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情略微嚴肅,凌浩說道:「身體現在恢復得這麼樣,如果身體恢復好了,就幫我一個忙你看如何,」

「幫忙,什麼忙還需要我,」蘇瑾睿突然有些驚奇,畢竟凌浩在她眼裡那就是無所不能,連那危險的任務都完成了,還有什麼事是凌浩做不了的,

「很簡單,幫我煉製丹藥,我一個人的精神力目前略有欠缺,加上你的精神力我估計就能煉製出流光養魂丹的最高品質了,」凌浩緩緩道,煉製流光養魂丹光憑他的精神力是不夠的,所以蘇瑾睿的精神力現在成了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蘇瑾睿一聽,差點沒驚得站起來,美目盯著凌浩不知是在想什麼,聲音婉轉動聽的說道:「煉製最高品質的流光養魂丹恐怕很難,就算有我的精神力你也有把握煉成嗎,若是不成我不會幫你,」

說道這裡,蘇瑾睿略微頓了一下,俏臉之上稍稍帶上了一絲緋紅,也不知怎麼了,

凌浩聞言,沉思片刻,但是他覺得自己的的煉丹技巧應該沒問題,畢竟是陣元教出來,他自然對自己有著極大的信心,

「沒問題,不過可就要委屈你了,你也知道煉製最高品質的流光養魂丹需要精神力高度融合,心神極度集中,所以我需要抱著你,你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對吧,」

說道正題,凌浩也是尷尬,畢竟煉製這種品質最好的丹藥,所需要的便是兩個人猶如一個人,所以蘇瑾睿便是需要在凌浩懷裡兩人雙手相握,從而達到宛如一人的境界,

雖然這樣看起來很簡單,但是做起來卻是極難的,畢竟蘇瑾睿不敢保證凌浩會不會在煉丹的時候占她便宜,而且精神力的穿透力是極強的,若是凌浩不正經將用精神力探測蘇瑾睿的全身,那麼就等於蘇瑾睿是luoti被凌浩抱著,這個樣子可謂是危險重重,

屋子裡一下子安靜下來,雙方都知道這是一個信任對方的事情,若是不信任對方,那麼蘇瑾睿將會吃很大的虧,而凌浩倒是沒什麼,最主要的是要看蘇瑾睿怎麼決定,畢竟這煉丹中,危險最大的可是蘇瑾睿,若是凌浩對她那啥恐怕那時候她精神力耗盡,沒有反抗之力,

