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陳……陳大爺,您小心點,小的這就帶你見我們老大。”人一害怕起來,就連說話都結巴,不但剛纔那囂張的氣焰沒了,連稱呼都變了。

陳楓看着他那好笑的樣子,笑着朝華老一夥人說道:“華老、馬團長,我去去就回,放心吧,今天的事情就當我們夫妻二人對你們一路護送的回報。”說到夫妻二人的時候,眼光撇了一眼獨自坐在馬上的司馬星雨,眼含笑意。說完,不等華老說什麼,已經跟着那人朝着前方打鬥的地方奔去。

“他……你……”華老沒說什麼,可是馬團長就不同了,他是有見識的人,更是對武學有獨特的研究,所以他清楚地知道剛纔陳楓的那一手需要多麼強大的實力,所以纔看着一臉通紅的司馬星雨,結結巴巴地說不出話來。

司馬星雨哪能不知道他想說什麼,笑道:“放心吧,我們……我們夫妻二人並無惡意,真的只是迷路了而已。”這個時候司馬星雨已經對他們二人裝扮夫妻的事不再感覺那麼彆扭了。

馬團長雖然心裏不信,可是在這個時候,他也只能選擇了相信,朝着華老問道:“華老,您看?”

華老在心裏想了一會,嘆氣道:“也罷,我們行商多年,本就賺不了多少,如今又被這些人給搜刮,讓陳兄弟和他們談談也好。”當然,他這話也就他自己信,天狼軍團的人誰又不知道這華老是凌家的人。賺不了多少錢,騙鬼去吧。

“可是……”

華老看着馬團長吱吱唔唔的樣子,笑道:“沒事的,這種事我們也早就想解決了,就算小兄弟他解決了,我們不是還有旭日商行嗎,我們就在這等着吧。”說完,不理會衆人的表情,朝着剛纔扔袋子的地方走去,看他的樣子,顯然是要將剛纔交出去的過路費給收回來。

“旭日商行?”這個時候,司馬星雨看華老的眼光也不一樣了。 “小子,今天就算你們交了過路費,大爺我也不會讓你們過去的。”

疾風口的另一端,一羣穿着古怪的傢伙正圍着十三個身着白衣的青年男女,而這十三人中還有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年,而說話的人一看便知是這夥匪徒的小頭目,一身肌肉充滿了爆炸的力量,臉上一道刀疤一看就不像一個好人。

十二人將那少年圍在中間,而無表情,雖然被圍,可是一點擔心的樣子都沒有,尤其是那少年,竟然還坐在那裏悠閒地吃着東西。

“大個子,小爺我早就說過,過路費沒有,你們今天也休想離天這裏。”少年將手中的一塊糕點扔進嘴裏,隨意地在身上擦了擦手,笑着說道:“小爺我第一次出門竟然會遇到這樣的事情,呵呵,有意思,大個子,我們打個賭如何?”

“打賭?”一直站在人羣外的大塊頭有些迷糊了,心裏暗自嘀咕:“難道這小子嚇昏了頭,搞不清狀況?”

“怎麼?難道你怕?”少年忽然間笑了,看向大塊頭的眼神有些不屑。


“怕,老子我出道這麼多年,從來就不知道怕字怎麼寫,你說,怎麼個賭法?”大塊頭被少年的一句話給氣壞了,直接大聲地說道。

“呵,不錯,有點意思。”少年從地上站了起來,掃了一眼自己周圍的十二個白衣人,說道:“就賭我能在半柱香時間內是否可以活捉你,怎麼樣?敢不敢?”

“哈哈……”大塊頭直接笑出了聲,指着少年大聲說道:“小子,你還沒弄清狀況吧,今天老子就和你賭一局,今天只要你們能活着出去,就算你贏。”大塊頭心中別提有多得意了,自己幾乎上百號人圍着對方十三個人,他還真沒想到會輸。

少年搖搖頭,一幅老氣橫秋的樣子,說道:“如果我們贏了,那又怎樣?”

