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家現在正處於上升期,低階修士和中階修士的族人不少,微微缺少的就是能坐鎮家中的化神期尊者,否則的話,憑著這些年來蘇家的積累和底蘊,就是說蘇家是一流世家也不為過,要知道一流世家和二流世家雖然只相差一字,但是這裡面代表者的利益和地位,卻是任何東西都無法比擬的,尤其是這些東西對於世家弟子來說,更是看得比自身性命都重要。

蕭楠能這樣想,蕭順心裡很高興,修士本就感情淡泊,蕭楠又在小的時候被逐出過家門,要是蕭楠此刻不顧自身安危,只是單純的為了蘇家的話,蕭順反而不放心,再蕭順看來,世家子弟雖然看似風光,但是享受家族帶來的利益的同時,也失去了很多珍貴的東西,倒是不如單純的作為大宗門的親傳弟子來的輕鬆。

私生女的名頭很難聽,要不是壽元將盡,對蕭楠的事情有心無力,又無人可以託付的話(龍韶華雖然是蕭順的兒子,龍音華卻恨蕭順害死他的父親,對蕭順恨不得食其骨,因此卻不敢把蕭楠託付給龍韶華,就怕龍音華遷怒與蕭楠),蕭順說什麼也不會讓蕭楠就這樣輕易的原諒蘇家,好在冷眼看來,這一段時間以來,蘇清明處理事情來樣樣俱到,在面對蕭楠聯姻這個巨大的利益的時候,是以蕭楠的個人意願為主,而不像是其他的世家子弟一般,趁著這個好機會,把女兒當成貨物般為家族交換利益,光是這一點,就讓蕭順慢慢的把壓在心底的芥蒂一點點的放下。

蕭順就把自己和蘇清明兩人合夥用《藥典》算計陸盧兩家的事情說了出來,當然還不忘說龍韶華在其中出了大力氣,龍韶華是純陽之體的事情,蕭順是知道的,和蕭楠得出陰之體那根本就是天生一對,再加上兩人又是表兄妹親上加親,蕭順是很看好兩人的,當然蕭順並沒有隻說,現在是特殊時期,蕭順不想讓外甥女以為,自己對她好是出於為了自己兒子考慮,讓她與自己本就不深后的親情出現危機,更不想讓蕭楠以為自己仗著身份逼迫他二人一起,因此話說出來的意思,就成了舅舅這個長輩,只是想讓兩兄妹互相增加點好感而已。

《藥典》這本是蕭楠的機緣,後來又送給了葉洛辰一份,雲尚陽一份,御劍宗也有蘇清言送上了一份,後來南宮鳳華綁走了蘇清明,兩家私下裡達成協議,因此南宮家也有一份,這《藥典》已經在手裡三十多年來,該記下的早就熟記於心,既然現在已經從南宮鳳華的嘴裡,知道了陸家懷疑《藥典》就在蘇家,並且派人對蘇嫣搜魂,就是蘇清明因為蕭楠和蘇嫣不和,這才沒有把《藥典》傳給蘇嫣,否則話,今日的盧家就是蘇家的下場了,或許再加上蕭楠這個事情,蘇家就是不被滅族,那也不會好過。

現在把《藥典》的消息散出去,一下子就把修真界的目光都轉移在了這裡,蕭楠暫時解除了危機不說,連帶著盧家殺蕭雅的仇,和陸家殺害蘇嫣的仇都報了,既然陸家已經找到了蘇嫣,那之前肯定受到了一些風聲,於是到時候被動,處處受制於人,倒不如找個機會把事情公之於眾。

《藥典》在蘇家已經被蘇清明研究了幾十年,就是現在出去比起葯宗出身的弟子也不差,更何況既然《藥典》已經送了幾家,並不能當成立族之本,那就把這件事情攤開來說,既然我守不了的東西,那就惠及天下人好了,到時候能不能成為九階煉丹宗師,那就憑藉著各自的本事,手底下見真章了,這樣也省的蘇清明整日里擔驚受怕,就怕葯宗得到消息趕來,畢竟就算是《藥典》使自個的機緣,但是這葯宗萬年前發生的時候誰不知道,因此《藥典》早就記掛在了葯宗名下,不拘是誰得到了《藥典》,憑著葯宗在修真界的地位,也沒有人能以一己力抗修真界的一個大門派,更何況,這不僅僅是一個宗門,背後還依附著不少家族呢。

蕭順策劃這件事情的時候,除了蘇家蘇清明的心腹之外,了解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最清楚的那就要數南宮鳳華了,她在這件事情當中沒少推波助瀾,也是這是能成功的關鍵。

請看作者有話說

第二百二十六章:

