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丫頭,長大了,平時里文文靜靜的,怎麼一瘋起來,也不遮遮掩掩!罷了,罷了,只有幾個月的時間,她喜歡誰,想怎樣,隨她了,只要她高興就好!」

窗外,一道人影從黑暗中,緩緩現身。

這是一個青年,鬍子拉碴,戴著一頂草帽,穿鞋一件花襯衫,一條破牛仔。

看著房裡的那對男女,他微微搖頭,轉身離去。

夜風中,他猶如一頭孤狼,踽踽獨行。

那身裝束,沒人會注意他,也沒人會在意他。

路上,他走累了,隨地而坐,抽上一根煙,口渴了,他扳斷路邊水龍頭,毫無顧忌,大口喝著自來水。

自東向南,漸漸地,他來到南水路口。

前方,分岔道,有一條雜亂的水泥路,一處卷閘門口,擺放著各種花花草草,古董字畫。

花鳥市場,到了。

「倒是忘了收攤了,哎!王宇啊,王宇,你還是你嗎?做什麼都一塌糊塗!」

苦笑一聲,他邁開腳步。

「轟!」正在這時,兩束強烈的燈光,突然亮起,照在他的臉上,無比刺眼。

一輛警車,氣勢洶洶,猛衝而來。

「嗯?」王宇目光急劇收縮,縱身一躍,在地上翻滾一圈,險而又險避了過去。

「王宇!」一聲嬌喝傳來。


車門打開,一道英姿颯爽的倩影,猶如一陣風,快速閃過。

「嘭!」一聲悶響。

王宇剛剛站起來,就被一腳踢翻倒地。

當他抬起頭,終於看清那張精緻無暇的臉龐。

「小星星?」

…… 別人犯罪,自己總是表現出一副正義凜然的姿態,指點江山,正直無私。

而輪到自己,或是在乎的人,卻是另外一番模樣,總是會找很多借口,去迴避,去隱瞞,甚至去掩蓋。

———題記

夜黑風高。

蒼涼的大街上,一道身影,在風中踽踽獨行。

他,鬍子拉碴,戴著一頂草帽,穿鞋一件花襯衫,一條破牛仔。

那身裝束,沒人會注意他,也沒人會在意他。

路上,他走累了,隨地而坐,抽上一根煙,口渴了,他扳斷路邊水龍頭,毫無顧忌,大口喝著自來水。

他,猶如一直獨狼。

自東向南,漸漸地,他來到南水路口。

前方,分岔道,有一條雜亂的水泥路,一處卷閘門口,擺放著各種花花草草,古董字畫。

花鳥市場,到了。

「倒是忘了收攤了,哎!王宇啊,王宇,你還是你嗎?做什麼都一塌糊塗!」

苦笑一聲,他邁開腳步。

「轟!」

正在這時,兩束強烈的燈光,突然亮起,照在他的臉上,無比刺眼。

一輛警車,氣勢洶洶,猛衝而來。

「嗯?」王宇目光急劇收縮,縱身一躍,在地上翻滾一圈,險而又險避了過去。

「王宇!」一聲嬌喝,鏗鏘有力。

車門打開,一道英姿颯爽的倩影,猶如一陣風,快速閃過。

「嘭!」一聲悶響。

王宇剛剛站起來,就被一腳踢翻倒地。

當他抬起頭,終於看清那張精緻無暇的臉龐。

「小星星?」王宇一愣,而後驚喜。

然而,那道身影,二話不說,猛撲而來。

沒等王宇站起,便撲到他身上,按住他,對著他的太陽穴,就是一拳。

「說,匯風銀行搶劫案,是不是你給劫匪提供的槍支,提供給誰了?」劉星語低吼。

「喂,劉大隊長,你要問案,好好說話不行嗎?」

王宇似挨了一拳一腳,仿若不在乎一般。


邪笑道:「你騎在我身上,這姿勢,不對啊,這大半夜的,大街上孤男寡女,你別惹我啊,把我的火勾起來,你可有得受了,還是,你想了我了,故意在這裡等我?」

