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會長臉色陰晴不定,若是真要如此,他打算親自出手,雖然面子上有些難看,以大欺小,以一名地階藥師對抗一名玄階五品藥師,但是爲了贏得這次勝利,也只好如此做了。

“對了,兩位會長還是不要打你們的小算盤了,你們若是要出手迎戰,我們兩人不會幹愣在一旁的。”那人繼續說道,一語道破喬會長的心思。

喬會長的臉色說不出來的難看,胡會長也只能嘆了口氣,揮了揮手,之前那名計劃要上場比試的藥師就要站出來,凌逸將他拉住。

“我來!”凌逸淡淡的說道,邁步走了出去。

人羣一陣譁然,會中的許多人都知道凌逸是名藥師,但是隻不過是一名剛剛考取到玄階藥師,又怎麼有可能勝過對方的那名玄階五品藥師,換而言之,派凌逸上場,勝率反而更小。

“太沖動了!玄階五品藥師,豈會是你能夠戰勝的?”和凌逸有過一場比試的胖子嘀咕道,暗自嘆息不已。

對方的藥師也在議論紛紛,都是對凌逸嘲笑不斷,在他們眼裏,凌逸連一塊藥師徽章都沒有,又怎麼有能力戰勝己方的藥師。

兩名地階藥師藥師笑了笑,他們可不認爲凌逸有多少本事,年齡稍長的藥師問道:“年輕人,你可要知道,我們是在進行藥師之間的比試,其他閒雜人等還是不要打打擾的好,不然的話,只是自取其辱。”

見這名地階藥師臉上流露出不屑的神色,凌逸暗自好笑,將那枚紅銅色徽章取了出來,慢悠悠的佩戴在了自己的胸口上。

“這樣總行了吧?”凌逸笑着說道。

“額……”對方一陣愕然,紅銅色?玄階藥師?如此年輕?

廳內靜了許久,凌逸身後的這些藥師們倒不怎麼驚訝,但是對方的藥師,則是錯愕不已,如此年輕的一名玄階藥師,絕對是世之罕見。

就連程剛的眼裏,也是放射出兩道光芒,但想起凌逸處處與他作對,眼中便是充滿了狠戾之色,就算凌逸是一名天賦極高的藥師,他也非得除去!

“開始吧!我盡力而爲!”凌逸走到了一張長桌子前,上面擺放着藥材與煉藥爐。

對方的那名玄階五品藥師深深地看了眼凌逸,才走到他的桌子前。

這時,對方的一羣藥師才收回驚訝,齊齊看着凌逸,他們想要看看,凌逸究竟有沒有這個資格佩戴玄階藥師,對此,他們還是心存懷疑,畢竟如此年輕的玄階藥師的確讓人難以置信。

一名滿面油光的大胖子走上前來,他是這場比試的裁判,是墨城藥師聯合會的人。

“開始!”胖子拖着長長的聲調,宣佈道。 比試開始!

規則很簡單,兩張長桌上都有一張藥方,藥方上所描述的丹藥都是同一種,要求兩位藥師按照藥方上所描述的方法,煉製同一種丹藥,誰最後煉製成功並且品質更爲優秀,誰就獲勝,當然,這是有時間限制的。

站在桌子前,凌逸拿起桌上事先已經放好的那張藥方。

“毒龍散?”凌逸有些訝異,因爲這毒龍散是一種毒丹。

藥師煉製的丹藥不僅有救人性命的療傷藥,也有害人於無形的毒丹,但是在這種場合下煉製毒丹,若是煉製失敗,毒丹便會散發出毒氣,很有可能讓煉製丹藥的毒師吸入毒氣而身亡,如果沒有一定的防護措施,這樣煉製是極其危險的,很顯然,如今的這種情況便是屬於極其危險的那種。

擡頭看看對方的那名藥師,見他沒有絲毫的意外,凌逸便釋然了。

這場比試的裁判是聯合會的人,但是藥方的選擇,卻是對方來做,對方的那名藥師絲毫沒有意外的表情,這便證明他已經知道了藥方究竟是什麼,而且,他有煉製成功的把握。

“卑鄙!”凌逸心中暗罵了一頓,開始仔細閱讀藥方的內容,他必須仔細閱讀,否則稍有疏忽便可能把自己推入一個極其危險的境地。

將藥方閱讀完畢,凌逸閉着眼睛稍微消化了一下,才睜開眼睛,開始尋找所需的藥草。

金毛蛇膽、紅毒蟻、三尾蠍,這是毒龍散的所有原料,嚴格意義上來說,這些都是取自一些身有劇毒的魔獸,不能說是藥草,只能說是藥材。

看着這三種毒性極高的藥材,凌逸暗自咋舌,三種毒性藥材摻入在一起,所產生的毒性究竟會有多強,恐怕能夠毒死一隻體積巨大的魔獸了吧?

