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這個時候,一個陰冷的聲音忽然響起,引得李浩然扭頭看去。

嗡!

待看到那說話之人的時候,李浩然眼中閃過了一絲冷意,身形一動,徑直朝著前方衝去。

擋在犬戎武者最前面的紫已經受傷,她被瘋牛部落的幾個武祖死死的纏繞著,根本無法脫身,而犬四力量太弱,若然是半神修為,可也只能夠和普通的武祖相比。

「妖靈大人,她是您的了!」

接著,又有一個聲音響起,正死力反抗的紫被一道黑影拍中了后心,頓時噴出了一口鮮血,整個人一下子失去了所有力量軟弱的倒在了地上,在她還未落地的時候,那偷襲的黑影提著紫的衣服,就要將紫扔給身後的一尊渾身纏繞著妖氣的強者。

噗!

可還不等他將紫扔出去,李浩然已經電射而來,手中刀芒一閃,那黑影的手臂瞬間斬斷,紫復又掉落在地,被李浩然抬手一抓,徑直抱在了懷中。

「李浩然!」

帶著瘋牛部落攻入進來的妖靈見此一愣,接著露出了一抹狂喜,看著李浩然瘋狂的吼著,他的眼中滿是殺意和振奮。

面對突如其來的變化,瘋牛部落和犬戎部落交手的人都停了下來,他們之間拉開了一個十幾米的距離,雙方的視線都看向了李浩然和剛剛走出來的妖靈。

「大膽,小小武聖竟敢對妖靈大人無禮,你們豈不知道妖靈大人乃是四極神宮妖帝麾下的使者!犬四,你們竟敢破壞……」

那剛剛被李浩然斬斷一臂的瘋牛部落的武者怒看著李浩然,待妖靈走出來后,這才高聲吼道。

噗!

還不等他將話說完,李浩然抬手一點,那瘋牛部落的武者身首異處,氣絕身亡。

如此手段,看的周圍兩個部落的人眼神一顫,一時間竟無人敢說話。

妖靈則是陰邪的笑著,對著李浩然說道:「李浩然,我給你一個機會!將你手中的女人給我,跪地叩頭認我為主,要不然神都救不了你!」 第七百一十五章疑惑

「你不會是假冒的吧?」

李浩然看著妖靈手中拿出來的一枚古老的令牌,眼中帶著一抹疑惑的說道。

妖靈笑的更加狂傲,肆無忌憚的看著李浩然說道:「當然是真的!我讓你這個土包子見識一下!」


言罷,妖靈手中光芒一閃,一道妖氣瞬息融入了令牌之中,接著令牌上面光芒閃爍,一道霸氣的光影浮現出來:「吾東極神宮勾陳神帝,特命使者巡查四方,肅清賊盜,所到之處萬部皆服,若有不從當滅族!」

威嚴的聲音響徹空中,接著令牌上的光影釋放出了一道神威,壓得整個犬戎部落的所有人都為之一顫。

哐當!

「神帝大人在上,我等皆是無意冒犯神使……」

犬戎部落的人見此忽的跪在了地上,戰戰兢兢的高聲喊著,他們在看到這一道光影的時候,已經徹底的失去了抵抗之心,就連犬四也都跪在了地上。

而瘋牛部落的人也都早早的跪了下來,不過他們眼中泛起的乃是一團興奮的光芒。

「絕對不可能,我才剛剛來到這裡半日時間,他也不可能直接跨越了整個東極,去到了數億里之外的地方,這個令牌雖然不假,可能是他從別的地方搶來的,亦或是……」

李浩然見此一震,心中凝重的說著。

他剛剛看了犬戎部落古老相傳的地圖,東極神宮位於東極大地極遠的盡頭之地,那裡若非是神,其他的武者根本無法到達。

妖靈和李浩然同時間進入的這裡,肯定不是什麼神使,他肯定是在糊弄這些部落的人,想要藉此機會大肆掠奪財富。

「哼!鬼才信你!」

李浩然抬手將紫放到了一側,接著身形一動,抬手一拳朝著妖靈砸去。

妖靈見李浩然竟向他出手,不由哈哈一笑,也抬手一拳迎著李浩然轟去:「哈哈!李浩然,我就知道你是這樣的!」

轟!

