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的錯誤,聰明人是不會犯上兩次的,八六於此刻已經作出了決定,今後要是再次遇到類似的危險,首先就得召喚出狼窩裏的幽魂狼;如果還不行的話,再變身!

一道紫影電閃而出,飛速地圍着八六和瑞爾轉上一圈之後,輕易地收割走了所有人類的性命。雖然本身僅僅是等同於精英戰士的力量,但是幽魂狼的速度之快,完完全全就可以在瞬間秒殺掉任何六十級以下的人類……

八六一把抓過身插數件兵器還沒來得及拔出的瑞爾,騎上了幽魂狼,然後幾進幾齣之間,先後幫助幾個重要的手下解了圍,總算是衝出了包圍圈。

射擊路線爲北方部隊從中阻擋住的人民軍火槍手,實在是無法給逃脫的八六等人造成任何傷害,只能遠遠地看着八六,確切地說是他座下的模糊紫影在那發飆……

“射箭!”瑞尼爾心有不甘地吼道,奈何卻沒能夠得到手下的及時響應,這些傢伙已經徹底鬆懈了下來,哪裏還有絲毫的精銳風範?

省省吧,保住性命就已經是萬事大吉羅!若不是你這個豬頭指揮官,帶着大夥兒想要出城掠奪金幣,也就不會害得那麼多兄弟慘死了吧!守在要塞裏面就可以了,還非得要發起這種沒有意義的戰爭……打仗雖然是士兵的天職,可生命那麼珍貴,怎麼能夠如此浪費呢?

帶着殘存難民一連跑出了十幾公里,衆人這才氣喘吁吁地停下了腳步。後面已經沒有了追兵,而且那些膽小鬼也勢必不敢追過來以免染上瘟疫,只是這今後的道路,應該怎麼走呢,或者說,還有路嗎?

“唉!也只能去暮色森林了!”範裏狀似嘆息,實則卻是在等待着八六這位魔王的首肯。

“嗯,那邊基本上沒有受到瘟疫污染,只是過橋有些麻煩,那麼你就帶着這些難民過去吧!”八六託着下巴,若有所思地說道。

“可是大人,難道您不和我們一起過去嗎?”範裏到底還是聽出了八六的言外之意。

一起走?打仗打輸了的可是你小子,關我什麼事兒?跟着別人打仗就是爽呀,勝負都沒有關係,打得過癮就行了,實在運氣不好呢,拍拍屁股走人就是,壓根就沒有一點損失……八六苦中作樂地想着,打敗了不是我的錯,範裏小子,是你的運氣太差羅……

對!自從進入到人類世界以來,八六就發覺這些自以爲是的人類實在是太弱了,那些沒有經過任何修煉的平民,即便是三個月大的幼年牛頭人都可以兩巴掌拍飛兩個……可這,也正是讓他感到尤其滿意的地方,多有安全感呀,哪像以前的生活,時時刻刻都面臨着身亡甚至是滅族的危險!

想到這裏,八六突然有了一絲明悟,自己爲什麼會那麼痛快地答應了卡扎克大領主,帶領着衆人尋找那虛無縹緲的麥迪文之書呢?

其實重點並不在是否能夠尋找到麥迪文之書,而是享受這個尋找的過程,一年,兩年,甚或十年八年的,無憂無慮地體驗這人類世界的和諧社會,哪怕就是再也不回到詛咒之地,也沒有什麼關係,那東西太難找了,又有什麼辦法呢?

所以,他們纔會慢悠悠地穿越暮色森林,若無其事地在薩丁城呆上那麼多天。出來了這麼久,八六似乎從來就沒有操心過麥迪文之書的事兒……

享受生活,已經無形地成爲了八六的第一要務,所以他纔會在遇到危險時,沒能於第一時間興起變回牛頭人的想法!

所以,去暴風城!

“往回走有什麼意思,我還要去暴風城呢,然後再坐着地精飛艇到北方去!”結束了走神狀態的八六,回答範裏道。

“去暴風城,不是吧,那麼多人民軍在要塞裏邊守着呢,雖然您是魔……唔,雖然您很強大,也有驚世的絕學傍身,可也未必能是那麼多敵人的對手呀!”範裏的意思,即便八六變成牛頭人形態,卻也不是萬人敵呢!