“你說怎麼樣就怎麼樣。”大塊頭忽然得意地一笑,接着道:“如果老子贏了,嘿嘿,到時候別怪我不客氣,兄弟們動手。”

顯然大塊頭是個急性子,直接就下達了命令,隨着大塊頭的一聲令下,他的手下全部動了起來,逐漸朝着十三個人逼近。

反觀少年一方,個個鎮定自如,只見少年手一擺,十二個白衣人也開始移動開來,六人一組,一方一圓兩個陣形,方形的六人全是男子,而圓形中的六人全是女子,而少年卻戰在女子所圍成的圓中,顯然攻擊一方屬於方形的男子一方,只見少年用手指稍做比劃,圍成方形的六人移動速度變快,同時,他們手中的武器上也開始布上了星力,而星力所散發出來的光忙剛好又形成了一個圓。

“不要傷人。”少年直接下達了命令。

其中那圍成圓形的六名少女又分散開來,兩人留在少年身邊,另外四人分別朝着左右兩個方向散開,兩兩一組。

“攻擊。”

少年的話音一落,那分散開來的四名少女還沒等衆人反應過來,每個人手中多出了一根長長的布條,而且這四人同時起身,躍過衆人,直接飛出人羣,配合着六名男子的攻擊,手中的布條剛好同時攻向那一直站在人羣外的大塊頭。

上百號人物被六名男子給擋住,而一直在人羣最後的大塊頭臉色一變,知道事情不對,剛想閃開,哪知那四根布條彷彿長了眼睛一般,竟然可以彎曲而行。

“呵呵,好自信的孩子。”

其實陳楓早就來到了附近,只是一直沒有上前而已,手中的匕首仍然貼在那人的脖子上,嘴角露出一絲讚賞的笑容。

“哼,自信有屁用,那是我們老大不在,要是我們老大在,他一個人就可以將這些人擺平。”那傳訊之人有些不服氣。

陳楓愣了一下,將注意力轉向了他,問道:“那大塊頭不是你的老大?”

“當然不是,我們老大是誰,這種小事自然輪不到他出手,小子,就算你拿我威脅我們老大也沒用,我們老大,哼哼……”顯然他們老大在他的心中無可替代,對他也是佩服之極。


陳楓沒有理會他,將目光轉向了那個被兩名白衣女子給保護起來的少年,看着少年那自信的模樣,他發現他一點都不排斥,好像前世就認識一般,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老大,救我。”

此時的大塊頭已經被那些白色的布殺給包的嚴嚴實實,隨着他的大喊,陳楓看到了一個三十來歲的傢伙正朝這邊走來。

不急不躁,臉上還帶有一絲的笑意。

“小兄弟,來到我的地盤,傷我的人,你今天是不是要給我一個說法啊。”人還未到,聲音先到,而且聽他語氣,完全把少年放在了與自己同等高度的人物對待。

“哈哈……高老大說笑了,小子今天來此正是要拜會一下高老大,只是與人這些小弟玩玩而已,還望高老大海涵。”那少年也忽然變了一下口氣,好像與眼前這高老大早就認識一般。

高老大擺擺手,示意自己的小弟先行退去,然後將目光轉向了陳楓這邊,他這一看不要緊,所有人都發現了陳楓的存在,只是沒有注意罷了,先前看他站在自己這邊,還以爲是自己,被高老大這麼一看,他們才發現,這人不但不是自己人,還是自己的對頭,從他那拿匕首威脅自己的兄弟就知道了。

“小兄弟,如果我的手下有什麼地方招惹了你,還請不要跟他們一般見識,我高升做事向來光明磊落,凡是從疾風口經過,交完過路費的行人,我的兄弟一向不會主動招惑人。”

他話中的意思很明顯,也有偏向自己人的意思,可是陳楓卻是不理,將手中的傳訊之人抓起,微微使力,便將那人扔了出去,自己則留在了馬上。

騎着馬緩緩向人羣靠近,陳楓也笑了,朝高升恭手道:“雖未聽過高老大之名,可是今天一見也的確不凡,只是我有一事不明。”陳楓說的確實是實話,從這高升出來之時,他就一直在觀察。

高升的言辭以及對事情的考慮都做到滴水不漏,好像這疾風口屬於他的管理範圍是理所應當一般。

“有何不明?”高升也不急,只是而帶微笑。

“這疾風口雖處於花海城邊緣,可總的來說,還算是花海城的管理範圍,我不明白的就是,萬花宗好像從來沒有收過路費這一條規定吧。”

高升臉色有些難看,不過也僅僅是瞬間而已,笑着說道:“小兄弟是萬花宗弟子?”

“算是吧。”陳楓點點頭,隨意地說道。

“那小兄弟就應該認識花無心老前輩了?”