許久,蘇瑾睿深深的呼出一口氣來,看著凌浩她的雙眼中似乎已經顯示出她下了多大決心,她決定幫助凌浩,這本身就說明他現在信任凌浩,

看著蘇瑾睿凌浩笑了,蘇瑾睿的決定讓凌浩意外,不過也讓凌浩驚喜,蘇瑾睿的答應,就代表著丹藥已經成功了一般,另一半就靠凌浩去完成了,

「很感謝你信任我,若是此丹煉製成功我就把那八品丹方給你,這樣也算是讓你受委屈的補償,」

凌浩笑著說著,蘇瑾睿聞言微微點頭,但是不知怎的她的心頭略微有些失望,不過她想起接下來的煉丹,就略發的臉紅,恨不得變成大紅臉……

煉丹自然是要到安靜的地方,而蘇瑾睿的房間此刻便很安靜,而且刑法司已經是殘破不堪,所以那裡不適合煉丹,

而現在蘇瑾睿這裡應該是最適合煉丹的地方了,畢竟每個煉丹社的學生屋子裡定然有一個煉丹密室,以防煉丹失誤產生爆炸,炸爛房子,

蘇瑾睿開啟密室,凌浩和蘇瑾睿進入密室后頓時一股香味撲面而來,凌浩甚至感覺這裡不是經常煉丹爆炸的密室,而是一間香氣逼人的丹方,

「這裡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是平時煉丹的密室,」凌浩開玩笑的笑道,

蘇瑾睿聞言,輕笑,然後帶凌浩來到一處地方,那地方是一處高台,那上面正好就是一個放置葯鼎的好地方,

「這裡就是煉丹的地方,你是要用我的葯鼎還是你的,」蘇瑾睿美目看著凌浩,問道,


「用你的吧,我這葯鼎似乎有些拿不出手,」凌浩尷尬道,說實話他的葯鼎確實是有些等級低了,畢竟他的葯鼎是好久之前得到的,那時候她還弱小,

「咯咯……」蘇瑾睿咯咯笑著,寶石般的眸子看著凌浩道,「希望你不要笑我的葯鼎哦,」

眨眨眼睛,蘇瑾睿縴手之上的納戒略微閃爍熒光,一個巨大的葯鼎出現在那高台上,看起來頗為巨大的葯鼎顯得有些笨重,

葯鼎通體古銅之色,在上面雕刻著饕鬄圖文,帶著一股氣勢厲害無比,

「饕餮鼎,」凌浩看著葯鼎,湊了過去仔細的觀察了葯鼎上的花紋和構造,突然他在葯鼎的火口處發現了一串小字,

「饕餮鼎,吞天之鼎,地階極限靈寶,」

看完這段小字,凌浩微驚,地階極限靈寶可不是說見就能見到的,很是珍貴,而且地階極限的靈寶本身便擁有強大的力量,這葯鼎恐怕內部自成一片空間,

「這靈寶……嘖嘖,真是厲害,你都把我驚了,」凌浩玩笑道,這葯鼎卻是是讓他很驚訝,


蘇瑾睿微微一笑,但是心中卻是有些喜悅,不過大事要緊,現在最重要的是煉丹,

「來吧,開始吧,」

凌浩神色變得嚴肅,看著葯鼎深呼一口氣后,雙臂微張精神力已經是湧入了葯鼎之中,在熟悉這葯鼎,

看著凌浩已經準備,蘇瑾睿紅著臉,很是害羞的站在凌浩懷裡,緊接著兩人都盤坐下來,凌浩可以感受得到撲面而來的芳香,讓他心神略微悸動,

握住凌浩的雙手,蘇瑾睿心頭湧上一種異樣的感覺,很是奇特,就彷彿這手是世界上最珍貴的東西,她不願意放開,

感受著手中如絲綢般的潤滑細膩的雙手,凌浩面色嚴肅,望著葯鼎漸漸的拉著蘇瑾睿的雙手搭在火口之上,一股股精神力湧出,蘇瑾睿的玉手中一股火焰突然湧出,火紅色烈焰在葯鼎中散發著恐怖的溫度,

「火焰……小噬出來吧,」

凌浩心中暗道,頓時間一道道滔天的紫金色火焰往葯鼎中狂涌,那股火焰沒有任何溫度,但是卻擁有一絲讓人心悸的感覺,那種詭異的力量蘇瑾睿相信就算是天聖境也挨不住,

葯鼎中小噬將蘇瑾睿的火焰吞噬,頓時噬火產生了一絲詭異的變化,吞噬了蘇瑾睿的火焰后噬火在葯鼎中散發出了一絲融合的氣息,這讓凌浩微微動容,

「融合……難道是小噬在凝聚那火焰的火種,」凌浩心中大驚,噬火如此逆天,竟然可以從一絲無根之火中凝練出一絲那火焰的本源,這讓凌浩簡直是吃驚不已,

凝練出火種后,噬火將那火種隱藏在體內,更本不會讓蘇瑾睿發現,畢竟它也知道蘇瑾睿這是在幫凌浩煉丹,若是它胡來被蘇瑾睿發現,那有可能會搗亂凌浩的煉丹,

噬火盤踞在葯鼎中,逐漸的幻化成蘇瑾睿的火焰,讓蘇瑾睿微微動容,這火焰竟然還能變化,感情這麼逆天,她還一直以為凌浩只有那粉色的風最厲害呢,但是如今她算是知道了,凌浩這火焰才是最厲害的,似乎她從來沒有看見凌浩用這東西殺過人,

