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陽後退,不過僧太苦也是衝了過來,大刀再次劈來,他得勢不饒人,勢必要將秦陽直接劈碎,報了果實丟失的仇!

轟轟,鏘!

秦陽和這裏的三人對戰起來,剩下的五個人,則是小鹿和大黑鹿在拖着。

大黑鹿實力強大,對付三人的同時,還能隱約佔據上風,哪怕是沒了瞬移的能力,光憑肉身,依舊強大。

小鹿對抗兩個僧侶,苦苦支撐中,提前感知是它的主要手段,此刻失去,戰鬥力無數倍下降。

僧太苦此刻發狂,暴走了一般,攻擊都是使勁的甩,秦陽沒了覺醒能力,腦中還一片刺痛,實力衰弱。

只能靠着板磚勉強支撐,大錘僧侶和小僧侶也得勢不饒人,各種攻擊,盡皆都是向着秦陽砸了過來。

而在此刻,僧太苦一招將秦陽逼退之後,乘機還拿出一個電話,給邪鴉王發送了消息。

邪鴉王無時無刻都在想着親手撕碎秦陽,此刻接到電話的它,化作一直巨大的火鴉,從地上升起。

無數人,都能看到空中那暴走的火鴉,飛翔遠方。

邪鴉王已經搜查到了接近印國邊境的城市,距離峽谷,並不遙遠,它速度極快,此刻全力爆發,更是不足十分鐘,就可以趕來。

轟!

秦陽躲開了大錘的震擊,用弟子劍將小僧侶的一掌抵抗,然後趁着僧太苦打電話,猛然身形衝出去。


這裏是一條絕路,被人封住,峽谷近在咫尺,只有五里地,也就是兩千五百米!

刷!

秦陽速度極快,強行振作精神,衝了出去,既然此路不通,那就打出一條路來,通了這路!

轟!

音障破碎,像是打雷一般,震撼異常,秦陽衝來,率先衝向小鹿的位置,一板磚砸向一個僧侶,將僧侶打飛出去。

“快走,衝回去!”秦陽大喊。

小鹿心領神會,直接拋棄剩下的一個敵人,大黑鹿也懂了,它本來就壓着三個僧侶,此刻直接捨棄敵人,也衝了出去。


秦陽,大黑鹿,小鹿,皆是衝開一點範圍,快速向着峽谷方向走。

“哪裏逃!”

身後幾人追殺,全部都是衝過來。

以僧太苦爲首,他身上氣勢極重,一步踏出,大地爆碎,他實力又是最強,速度也是最快的。

僅僅瞬間,僧太苦就以爆炸的速度,追上了三人。

他剛纔在打電話,卻不料秦陽狡猾,這讓他暴怒,決心要廢掉秦陽,將他首級帶走。

“我擋着,你們走!”秦陽聽着背後的動靜,敵多勢衆,光是一個僧太苦,就能拿下他們。

若非秦陽板磚是強大的兵器,恐怕這個時候,三人都要栽了。

當即,秦陽轉身,全力衝出去,不是爲了迎戰,而是爲了拖住後方的人,哪怕僅僅是一瞬間,也足夠大黑鹿他們脫困。

至於他,並不擔心,他有強大的底牌,最後的底牌,決然不會身死的。

“你妄圖阻擋我們,放走他們二人,做夢!”森太苦冷笑,這樣的計謀,他能直接看穿。


下一刻,他就主動迎接上了秦陽,一人拖住秦陽,不給他再走脫的機會。

“你的底牌很強大,不過那將會是我的!”僧太苦開口,眼中有貪婪的目光。

秦陽手中的板磚,太過於神奇,居然依靠這板磚的神威,直接對抗他!

毫無疑問,這是重寶,得到就會發達。

秦陽冷眼,心中憤怒,揮舞着板磚和弟子劍,全力拖住面前的僧太苦,決不能讓僧太苦過去。

現在兩頭鹿的戰鬥力太低了,皆是失去了最大的手段,戰鬥力,現在恐怕還沒有他強大呢。

果然,在秦陽身後,兩頭鹿陷入了苦戰。

大黑鹿以一抗四,最強的四個僧侶,皆是和他大戰,此刻大黑鹿也是陷入下風,苦苦支撐,而小鹿,則是面對三人,直接大劣勢,估計一段時間後必敗無疑。 咔嚓咔嚓!

忽然間,異變突生,一陣枝節生長的聲音傳來,宛如是枯木逢春般,在一夜之間,生長出翠綠生機。

濃郁的生機,從一個方向用來,極爲浩瀚。

“什麼?!”僧太苦臉上露出極爲驚駭之色,他看到了太過於驚訝的東西。

秦陽三人也是如此,但同時,心中一喜。

無數的翠綠,從那千米之上的峽谷生長而來,那千米的斷崖,最上方,已經有無數的嫩芽生長,短短時間內,就成爲一株株青稞。

那無限的嫩芽,此刻向着斷崖之下,生長而來。

“青稞王!”大黑鹿眼中露出異色,傳聞青稞王體積是三萬裏斷崖之上的青稞曠野,生機極爲浩瀚。

此刻,他們陷入危機之中,青稞王生長而下,或許是要幫助他們!

刷刷!