“呵呵,會飛就好,沒有什麼地方是去不了的!”八六說出了飽含哲理的一番話,然後轉身回頭,死死地盯住了戰爭之初,就遠遠地躲起來只管看熱鬧的黑胖。

“哦,是這樣啊!”範裏頓時恍然大悟,確實,只要會飛,別說暴風城了,哪怕是遙遠的卡利姆多大陸,也是能夠到達的。唯一的前提條件是,這個會說話的“飛艇”不發脾氣,突然在半空中把你給扔下去……

“大人,我想留在西部郡發展勢力,以便於成爲大人的一股強大助力,實在是,實在是我們現在的實力,太過微弱了!”重傷在身的瑞爾,神情堅決地朝着八六請示道。

現在的他,除了偶爾當一當肉盾之外,再也沒有其它特長了,或多或少可是有些自卑的。原以爲變成現在的醜模樣就很厲害了,可是跟大人手下那幾個高手一比較,這才知道自己啥也不是……

“我救了你,你也救了我,咱倆互不相欠,你,自由了!”八六非常大度地說道。但是聽在對方的耳中,卻全然不是那麼一回事!

到底還是看不起實力弱小的我們呀!不過,看不起歸看不起,這發過誓要追隨的大人哪裏是一句話就可以解除掉的,瑞爾只能在心裏默默地下了決定,一定要儘快地變強,然後回到大人身邊!

形影孤單地,瑞爾步履蹣跚的離開了難民大軍,但他卻知道自己並不孤單,過了這麼幾天,也不知道那二十多個手下,已經挖好了多少個地牢,抓到了多少落單的難民……

一反常態地,黑胖並沒有立馬拒絕八六讓他變成巨龍形態,載着大夥兒去暴風城的無禮要求。這纔剛剛離開了難民的視線,他就有些迫不及待地變了身,抓起八六等人就往龍背上扔,一副心急火燎的模樣。

好奇心起的八六這纔剛剛開始納悶,那廝就趕緊扇動着翅膀,拔地而起了。迎面刮來的強烈大風,“呼呼”的直往耳朵裏灌,對於高手們來說僅僅是些微的不適應,可要是換了那些未經修煉的平民,恐怕早就被吹飛了……

坐在旁邊的女人挪了挪身子,擋住了吹往八六的大部分強風,無意中,觸動了某個冷血人類王子的心絃。他這才記起先前,在自以爲必死的一剎那,心裏面所想到的,竟只有她!

自從離開了詛咒之地以後,似乎他就一直都習慣了女人的存在,因爲習慣,所以忽視……衣食住行,戰鬥遇險,一直都有女人在旁邊伺候着、保護着,無私得讓八六現在想想都覺得恐怖,這,難道就是人類世界中所謂的“愛”麼?

瘦削的雙肩,就這樣擋住了狂烈的狂風,着實讓八六感受到了一股由外及內的溫暖。這是他首次以一個客觀的角度,打量着身邊的女人。

普通的高度,勻稱的身材,略有女人味卻又不夠精緻的臉龐,算不上嫩白的肌膚,當然,相對於以前見過的那些美人而言,整體上也就和一般的村姑相差無幾……唯一的不同之處在於,這個人完完全全地屬於自己,可以予取予求,有些任勞任怨,憑空讓八六渾身洋溢起一股子幸福的氣息。

冷不防地從身後抱住了女人,然後再輕輕地轉身,用他那健碩的身軀擋住了強風。八六並不知道自己爲什麼要這樣,或許,僅僅是一時的衝動罷了……

“你……”女人張了張嘴,想要說點什麼,卻只有呼呼的風聲吹過,這會兒無論是說什麼,也聽不怎麼清楚吧!


人類世界,重男輕女,被男人睡過並且拋棄後的女人,就如同破舊的劣質盔甲一般,註定了永遠都是無人問津。只有貴族可以例外,因爲他們的生活早就習慣了無比的糜爛,純潔的女性是不存在的。

奈何女人卻只是一個自小就生活在窮鄉僻壤的無知貧民,唯一的初戀,非但沒能和心愛的男人成婚,反而被對方毀掉了自己的一生。

原本,她以爲人生就會這樣痛苦地結束,誰知道又被一個牛頭人給糟蹋了身體……這對於一個失去了貞操的女人來說,雖然還不至於尋死覓活那麼誇張,可怨恨總是有的,只是不敢發作而已。


可隨後被八六推倒了那麼多次,她也就麻木了,這是一個很有力量的牛頭人,藉助他的力量,或許可以殺掉暴風城那個讓自己刻骨銘心的貴族吧!然後麼,或許會自殺呢!