話音落下,一道神光從妖靈的手中飛舞而出,瞬間擊在了李浩然的拳頭之上,竟將李浩然一拳砸飛了出去。

「怎麼可能?」

李浩然吐血倒地,被一拳砸成重傷,眼神裡面帶著一抹震驚的說著,身上的氣息節節攀高,就要發動他的本命神通:「不好,有強者來了……」

也在此刻,一道神性光輝忽然從蒼穹落下,強大的壓力讓正要出手的李浩然臉色大變,不由退後了兩步。

妖靈也感受到了這一股威壓,不過他並未在意,而是戲謔的看著李浩然:「李浩然,我乃是神使,可以施展神人的手段,你還是束手就擒吧!」

說著,妖靈抬手繼續朝著李浩然轟了過來。

「走!」

李浩然眼神一動,也不敢繼續停留,一把抓住昏迷的紫,也不在管其他的人,直接施展雷遁消失在了犬戎部落的石洞之內。

轟!

妖靈的力量震蕩而出,神性光輝打在空處,飛出去數十米后徹底消失一空。

犬戎部落的眾人被嚇的匍匐在地,不敢有任何的反抗,倒是那犬四在看到李浩然將紫帶走之後,這才緩緩鬆了口氣。

嗡!

「大膽,誰讓爾等進攻犬戎部落的!」

這個時候,一道威嚴的聲音在妖靈耳中響起,接著一尊長著一對牛角的武者看著前方瘋牛部落的眾人,將目光放在了妖靈的身上。

妖靈見來人微微一笑,並不在意的說道:「閣下可是蠻神?」

「既然知道,還敢進攻這裡,你這是在挑釁我的威嚴么?……咦!我的紫去了什麼地方?犬四,我的人呢?」

蠻神冷冷的撇了眼妖靈,他在妖靈身上感受到了一股神性光輝之力,此力量雖不是妖靈自己的,卻也讓他感受到了威脅,在說話之時他也看了眼犬戎部落,卻並未發現紫在什麼地方。

話音落下,犬四還未說話的時候,瘋牛部落中的一武者趕忙說道:「蠻神大人,紫大人被那儒徒搶走了!」

「該死!」

蠻神一聽眼中噴出了一團火來,沉聲吼道。

「大人,不要聽他胡言!分明是瘋牛部落的人來搶奪紫大人,要獻給這位自稱是神帝使者的人,李浩然先生是將紫大人給救走了!」

犬四抬頭憤恨的說著,看向瘋牛部落人的眼中噴出了兩團火來。

話音落下,蠻神扭頭看向了妖靈,沉聲問道:「你是使者?」

「當然!」

妖靈點了點頭,拿出了令牌,施展妖氣激活了令牌。

待檢驗夠令牌之後,蠻神微微點頭,看著妖靈說道:「好吧!既然你喜歡她,也就將她送給你了,至於這一次的貢品,你自己去想辦法了!老夫還有一爐神丹未曾練完,再見了!」

言罷,蠻神也不給妖靈說話的機會,身形一動,徑直消失在了犬戎部落之中。

妖靈見此笑的更加瘋狂,也去管離開的蠻神,對著身後的瘋牛部落的眾人說道:「將犬戎部落的人都抓起來!對了,犬四,我聽說你得到了一份寶圖,不如貢獻出來如何?」

「這個……大人,實不相瞞,寶圖我已經送給了李浩然先生!」

犬四一愣,正要找借口糊弄過去的時候,但見妖靈眼中閃過了一絲陰冷的殺意,身體不由一顫,趕忙開口說道。

……

嗡!