兩人心神都平靜下來,精神力狂涌而出,下一刻一株株藥材飛入葯鼎之中,,那三葉天黃草也是進入了葯鼎,它們逐漸被提煉成一滴滴的精華液體,在噬火的包裹下暫時儲存下來,

「養魂石……」

凌浩心念一動,養魂石從納戒中彈出,那顆石頭雖然看起來不大,但是卻擁有一股讓人看了很是心神舒暢的感覺,讓人實在驚嘆,

養魂石進入葯鼎,僅僅一瞬間,那養魂石便被噬火吞沒,在蘇瑾睿和凌浩的精神力控制下,養魂石被噬火逐漸的灼燒,一絲一毫的分解,

「這養魂石真難提煉……」蘇瑾睿額頭之上香汗淋漓,

凌浩的精神力自然也是知道養魂石的狀況,他很清楚養魂石有多麼難以提煉,就算是噬火也得一陣子,其實那是他的實力不夠,若是他的精神力達到七品煉丹師的程度,那麼噬火的威力更加強大,這養魂石還不是分分鐘的事,

提煉在持續,凌浩的全身上下緊繃著,他似乎已經忘卻了自己的懷裡坐著一個大美女,精神力和心神全在那養魂之之上,

——————————————————————————————————————————————————————————————————————————————- 片刻后,在噬火的提煉之下那養魂石也逐漸化作了一滴精純的液滴,滴在那之前各種靈草提煉出來的精華之上,

逐漸的,那兩種不同的精華在融合,一滴滴精華在逐漸凝聚在一起,不斷的融合讓那精華變得有了形狀,雖然看起來形狀不太好看,但是這只是丹藥的雛形,

噬火的煉製讓那丹藥成形的極其快速,待得不久后那丹藥算是徹底的成形了,通體晶瑩的丹藥散發著陣陣淡白色的熒光,不過這熒光卻是有些淡了,凌浩現在覺得這丹藥依舊不夠,他要用這丹藥一舉將陣元喚醒,只有這樣心中的疑問才可以得到解決,

噬火極速煅燒,現在就只差最後一步了,那便是提升丹藥品質,雖然噬火煉製此丹已經將此丹煉製到了極品,但是極品也分高低,凌浩現在要用幽魂之風再次將流光養魂丹的品級提升,

「幽魂之風,紫火漩渦,」凌浩心神一動,幽魂之風出現,變成一陣巨大的龍捲呼嘯進入葯鼎,噬火也是如此變化成一紫金色的火焰漩渦,將整個丹藥包裹在裡面,

兩股出自凌浩的力量,幽魂之風變化的龍捲在噬火的紫火漩渦中將丹藥席捲,丹藥在經過惡劣環境的摧殘后,變得越發璀璨,

蘇瑾睿在一旁看得驚人,這種惡劣環境是他第一次看見的,此等恐怖的威力實在是出乎她的意料了,她現在都覺得自己的碧翠之氣在這兩種力量面前變得脆弱不堪,

「蘇瑾睿你快讓看,」凌浩突然喝道,蘇瑾睿聞言疑惑但是卻不敢怠慢,她不知道凌浩接下來要做什麼,反正她精神力上的幫助已經完成了,現在她在凌浩懷裡只是干擾凌浩,

見蘇瑾睿嬌軀一躍便從凌浩懷裡躍到了那饕餮鼎旁邊,觀察著接下來凌浩要做什麼,

葯鼎中兩股恐怖的力量在肆虐,那流光養魂丹的丹藥品質在極速攀升,但是凌浩卻覺得還不夠,他似乎想起了以前陣元剛教他煉丹時出現的異象,風林火山的異象,四種元素讓他那是的丹藥直接是攀升到了二品煉丹時的犯愁,

心神沉浸,凌浩突然靈感一動將那絢麗的意志力量召喚出來,在這意志力量裡面蘊含著許多意志力量,風之意志,火之意志,森林之意志,高山之意志,四中一直力量聚集在這意志力量中,這可以說就是那四種元素的集合體,

雖然凌浩現在這絢麗意志力量內的森林和山之意志沒有覺醒,不過凌浩卻也是儘力了,他現在只能用四靈魔劍來暫時代替這兩種未覺醒的力量,

絢麗意志力量逐漸變成四個大字,風、林、火、山,四個大字盤旋在這饕餮鼎周圍,一股股令人心悸的波動從拿四個字上面迸發出來,

「小噬,幽魂之風,四靈魔劍,」凌浩心中低喝,下一刻小噬便融入了「火」字之中,而幽魂之風也是融入了「風」字之中,四靈魔劍分裂成兩截也是分別融入了「林」和「山」字之中,

