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主任走進去敲了敲更衣室的門,“墨總,小祖宗說您有點忙,請問需要幫忙嗎?”

“滾!”

某人正臆想得美滋滋,這忙也是你能幫的? 洛雅來探望她的未婚夫。

剛好走進醫院,就看見林六六邁着神采飛揚的步子走出醫院,兩人幾乎擦肩而過。


一套純正的淺色格子騎馬裝刺入她的眼簾。

她認出,那是墨家旗下的經典女裝品牌——名門。

眼眸中射出一道淬了一千種毒藥的刀子,扎向林六六的背影。

她恨不得割下她的肉喂狼吃。

哼,別得意得太早!

洛雅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儀容,努力擠出一絲如大麗花般的笑容,走進墨沉皓的特護病房。

“洛小姐。”醫生護士們喊道。

墨沉皓一聽是洛雅來了,美好的心情頓時煙消雲散。

他迅速換上病號服,走出去。

面色冷冷的。

洛雅伸出殷勤的雙臂,“皓哥哥……”

想扶他走路,他卻似乎沒看見,走得很快,沒幾步就坐病牀,覆蓋上被子。

她追上去,“皓哥哥,聽說你過敏了,我特地熬了胡蘿蔔西藍花粥,來,讓我來喂皓哥哥吃好不好?”

打開一個食盒,取出一碗還散發着熱氣的粥,用調羹舀起來颳了刮邊沿,餵過去。

“洛雅,醫院裏有專門的科學飲食配方,謝謝你的好意,粥放下,你可以回去了。”

墨沉皓正眼都沒瞧她一眼,他不想讓她對自己抱有什麼幻想,所以能冷淡就儘量冷淡。

“皓哥哥,我是你的未婚妻,請讓我盡一點該盡的責任吧。”

她眼波柔弱,一副好溫柔好委屈的樣子。

墨沉皓淺笑,笑意中全是帶刺的冰碴子。

“洛雅,有些話我覺得還是要……”

他想攤牌,明確取消婚約。

“皓哥哥,我先去趟洗手間。”

洛雅起身遁開,她害怕聽到他想說的那些話。

走進衛生間,關上門,身子倚靠在門後邊,心裏害怕得砰砰直跳。

她不能輸,她不能失去皓哥哥,皓哥哥是全天下最好的男子,除了他,她誰也不嫁。

洗手檯下面有個髒衣簍。

裏面除了皓哥哥穿過的病號服,居然還有一套女人的衣服。

她奔過去,從髒衣筐裏提起來看了看,竟然是林六六主持演唱會穿過的那套青色仙女禮服。

……這麼說,昨晚他們倆在一起……

嫉妒,令她整張臉幾乎扭曲成一個女巫。


林六六,我弄死你!我弄死你!

洛雅打開水龍頭,讓水聲掩護自己,將那件林六六穿過的青紗裙奮力撕扯着,丟在地上用腳用力踩,使勁踩。

然後把它丟進垃圾桶裏。

發泄了一通後,她無力地坐在馬桶上。

讓自己平靜下來。

暗暗發誓:林六六,我絕對要把你毀掉!

但我不會莽撞,我不會成爲第二個葉美妍。她沒腦子,我可是有腦子的。

誰都看得出來,她的皓哥哥喜歡林六六,所以她不能出面做傷害她的事情,不能讓皓哥哥憎恨自己。

想了想,覺得如果說有誰能替她解決掉林六六,葉美妍是最好的人選。

昨夜她被算計中了一槍,而且是被“親生父親”打的,只怕葉美妍比自己更恨林六六。

洛雅露出一絲陰邪的笑容,決定現在就去找這個替死鬼。

機會難得,此刻她就在這家醫院的病牀上躺着。

據說前天晚上昏迷,子彈射穿了骨骼,很可能會落下殘疾。

她正好去探望一番,也表示一點慰問。

葉美妍既然是個替死鬼,那就替死到底吧!

洛雅按下衝馬桶的按鈕,演戲要逼真。

再洗了洗手,簡單地補了一個妝,走出衛生間的那一刻,滿臉的平和與端莊。

他走到墨沉皓面前,微微一笑。


“既然皓哥哥有專業科學的飲食管理,那我這粥就拿走了啊,祝皓哥哥身體安康,早日出院!”