陳楓不知道高升要說什麼,可他還是點點頭,他隱約猜測這高升應該和花無心花祖師爺有關。

果然,只聽那高升接着說道:“十年前,花老前輩身受重傷,被我父親所救,所以他將這疾風口贈送於我父親,並傳於於修練功法,所以這疾風口早在十前年便已經不屬於萬花宗的地盤了。”

陳楓陷入了沉思,他知道這高升至少有一些話值的相信,因爲在十前年,花無心在救八歲的陳楓之時確實受了傷,只是他沒有想到,這其中竟然還會有這麼一段故事,只是他不明白,當時花無心將自己交給師傅之後難道沒留在萬花宗,又爲何會跑到這裏。

看着陳楓不語,那高升笑道:“即然小兄弟是萬花宗弟子,我高升今天破例,過路費就免了,帶着你的人離去吧。”

陳楓沒有離去,而是將目光轉向了那個十一二歲的少年身上,少年被他看的也有些不好意思。

“你沒有神魂?”

陳楓的話猶如驚濤巨浪,剛好說中了少年的心痛之處。

“沒有神魂又能怎樣,小爺我照樣橫行天下。”少年說完這話,故意將眼光掃向了身邊的十二個護衛身上。

陳楓笑了笑,從馬背上下來,向前走了幾步,然後說道:“陣法是不錯,可是離大成還太遠。”

陣法,這是一個早已被世人拋棄的詞,少年聽到陳楓的話後,先是愣了一會,然後牛氣哄哄地說道:“那是自然,如果你想跟着我混,看你長相不錯,說不定我還會考慮考慮。”

陳楓搖搖頭,不再看向那孩子,飛身上馬,而且身上那忽然閃現的一絲星力好放是故意放出一般。

調轉馬頭,朝着反方向而去,而且還留下了一句話。

“小子,你我都是同病相憐之人,我也沒有神魂,可是我卻有星力。” 陳楓的話直接刺激到了那少年的心,更是讓一旁的高升暗驚不已,沒有神魂,這種人可以說在這個世界上就是個異類,被人稱爲是上天詛咒的對像。

“陳楓?”忽然高升醒轉過來,嘴裏自言自語地說道:“萬花宗陳楓?好像在哪聽過這個名字?” “高大哥,跟你商量個事情?”

陳楓剛一離開,少年便找到了正在發呆的高升。

“啊!什麼事?”高升反應了過來,忽然想到了什麼,笑道:“小傢伙,剛纔的事情就算了,我高升並不是見錢眼開的人,收過路費也只是被逼無奈,更何況,我還有一班兄弟要養不是。”


少年笑了起來,說道“高大哥,你不會不認得我了吧?”

高升被少年的這一句話說的一愣,疑惑地說道:“我們認識?”

少年笑聲更大了,不過他的心裏好像有事,只是胡亂地解釋道:“我是凌旭啊,五前年,我和姐姐一起,經過這裏的時候,還記得不?” 見高升還沒反應過來,凌旭繼續道:“高大哥,我這次出來是經過我姐同意的,可是我現在又發現,事情還沒辦完,可是我這些護衛又……”說到這裏,還朝高升眨眨眼。

這時高升終於反應了過來,指着凌旭說道:“你……你就是凌旭?這才幾年不見,都長這麼高了,我就說嗎,剛纔怎麼看你那麼面熟呢,對了,凌楠師傅可還好?還有……還有你姐她……”

凌旭見高升不但沒意識到自己的用意,還問東問西,有些不滿地說道:“高大哥,我正在和你商量事情呢。”

高升一拍腦袋,笑道:“你看我這一高興就……說吧,什麼事,只要是我高升能辦到的,一定會讓你滿意。”

凌旭無奈,只好實話實說道:“我想讓你和我這些護衛一起去一趟風雷城,順便給我姐姐帶個話,讓她不用擔心。”

高升還沒來得及同意,凌旭身邊的兩名女護衛就開始急了,只聽其中一人急道:“少爺,我們……”

“我已經決定了,如果我姐姐問起,你們應該知道怎麼回答。”凌旭對待這些護衛的態度和剛纔對待高升的不同,彷彿在瞬間換了個人一般。

兩女子無奈,只得點頭同意,這時只聽高升說道:“小旭,你這……你……”吱吱唔唔,半天沒有說出個所以然來。

“我知道你擔心什麼,放心吧,我今年雖然才十二歲,可是我經驗豐富啊,這整個星魂大陸,我哪沒去過,所以你就放心吧。”