接連施展遁術,遠遁千里之外的李浩然帶著紫來到了一處草原湖泊前。

「妖靈的力量怎麼變得這麼強大,他又為何成為了神帝使者,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李浩然幫助紫將體內的淤血排除,接著又給紫吃了一粒療傷丹藥,這才看著平靜的湖面,思考著先前的一切。

不一會兒,昏迷過去的紫醒了過來,她看著周圍的環境,眼神一動,不由問道:「這是哪兒?」

「我也不知道,距離犬戎部落有千里之遙吧!」

李浩然扭頭一笑,看著紫淡淡的說著。

紫聞言臉色微微變化,眼神裡面浮現了一抹凝重,她平息了一下心中的擾亂,站起身來看了眼周圍的環境,就要離開這裡。

「你的傷還未痊癒,你這是要去什麼地方?」

李浩然攔住了紫,關心的說道。

紫眉頭皺起,嘆了口氣說道:「我要回去!」

「不行!現在瘋牛部落的人肯定已經佔據了犬戎部落,你若回去無異於是羊落虎口!」

李浩然深深吸了口氣,沉聲說道。

現在回去並不是一個最好的時機,尤其是妖靈還掌控了神的力量,就算是他們回去了,也救不出人來,甚至還可能將他們自己搭進去。

「你不明白,我是蠻神大人點名要的神妃,倘若我離開了犬戎部落,部落裡面的所有人都要死,就算是部落被瘋牛攻陷了,也難逃死亡的命運!」

紫扭頭認真的看著李浩然,說出了一個李浩然不知道的秘密。

蠻神已經成神,也擁有了人類的情感,自然不會在單身一個人,他在所有的部落中挑選了一些驚才絕絕的女子,提供修鍊資財給這些人,等這些女人長大之後,修為達到了半神之時,蠻神就會將這些女人接走,成為他的妃子。

之前也有過一些神妃逃亡的事情,為了杜絕此類事情發生,蠻神兇殘的屠殺了許多部落,這才讓這一片草原上的部落不敢有任何的反逆之心。

話音落下,李浩然眉頭皺起,他忽然一下子明白了紫,也並未在阻攔紫:「好!我和你一同回去!……對了神使是怎麼回事?」

「神使……」

紫一愣,忽然想到了妖靈,當下心頭一黯,接著說道:「東極神宮每隔百年都會派遣神使前來東極各部,各國收斂稅務錢財,巡查四方,手中掌握有極強大的權利,就算是蠻神也不敢違反神使的命令!」

「呼!神使有沒有可能被人頂替,疑惑是中途被人殺死?」

李浩然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跟著紫朝著前方草原深處行去。

紫聞言不由一笑,搖頭說道:「神使身份如此重要,手中掌控著神帝的令牌,身上更有神帝布置下來的手段,就算是在厲害的神也不敢出手!……對了,我聽聞百年前一古國的國王對神使出過手,不過那個國王最後卻死在了神使的手中,當時的神使也不過是祖級的修為,可他施展出來的力量,卻足以讓諸神都動容!」

「嘶……莫非妖靈真的是使者,可為什麼我總覺得不真實呢?」

李浩然深深吸了口氣,眼中泛著一抹遲疑的想著,他並未繼續問下去,他擔心會暴漏了自己的身份。

大約兩個時辰之後,兩人復又回到了犬戎部落所在的那一處大山中,不過他們並未返回犬戎部落,而是來到了山中的一處地下溶洞內。

「拜見大人!」

紫帶著李浩然走過了如同迷宮般的山洞,來到了一處地下溶洞之中,這裡點燃著數百團火光,正有不下千人的婦孺兒童和年輕武者蹲在裡面垂頭喪氣,他們見到紫之後,紛紛起身跪地歡呼。

「呼!族長呢?」

紫見到部落裡面的人後,心情微微放鬆了許多,看著前方的人問道。


「紫大人,族長被瘋牛部落的人抓起來了,瘋牛部落佔據了咱們的山洞,將所有人都關在了石牢裡面!」

一個武者帶著一抹憤恨的說著。 第七百一十六章一切皆虛

「神使大人,這是我們瘋牛部落和犬戎部落的貢品,這些是我們孝敬您的禮物!」

犬戎部落的一個洞穴之中,瘋牛部落的族長牛膽雙手托著兩枚藏玉奉送到了妖靈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