其他圍觀的藥師們也是連連驚呼,這般的煉藥超乎他們的想象,光是想想就覺得可怕,誰還有膽子去煉製。

將自己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到煉藥上來,凌逸似乎與外界隔絕開來一樣,臉上印着煉藥爐中跳動着的藍色實火發出的光芒,眼神格外的堅定。

極有分寸的小心拿起金毛蛇膽,凌逸的心因爲緊張開始突突直跳,第一次煉製毒丹,他異常的緊張。

金毛蛇膽取自金毛毒蛇,毒性極強,沾上一點便染上了毒藥,很容易由此致死,凌逸小心的用魂氣覆蓋手掌後纔敢拿起金毛蛇膽,將它投入到了煉藥爐中。

“嗤!”

一股惡臭傳來,實火焚燒蛇膽,產生了一種刺鼻的臭味,瀰漫擴散開來。

凌逸差點劇烈的嘔吐起來,他離得煉藥爐最近,所以聞到的這股臭味也極爲的濃烈,但是他還得在這種環境下煉製丹藥,不能有任何的分心,這對他的要求是極高的。

瞥了眼那名藥師,見他沒有絲毫的受到干擾,爐中的蛇膽已經縮成了一團黑色的液體,正準備丟入紅毒蟻進行下一步的煉製,凌逸皺眉不已,似乎這名藥師聞不到臭味一樣,可是他身後的那羣藥師都是捂着鼻子,很明顯,他的煉藥爐中也和自己一樣,也會傳出臭味。

“該死的!他早有準備!”凌逸很快就想通了,那名藥師既然能夠得知藥方,也自然能夠做好提前準備。

一開始,凌逸便是處於了不利。

然而,越是這樣不利的局面,凌逸越是有種冒險的衝動,他非得在這種情況下取得勝利!

專心集中注意力,更加雄厚的精神力從凌逸的腦海中不停抽出,灌入到煉藥爐中,爐中火勢猛漲,金毛蛇膽開始劇烈收縮。

外表的一層金色毛髮被實火吞噬,蛇膽流出一種黑色的汁液,然後被實火巧妙地淬鍊,融合成一小團液體。


黑色液體越來越大,很快便到了極限,這時,金毛蛇膽的精華也全部被抽取出來了。

第二步,凌逸將紅毒蟻丟入了煉藥爐中。


這紅毒蟻是一種魔獸,小型的蟻類魔獸,也只不過是昆蟲大小,全身是毒。

投入煉藥爐中之後,便讓藍色的實火改成了紅色的火光顏色,沒有臭味噴發,但是一股稀薄的毒氣卻是溢出來。

凌逸趕緊將之驅散,這種劇毒假若吸入,就算是解毒丹也無能爲力。

紅毒蟻在實火的炙烤下,逐漸由螞蟻的形狀收縮成了一團,然後萃取出了同樣是黑色的汁液,然而就在這時,煉妖爐開始劇烈搖盪,一股不可控制的巨力,讓凌逸聚成一團牢不可破的精神力與實火斷絕了聯繫,實火立馬熄滅,兩團小液體正要融合,在此時也被打斷,掉落在煉藥爐的底部,嗤的一聲,毒液將煉藥爐洞穿了一個大洞,然後腐蝕木桌,留下一個大洞後掉在地面上,嗤嗤的響個不停。

衆人皆爲之駭然,腐蝕響起的嗤嗤聲音十分的滲人,好一段時間過後,毒液才全部被消耗,凌逸的煉丹得重新再來。

凌逸站在一旁,仔細回想,那一陣劇烈的震盪,似乎是由於實火的溫度還不夠高,所以讓紅毒蟻最後的一絲毒性並未完全萃取出來,由此產生了某種反應,造成了丹毀的結果。

如果實火的溫度不夠的話,則可以耗費大量魂氣,提高實火的溫度,對方的這名藥師必然是採取的這樣的作法。

凌逸看向這名藥師,見他藐視的對着自己笑了笑,顯然是在嘲笑自己沒有注意到實火溫度這一點。

摸了摸鼻子,凌逸仔細的連連思索,如果他用這種方法提升實火的溫度,這樣無疑着了對方的道,若是在之後程剛找自己的麻煩,消耗了大量魂氣的自己如何抵擋?