風林火山這四種元素已成,但是凌浩卻意識到一個天大的失誤,那就是噬火的強大似乎讓火元素遠遠的超出了其他三種元素,造成了一種不平衡的局面,

「應該無關緊要,小噬以後應該會融合各種元素之力,到時候就算小噬也可以獨自擺出這四元素大陣,」凌浩心中暗道,他覺得這失誤現在應該無關緊要,畢竟噬火擁有靈智,他相信噬火會控制自己,

果然不出所料,噬火將自己的力量收斂了許多,將這種不平衡的局面逐漸扭轉過來,

在饕餮鼎邊蘇瑾睿看到這一幕不知道該說什麼,此等大陣讓蘇瑾睿甚是震驚,她甚至從來都沒有見過此等煉丹陣法,而且此陣他只是聽她師父說過,評價絕對的高,可以說此陣是在最特殊的血脈上才會出現一次,的此陣者無一不是強大的煉丹師,站在巔峰的煉丹師,

她自然知道自己的師父不會撒謊,更何況她師父在煉丹師工會可以說是最高一流的煉丹宗師,所以絕對不會說謊,

葯鼎之前,凌浩專心致志,精神力在感知著葯鼎中的一切,元素大陣的強大讓那丹藥徹底的蛻變了,從之前淡淡的白色熒光變成了真正的晶瑩之光,雖然看起來差距不大,但是這效用可是天差地別,

「終於完成了,」凌浩癱坐下來,呼了口氣,看樣子這煉丹並不輕鬆,

幽魂之風和噬火回到他體內,但是那四靈魔劍卻成了廢鐵,其實並不能說是廢鐵,因為上面的四顆寶珠還是完好無損,凌浩相信這寶珠定然有著不為人知的作用,只是他現在還沒有發現,

望著煉丹完畢的凌浩,蘇瑾睿微微一笑,將這一刻記了下來,尤其是剛才凌浩抱著她的奇怪感覺讓她難以忘懷,現在還覺得害羞不已,

將饕餮鼎收起來,蘇瑾睿望著凌浩不知道哪裡來的喜悅,她看到凌浩煉丹成功,心中也是喜悅,

「也許是一起煉丹的緣故吧,」蘇瑾睿心中暗道,只見凌浩走到她身前,


「今日謝了,那八品丹方歸你了,至於我那次你保護我刑法司的事情,我也答應了你一件事,希望你早日能夠將那件事想好,不然我總覺得欠你一個人情,」凌浩笑道,他自然說的就是那次龍一要滅他刑法司的事情,那次要不是蘇瑾睿保護了刑法司一陣子,恐怕等他趕回來刑法司早就傷亡慘重了,這恩情他自然要還,

話落,凌浩走了,現在他煉製出了流光養魂丹興奮的很,想著即將恢復的陣元自己的師父他有種莫名的感覺,一種久違的感覺湧上他的心頭,

「師父……我終於讓你蘇醒了,紫璇噬害你那麼慘,一切都是我的錯,那次的的夢魘迷惑了我,害了師父……」凌浩心頭終於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這麼長時間他都子啊自責中,師父現在變成這樣子卻是是有他的原因,

那夢魘迷惑了他,可是那夢魘的強大卻是一個極其強大的生物散發的,他的強大似乎只有混沌幻魔這一級的強者才能與之抗衡,

百隴學院中,凌浩來到一處隱蔽之地,其實此地在百隴學院的學生耳中並不陌生,甚至很是熟悉,此地名叫迷幻森林,是學生們用晶能歷練的試煉地,這裡也是百隴學院里最危險的試煉地,幾乎包括學院內所有試煉地的有點和功能,是一體化的試煉地,

但是危險也是成倍增加,不因為別的就因為這迷幻森林內的各種試煉地的能力散亂,一不小心便會落入那試煉地能力的狂轟亂炸中,很是危險,

但是凌浩此時卻是來到了這裡,因為刑法司被毀壞許多,百隴學院內能讓他去的地方不多,而且也不隱蔽,所以他只能選擇這個地方也是別無選擇,

凌浩在迷幻森林中看著胸前的玉佩心中一時間感慨萬千,但是事不宜遲他將自己的葯鼎從神炎皇戒中拿出,這葯鼎看起來和饕餮鼎簡直是天差地別,一個氣勢不凡,一個有些破舊,

將玉佩取下放入葯鼎之中,噬火飛入葯鼎,凌浩迅速將流光養魂丹放入葯鼎內,在噬火的高度煅燒下,那玉佩竟然沒事,這讓靈魂頗為驚奇,不過那流光養魂丹倒是融化了,一絲絲精純的溫養靈魂氣息融入玉佩之中,