蕭楠是仗著自己熟悉地形偷偷潛進來的,一路上並沒有遇到其他人,這點自信蕭楠還是有的,再者,蕭楠是親眼看過鳳柳依把他師兄當成爐鼎吸干修為的,因此此時的蕭楠猶如驚弓之鳥,對誰都有一絲防備,見舅舅焦急擔憂的表情不似作假,這才開口道:「舅舅放心,我來的時候沒有人發現。」

蕭順聽了蕭楠的保證,這才鬆了口氣,道:「那就好,現在是非常時期,需要處處小心才行,可千萬不可大意啊!」只要再過一段時間,盧陸兩家的事情安定以後,蕭楠的事情也就不是事情了,畢竟蕭楠身後有著個華雲尊者,蘇家的三位老祖也在閉關做最後的衝刺,如果僥倖平安突破了化神期以後,蘇家的實力再上一層,即使他們不是心甘情願,也不會為了個不成器的後背子孫敢冒隕落的危險的。

蕭順知道蕭楠暫時不會有生命危險,雖開心見到了蕭楠,但是一想到蕭楠一露面,將要引起來的各種事情,再說現在也不是閑話家常的時候,說話的語氣不由得加重,道:「現在十來位化神尊者一同前來蘇家求娶你這個純陰之體的事情已經傳遍大半個修真界了,你既然已經聽說了怎麼不找個地方躲起來,來這裡做什麼?不知道現在這裡不亞於龍潭虎穴嗎?好在他們現在都被盧陸兩家的爭鬥吸引了過去,趁著現在沒人,你快趕緊離開這裡,回御劍宗也好,找個隱秘的地方也好,總之這一段時間不要再出現在世人面前,這裡的事情有舅舅和你父親在,不用你擔心。」實在是擔心護不住這個資質不凡的外甥女,只是短短的三十多年就達到了如此成就,在這人才濟濟的修真界也算得上是資質妖孽了,再過幾百年就是再進一步,飛升仙界也不是不可能,哪裡能輕易地許人?而且還是一群草包?真的打量著人家不清楚他們心中的算盤嗎說是雙修伴侶,不過是想把蕭楠當成爐鼎採補而已,哼!就憑他們一群草包也配?

蕭楠體諒舅舅蕭順為了自己的安危出口趕人,但是這次蕭楠進來蘇家可不是光回來看看,其實蕭楠雖掛著蘇清明私生女的名頭,但對於蘇家並沒有歸屬感,如果不是看在蘇清明這個父親對蕭楠還不錯,即使這些年來沒有見面,但是該得的東西不但讓最信任的蘇勝送過來,還時不時的用傳訊符聯絡著感情,再者蕭楠佔據了原主的身體,有著原主對父親的濡慕之情,就沖著當年祖父青流真君為了給盧加一個交代而對蕭楠下殺手,蕭楠早就趁這機會和蘇家斷的一乾二淨了,只不過當時沒有斷乾淨,後來又發生了蘇逸姐弟一起歷練的情分,在水藍幽海出了事情以後,蘇家的元嬰老祖又親自帶著蘇家弟子前來解救,雖然到最後也沒有幫上忙,但是自從父女相認了以後,蘇清明這個父親卻沒有半分對不起蕭楠。因此即使蕭楠對蘇家沒有多深的情分,就沖著父親是蘇家家主,此事又是因為自己的原因而讓蘇家陷入了困境,蕭楠就不能不管不問。

「舅舅放心,楠兒自有分寸,不會讓自己置身於險境之中的。」雖感動於父親帶自己的情誼,以及自己落難時蘇家人的仗義相助,但是光是這些還不值得蕭楠為次搭上自己的性命。

蕭順看著蕭楠說的話很真誠,倒是有些詫異,隨感覺得到蕭楠的實力高於自己很多,也從蘇清明等人口中得知,蕭楠如今看著不過是金丹後期,身為劍修能越級挑戰,實力相當於元嬰期的真君,即使是如此優秀,在化神尊者面前就相當於嬰兒與成年人之間的差距,那可不是一般的大,化身鼓掌你這隻需要一個手指頭就能碾壓的存在,看著蕭楠的表情不似作假,難不成外甥女手中還有其他的仰仗?