“好吧,你說吧,什麼時候出發。” 神獸管理員 ,狠狠地點點頭。

“現在,最好現在就出發,因爲按照我和我大姐說好的,半個月後到家,如果到時候她見我不回去,一定會擔心,按照行程,你們必須現在就出發。”凌旭撒了個小謊,從那兩名女護衛的表情就可以看出來,可是她們是下人,根本不敢插嘴。

高升心裏很是不爽,可是沒辦法,他的內心還是很想去風雷城的,現如今有了藉口,當然想越快越好,可是凌旭這個小鬼不回去,他去了風雷一定是找罵的。

“找罵?嗯,就算是被她罵又怎樣,找罵也是一種享受不是。”高升心裏開始打起了自己的小九九。

其實高升也明白凌旭的心思,只是他不想去打擊凌旭那小小的心靈,朝着陳楓離去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後嘆氣道:“好吧,這事我就幫你了,不過醜話可說在前面,如果你姐不相信我的話,我是一點辦法也沒有的。”

凌旭一個勁地點頭,心裏別提有多得意了,然後拉着身邊的兩個護衛,小聲地低語了幾聲,這才朝高升說道:“好了高大哥,你們現在就出發。”

高升無奈地搖搖頭,然後朝着剛纔那個被綁的大塊頭大聲說道:“老五,帶兄弟們回去,我要出辦點事,可能幾個月後纔回來。”

“知道了老大。”大塊頭也很豪爽,根本不問什麼事,反正老大說什麼都是對的,在他看來就算老大說自己錯了,那麼即便自己是對的,也肯定錯了,因爲老大所說的話就是真理,大塊頭掙脫開了自己身上的繩子後直接招呼着自己的弟兄們回去了。

…………

疾風口的中央位置,陳楓騎着馬不急不躁地返了回來,離好遠就看到旭日商行的馬車隊伍了。

離隊伍越來越近,陳楓本來應該開心的,可是看到跨下的馬匹之時,有些傷神了,暗罵自己太笨,爲什麼要搶人家的馬呢。

“嗨,小兄弟回來了。”

陳楓剛一靠近,便聽到周圍吵亂的聲音。

“怎麼樣?他們沒難爲你吧?”華老第一個衝上前來,衝着剛剛下馬的陳楓問道。

陳楓有些感動,但臉上卻沒有表現出來,只是搖搖頭說道:“沒,他們老大很好說話,所以沒怎麼爲難我,好了,我們該出發了。”說完,也不管別人信不信,直接將手中的繮繩朝着身邊的人一扔,說道:“兄弟,我剛纔搶了匹馬,送你了。”

那人愣了一下,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只好將目光轉向了華老。

華老微微一笑,說道:“即然小兄弟送你了,還不趕快謝謝人家。”

陳楓擺手道:“不必了。” “那好,我們繼續出發。”華老也是一笑,對陳楓送馬一事也不多說。 陳楓暗自爲自己的小聰明而得意,來到司馬星雨的跟前,也不理會司馬星雨那怪異的眼光,直接翻身上馬,抱住了坐在前面的司馬星雨,輕輕一扯繮繩,隊伍又繼續前進了。

“喂,你是不是故意的?”剛沒走幾步,坐在前面的司馬星雨那微弱的聲音傳了過來。

“啊,什麼?什麼故意的?”陳楓故作不懂,美女在懷,心裏別提有多開心了。

“哼!”司馬星雨撒嬌一般地發出不滿的聲音,可也就如此而已,不滿過後什麼事情也沒了,任由陳楓抱着自己。

陳楓見司馬星雨的模樣,輕輕湊道她的耳邊,小聲地說道:“小雨,我給你找個跟班好不好?以後生氣了,找不到出氣筒就拿他出氣,怎麼樣?”


司馬星雨被陳楓那異性的氣息弄的癢癢的,害羞的她連脖子都紅了。

“什……什麼跟班?”

陳楓笑了,神祕地說道:“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陳楓心裏卻還在想着凌旭,他相信,以他剛纔臨走前說的那句話,小傢伙一定會上心,不但如此,他還會跟着自己,這也是他所說的跟班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