感情的付出在於八六變成了人形以後,無疑增加了他曾經是一個人類王子的說服力……即便不是,那又有什麼關係呢?

只要是人類的模樣就可以了,源於女性的天性,她想要照顧人,至於美醜,作爲殘花敗柳的她已經沒有了挑剔的資格。並且從這個照顧的過程中,感受到即便是在報仇之後,也有了活下去的價值。

非到萬不得已,誰會選擇去尋死?

她一直默默地付出着,不求任何回報。可真當回報來臨時,她卻感到這小小的回報,竟是如此地溫暖,如此地……

“轟!”巨大的震動打斷了女人的遐想,然後她聽見了男人的詢問聲:“怎麼停下來了,繼續飛呀!”

“越過西泉要塞就夠啦,現在走路也可以去暴風城的。”黑胖又擺起譜來,並且不管三七二十一地變成了人類形態:“有本事你自己飛去,我喜歡走路!”

雖然一直都希望見着暴風城那人,可黑胖又有一些提不起勇氣,這種矛盾的心情讓他終究是停飛了,決定慢慢地走路過去,逐漸增加信心。當然,嘴上的理由卻是不願意載着這些垃圾飛得太遠……

讓我飛?哼哼,等到有一天我變成了神靈那樣的強大存在,不就可以隨便飛了嗎?八六陷入了無盡的妄想之中,到時候把人類國家全部拿下,心血來潮時就到街上找幾個美女,然後……當然,作爲對女人的忠實回報,八六是不會拋棄她的……

“我帶路。”艾特這話剛剛出口,就看見一道黑影迅即閃出,竟然是黑胖二話不說地衝了出去,那全力衝刺的速度,恐怕沒人能夠追上!

“老祖宗,等等我!”小紅瞬間變回了巨型魔獸的姿態,鼓動着粗短的四肢追了上去。雖然這速度還差着少許,可只要是聞着氣味……

衆人不由得面面相覷,黑胖那廝,難道還認識路不成?可惜已經沒有了詢問機會,大家也只好跟着艾特,朝着暴風城走去。

數天後,八六、女人、強林、艾特、銀鬚、怪手和康感七人終於來到了大名鼎鼎的暴風城。爲了隱瞞來歷,他們在繞了一個大圈後才最後來到了北城門處,來自北方的冒險者身份,應該是沒有被人抓起來隔離的危險了吧…… 作爲人類世界的第一大城,暴風城的防禦設施無疑是極其誇張的,比之西泉要塞絕對是強悍了十倍還不止,這座城池,曾經也是人類的最大驕傲。

可惜千年前的淪陷,讓它喪失掉了第一大城的光環,畢竟一座城池無論它建的多麼地宏偉,面對精英級別的絕世高手,也是沒有任何辦法進行防禦的。

牀弩以及巨型火炮的威力確實能夠給精英級高手造成不小的傷害,可前提得是,打得中才行啊!人家又怎麼可能會在那裏站着不動讓你攻擊?

經過歷任暴風國王的努力探索,終究想出了一個不是辦法的辦法,也就是將暴風城變成那些厲害冒險者的聚居地。這樣,面對精英級高手的突然襲擊,有了城內上萬名實力高強的冒險者作後盾,即便是一次性來上五六個部落精英都能夠有得一拼!

並且,達到了精英級別的聯盟勇士,更是可以在這裏享受到終身爵位以及特殊津貼的待遇。因此,無論面對的是個體能力極爲強大的精英敵人,又或是部落方面可能攻來的精銳大軍,如今的暴風城都能夠做到水來土掩、兵來將擋的地步!