「舅舅,楠兒之所以現在回來,是想知道父親對於此事是何章程?也好讓楠兒心裡有個準備才是。」

蕭順心裡知道蕭楠是不放心蘇清明這個父親,想來像蕭楠實打實的自行修鍊到如今修為的純陰之體,別說是同等修為的金丹真人垂涎,元嬰真君、甚至於化神尊者修為的修士,與之雙修的話,效果雖不至於相同的高修為那樣明顯,但是長時間的潛移默化之下,效果還是比之吞服丹藥要好得多,而且還沒有一點副作用。

蘇家現在正處於上升期,低階修士和中階修士的族人不少,微微缺少的就是能坐鎮家中的化神期尊者,否則的話,憑著這些年來蘇家的積累和底蘊,就是說蘇家是一流世家也不為過,要知道一流世家和二流世家雖然只相差一字,但是這裡面代表者的利益和地位,卻是任何東西都無法比擬的,尤其是這些東西對於世家弟子來說,更是看得比自身性命都重要。

蕭楠能這樣想,蕭順心裡很高興,修士本就感情淡泊,蕭楠又在小的時候被逐出過家門,要是蕭楠此刻不顧自身安危,只是單純的為了蘇家的話,蕭順反而不放心,再蕭順看來,世家子弟雖然看似風光,但是享受家族帶來的利益的同時,也失去了很多珍貴的東西,倒是不如單純的作為大宗門的親傳弟子來的輕鬆。

私生女的名頭很難聽,要不是壽元將盡,對蕭楠的事情有心無力,又無人可以託付的話(龍韶華雖然是蕭順的兒子,龍音華卻恨蕭順害死他的父親,對蕭順恨不得食其骨,因此卻不敢把蕭楠託付給龍韶華,就怕龍音華遷怒與蕭楠),蕭順說什麼也不會讓蕭楠就這樣輕易的原諒蘇家,好在冷眼看來,這一段時間以來,蘇清明處理事情來樣樣俱到,在面對蕭楠聯姻這個巨大的利益的時候,是以蕭楠的個人意願為主,而不像是其他的世家子弟一般,趁著這個好機會,把女兒當成貨物般為家族交換利益,光是這一點,就讓蕭順慢慢的把壓在心底的芥蒂一點點的放下。

蕭順就把自己和蘇清明兩人合夥用《藥典》算計陸盧兩家的事情說了出來,當然還不忘說龍韶華在其中出了大力氣,龍韶華是純陽之體的事情,蕭順是知道的,和蕭楠得出陰之體那根本就是天生一對,再加上兩人又是表兄妹親上加親,蕭順是很看好兩人的,當然蕭順並沒有隻說,現在是特殊時期,蕭順不想讓外甥女以為,自己對她好是出於為了自己兒子考慮,讓她與自己本就不深后的親情出現危機,更不想讓蕭楠以為自己仗著身份逼迫他二人一起,因此話說出來的意思,就成了舅舅這個長輩,只是想讓兩兄妹互相增加點好感而已。

《藥典》這本是蕭楠的機緣,後來又送給了葉洛辰一份,雲尚陽一份,御劍宗也有蘇清言送上了一份,後來南宮鳳華綁走了蘇清明,兩家私下裡達成協議,因此南宮家也有一份,這《藥典》已經在手裡三十多年來,該記下的早就熟記於心,既然現在已經從南宮鳳華的嘴裡,知道了陸家懷疑《藥典》就在蘇家,並且派人對蘇嫣搜魂,就是蘇清明因為蕭楠和蘇嫣不和,這才沒有把《藥典》傳給蘇嫣,否則話,今日的盧家就是蘇家的下場了,或許再加上蕭楠這個事情,蘇家就是不被滅族,那也不會好過。

現在把《藥典》的消息散出去,一下子就把修真界的目光都轉移在了這裡,蕭楠暫時解除了危機不說,連帶著盧家殺蕭雅的仇,和陸家殺害蘇嫣的仇都報了,既然陸家已經找到了蘇嫣,那之前肯定受到了一些風聲,於是到時候被動,處處受制於人,倒不如找個機會把事情公之於眾。

《藥典》在蘇家已經被蘇清明研究了幾十年,就是現在出去比起葯宗出身的弟子也不差,更何況既然《藥典》已經送了幾家,並不能當成立族之本,那就把這件事情攤開來說,既然我守不了的東西,那就惠及天下人好了,到時候能不能成為九階煉丹宗師,那就憑藉著各自的本事,手底下見真章了,這樣也省的蘇清明整日里擔驚受怕,就怕葯宗得到消息趕來,畢竟就算是《藥典》使自個的機緣,但是這葯宗萬年前發生的時候誰不知道,因此《藥典》早就記掛在了葯宗名下,不拘是誰得到了《藥典》,憑著葯宗在修真界的地位,也沒有人能以一己力抗修真界的一個大門派,更何況,這不僅僅是一個宗門,背後還依附著不少家族呢。

蕭順策劃這件事情的時候,除了蘇家蘇清明的心腹之外,了解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最清楚的那就要數南宮鳳華了,她在這件事情當中沒少推波助瀾,也是這是能成功的關鍵。 張小凡站了起來,臉色有些蒼白,雖然早就知道這一次恐怕大多數人都會針對他,但是當事實出現的時候,他還是忍不住顫抖了起來。

當然,也有不少人憐憫的看着他,彷彿已經看到張小凡摔得腦袋崩裂的那一幕。

“怎麼會這樣?這可怎麼辦?”胡小天擔憂說。

“這裏距離八九米高呢?”蔣介偉嘆氣說。

“是啊,最關鍵還是水泥地,這麼硬,哎……”蔣介偉同桌孫麗麗搖搖頭。

聽了孫麗麗話,突然,張小凡擡起了頭,原本蒼白的臉上涌起一抹喜色,對孫麗麗說:“你剛剛說什麼?”

