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玄老應該是被虜了,他們是怎麼辦到的呢?玄老頭就算功法不行,可那一手的毒藥,一般人根本近不得身。”林霄大概忘了,還有他的寶貝徒孫軒兒,軒兒雖然是轉世靈童,可惜一身的靈力還未完全甦醒,更沒什麼武功,怎麼可能是這幫窮兇極惡的軍人對手。

突然,林霄發現不遠處有一隻黑色的身影,它匍匐着,似乎準備向那二人下手。

“臥槽,這不是哲學嘛。”林霄的眼力不假。

那個趴在地上黑乎乎的身影就是化成原形的念哲學,當時情況非常緊急,幾人在岸邊等不來林霄,就打算進入西藏,慢慢等。

誰知道,剛過關卡就被一夥軍人團團圍住。假如就玄子墨一人還好說,打了半天,也不知道他們請了什麼高手,竟然將明玉和明朗電擊致暈,抓着軒兒逼自己就範。他向念哲學使了一個眼色,撒出一包藥粉才讓師弟脫了身,自己留在軒兒幾人身邊等待時機逃出去。

就在念哲學將要竄出去的時候,後腿被人一把拽住,念哲學剛想扭頭便咬,聽到這個聲音立刻就堆了。

“哲學,是我。”

“啊,師傅。師傅,你去哪兒了啊。”念哲學一週沒見到自己的師傅,大師兄又被敵人給生擒了,頓時就六神無主起來。這下,聽到師傅的聲音,簡直就像一下找到了組織,那心情無比的激動。

林霄一把捂住他的狗嘴喝道:“你想將裏面的軍人全都叫出來嗎?呆子,走,離開這說話。”

念哲學扁着狗嘴,樣子極其滑稽,灰溜溜的跟着林霄幾個騰躍消失了。

“哲學,這是怎麼回事?聽說,你大師兄被他們抓住了?”

到了這安靜的地方,念哲學化成人形,一頭撲到林霄的懷中,像個想家的孩子一樣哭了個天昏地暗,林霄一頭的黑線也沒有辦法,誰讓自己先玩失蹤,倒也怪不得這個30歲的小徒弟了。

“好了好了,哲學,快別哭了,告訴師傅到底怎麼回事。”

念哲學這才一五一十的告訴林霄,他們是怎麼來到這兒,又被對方以軒兒要脅抓住。大師兄神識傳音說讓他在這等着師傅,他會看情況逃走。可一連過去了一週時間,師傅沒有等到,就連大師兄的消息都沒有了,念哲學這才慌了神,打算硬闖進去。

“哦,原來是這樣。這個可惡的郭少爺,我看他受到的教訓還是太輕了。”林霄氣得牙根直癢,一拍旁邊的大樹,頓時從樹冠到樹根被拍裂。


“師傅,我們該怎麼辦啊?”

林霄仔細的思考了一下說道:“對了,我記得曾經雷老頭給過你一張黑色的卡片。”

“哦,對呀,你不說我還沒想起來,是啊,他給過咱們一張卡片,說是隻要有任何困難,亮出來,邊防軍一定會幫助咱們。”

“嗯,不過這幫邊哨軍人應該是郭家的人,正規軍已經不知道被弄到哪去,你往回走,到最近的林孜自治縣去找正規軍,將卡片掏出來給他們看,看能不能找到雷子軍吧。”

“好,師傅,我這就去。”念哲學一溜煙的往回奔。

“哲學回來。”林霄叫住念哲學,從懷裏掏出兩隻藻腮,遞過去說道:“傻狗,那麼深的水你怎麼遊,把這藻腮帶放入嘴中,可以助你呼吸,記住,這藻腮只剩四日功效。你用完就趕緊拿出來,別到時候再淹死了。”

“嘿嘿,還有這樣在的好東西,好的,師傅,放心吧。”說完轉身跑遠了。

“唉,郭少,看來你我還是免不了一戰啊。”林霄扭過頭望着駐紮在邊防的一個又一個帳篷陰陰的說道。 不得不說郭子康養的這些私軍素質很不錯,不僅每一個都是特種出身,而且還有好幾個天賦異秉,都有些異能。

林霄查探了半日,發現這不大的營賬裏竟然聚焦了不少異能人,按照他的話來講,就是有點特異功夫,實際上就是某部分器官潛能被激發出來,又或者本身就有武學底子或師承門派。

“不好闖啊。”

林霄換了一身夜行衣,挺拔的身材除了眼睛亮亮的,隱藏在夜黑中連成一片,若不是神識掃過,根本就發現不了他。

“嗖!”