一陣風吹過,斷崖之上,長滿了接近一半的青稞,此刻皆是發出聲響,濃郁的生機,從上方涌下倆。

僅僅是這麼片刻,青稞王就已經要生長而下,整個斷崖,都成了翠綠色的海洋,青稞茂密無比。

“趕緊解決,不要留下活口!”僧太苦直接大喊。

他此刻有些急眼,沒想到這種絕境的時候,還有人會救援秦陽三人,他絕不允許,此時此刻,還有意外發生。

青稞王生長的速度很快,似乎只有它生長過來的地方,才能夠成爲它的活動場所。

它此刻,已經蔓延下了斷崖山腳,開始向着此地邁進。

“殺掉他們!”僧太苦開口,手中的攻擊不由的加重了幾分,讓秦陽難以支撐。

他有些着急,青稞王一看就不凡,憑他的目力,自然能看到斷崖之上,那三萬裏的青稞。

原本以爲只是特定的植物,沒想到居然還有這種奇異之處。

那青稞,很有可能會節外生枝,破壞他們的計劃!

“轟!”

秦陽猛然發力,強行調動了識海的火焰,火焰燃燒起來,手上的板磚瞬間威力加倍,怒砸出去。

瞬間,他的識海中亂成了一鍋粥,果實印記爆發,火焰搖搖晃晃,難以支撐。

而僧太苦,也是猝不及防之下,被砸的倒退出去,眼中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這是什麼手段,威力居然翻倍了!

秦陽強忍着腦中的昏迷感,識海中的混亂,彷彿要讓他失去意識一般。

“快走!”秦陽大喊。

身形便是衝了出去,衝向兩頭鹿的方向,將圍攻二人的七個僧侶逼退,他的板磚上亮着赤紅的光,極爲耀眼。

七個僧侶不敢和他硬碰硬,剛纔森太苦都被砸的倒退出去了,他們可是抗不住。

“走!”大黑鹿眼中爆閃過光芒,趁機逼退身邊欲要拖住它的僧侶,立刻閃身。

小鹿也解脫出來,隨着秦陽和大黑鹿的身形暴退。

此刻,青稞王的蹤跡,已經在斷崖之下,蔓延出來千米,也就是說,只要一千多米,三人就能和青稞王會和,壓力大減。

刷!

這時候,三人皆是顧不上識海中的巨大壓力了,皆是爆發最大的速度,只有儘快和青稞王會和,才能奪得生機,不然遲早被七個僧侶和僧太苦殺掉。

“休想走!!”僧太苦怒吼,神色激動。

他一時不慎,被秦陽的板磚擊退,眼看三人就要和青稞王會和,眼中的怒火幾乎要噴出來。

刷!

僧太苦突破音障,宛如雷霆,直接用後方衝來。

秦陽三人速度快,但不能用瞬移,還是不如僧太苦快,他瞬間就拉近了距離。

轟!

下一刻,僧太苦的攻擊就來了,轟擊想最後的小鹿。

而此刻,秦陽三人和青稞王不足五百米!

砰!

一聲碰撞,是秦陽,他返回來,擋住了這一擊,一手拉住了小鹿,藉助這股倒退之勢,就要倒飛出去。

不過,僧太苦怒目一睜,直接追上來,這五百米,他豈會讓秦陽跑掉?

“哇~!”一聲詭異的蹄叫,天邊一直火鴉衝來,速度極快,遠超一切,是邪鴉王到了!

秦陽面色一苦,僧太苦攻擊在即,邪鴉王也加入戰場,此刻,三人危險!

“走你!”秦陽一聲大喊,直接將提在手上的小鹿給扔出去,扔向青稞王的位置。

然後轉身,就是應付來自青稞王的攻擊。

砰!

小鹿摔在地上,直接就摔進了青稞王的青稞中,大黑鹿此刻也跑進來了。

再去看秦陽,距離此地不過五百米,一秒鐘或許兩秒鐘就能過來,但卻被拖住了。

僧太苦不給他這個機會,甚至站位,隔斷了秦陽和青稞王這邊的路程。

有他擋着,秦陽休想過來。

青稞王發力,翠綠之色向着秦陽蔓延,救下三人,是它的意願。

“險些讓你過去了,然後就得費一番手腳才能殺掉你,不過你沒有這個機會了!”僧太苦露出一口大白牙,森然冷笑。

他悍然就是一拳轟擊,全力發揮,哪怕秦陽有板磚,也被擊飛出去,向後倒飛,直接就遠離了這邊。

非是秦陽不反應,而是此刻,他腦海中成了一鍋粥,火焰被果實印記壓制,他甚至時刻能夠感受到,耳邊有雷霆在爆炸。

這樣的情況,讓他戰鬥力,反應力,下降了不止一個檔次!

“你看起來忽然虛弱了,看起來剛纔的一招,讓你付出了代價!”僧太苦道。

他暴踏而出,一拳又一拳,將秦陽打的不斷倒飛出去,每一擊,都能讓秦陽倒飛幾百米,短短瞬間,秦陽就被打飛在千米之外了。

“秦陽!”大黑鹿和小鹿眼睛都快要瞪裂了,恨不得跑出去,可二鹿剛纔爆發全速,果實印記的反彈也很強,此刻陣陣失神。

而青稞王,明顯離開斷崖上方的三百里本體,它的實力下降不止一籌,蔓延的越遠,速度越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