孫麗麗一愣,說:“最關鍵還是……水泥地!”

“哈哈哈……”張小凡突然大笑了起來。

“哎,迴光返照,我爺爺死之前就是大笑三聲的。”一個學生搖頭說。

“張小凡,你怎麼了?”胡小天說。

張小凡銳芒掃過全班,冷冷說道:“我有辦法了。”說完,拉着胡小天和幾個舍友徑直走出了教室。

“他難道瘋了?”

“誰知道呢,待會他可是要跳樓,也許腦子被嚇壞了也說不定。”

正當同學們七嘴八舌議論的時候,張小凡、胡小天和幾個舍友居然從體育室搬來好幾個墊子,把這些墊子壘的很高,目測有一米多。

張小凡一言不發,上來後直接從窗口跳出。

“砰!”

張小凡摔得七葷八素,周圍也是傳來一陣驚呼。

張小凡爬了起來,胡小天等人過來,“沒事吧?”

張小凡搖搖頭,“沒事。”

“太好了,包蕾發信息說你過關了。”孫麗麗拿着手機說。

“張小凡,你太聰明瞭,居然想到了這。”蔣介偉驚訝的說。

張小凡說:“幸好是麗麗提醒了我,她說地面是水泥地,我馬上想到,若是地面換成了軟了,我既能跳下來完成任務,也可以不死。”

“哼,果然有些小聰明。”宋風不爽的說。

張小凡沒理睬他,和朋友們回到教室,周圍同學朝他投來敬佩的目光。

畢竟在那種情況下,可沒有多少人能馬上想到那種主意,很多人恐怕會被嚇得六神無主,而張小凡不但想到了辦法,而且膽子很大的跳了下去。

沈峯幸再次走上講臺,沉悶說:“再這樣下去,我怕我們會被玩死。”

“對,這個紅包是孫楊發的,我提議我們去他家。”蘇倩倩站起來提議。

這麼一說,同學們紛紛響應。

“不錯,都是孫楊發的紅包,他一定想害死我們,我們去他家。”

“嗯,不過他家在哪裏?”

“班級的信息薄上有,不過誰過去?萬一孫楊是鬼怎麼辦?”

這樣一說,沒人敢應話了。

“一羣孬種,都不敢過去我們去。”王虎站起來冷哼一聲,招呼說:“都跟我走。”

他的小弟隨即跟着王虎浩浩蕩蕩走出教室。

現在這種時候,沒有人能夠安心學習,而且老師們也不再管這個班級,所以王虎他們這麼多人逃課,根本沒有人說什麼。

緋聞新娘 接下來,張小凡悄悄對胡小天說:“這樣下去不是辦法,這個遊戲玩下去,下次指不定就是死我們了。”

“那怎麼辦?”胡小天說。

“這學校鬧鬼,我覺得一定和以前的一些事情有關,我們得找一下有關於這個學校的歷史,找些線索。”張小凡說。

“嗯,不過學校歷史都在檔案室,我們不能進去吧?”

張小凡朝不遠處的蘇倩倩看去,說道:“蘇倩倩身爲學習委員,一直給老師管理過圖書室,圖書室和檔案室一層,鑰匙都在一起,我猜蘇倩倩身上應該有鑰匙。”

“行,我把她叫過來。”胡小天招呼了一聲蘇倩倩。

蘇倩倩精緻的面容露出疑惑之色,走過來說:“幹什麼?”

張小凡把事情一說,隨即說:“我們就是上去看看,也許能找到什麼線索呢?”

“這……我考慮考慮吧。”

張小凡點點頭,隨後到了下午的時候,王虎和他的跟班一臉陰沉的回來了。

“王虎,怎麼樣?”宋風問道。

“家裏門鎖着,進不去。”王虎說道。

慕容風皺眉道:“這大白天的,他沒來上學不在家那在哪裏?”

“要不晚上過去吧,等他父母回來再說。” 名門寵婚之大牌明星 有學生提議。

“晚上,煞筆嗎?那屋子裏鬧鬼怎麼辦?晚上的時候鬼可是很厲害的。”

一時間,學生們七嘴八舌的議論着,直到放學也沒商量出所以然。

放學後,回到宿舍,張小凡坐在牀上,腦子裏都是這兩天的紅包遊戲。

“這個孫楊到底是人是鬼?殺人到底是爲了什麼?另外,搶到的冥界錢包冥幣到底是什麼用的?”

