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頂天呆了一個星期,週一才走,臨走前又給了肖媚兩百萬,因爲他發現,肖媚的手面還沒養起來,別說跟盧燕比,跟燕喃比都差一截。

肖媚倒是嚇一跳,又驚又喜的叫:“呀,那兩百萬我都沒花完。” “那就花。”陽頂天一臉豪氣:“做我的女人,就要學會花錢,這些錢,年底前全部花掉,否則我打你屁股。”

肖媚給他輕輕打了一板,吃吃的笑,心兒更是飄飄蕩蕩的。

這樣的男人,纔是她要的啊,她肖媚,就應該過這樣的生活。

可惜陽頂天呆了一個星期就要走,不過她絕對不留,留在紅星廠的陽頂天有什麼用?象以前一樣,留在廠裏沒班上,天天打架嗎?

那樣的陽頂天,肖媚瞟都不會瞟一眼。

想上她的身子,想讓她跪在他面前,拿嘴兒幫他嘬着還拿媚眼瞟着他討好他,做夢吧。

陽頂天坐的七點四十的高鐵,肖媚送他進站,然後趕回去上班剛好來得及。


中午她媽樑芳問她:“小陽走了。”

“嗯。”肖媚點頭,把陽頂天給她買的衣物拿給樑芳看,聽說一天花了十多萬,樑芳嚇一跳:“他還真捨得給你花錢。”

肖媚便開心的笑,摟着樑芳脖子:“你女兒就應該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嘛。”

“那也還是要省着點花啊。”


樑芳搖頭。

“沒事。”肖媚笑:“他賺錢好厲害的,他這次又給了我兩百萬呢。”

“什麼?”樑芳嚇一跳:“又給了你兩百萬?”

“嗯呢。”肖媚嬌嬌的應着,拿出手機,她帳戶開通了短信通知的。

樑芳一看,忍不住驚歎:“又是兩百萬,他還真是捨得啊。”

“他好寵我的。”肖媚一臉的寵溺:“而且跟我說,要我在年底前把這些錢都花完,然後他再給我,不花完,要打我屁股呢。”

她說着,有些害羞起來,臉藏到媽媽懷裏。

樑芳卻是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自己養的寶貝女兒,要給別人打屁股,說起來應該是要生氣的,可居然是不把錢花完要打屁股,可就不知道是該怒還是該喜了。

“媽,我覺得我運氣好好呢。”肖媚臉藏在媽媽懷裏,聲音悠遠如夢:“那天小姨給我打電話,我其實坐到了車上的,那司機要多等兩個人,老是不開,我突然就起了心,下車來找陽頂天。”

她說着停了一下:“要是當時沒那一下突然起意,說不定真就嫁給那個人,呀,現在想起來好惡心的,那個人,又老又醜,而且摳得死。”

這一週陽頂天在她身上可勁兒折騰,各種花樣玩遍了,讓她美得不要不要的,她一想,要是那人在她身上這麼折騰,那真是想死啊。

“你也不要怪你小姨。”樑芳嘆了口氣:“不過你是個有福的,說來也怪,小陽怎麼突然就這麼有出息了,以前在廠裏,完全看不出來啊。”

“所以說人要出去闖。”肖媚點頭:“他其實好有潛力,好厲害的。”

這麼說着,卻下意識的輕輕夾了一下腿。

這個人,某些方面,厲害得簡直有些過份。

她知道陽頂天在外面有女人,所以這次陽頂天回來,她故意多要幾次,想着把陽頂天榨乾了,不給外面的女人留,結果後來她自己反而吃不消了,反而要跟陽頂天求饒。

求饒是求饒,但她喜歡陽頂天在她身上的虎狼勁兒,花樣越多,她越開心。

“他真的好厲害,我好開心。”

感覺到臉上火辣辣的,她把臉更深的藏在媽媽懷裏,發出夢一樣的**。

陽頂天到東城,快十二點了,他本來想先找任晚蓮的,這一趟金三角之行,鬧得有些大,然後國安或者軍方那邊也知道了,陽頂天一直搞不清孟有義到底是國安的人,還是總參的人,但總之**方面有人知道了他是肯定的,這讓他心裏有些發虛。

實在沒這方面的經驗啊,兜不住底。

而他的女人裏, 將軍夫人惹不得 ,所以他想找任晚蓮問問。

但任晚蓮卻出差去了,不在東城。

象任晚蓮這樣的實權官員,是非常忙的,想要逮到人,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陽頂天沒辦法,不過還好,馬晶晶在,接到他電話,喜滋滋的讓他中午過去。

聽到馬晶晶的聲音,陽頂天就很開心,真的,太好聽了。

過去,掏鑰匙開門,馬晶晶先就知道他要來,這會兒在廚房裏。

她在家裏穿得寬鬆,就一個吊帶的白色真絲短睡裙,雖然前面繫了一個圍裙,但遮不住兩條修長纖細的腿。

聽到門響,她轉過頭來,對陽頂天焉然一笑,道:“你先坐一會兒,就好了。”

陽頂天關上門,到廚房裏,從後面摟着她腰,在她秀髮叢中深深聞了一下,淡淡的香味兒,沁人肺腑。

她的頸子細細的,白白的,耳垂圓潤如玉,陽頂天忍不住含在嘴裏,輕輕舔了一下。


一念情深:先生輕點愛 別。”