也正是由於這座城池越來越高的安全係數,逐年吸引着海量的富豪們來到這裏定居,而那些習慣向富豪們錢袋靠攏的冒險者,也就隨之而來了。

如此的良性循環在經過了長達近千年的發展之後,現今的暴風城,比起千年前淪陷時的綜合實力,強上了簡直就不知道得有多少倍!這是一個藏龍臥虎的大城,據說人類世界半數以上的精英就匯聚於此,哪怕是神靈親至也可能會鎩羽而歸呢……

暴風城臥虎藏龍的冒險者們,八六沒能夠見識到,現在的他,住進了暴風城最大同時也是最爲奢華的鑲金玫瑰旅館,滿眼盡是身材性感,衣着暴露的美女服務員。

一枚金幣,哪怕是在生活富裕的人類世界中,也是足夠一戶人家,寬裕地過上半年生活的消費了。可是放在鑲金玫瑰旅館,卻只夠得上一晚上的住宿費用,並且還只是普通的標準間……

八六住的,是八個金幣一晚的豪華套房,其中的奢華程度,簡直就是駭牛聽聞!容許數百人進行會議的寬闊大廳、鑲有金邊的美麗地毯、大如武器店的柔軟巨牀、可以容納二三十人的超大型浴缸、純粹由水晶打造的光滑鏡面……

住進旅館的第一天,八六就愛上了這種無比奢華的生活,消極怠工的他,直接就打發除了康感以外的所有人,出門探聽麥迪文的消息去了。

而他自己,則是喜歡端着一個透明的水晶杯,裝上滿滿的一杯免費橙汁,再弄上一些精美的甜點,自然也是免費的那種……然後坐在旅館大廳的沙發上,打量着那些進進出出的,美麗女子……

這樣的生活,實在是太美好啦!人生若此,夫復何求?

唯一讓他感覺有些些不爽的是,艾特這個混蛋,竟然每天晚上都帶着一位優雅的女士回來過夜,而那傢伙壓根就是身無分文,實在是想不通他爲何能有如此魅力!

當八六把他叫過來嚴加盤問的時候,這小子卻是說不出個所以然來,真真的可恨至極!

其實艾特是不敢說,大人您長得跟英俊無緣,對於貴族禮儀更是顯得一無所知,一輩子也別想碰到那些貴婦人、貴小姐一根毫毛……

艾特成天忙進忙出地從美麗女士那裏套取情況,強林則是跑到那些冒險者常去的旅館裏面探聽消息,兩個矮人更是省事地直奔圖書館翻閱資料。只有女人不知去向,大概是去打探仇人的情況了吧!

至於康感,雖然也是屬於人形生物,奈何八六給他的定義卻是寵物,因此只能與那些住客的寵物一起,被關進了旅館特意建造的寵物中心裏面,整日裏與那些個阿貓阿狗爲伍……

“請問您是木爾大人嗎?”一個衣着高雅、舉止不凡、談吐得當的中年男人恭敬地對着八六問道。那動作,那聲音,實在是完美到了極點,簡直就是八六入住旅館以來,見識到的最具貴族氣息的紳士。

“是的,我就是!”八六罕有禮貌地站起身來,那些所謂的人類貴族禮貌,他也會,儘管這姿勢永遠都與優雅絕緣……

“請你稍等片刻好嗎?”中年人非常誠懇地請求到。

“好啊!”八六從來就沒有接受過如此恭敬的請求,和眼前這個舉止優雅、衣着簡約卻又不失高檔的貴族比起來,自己那幫子手下簡直就是一羣只會打架的莽夫……

中年人點了點頭,然後恭敬地站到一旁,似乎很享受那種靜止不動的感覺,留給八六的卻只有滿腦子的問號……爲什麼回答得那麼快呢,竟然會因爲對方的禮貌而莫名其妙地答應了,這實在是有些……


“唔,請問,爲什麼讓我在這裏等一會兒呢?”八六頗有些不好意思地問道。

“因爲有人想見您。”沒有絲毫的猶豫,中年人不緊不慢地回到道,竟有一種讓人信服的力量蘊含其中。

“誰呀?”穩定心神的八六不再猶豫,想他堂堂的燃燒軍團魔王陛下……

“我的主人。”

“什麼,難道你,你不是貴族嗎?”沒想到如此一個具有貴族風範的紳士,竟然只是一個僕人而已。可即便是這個僕人的風度,也已經超過了八六在旅館呆着的一週時間內,所見到最具紳士風度的人物不知凡幾。

那麼這個僕人的主人,該得是一個什麼樣的貴族風範?這不是全城最好的旅館嗎,怎麼那些自以爲是的有錢人,其貴族禮儀還比不上人家的一個僕人?

