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下一切都是猜測,自己必須做好萬全準備。

隨時應變!

速度,一點一點加快。


倏地——

「滋~」「滋啦~~」氣流波動。林風面色微凝。

不對!

大有問題!

心中正是怔然間,眼前通道處倏地裂開一條縫隙,閃動著奇特光澤。

「噝!~」狂暴的吸力頓時出現。

空間裂縫!

林風眼眸一灼,卻並不慌亂,右手閃動起一抹火焰光芒,輕鬆抵擋而住。疾馳的身形很快越過空間裂縫。林風微微回首,「氣流不穩定,這裡的空間層面很薄弱,倘若速度太快便會撕開空間。」

心中明然,林風霎時降低速度。

果然,氣流重歸穩定,空間亦是再不震蕩。

林風點點頭。

就好似用尖針刺一匹布,若刺的是麻皮布便是刺不透,但若是絲綢布。卻能輕易刺破。空間層面亦是同一個道理,不同的空間層面所能承受的壓力不同。


譬如天武大陸,和斗靈世界便是不同。

道理,淺顯易懂。

「雖然這些空間縫隙我能輕易抵擋,但若為加快速度,不斷的撕破空間,恐怕……」

「整個通道會崩裂。」

林風眼眸灼然,心中仔細的分析。

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另一處通道中。

「嗖!」紀清疾速飛馳。

速度超出林風足是兩倍之多。周邊空間不斷出現縫隙。

但紀清何等實力,雙手不斷變幻。忽左忽右,忽前忽後, 你好,長善 。就好似進行著一場戰鬥反應訓練,毫無疑問,紀清非常合格。

但……

「啪嗒!」「滋啦!~」

空間裂縫越來越加劇,出現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

「不好!」紀清俏臉頓變。

迅速降低速度。但卻已是為時已晚。

空間的縫隙逐漸加劇,就好似一張紙張燃燒而起,正中央的洞越燒越大,瞬時擴散四周。紫色氣霧瀰漫,整個通道劇烈崩散。震蕩驚人,紀清此時已是停下步伐,但俏臉卻是一陣發白。

「蓬!」腦袋輕震,紀清瞬時眼前一花。

剎那間——

啪!紀清意識恢復,卻是回到紫霧區域之外。


「失敗了。」紀清輕嘆一聲,搖了搖頭。

一味的逞強,急於求成,卻是聰明反被聰明誤。

怪,就怪自己太好勝。

「看來我和這紫色寶物有緣無份。」紀清輕嘆,感到可惜。



疾馳而行,林風神色平靜。

心中雖懷疑這紫色寶物的獲得可能與時間有關,但卻並不急於求成。

「似乎並非朝夕之間。」

「考驗,也不可能那麼簡單,必須耐心等待。」

自己曾聽師傅提起過,黃色、綠色寶物出土,無不是遭武者爭相哄搶,卻看誰運氣好,誰實力強。但這紫色寶物顯然不同,單單出現那傳說中唯有靛級寶物才會出現的『血祭』不止,更還有考驗,就好像……

「寶物有靈。」

「彷彿在挑選主人般。」

林風淡然一笑,卻是不急不緩的趕路。

一個時辰,接著一個時辰。

一天,接著一天。

壓制著速度,林風氣定神閑,倒是淡定。

秘分身進入『極路鳳凰界』中修鍊,這邊本體『慢吞吞』的跑動,就好似散步一樣。確實,這等速度很慢,不,應該說相當的慢。林風速度若是爆發,隨隨便便就能超出眼下十倍。

「還挺考驗耐性的。」

「卻不知這漫長的『通道路』要走多久。」

林風眼眸爍爍,心中微忖連連。

儘管已是過去近十天,但速度卻沒有丁點變化,就彷彿一台機器般一直穩定的運作著。速度維持在一個穩定的值,沒有絲毫偏差,極限的接近這個通道所能承受的壓力,卻不破壞通道。

保持空間穩定。

並不容易。

看似簡單,但實則堅持下來很難。

沒有過人的力量控制能力,沒有耐性和毅力,根本無法辦到。

另一處通道。

嗖!嗖!金牛角氣喘吁吁。

已是強弩之末,速度猛的快了少許。眼前空間便又閃現波動,空間裂縫霎時出現。咬了咬牙,金牛角用力擋住那強大吸力,瞬時放緩速度,空間雖是連連震蕩,卻仍未至崩潰邊緣。

一刻鐘后……

金牛角的速度。已是不知不覺的放緩許多。

疲累,相當的疲累!

連續近十天的奔跑,一直保持著同一個頻率的速度。

人的身體會疲累,精神同樣會疲累。

一旦疲累,便容易犯錯!

金牛角未曾注意的是,那腳下被紫霧所覆蓋的區域每當他跑過時,顏色總會有些許變化。

然而,他看不見。

眼睛,畢竟長在前方。

更何況。誰沒事會去注意已經走過的路,更是被紫霧環繞,根本發現不了。

「呼,呼~」金牛角氣喘如牛,速度越來越減慢,汗滴落下,金牛角自己都未發現速度的改變。

倏地——

啪!金牛角一個踉蹌。

根本沒反應過來,就好似踏空般。腳下一輕眼前頓時一片天旋地轉。

「蓬!」腦袋輕震,金牛角眼前一黑。

霎時間。回過神來,畫面卻已是瞬息而變。

回歸第四重天。

失敗!



眾人中,表現最好的無疑是林風。

季修、祝零也是絲毫不顯遜色,雷霸、黃膽等人雖遜色一籌,但也咬牙堅持著。

時間,慢慢過去。

十天又十天。相當的考驗耐性。

沒有大毅力者,沒有強大的耐性和體力,根本無法通過這道關卡的考驗。

轉眼——

「第一百天了。」林風眼眸微爍。

「若按第四重天的時間來算,恐怕此時雁翎尊府的時間已經到了。」

「顯然在這通道中,時間的流速和外界不一樣。」

林風心中暗忖。 農女當家:獵戶夫君不要撩

本體的自己依然慢吞吞的跑動著,哪怕時間過去整整一百天,依然如百年老松般屹立,沒有半點變化。事實上,這般考驗別說一百天,就算一千天,一萬天,對自己來說都太簡單。

「時間越拖久越好。」林風微然一笑。

極路鳳凰界中,時間流速並不會改變,自己的重生之火可是扎紮實實的修鍊了一百天。

第五十八重到第五十九重的路,已是走了足足一半之多!

「毋須一百天,我的重生之火便能提升到第五十九重!」林風眼眸爍然,右拳霎時緊握。重生之火,每十重為一個大台階,到達第五十九重之後,自己便能向第六十重衝刺。

屆時,重生之火將從本質上提升,蛻變!

想想第六十重的重生之火會有怎樣一番威力,林風便是期待萬分。

絕對超乎自己意料!

但事實,又豈會盡如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