“嗖!”

林霄就像只狸貓,腳步輕巧,動作敏捷,由外至內挨個搜尋。

“哎,怎麼沒有呢?”林霄找了半天,可惜一無所獲。

正當他踟躕不前的時候,突然一道高喝:“誰?”

林霄反應極快,一個閃身不見了。

跑過來的兩個巡邏兵手裏端着機槍說道:“剛纔明明看到一道黑影啊,怎麼就不見了呢?好奇怪。”

林霄躲在營帳後面,緊緊的貼在上面思考着,“看來玄老他們並不在這裏,那麼他們被關在哪裏呢?”半天也想不出個頭緒,突然一個聲音吸引了他。

“郭少你好壞啊!”這是一個極具誘惑的聲音,聲音嗲而柔,隱隱還帶着一絲蠱惑之力,光聽聲音就知道肯定是位美女。

林霄悄悄的將身子移出,拿眼往聲音的方向瞥來,“怎麼會是她?”

林霄驚訝出聲,引得那女子眼神向這邊瞟來,林霄嚇得立刻縮回身子,摒氣凝神一動不動,過了好久聽不到聲音,才長吁出一口長氣。

什麼人會讓林霄如此驚訝,這個誘惑的女聲不是別人,正是被魔主拘走魂魄的瑤仙兒,她還是一頭短髮,不再佔用別人肉身的她似乎成熟了,原本扁瘦的身材越加豐腴,該凸的地方凸,該細的地方細。

雖然她身材並不高挑,但靈動的雙眼閃爍着光芒,櫻紅的朱脣厚而小,顯得極爲誘惑,只是一眼,一眼,林霄就感覺出她的變化,儘管人還是那個人,可瑤仙兒明顯已經不是當初那個任性刁蠻的小女孩了,可能自她佔用奇慧身體的時候,她就已經變了。

“她怎麼會在這兒?”林霄猶豫了,假如光是一個郭少,那麼他有十足的把握生擒他,並且一定會讓他交出玄老幾人,可身邊多了一個瑤仙兒,而且還不知道有什麼高手在旁邊虎視眈眈的等着自己,這就不得不讓他重新估量。

“看來,他們這是在撒大網捕大魚,呵呵,還真看得起我啊。”林霄自嘲的樂了一下,轉身退了出來。

今晚看來是不能行動了,還是看看哲學能帶回什麼消息吧。

第二天,天剛朦朦亮,念哲學就跑了回來。


“師傅,師傅,我找到了。”

“找到雷子軍了?”

“嗯,林孜自治區因爲曾經有暴亂,所以直屬首都管轄,我去了那將黑卡交給當地的邊防軍,他們沒難爲我,立刻就將那裏的首長引薦給我了,還問我這卡是誰給的,我就實話實說,那首長聽了以後說雷子軍就在成都軍區,離這並不遠,讓我先回來,他立刻將此事告訴給雷司令,我就回來了。”

“哦,這樣就好辦了。”林霄心底稍稍安穩,雖然與雷子軍打的交道不多,但從水澇災情的問題上可以看得出來,這位老司令是個疾惡如仇的軍人,十分正直,所以他相信他沒有看錯人。

還真被林霄說中了,也就半天的時間,雷子軍就敲響了林霄所住的招待所的門。

林霄熱情的伸出手說道:“久違了,雷司令。”

雷子軍笑着擺了擺手說道:“別叫我什麼雷司令,你若是願意就稱呼我一聲雷叔叔吧,我這個年紀當你的叔叔也綽綽有餘了,說說,你遇到了什麼困難。”

“雷叔叔聽過郭子康這個名字嗎?”林霄說完緊緊盯着雷子軍的臉。

雷子軍在戰場上磨爬滾打了幾十年,早就修煉得喜形不言於色了,但在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還是無意識的抖了一下。

“林賢侄不是想告訴我,你們得罪了他?”