這些問題困擾着他,讓他很難受。

“這樣下去,自己會死嗎?”張小凡心中一沉,情不自禁的拿出自己的相冊,翻開第一頁,那裏是自己爺爺的照片。

張小凡從小父母雙亡,一直被爺爺拉扯大,本來他想着等畢業了,好好孝順爺爺,可是如今卻是發生了這種事,他不敢想象自己要是死了,爺爺該有多傷心。

眼角往下一瞥,突然,他右眼劇烈的疼痛起來,這是他的老毛病了,自從一年前突然被砸暈之後,他的右眼總是會時不時痛一下。

等他再睜眼的時候。張小凡瞳孔一縮,手一抖,相冊差點掉在地上。

角落裏的一張照片是全班同學第一天進入學校老師爲他們拍的,本來這也沒什麼,可是張小凡在看到死去的馬曉舒,關棟天,包蕾,姚小青之後,他目光凝固了。

周圍的同學面色紅潤,可是這幾人臉色蒼白,尤其是一雙眼睛,居然沒有眼白,整個都是黑色,這幾人都露出猙獰的笑容,朝張小凡冷笑着。

“死的人,在照片裏也變成了死人。”張小凡背脊一片發涼,一定要想辦法,這紅包羣和遊戲一定有辦法破!

晚上的時候,張小凡再一次做以前的噩夢,他夢見了自己和一大羣妖獸廝殺,他的實力非常強大,面對無數妖獸的包圍,他也遊刃有餘。隨後他突然驚醒,發現已經白天了。

和舍友們來到教室,老師過來讓同學們自習之後,直接就走了,看來不想多理會這個班級。

“紅包來了。”待老師一走,一個學生拿着手機驚恐的說。

“都搶吧,昨天已經證明,不搶的話,還會有懲罰。”沈峯幸說道。

於是衆人開始搶,張小凡按動紅包,這次搶到十八塊,他連忙看了看搶到最多的。

這一看他愣住了,居然有兩個人搶的一模一樣多,還是兩個女生,分別是陳靜和張花。

而自己居然是和周立平搶的一模一樣多。

包蕾:出現兩個選項。

選項一:張小凡和陳靜發生關係,限時兩小時,未完成者陳靜死。

選項二:張花和周立平發生關係,限時兩小時,未完成者張花死。

“就因爲陳靜和張花搶到的金額一樣,居然又有兩個選項?”

“是啊,而且居然是讓他們做這種事?”

“張小凡有福了。” ?第二百一十四章:

時間慢慢過去,蕭楠早就已經辟穀,只要是在有靈力的地方,即使不吃不喝待上一兩個月也沒有事情,可是房華宇卻是個武功不低的俗人,早先打暈被房華濃擄來,一路上顛簸不說,到現在又在石室內待了幾個時辰,腹內早就飢腸轆轆空空如也。

幾個時辰的相處,兩人也算相安無事,再者現在石室內只有三人,還有一個被關在裡面出不來,於是房華宇看著蕭楠問道:「有沒有吃的東西?本少爺餓了。」

房華宇的話說的相當不客氣,蕭楠只是瞥了一眼,沒好氣的道:「你不會自己找啊!就這麼大點地方。」

房華宇只有碰到了房華濃的事情才會在家人面前頻頻受挫,之所以這樣,也是因為房華宇重視親情,在沒有妥善的方法解決問題之前,這才把房華濃的事情一直壓在心底沒說,面對的時候妥協才導致的,可是眼前這個女子說話竟然毫不客氣,再加上被關在這裡,還不知道家裡現在的情況如何,本就焦躁的心情更加陰霾,憤憤不平的道:「要是能找到的話先前轉悠的時候早就找了,還用得著問先來的你嗎?」

「我又不是這裡的主人,來這裡后別說吃的了,就是一杯水都沒喝,我哪裡知道。」蕭楠也被關的火起,大意之下中了暗算不說,現在更是連靈力都被封印了,一牆之隔的師叔到現在連面都見不到,心裡正火大呢,語氣自然也不好。

房華宇餓的發暈,想到眼前這女子的武功比自己也不差,甚至是更上一層,動起手來自己的勝算不大,想到這裡只得忍氣吞聲,這口憋悶之氣出不來,只氣的哼的一聲,自顧走到一旁坐下保存體力。

幾個時辰以後石門在一次打開,房華濃走了進來,身後還跟著一名明顯受了驚嚇的女子,一進來,身子就顫抖個不停,房華宇仔細一看,身後跟著的女子正是翠玉。

房華宇二話不說,上前就是一招排山倒海,此刻房華濃二人離石門正近,本想把兩人逼開趁機逃出去,可是卻低估了房華濃的實力,也沒見她怎麼動作,只是往那一站,房華宇發出的招式聯再離房華濃很近的地方就停頓了下來,倒不是房華宇停住招式,而是在房華濃身體四周形成了一層薄薄的防禦罩,讓房華宇再不能前進半步。