「混賬!」劉星語氣得臉色鐵青,對著王宇的頭,又是一拳。

這次,王宇抓住了她的手。

「還不依不饒了!」王宇似乎怒了,「我從來不打女人,別逼我!」

「說不說!」劉星語低吼,她另一隻手,往腰間摸去。

王宇動了,突然翻身而起,把星語按在身下。

「還想摸槍?」王宇似笑非笑,準備捏住星語的脖子。

不料,星語的手指,從他指縫中穿過,用力一扭。

只聽咔嚓一聲,王宇吃痛,手掌鬆開。

星語趁勢而起,再次翻到上面,將王宇按在身下。

「看來,你真的想我了!那我讓你舒服個夠!」

王宇大吼,纏住星語的雙腳,再次一翻。

一時間,大街上,灰塵撲撲。

一男一女,在地上翻滾,相互糾纏,互相廝打,怒罵聲不絕於耳。

不知過了多久,只聽咔嚓一聲,整個世界,安靜下來。

兩人忽然不動了,最終,星語依然還在王宇身上。

王宇已然鼻青臉腫,而星語,模樣也好不到哪裡去,蓬頭垢面,渾身酸痛。

「來啊!」星怒氣騰騰,手握著槍,頂著王宇的眉心。

此人當真是可惡,可恨,滿嘴污言穢語,他是沒打她的臉,可她身上,都被他摸遍了。

敗類!

此時此刻,她恨不得一槍斃了他!

她已經忘了,是她先動的手。

也是,想起父親可能就是銀行劫匪,她就心亂如麻。

而王宇,竟然給他***支,她怎會不怒?

要不是這個人,老爸怎麼可能去搶銀行?

「你信不信,我一槍斃了你!」

「那來吧!」王宇咧嘴一笑,索性閉上眼睛。

「你!」星語一怔。

「不斃了我,那請從我身上離開!」

王宇說道,「要不然,別搞得像是你吃了大虧一樣,那是你先摸我,我才摸你的,是你主動貼上來的!」

「混賬!」星語嘶吼,揚起槍把,對著王宇的頭,狠狠砸去。

卻在這時,王宇笑了。

剎那之間,星語收手,搶把距離王宇的頭不足一公分處,突然頓住。

冷哼一聲,星語收槍,從王宇身上離開,隨地坐下來。

「你笑什麼?」她低聲問道。

「沒什麼!」王宇爬起來,聳聳肩,坐在星語身邊,點燃一根煙,長呼一口氣,「你曾經救過我一名,你想要我的命,拿去好了,欠人人情,心裡怪難受的!」

「我是公安!」星語說道。

「是啊!」王宇輕嘆,「你最勇敢,你是我見過最勇敢的女孩了,當初,上百個警察,被一個人嚇得畏畏縮縮,不敢上前,也只有你這傻瓜站出來,雖然也害怕,但還是站出來了!」

「我不站出來,你會被吳志遠打死的!」劉星語說道,「你也不用記著,換做是別人,我也會站出來的!」

「這就是你!」王宇說道,「幹嘛救我呢?我在你心裡,就是一個人渣!」


「給我根煙!」忽然,星語轉過頭來,說道。

「不給!」王宇搖頭,「抽煙對身體不好,你一個女孩子,還是個刑警,抽煙影響形象!」

「哼!」冷哼一聲,星語不管不顧,直接從王宇身上,摸出一盒煙,瞪了他一眼,搶過他手裡的打火機,直接點燃。

「我就要一句話!」星語輕聲說道。

「你明知道,我有很多年沒做那生意了!」王宇說道,「你何必明知故問呢?」

「說不說?」

星語盯著王宇,目光炯炯,「你到底是在維護誰?朱雨蝶對嗎?你知不知道後果?還有,其中一個人,是我老爸!」

「所以,你心亂了!」王宇不閃不避,迎著星語的目光,說道,「人都這樣,說到底,你和別人也沒什麼不同!」

「嗯?」星語眉頭一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