林霄看着雷子軍的表情和詢問就知道答案了,很顯然郭子康在上頭的影響很大,並不好動。

“呵呵,雷叔叔,我雖然有點本事,也不是個喜歡招惹事非的人。其實這郭子康與我也不認識,認識我的人是他那個好孫子,郭雷。”說着把如何認識這郭雷,又如何結下了樑子,在詭異的石頭村如何整蠱了一下郭少的事原原本本的說出來。

“啪”的一聲,雷子軍氣的暴躁如雷,一掌將桌子拍了個稀巴爛。

“這郭雷也被寵的沒邊了,爲了他一個人,這死老頭竟然草菅人命不算,還屠殺全村老百姓,我看他眼裏哪還有王法?林賢侄,你放心,這事我管定了,你沒有做錯,錯的是他們,這不僅僅是你一個人的事情,身爲一名中將,竟然知法犯法,血洗全村143口村民,光這一條就可以被軍事制裁。”

林霄想不到雷子軍會這麼激動,原本以爲他也管不了這事,想不到事情急轉直下,有了新的轉機。

“雷叔叔,你能這麼說,我真的很敬佩,咱們中國有您這樣正直不阿的軍人,是老百姓的福氣。可是,我昨晚夜探軍營,發現了自己的一個老相識,她乃飛躍門門主的千金,是個有修爲的修士,我不知道他們郭家與修行人走得多近,我只是想提醒一下,這背後恐怕有些不簡單的勾當,雷叔叔一定要小心啊。”

“哦?”雷子軍聽到這兒沉住氣坐了下來,指揮過千軍萬馬的老兵怎麼可能只知道發脾氣,他是個能屈能伸的老將,自然知道林霄這番話的重量。

“這就不太好辦了,若是都是軍人,我自然不怕,我手裏的兵雖然不多,不過就算將他們全一鍋端了也綽綽有餘了,不過我知道你們修行人很厲害,一人便足可以橫掃千軍,不知道林賢侄有什麼好辦法嗎?”

林霄皺緊了眉頭說道:“我有一個計策,需要雷叔叔和哲學配合我。”


二人齊說:“什麼計策?”

“哲學,那瑤仙兒曾經與你有情,她就交給你了,替我鉗制住她,能拖一分是一分。至於軍隊這邊,就要靠雷叔叔了,我不想傷及無辜,假如您能出面鉗制住他們不要亂動,爲我爭取時間那就最好不過了,我要去會會這個不可一世的郭少爺。”

“好!”


這天傍晚,天還未黑,邊防關卡迎來了一大批武裝軍人,他們手拿95式步槍,行動迅速,步調一致,將邊防關卡的私軍團團圍住。

一個小頭目跑步出來高喝着:“你們是哪兒的軍隊?怎麼跑到這兒來撒野,知道我們是誰嗎,竟然敢帶兵來示威。”

雷子軍從裏面走出來,指着這穿軍裝的頭目罵道:“你是哪個軍的?對首長說話還挺衝,我是首都軍區直管27區最高指揮官,雷子軍,你們政委郭子康呢?”

這頭目充其量就是郭子康手下的一個小營長,哪裏見過這麼大的陣仗,一聽雷子軍的話和氣勢,頓時腿肚子就顫巍了。

“啊,首長好,那個我們郭政委他,他不在這兒。”

“什麼?不在?我記得這林孜入西藏的邊防是小曲的軍吧,怎麼是你們在這把着?怎麼回事?”

那小頭目冷汗直流,沒法說出實情啊,難道要告訴雷子軍他們在這守着,是爲了逮捕一個人,一個只有19歲的少年,那非把這雷老頭氣死不可。

軍隊裏的消息流通的非常快,雷子軍是個什麼樣的人,基本上全軍區沒有人不知道的。雖然,他們是郭子康的私軍,但都還在軍區供着職,拿着國家的補貼和軍餉,若是讓這老頭知道他們公報私仇,借職務之便行使私刑,非扒了他們的皮不可。

“這,這——”這小頭目磕巴了半天也說不出一句完整的,雷子軍看到這向後面使了一個眼色,“唰啦”一聲,後面的軍人齊唰唰的打開自己的保險栓,舉槍指着營帳裏的私兵,嚇得他們一動不敢動。

林霄與念哲學就像兩道幽靈,“嗖嗖”的穿行在營賬中,不多時找到郭少的營賬,他正和瑤仙兒膩膩歪歪,林霄使了一個眼色,只見念哲學輕叫一聲:“仙兒,你出來。”

瑤仙兒身子一顫,表情“咻”的一下變的要多豐富,就有多豐富。

“哲學,竟然是你。”瑤仙兒一步跑到帳外,看着風流瀟灑的念哲學站在傍晚的餘輝下,性感的兩撇小鬚子微微一抖,扯了一個笑容出來,迷得瑤仙兒竟然癡癡的呆住了。

“哲學,你怎麼來了?”