逐漸的玉佩之上閃爍出一點光芒,然後越發明亮,一股蒼茫而讓人心情舒暢的氣息從玉佩中散發出來,逐漸的一股強大的具有壓迫感的精神力氣息從玉佩中出現,一道蒼老的聲音憑空出現在這片空間內,

「好新鮮的空氣,徒兒看來你長進不少啊,為師我真的很欣慰,看來以後諸多事情恐怕不用我操心嘍,」

陣元蘇醒了,那幽靈般的身影漂浮在半空中看起來頗為高興,望著凌浩的雙眼中掩飾不住的欣慰,

看到師父蘇醒凌浩一時間百感交集,但是他依然沒忍住,哭了,望著陣元他哭了,那不是傷心的淚水,那是一種高興、喜悅的淚水,

陣元終於醒來了,凌浩這麼多年來的努力終於沒有白費,現在看到陣元蘇醒,雖然還只是靈魂,但是凌浩卻也是高興的不得了,好像現在天塌下來都不管他的事,只有這一刻他心中的情緒一時間涌了出來,

看著徒兒如此,陣元笑了,雙眼眯成了一條縫,但是他的鼻子卻有些酸,不過他強忍著道:「徒兒這時幹啥,哭什麼,為師現在不是好好的站在你面前嗎,呵呵……」

————————————————————————————————————————————————————– “你這是在作死啊!”被這頭怪異的妖獸豺狗突然一擊,險之又險躲了過去的蕭青山開口就是一道怒喝!

伴隨着蕭青山這道怒喝聲落下的同時,瞅準時機、蕭青山猛地擡起腳來、對着一口咬向他的喉嚨未中、身體從半空中落下的妖獸豺狗,就是一記兇狠地前踢!

被蕭青山一記兇狠地前踢,踢中的妖獸豺狗、頓時發出一聲慘叫後、斜飛了出去!

蕭青山看着被自己一腳前踢、踢飛出去的妖獸豺狗、滿臉的冰冷之色、沉聲喝道:“我去你個不知死活的東西!算是瞎了你的狗眼、看我怎麼收拾你!”


話音一落的蕭青山、便要擡步往斜飛出去的妖獸豺狗走去,卻不想就在這個時候、一直在他身邊兩側伺機而動的那兩頭妖獸豺狗、在這時動了起來!

一頭妖獸豺狗高高的躍起直撲蕭青山頭部、另外一頭妖獸豺狗則是直奔着蕭青山的小腿骨,張開了大口咬了過來。

“嗯?!”眼角的餘光、看到這一幕地蕭青山,不由自主地嘴角撇了撇、隨即暴喝一聲道“去死!”。

緊接着便是揮舞着手中的黑鐵巨劍、朝着高高躍起飛撲自己頭部的那頭妖獸豺狗猛揮了過去!

沒有任何的餘念,刷的一聲過後,蕭青山手中的黑鐵巨劍如一道黑色地閃電一般一閃而過,這妖獸豺狗便被削去了腦袋!而也就是在這時、另外一頭妖獸豺狗也張着大口對着蕭青山的小腿骨咬了過來。

“哼!找死!”蕭青山冷哼一聲,隨即微一轉身、閃開了這頭妖獸豺狗的兇狠一口,藉着微一轉身的這個時機、只見蕭青山猛地擡起腳來、直上頭頂、而後快速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對着身旁的妖獸豺狗狠劈了下去!

咔!一聲脆響過後,只見的原本尚且來不及躲閃地妖獸豺狗,便被蕭青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那一記兇狠無比地下劈、砸斷了腰骨!

“也就是這個熊樣嗎!切、我還尋思這幾頭怪異地妖獸豺狗有什麼不對勁兒,但是現在看來,也沒有什麼大不了嗎。”一腳把身旁的妖獸豺狗、腰骨劈砸而斷的蕭青山、不禁有些不在意地尋思到。

“吼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