所以凌逸決定,用魂火!

接過一位藥師好意遞來的煉藥爐,凌逸感激的點頭,將手掌覆蓋在煉藥爐頂部,一團紫色的耀眼火焰重新在爐中熊熊燃燒起來。

廳內的溫度驟然提升,所有人都心驚膽顫的看過去,那團紫色火苗搖曳不停,似乎在嘲笑着所有人,駭人驚魂的高溫,讓所有人重新審視起凌逸來。

“魂火!”那名年輕的地階藥師不可置信的大叫,羨嫉的神色展露無遺。

另一位地階藥師只感覺自己頭皮發麻,僅存在於傳說中的魂火,如此罕見的事物,居然在此刻,在一名少年身上見到。

程剛的臉色陰晴不定,不知道想些什麼,聯合會的這些藥師們,尤其是兩位會長,表現的則比較從容鎮定,凌逸給他們的驚喜太多了,他們近乎有些麻木。

按照之前的步驟,凌逸重新將金毛蛇膽和紅毒蟻依次投入煉藥爐中,直到最後形成了一團黑色液體之後才鬆了口氣。

按照藥方的指示,凌逸按部就班的繼續投入最後一種藥材,三尾蠍。

一股黑氣忽然浮現在前方,只見那名藥師抄起一個小玉瓶,從黑氣中抓住一顆黑色丹丸,放入了小玉瓶中。

“完成!”他傲然的看了眼還在煉製丹藥的凌逸,大聲說道。

“好!”他身後的一羣藥師連連叫好,都用挑釁而又嫉妒的目光看向凌逸,有魂火又怎麼樣,照樣要輸在別人的手下!

身後的一羣藥師乾着急,凌逸卻是渾然不爲之所擾,將三尾蠍緩慢小心的投入到爐中,進行着最後的一步淬鍊。

“快點哦!時間可不多了!”對方的一名藥師笑着提醒道。

“我看啊!他是輸定了!”

“是啊是啊!臭小子,難怪剛纔那麼囂張,原來是憑着自己有魂火啊!不過照樣得輸,真是可惜了這等罕見之物啊!這臭小子也不知道走了什麼狗屎運,居然得到了魂火!”

面對這樣的嘲笑與非議,凌逸絲毫未有感情波動,一次次不厭其煩的將已經凝聚成一團的三種藥材剔除雜質,要想勝過對方,就必須在規定時間內將丹藥處理的最好,讓它的藥效最佳,品質最優才行!

這種執着,讓凌逸花費了大量的時間,一羣藥師乾着急,另一羣藥師則是不斷的出言諷刺,然而在凌逸眼裏,只剩下這枚被他越煉越精純的丹藥。

“會長,好像時間不夠了,是不是要提醒提醒凌逸?”聯合會中,一名藥師湊到喬會長耳邊,低聲說道。

帶着不可察覺的神色深深的凝視了凌逸一眼,喬會長搖頭不語。

裁判不停的踱着步子,他也是聯合會的藥師,自然希望凌逸能夠取勝,可是如今時間所剩不多,凌逸還沒有煉製成功,他的心裏十分的着急。

一段時間過後,凌逸還沒有放棄對已經成型了的丹藥的煉製,他在追求丹藥品質,似乎忘記了時間。

“時間到了,怎麼還不結束,這大胖子是偏私吧?”對方的一名藥師指着胖子裁判,不滿的指責道。

“就是啊!就算他能提高丹藥品質又如何?看他的年紀,一定剛剛成爲一名玄階藥師,論丹藥品質,又怎麼可能比得過玄階五品藥師煉製出來的丹藥?”一人跟着起鬨。


對方噓聲一片,兩名地階藥師也是含笑不語,胖子裁判一頭大汗,誰也無法頂住這種壓力,張開嘴正要說話。

“嗡!”一聲最爲奇特的鳴響,從凌逸的煉藥爐中傳出,聲音中極爲難得的夾雜着精神力,進入所有人的耳中,刺痛着所有人的腦海,噓聲戛然而止。

“怎麼可能!凌逸……他提升了毒龍散的品階!”喬會長與胡會長雙雙看着那枚氤氳着黑氣的丹藥,齊聲驚呼。

聞言,衆人似乎忘卻了腦海的疼痛,齊刷刷的目光,全部投射向那個專心致志投入在丹藥上的少年,所有人的表情,在此刻都變得精彩了起來。 大廳內所有人的目光都集聚到凌逸頭上的那枚黑色丹藥上,似乎都忘記了呼吸,場上一片安靜。