“倒是你啊,怎麼跑到這兒來,還和郭少爺攪和在一起,你還有沒有一點女孩子的矜持?一點也不守婦道。”念哲學心裏對這個瑤仙兒感覺十分古怪,若說恨,他非常恨她,搶佔了自己愛人的肉身,害得他要去西藏搬救兵。

可他又有點恨不起來。因爲,瑤仙兒畢竟陪了自己半個月,還將女人最珍貴的東西給了自己,從良心上講他不願意與她再見面,可爲了大師兄和軒兒,只能硬着頭皮上了。

“我,我,我不是,我不喜歡他,我只是派來保護郭少的。”剛解釋完,瑤仙兒一下清醒過來,柳眉倒豎着喝道:“你來這究竟有什麼目的?你竟然親自來找我,那你師傅——”說到一半,突然暗叫:“不好!”轉身就往帳內跑,可惜帳內哪還有郭雷的影子,他早就被林霄給擄走了。

瑤仙兒怒氣衝衝的大聲吼道:“念哲學——”,終於明白過來這是一個調虎離山之計。 林霄與念哲學扛着已經昏迷過去的郭少爺,狠狠的扔到牀上。

“師傅,還算順利。”

“想不到這瑤仙兒果然是被派來保護這二世祖的。”林霄站在窗前望着窗外,不知道郭子康的下一步行動要幹嘛。

不多時,雷子軍回來了。

“林賢侄,怎麼樣?那個郭少爺抓來了?”

“嗯!”

雷子軍看到躺在牀上睡得跟頭死豬似的郭雷,頓時氣不打一處來。他一手揪住郭少的衣領,“啪啪啪”的扇了三個大嘴巴。

“唔,好疼!”被打醒的郭雷剛要發火,見到站在牀邊的林霄三人,頓時將到嘴邊的粗話嚥了下去。他微微向牀裏縮了縮,顫抖着聲音說道:“你,你們要幹嘛?告訴你們啊,我爺爺可是軍分區的中將,手能通天,你們可得想好,綁了我,若是讓他知道,非宰了你們。”

雷子軍氣的滿臉通紅,上去又是“啪啪啪啪”的四個巴掌,打得郭雷臉立刻就腫了起來,嘴角還慢慢滲出血絲。

“我問你,一週以前抓的老頭和孩子們在哪兒?”

林霄早已不耐煩,他不是軍人,也沒有那些審人的手段,他有的只有簡單、粗暴,招就輕罰,不招就一鍋端,絕對沒有商量餘地。

ωwш⊕ttk an⊕CO

“啊?”郭雷的臉雖然被揍的像只包子,可聽到林霄問的這句話還是得意的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原來是問我那兩個奸細在哪兒?”

“什麼奸細?”雷子軍喝問。

“那一老一少加上兩隻小貓全是敵國派來探聽軍情的間隙,已經報到上面,估計這會子已經下達審判結果了,唉,那老頭倒還好,活了一大把年紀也夠本了,可憐的就是那個小孩,看樣子也就七八歲,花一樣的年紀,就這樣被執行了槍決還真有點可惜了。”

林霄聽到這睚眥欲裂,啞着嗓子低吼:“你胡說,玄老乃修行界長輩,莫說你們郭家,就是行走於世,哪個人不給三分面子,至於軒兒,他還只是個孩子,你們說他是外國奸細,這簡直可笑至極。”

“嘿嘿嘿嘿!”郭雷像個神經病一樣賊賊的笑着,一點都受威脅。

念哲學看着氣不可吱的林霄,說道:“師傅,你把他交給我吧,我們當警察的知道如何讓罪犯吐出真話,這種髒活我幹多了,你放心,我一定完成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