“貴族是不能做僕人的,即便勉強做了僕人,也會被剝奪貴族資格。”中年人仍舊是那麼一副不緊不慢的語氣。難道他曾經是一個貴族,八六的心中莫名地升起了這麼一個猜測,無論如何,他的主人必定是個厲害人物!

“你的主人是誰?”


超強戰神系統 卡特拉娜•普瑞斯托伯爵。”

暴風城的伯爵?怎麼可能和自己有關係,可這個自稱爲僕人的紳士,卻分明叫出了那個艾特才取上了沒有多久的姓名,實在是有些匪夷所思了!不會是,有人同名了吧……

“美女伯爵,請問,竟然是傳說中的美女伯爵會來我們旅館嗎?”言者無心,聽者有意,一個不小心聽見了兩人對話的人類大聲地問道,聲音幾乎傳遍了整個大廳。

然後八六就看見,這些傢伙竟然入了魔似的圍了過來,一時間人聲鼎沸,嘈雜程度超過了貿易區的那個巨型菜市場……

“常年不出城堡的女伯爵真的會來嗎?”

“會不會又是哪個色心不死的傢伙在造謠了?”

“太誇張了吧,貴族女士的典範,會來咱們這種暴發戶旅館嗎?”

“應該沒錯,快看,那個看起來非常紳士的中年人就是女伯爵的僕人,我曾經在皇宮裏見過他!”

“……”

“咯噔~咯噔~咯噔~咯噔……”響亮的馬蹄聲完全就掩蓋了大廳裏的嘈雜,當那聲音響到最大時,卻又嘎然而止,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

莫非是傳說中美麗程度賽過神靈的女伯爵,蒞臨了鑲金玫瑰這個小小旅館了嗎?

“咚~咚~咚~”並不響亮,卻刺痛着耳膜的腳步聲後,兩個金光閃閃的衛士走進了旅館大廳。

渾身金色的鎧甲,沉重而整齊的步伐,昂揚的姿態,無不展示着他們的高貴身份。此刻,一些精通小道消息的暴發戶已經認出了他們:“這不就是女伯爵手下大名鼎鼎的金甲衛士嗎?”

實在是太幸運啦!竟然能夠遇見傳說中的女伯爵,號稱是聯盟第一美女,自然也就是世界第一美女的女伯爵;同時也是在人類世界中,擁有爵位最高的高貴女人;更是傳說中身家過億的超級富婆;同時還擁有着極其驚人的權勢,暴風國公主的閨中密友兼音樂老師、聯合國榮譽顧問;全聯盟所有雄性動物的夢中情人……並且,據不可靠小道消息,她還是一個實力強大的女性劍客……

如此高貴耀眼的一個美人兒,名氣遠遠超過了國王與公主的奇女子,竟然能夠在這麼一個小旅館裏面,遇見了足不出戶的她,那該是一種何等的幸事,簡直就比做了大買賣賺了大錢還要幸運了無數無數倍!

旅館中的大部分暴發戶如是想着……也就是暴發戶而已,真正的貴族,無比高傲的貴族,又怎麼可能住在骯髒的旅館裏面……

她就像是突然間出現了衆人的面前,而並不是哪一個部位,因爲在看見她的一剎那,所有人,包括女眷在內,已經無法集中精力去注意她到底是美在哪一個地方,因爲她的美麗,是作爲一個整體的存在,完美無比的整體。

八六原以爲這個世界上,最爲美麗的是人類,而人類當中,最最美麗的則是曾經挾持過的暴風王國公主以及共同生活過的南雪女俠,可是現在,他的世界觀又一次被顛覆了……

女劍客南雪的身材無疑是相當完美的,應該說,世界上根本就沒有超越完美的存在。但是現在,女伯爵達到了那種境界,那種無法用言語形容,比之南雪更勝一籌的身材!

暴風公主艾米莉的臉蛋無疑是精緻的,精緻到超出了想像力極限的存在,可是眼前女伯爵的容貌,竟是感覺比之艾米莉更勝一籌,足以讓所有男人和女人產生自卑感的絕世臉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