚴的,將申有為和紅玉所在的那棟宅院保護了起來。

沒一會兒工夫,當知道了來到他們那裡的,真的是那位整個南方帝國,最不好惹的紅玉公主的時候,一下子嚇得那裡的城主,極其害怕的立刻將自己的府邸為紅玉等人騰了出來,然後又為他們準備了好多美味佳肴,甚至是歌舞劇目等等之類的娛樂消遣的節目。

可當時由於擔心那些人會影響到紅玉和申有為的心情,是以那四位女孩便將他們攔了下去,隨後又嚴令那位城主等人,在紅玉等人離開之前不得好近那座府邸否則殺無赦。

得到了那道命令之後,包括那位城主在內的所有人,一下子迅速的離開了那裡。

雖然那時候天色已經越來越晚了,但紅玉卻饒有興緻的和申有為邊吃邊玩了起來,直到申有為睏倦的倒在地毯上睡著了,她才較為安靜的,躺在了他的臂彎中休息了起來。

從沒有看到過紅玉那麼開心的那四位女孩,一時間都對申有為大為感激了起來。

隨著世間的流逝不覺間,申有為和紅玉竟然一覺睡到了第二天中午,才睡眼迷離的醒了過來,稍微收拾了一下,申有為便在紅玉一百個不願意的留戀下,準備離開了。

可就在他們剛走到卧室門口的時候,申有為忽然想是想起了什麼似的,頗為認真的對紅玉說道:「小丫頭,咱們這一分別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見面呢!」

他剛說到了那裡,依偎在他懷裡的紅玉,立刻幽幽的說道:「 閃婚厚愛:偏執老公寵上癮 ?」

庶女驚華:一品狂妃 ,然後才頗為為難的說道:「小丫頭,我知道我這麼做很對不起你,但現在咱們都還小呢,而且這世間也是戰亂不斷的,我向你保證,等咱們長大了我一定永遠守護著你,再也不和你分開了好嗎?」

看著他那堅定的眼神紅玉雖然心裡還是很難受,但她也很理解,有些事情根本是他們別的不要面對的,是以立刻微微點了點頭。

看著她那頗為傷心的樣子,申有為忍不住輕輕的的親吻了下她的小嘴,一下子弄得她滿臉羞紅了起來,但那時候他卻將那個小葫蘆交給了她,並且十分慎重的說道:「小丫頭,這件寶物是我的好友兼損友,東方萬劫那臭小子送給我的,裡面原本有三顆具有神效的靈丹,但前不久我和我師父,因為身受重傷每人吃了一粒,現在我將這最後一粒送給你,如果日後我不在你身邊,而你又遭遇到了很危險的事情的話,立刻將它吃下去,我保證到時候它至少可以救你一命的。」

看著他說的那麼謹慎的樣子,紅玉立刻好奇的打開了葫蘆蓋子,將那裡飄香四射的丹藥倒在了手上,仔細端詳了起來,將信將疑的說道:「傻小子,你該不會是被那個不靠譜的混小子給騙了吧?這顆藥丸我看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啊!」

說話間她便拿起了那顆丹藥,在申有為面前搖晃了起來,擔心她一個弄不好就將那顆靈丹損壞掉的申有為,登時被嚇得趕忙抓住了她的小手,輕輕的將那顆丹藥收進了葫蘆里,又相當謹慎地說道:「小丫頭,我怎會騙你呢!現在你應該知道,那小子就是青龍的印壇,而他體內流淌著的血,在某種意義上肯定會有青龍的一些真元不是嗎?」

聽了他那些話紅玉立刻若有所悟的點了點頭,就在那時候忽然有一圈赤紅色的光環,從紅玉的身上緩緩的飄落到了地毯上,登時令申有為大為警覺了起來,但剎那間那圈光環竟然變成了一位,身穿鮮紅色長裙,膚若凝脂,體態優美,朱唇微啟的絕俗美女,立刻讓申有為目露寒光的看向了她。


看著申有為那副如臨大敵的樣子,紅玉忽然笑呵呵的抱著那位美女說道:「朱雀阿姨,想不到你也忍不住,出來看這個傻小子了啊?」

說完后她還相當開心的摸了摸申有為的頭,而那時候他也已經知道了,那位美女原來就是朱雀變化的,是以立刻頗為禮貌的說道:「晚輩申有為,見過朱雀大神!」

看著他那富鎮定自若的樣子,朱雀微微點了點頭忽然相當謹慎的說道:「有為,你方才說,這顆丹藥和青龍有很大關係是真的嗎?」

說話間她便接過了紅玉手中的那個小葫蘆,一下子便感覺到了,有一種和她的真元不斷的產生某種共鳴的力量,剎那間令她相當興奮的點了點頭,而那時候申有為卻相當平靜地說道:「我方才所說的那些事情,大神只要一觀這顆丹藥就會明白的。」

聽他那麼一說,朱雀立刻將那顆丹藥倒了出來,卻不成想那顆丹藥剛剛落在了她的手上,竟然輕飄飄的飛到了她的手心上方,相當絢麗的發出了一圈圈美妙絕倫的七色光芒,霎時間令紅玉大為驚訝了起來。

可就在那時候朱雀的手心裡,忽然爆發出了一團相當強勢的,拳頭般大小的深藍色火焰,呼呼呼的將那顆靈丹煉燒了起來,一下子令申有為大偉擔心了起來,而那時候紅玉卻笑呵呵地說道:「朱雀阿姨,你該不會是想用這種方式,來試探一下這顆小東西的裡面,是不是真的有那條笨龍的真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