馬晶晶一聲低吟,身子一下就軟了。

娛樂韓娛

她左手反過來,摟着了陽頂天的脖子,左手順手就關了火門,身子也死死的貼在陽頂天身上,輕輕扭動。

陽頂天吃得飽,但這一個多月,馬晶晶就是空着的,她以前並不在乎,但自有了陽頂天后,好象潛藏的慾望突然就給開發了出來,那種強烈的飢渴,她自己有時候都有些驚訝。

如果陽頂天不來勾她,那還好,她總能找到一些事情岔開心神,但給陽頂天一摟,尤其在敏感點一親,她就怎麼也控制不住自己了。

陽頂天自然能感覺到她的反應,當然就順水推舟,用嘴解開圍裙的繫帶,再輕輕把小吊帶睡裙給抹下來。

“別在這裏。”

馬晶晶紅脣中帶着喘息。

“這裏很方便啊。”陽頂天嘿嘿笑,他竟然又把她的圍裙給她繫上來:“性感廚娘。”

馬晶晶哪受過這些,剎時間臉紅如火,整個人彷彿都燃燒了起來。

“噢……”

抽油煙機嗡嗡的響聲,伴隨着她的吟叫,有一種異樣的誘惑。

這餐飯到兩點才吃完,休息了一會兒,馬晶晶洗了青提,坐在陽頂天懷裏,跟他說一些生活中的事兒。

她平時比較清高,跟人的話不多,但跟陽頂天,就好多的話。 到兩點半,這纔去上班,洗了澡,換了衣服,一個清爽的都市麗人。

這樣的美人,竟然是自己的女人,陽頂天那心情啊,說不出的暢快。

陽頂天這會兒也可以去公司,不過他懶得去,上午不去下午去,算怎麼回事兒,而且即便是在金三角,他也時不時跟於小敏通電話的。

於小敏非常能幹,一切安好,百事無憂。

如果就業務來說,有他沒他都一樣,但有些事,必須從另一個角度去說。


僅是業務,有他沒他一個樣,可如果沒有他,於小敏就不可能做得這麼順手,廣告回扣,這可是塊真正的唐僧肉,誰不想啃一口啊。

沒有陽頂天在前面頂着,廣告部主任這個位置,於小敏一天都坐不住。

可以說,只要陽頂天去職,第二天她就會給趕走。

這一點,於小敏同樣非常的清楚,所以她更加勤謹。

陽頂天回家,客廳中靜悄悄的沒有人。

陽頂天上樓,到臥室中一看,兩隻燕子都在睡覺呢。

陽頂天雖然不在家,也時常跟燕喃盧燕通電話,知道她們的生活常態。

兩隻燕子生活習慣都很好,或者說,在燕喃的帶領下,盧燕的生活習慣也很好,一般早上六點半左右就會起來,出去跑步,練體,八點左右回來,洗了澡,然後去買菜或者逛街。

九點半左右開始工作,兩人的雙燕工作室,現在在圈子裏,已經有一定的名氣了,很簡單,她們可以幫明星們拉到廣告啊,但凡是給錢的,都是受人歡迎的,所以現在有不少明星都知道有這麼一個雙燕工作室。

中午吃了飯,休息一會兒後,她們會睡午覺,東城這邊熱啊,大中午的不睡一覺,根本沒精神。

所以這會兒,正是她們午睡的時間。

雙燕睡得很香,陽頂天回來,她們也沒發覺,看着她們海棠春睡的樣子,陽頂天心中特別的安詳。

本來他精力特別好,女人越多,精力越好,這是桃花眼的特性。

鮮花爛漫春光好。

但看到燕喃兩個睡着的樣子,他突然也有了睡意,悄悄的脫了衣服,上牀。

天熱,雖然開了空調,兩女也不是挨着睡的,陽頂天這牀很大,雙燕之間還有很大的空檔,陽頂天從中間鑽進去,睡在了兩女中間。

閉上眼晴,不多一會兒,居然睡着了。

“呀。”

盧燕的一聲尖叫,把陽頂天驚醒過來。

他眼開眼晴,盧燕燕喃都醒來了,正看着他呢。

很顯然,陽頂天突然出現在牀上,給了她們很大的驚喜。

陽頂天裝佯:“什麼情況,有蟑螂嗎,還是有老鼠?”

“你纔是蟑螂,你纔是老鼠。”

盧燕一個翻身,直接騎到他身上,抓過抱枕就打。

她就穿了一個吊帶短睡裙,手這麼一動,吊帶滑了下來,這景色,美不勝收啊。

秋天的柚子,沉甸甸的誘人啊,該摘一定要摘。

陽頂天毫不猶豫的伸手。

盧燕剎時就軟掉了,嘴裏還在叫着:“臭老鼠,討厭。”

身子卻軟軟的倒在了陽頂天身上,然後就給吻住了,而身上那一點點輕滑的布片,轉眼就飛得無影無蹤。

燕喃羞到了,轉身就要下牀,背後突然伸過來一隻手,摟着她腰一用力。

“呀。”燕喃一聲輕叫,倒在了牀上。

天漸漸黑下去,不知什麼時候,竟然下起了小雨。

陽頂天心滿意足,一左一右,摟着兩隻燕子,突然間詩興大發,道:“我要作詩了,你們想不想聽。”

燕喃盧燕跟了陽頂天一段時間,知道這傢伙有一些特別的本事,但作詩肯定是不會的。

如果是平時,盧燕肯定叫起來,但這會兒全身都是軟的,一點力氣也沒有,她一條大長腿搭在陽頂天腿上,只是輕輕動了動,表示不屑一顧。

反而燕喃輕笑了一聲,道:“好啊。”

“多謝喃喃小姐捧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