房華宇吃驚的看著眼前這個陌生的房華濃,早就清楚此人不是一般人,可是這還是兩人第一次正面照交鋒,只一招而已,就讓房華宇明白,自己不是眼前女子的對手,同時更加擔心家裡人的安全,即使明知道打不過,還是堅持的收回招式,又出了一招。

「不自量力的螻蟻。」房華濃嗤笑一聲,同時身為化神尊者的威壓外放,看著三人被壓制的躺倒在地上,心情大好的大笑起來,自從來到世俗界以後,雖然受身體限制不能使用靈力,但是元神卻很強大,按說在這世俗界也是無人能敵,橫著走都不是問題,偏偏他多捨得身份是城主府嬌寵的大小姐,一個小小的城主府房華濃還不放在眼裡,可是城主手裡掌管著的十萬兵馬卻不能無視,畢竟是血肉之軀,哪裡抵得過數萬兵馬的輪番上陣,因此房華濃不得不妥協,在城主府里隱匿下來。

房華宇氣得不輕,天之驕子般的長大的他哪裡受過這等侮辱,但是卻沒有辦法,現在別說是動手了,就是想伸一下手指都做不到,只得把這份憋屈壓在心裡,待脫險以後,不管眼前之人是神是鬼是妖是魔,定讓他付出代價,以報眼前之人殺妹侮辱之仇。

蕭楠在房華濃釋放威亞的那一刻,就學著房華宇等二人的樣子,做做樣子反抗一下,就直接躺在了地上不再動彈,睡下后悄悄運轉混沌之氣,很快那份重約泰山的壓力就消失無蹤,在心底估算著來人奪舍前的實力。

房華濃看著大汗淋漓的房華宇憋悶不一卻不得不低頭的樣子,頓時心情大好,再看看身後幾乎快要斷氣的翠玉,這才把威壓收起,吩咐道:「翠玉,你去給三少爺準備晚餐。」

翠玉原本以外這次在劫難逃了,不由得心生絕望,卻在最後關頭房華濃突然收手,這才撿回了一條命,對於房華濃心中更加恐懼,聽見吩咐猶如天籟之音,趕緊起身慢慢退了出去,好死不如賴活著,雖說活得艱難,可是卻還是很慶幸。

房華濃並沒有關閉身後的石門,蕭楠通過石門往外看,二人這才發現原來是門外邊還是石室,並不是原先以為出口,不禁心生失望,也不知道這人到底是不是屬老鼠的,怎麼在如此堅硬的山上打造如此深遂的石室。

房華濃徑直來到葉洛辰所在的房間,眼睛猛然一閉,在睜開時石門已經打開,蕭楠一直都關注著女子的動作,這才知道為何石門沒有開關了,原來是靠著神魂之力才能開啟的人,怪不得蕭楠之前無論如何都打不開了。

石門慢慢升起,石室內的景象慢慢映入眼帘,和蕭楠原先待得石室一樣簡潔,石室里的主人卻狼狽的跌倒在地上,看到葉洛辰如此狼狽,蕭楠一陣心疼,天之驕子的他何時受到過這樣的待遇和屈辱,快步走之跟前,道:「師叔,你怎麼樣了?」

「無事。」葉洛辰扶著蕭楠的手臂,順著她的力氣站了起來,溫柔的安撫性的拍了拍她搭在手臂上的玉手,轉過頭來面目冷然的看著抓自己來此的罪魁禍首,「前輩這是何意?何故擄我等來此?我等皆是御劍宗的親傳弟子,要是有的得罪之處,還望言明,晚輩定當為之賠罪。」

兩人被擄來至此並沒有見女子有何動作,因此葉洛辰在才把宗門名號報出來,身邊點名了身份,要是沒有深仇大恨,自然不願意結怨,畢竟身為宗門的親傳弟子,身上都有長輩們賜予的保命之法,或者是長輩們的精神烙印,一旦發生危及生命的危險,就是遠在幾萬里之遙也能第一時間感應到,並且把臨死之前的影像反饋回去,因此葉洛辰這才在賭,女子如今已是凡人之軀,即使原先之前在強大,那也是過去的事情了,在修士面前除了神魂還能壓制以外,身體簡直就不堪一擊,要是沒有大的仇怨,相信聰明人自會做出相應的取捨。