說完,提起食盒,頭也不回地走了。

她知道越逗留越討嫌,征服皓哥哥道阻且長。

洛雅走出病房,換了一個樓層,去到葉美妍病房門口。

病房內有人陪着。

wωw _ттκan _¢O

江嵐在低聲哭泣,滿臉的懊喪與痛苦。

她的臉崩塌後,完全慘不忍睹。

所以連哭泣都掩着面的。

葉美妍躺在病牀上,兩眼空洞地望着天花板,她還活着,但她的靈魂已經死了。

因爲不用基因檢測,就已經可以確定,她葉美妍就是墨家的孩子。

做手術前,她隱約聽見醫生說因爲失血過多,需要輸血,否則會有生命危險。

但病人的血型是不同尋常的p型血,這種血型在全世界範圍內也是十分罕見。

只有墨家的孩子纔有可能遺傳p型血。

因爲稀有,根本沒辦法預先儲備很多p型血做備用。

所以一旦有誰有難,所有墨家人必須隨時待命。

開枝散葉,衆木成林,同氣連枝,血濃於水,這是墨家的祖訓。

因爲葉美妍事件,這條被忽略的祖訓又重新從陳舊的箱底被翻了出來。

那一夜,墨雲濤面色如墨,狠狠地責打了墨三叔。

“我說過不許動林六六,那是我們墨家的小祖宗,誰動手就是跟我墨雲濤過不去!”

墨三叔受驚的心本來就脆弱得不堪一擊,窗外突然一道閃電亮起,緊隨着一陣驚雷打得他面如土色。

他噗通下跪,“大哥饒命!我就是一時糊塗啊!但葉美妍血管裏流的是咱們墨家的血,大哥您知道的p型血有多麼寶貴……”

其實他就是轉移老哥的關注點。

果然,他一提到墨家的血,p型血,就如天上的驚雷般驚醒了墨雲濤。


墨雲濤作爲墨家當家人,連夜召開視頻會議,將墨氏家族所有人都召集到位。

包括遠在國外的墨二叔一大家子和墨三叔的兒子,以及墨雲濤二房所生的一對兒女,全部在家族視頻會議裏露面。

其實當初墨雲濤娶二房也是迫於祖訓。

老爺子墨白山給他施加壓力。

說老二多能幹,第一胎兒子,第二胎雙胞胎兒子,都三個兒子了,另外還娶了三房太太,真正執行了比真理還真理,比法律還法律的祖訓,你若不娶二房,墨家繼承人的位子可能輪不到你。

墨雲濤曾經很排斥祖訓,是祖訓讓他娶了二房逼死了他最心愛的女人。

但那一刻墨雲濤想起失蹤的父親,心裏無比傷痛,覺得父親可能是對的。

多製造p型血,留存於世,可能纔是墨家最大的工程。

於是他在視頻會議裏鄭重宣佈,讓葉美妍認祖歸宗,墨家人隨時準備獻血救治她。

畢竟,生命高於名譽。

今天是葉美妍,明天就可能是墨家的任何一個人。

墨三叔跪着痛哭流涕,懺悔自己誤傷了女兒,他願意第一個獻血。

然後是三叔的獨子,墨子俊。

墨子俊是身強力壯的小夥子,毫無疑問,後續獻血救治妹妹的重任就落到了他的頭上。


話說這墨子俊本來在東南亞某島嶼上逍遙自在,一個緊急電話打攪了他與美人的激戰,心裏的怨憤直達天際。

但是墨家當家人的召喚沒有人敢違抗,他立即乘坐私人飛機趕到華夏三亞。

瞭解了事件的來龍去脈後,他倒是沒有排斥平白無故多了一個妹妹,畢竟生性風流的他很能理解父親。

說不定哪天自己也會整出很多私生子私生女來,本來還擔心,這下可好了,有了葉美妍這個榜樣,他就不愁他的種子無處安身了。

這會兒他就在病房裏。

長得痞帥痞帥的。

紅色鏈條襯衣,搭配黑色真絲短褲,還戴了一隻銀色骷髏耳釘。

炫酷。妖嬈。時尚。撩騷。

他嘴巴一歪,拍胸脯叨叨:“美妍妹妹,我是你哥哥,現在你身體裏流淌着我的血,你放心,以後哥罩着你,你的仇哥替你報,你說說看,是誰它喵的把你害成這樣的!” 哥哥?血管裏流着他的血?

葉美妍歇斯底里尖叫起來:“滾!滾!全給我滾!讓我死!爲什麼要救我!讓我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