氤氳在丹藥四周的黑氣漸漸消散,隨後,凌逸立馬取過一個小玉瓶,將丹藥收入其中。

衆人如夢初醒。

提升丹藥的品階?那可是非同小可。

通常一名玄階五品藥師,如果能夠提升丹藥的品階,勉勉強強也只能將一種玄階三品丹藥提升至玄階四品而已,而且還要消耗極大的精神力,也就是說,一名藥師要花費大量的精神力,才能夠提升一枚自己能夠較爲容易煉製出來的丹藥的品階,這種難度極大,很少有人能夠做到。

然而,凌逸這名小小的玄階藥師,還是剛剛晉級爲玄階藥師,按常理來說能夠煉製出一枚玄階三品的丹藥就足夠讓人震驚的了,但是現在,卻將一枚玄階三品丹藥提升了品階,不僅僅是對方的藥師不敢相信,就連己方的藥師們也是抱着懷疑的目光看着兩位會長,誰都不認爲凌逸能夠做到這一點,不然的話,凌逸那就是一名曠世妖才!

對方的兩名地階藥師都是臉色沉着,雙眼聚精會神的注視着凌逸的小玉瓶,正在驗證兩位會長剛纔那番話的真實性,程剛躲在後頭,臉色明顯是十分的凝重, 一抹精光從眼眸中掠過。

那名與凌逸比試煉藥術的藥師三步當作兩步走上前來,一把抄起了凌逸放在桌上的小玉瓶,遞給還處於震驚之中裁判,道:“快去判定!老子不相信,就憑這小子還能將丹藥的品階給提升了!”

“就是就是!那兩個臭老頭子一定是花了眼,一個剛剛成爲玄階藥師的臭小子,還能有這個能耐?” 我要成為女皇的男人 ,這可違背了常理。

可是他笑了許久,卻發現周圍所有人都是用一種看傻瓜的眼神看着他,不由得兩眼一愣,目光移向兩位地階藥師,才發現這兩位的臉色變得十分的難看。

心中咯噔一驚,這人立馬明白了,凌逸提升了丹藥的品階,這件事的確是事實。

尷尬的退了回來,那人畏懼的瞥了眼凌逸,凌逸只是淡淡的一笑,面對着一些懷疑的目光,也不想有什麼爭辯,只有在結果出來了以後,纔會打消一些人的懷疑態度。

胖子裁判帶走了兩個小玉瓶,帶着一羣藥師進入了一個密室之中,他們要開始對這兩枚丹藥進行判定。

場中依舊是一片安靜,很多人的目光都落在凌逸身上,倒是讓凌逸很不自在。

很快的,結果就出來了。

胖子裁判手捧着兩個小玉瓶,將它們小心的放在桌上,笑容滿面,兩隻眼睛都擠成了一條縫。

他笑眯眯的指着左邊的小玉瓶,對對方的那名藥師說道:“毒龍散,玄階三品,屬上乘。”

那名藥師傲然的挺了挺胸膛,揚起了那自認高貴的頭顱,身後的一些藥師連連拍掌慶賀,似乎已經預見了勝利似的,但也有許多目光依舊停留在凌逸臉上,懷疑,震驚,以及羨嫉,樣樣皆有。

烽皇 ,臉上的笑容更勝,指着右邊的小玉瓶,朗聲道:“毒龍散,玄階四品!屬下乘。”

“嘶!”倒抽冷氣的聲音,立馬就取代了剛纔的慶賀拍掌聲。

“所以,這次的結果,想必大家都清楚了,聯合會勝!”胖子笑道。

程剛臉色陰晴不定,一雙充滿了滔滔怒火的眼睛,似要將凌逸殺死,但是他也明白,如果就這樣按照之前的計劃將凌逸殺死,顯然是浪費了一個人才,這樣的曠世妖才,如果能夠招進炎宗,益處非小,所以凌逸,還不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