「御劍宗?」房華濃呢喃出聲面露懷念之意,對於他來說,這個大修真門派簡直就像是一場夢一樣。但是在聽到親傳弟子身份的時候,不見眼神一亮,看向葉洛辰的眼光熾熱無比。

「難不成又是個迷戀師叔容貌的花痴?」蕭楠看了看女子毫不掩飾的充滿佔有慾的目光,更加確定這一想法,不僅在心底鄙視,又一個外貌協會的。

葉洛辰蹙眉厭惡的看了一眼女子后就轉過頭去,平生最討厭的就是如此輕浮的女子,只看重外貌是不是丰神俊朗,身體的靈很是不是天資出眾,一旦符合這些條件,就像蒼蠅一般圍了上來自薦枕席,依附於男修生存,從不思進取好好修鍊,只是一個勁的浪費自己的資質。

房華濃沒有錯過葉洛辰眼底的嫌棄,手中突然出現一個玉瓶,揚手扔到葉洛辰手中道:「拿去服用吧!對你身體的損傷有好處。」說完就心情大好的走了出氣。

蕭楠和葉洛辰兩人對視一眼,皆不明白房華濃贈葯的意圖,要是懼怕御劍宗的實力,那就直接放人就好了,御劍宗的弟子在修真界的名聲只是好戰而已,並不濫殺無辜,女子現在既然已世俗界的一員,即使有了些慢待,也斷做不出殺人泄憤的事情來,可要不是如此的話,女子又有何目的?

修士的神魂就是在強大,身體不能修鍊,時間一長神魂自然也慢慢消弱,房華濃再奪舍現在的軀體以後,神魂已經從原先本是化神初期修為,現在硬生生的消弱成了元嬰後期,這才用了不到十年的時間就消弱得如此厲害,這還是其間房華濃幾乎沒怎麼動過手的結果,畢竟身體不是自己原裝的,即使在契合也需要慢慢磨合,奪舍的對象是修士還好些,隨著修為的加深,神魂也會更加契合,可是要是身體為不能修鍊的凡人,神魂太過強大,身體總會出現損傷,這樣長此以往的下去有礙壽數,房華濃想活得久一點,只得不斷地用神魂養現在的身體。

修士本就是逆天之人,一人一生只能奪舍一次,還必須在修為到達元嬰期結成元嬰以後才有這麽一次機會,房華濃雖然不滿意現在的軀體,也沒有辦法,只好不斷的適應,原本還以為就這樣過一輩子了,誰知無意間的一次偶遇,讓房華濃髮現了這個存在靈脈前輩遺留的洞府,並且發現了一枚玉簡,上面記錄了兩種秘法,其中就有能讓修士奪舍兩次的秘法,非常適用房華濃現在的情況,二另一種則是通過燃燒壽元增加攻擊力量的秘法。

房華濃得到后欣喜異常,更是不分日夜的修鍊,只盼望能早點換個身體,從新做會男人,可是在修鍊成功以後,房華濃才悲催的發現,做了將盡十年的女子,神魂經過身體的同化,越來越像女子靠攏,不得已之下,只得不斷地吸取男子精魄來補充自己流失的男子精魄,這樣的時間持續了兩年,就在房華濃準備動身去往修真界的時候,葉洛辰和蕭楠就進入了房華濃的視線,尤其是葉洛辰不管是本身實力,還是自身條件,都屬於上上之選,目前更是身受重傷,不能動用靈力,利於自己動手。

先前沒有想著抓蕭楠,可是在蕭楠被自己放在生機滌魂草根放置的迷煙放倒的時候,原本想捕捉到了以後殺了一了百了,卻意外發現女子竟然是少見的純陰之體,要是再奪舍男子以後,在與女子雙修一下吸干他的修為,這樣不但身體的上能好徹底,修為還能更進一步,因此這才留下兩人的性命,只等房華濃多吸些男子精魄,讓自己被身體同化消失掉了的男性魅力再一次歸來,這時候再出手奪舍,可是事情好像失去了控制,一切都變得不可預料。

第二百一十四章:

時間慢慢過去,蕭楠早就已經辟穀,只要是在有靈力的地方,即使不吃不喝待上一兩個月也沒有事情,可是房華宇卻是個武功不低的俗人,早先打暈被房華濃擄來,一路上顛簸不說,到現在又在石室內待了幾個時辰,腹內早就飢腸轆轆空空如也。

幾個時辰的相處,兩人也算相安無事,再者現在石室內只有三人,還有一個被關在裡面出不來,於是房華宇看著蕭楠問道:「有沒有吃的東西?本少爺餓了。」

房華宇的話說的相當不客氣,蕭楠只是瞥了一眼,沒好氣的道:「你不會自己找啊!就這麼大點地方。」

房華宇只有碰到了房華濃的事情才會在家人面前頻頻受挫,之所以這樣,也是因為房華宇重視親情,在沒有妥善的方法解決問題之前,這才把房華濃的事情一直壓在心底沒說,面對的時候妥協才導致的,可是眼前這個女子說話竟然毫不客氣,再加上被關在這裡,還不知道家裡現在的情況如何,本就焦躁的心情更加陰霾,憤憤不平的道:「要是能找到的話先前轉悠的時候早就找了,還用得著問先來的你嗎?」

「我又不是這裡的主人,來這裡后別說吃的了,就是一杯水都沒喝,我哪裡知道。」蕭楠也被關的火起,大意之下中了暗算不說,現在更是連靈力都被封印了,一牆之隔的師叔到現在連面都見不到,心裡正火大呢,語氣自然也不好。

千秋不死人 房華宇餓的發暈,想到眼前這女子的武功比自己也不差,甚至是更上一層,動起手來自己的勝算不大,想到這裡只得忍氣吞聲,這口憋悶之氣出不來,只氣的哼的一聲,自顧走到一旁坐下保存體力。

幾個時辰以後石門在一次打開,房華濃走了進來,身後還跟著一名明顯受了驚嚇的女子,一進來,身子就顫抖個不停,房華宇仔細一看,身後跟著的女子正是翠玉。

房華宇二話不說,上前就是一招排山倒海,此刻房華濃二人離石門正近,本想把兩人逼開趁機逃出去,可是卻低估了房華濃的實力,也沒見她怎麼動作,只是往那一站,房華宇發出的招式聯再離房華濃很近的地方就停頓了下來,倒不是房華宇停住招式,而是在房華濃身體四周形成了一層薄薄的防禦罩,讓房華宇再不能前進半步。

房華宇吃驚的看著眼前這個陌生的房華濃,早就清楚此人不是一般人,可是這還是兩人第一次正面照交鋒,只一招而已,就讓房華宇明白,自己不是眼前女子的對手,同時更加擔心家裡人的安全,即使明知道打不過,還是堅持的收回招式,又出了一招。

「不自量力的螻蟻。」房華濃嗤笑一聲,同時身為化神尊者的威壓外放,看著三人被壓制的躺倒在地上,心情大好的大笑起來,自從來到世俗界以後,雖然受身體限制不能使用靈力,但是元神卻很強大,按說在這世俗界也是無人能敵,橫著走都不是問題,偏偏他多捨得身份是城主府嬌寵的大小姐,一個小小的城主府房華濃還不放在眼裡,可是城主手裡掌管著的十萬兵馬卻不能無視,畢竟是血肉之軀,哪裡抵得過數萬兵馬的輪番上陣,因此房華濃不得不妥協,在城主府里隱匿下來。

房華宇氣得不輕,天之驕子般的長大的他哪裡受過這等侮辱,但是卻沒有辦法,現在別說是動手了,就是想伸一下手指都做不到,只得把這份憋屈壓在心裡,待脫險以後,不管眼前之人是神是鬼是妖是魔,定讓他付出代價,以報眼前之人殺妹侮辱之仇。

蕭楠在房華濃釋放威亞的那一刻,就學著房華宇等二人的樣子,做做樣子反抗一下,就直接躺在了地上不再動彈,睡下后悄悄運轉混沌之氣,很快那份重約泰山的壓力就消失無蹤,在心底估算著來人奪舍前的實力。

房華濃看著大汗淋漓的房華宇憋悶不一卻不得不低頭的樣子,頓時心情大好,再看看身後幾乎快要斷氣的翠玉,這才把威壓收起,吩咐道:「翠玉,你去給三少爺準備晚餐。」

翠玉原本以外這次在劫難逃了,不由得心生絕望,卻在最後關頭房華濃突然收手,這才撿回了一條命,對於房華濃心中更加恐懼,聽見吩咐猶如天籟之音,趕緊起身慢慢退了出去,好死不如賴活著,雖說活得艱難,可是卻還是很慶幸。

房華濃並沒有關閉身後的石門,蕭楠通過石門往外看,二人這才發現原來是門外邊還是石室,並不是原先以為出口,不禁心生失望,也不知道這人到底是不是屬老鼠的,怎麼在如此堅硬的山上打造如此深遂的石室。

房華濃徑直來到葉洛辰所在的房間,眼睛猛然一閉,在睜開時石門已經打開,蕭楠一直都關注著女子的動作,這才知道為何石門沒有開關了,原來是靠著神魂之力才能開啟的人,怪不得蕭楠之前無論如何都打不開了。

石門慢慢升起,石室內的景象慢慢映入眼帘,和蕭楠原先待得石室一樣簡潔,石室里的主人卻狼狽的跌倒在地上,看到葉洛辰如此狼狽,蕭楠一陣心疼,天之驕子的他何時受到過這樣的待遇和屈辱,快步走之跟前,道:「師叔,你怎麼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