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放棄了嗎?任你再強,我也不信你能抵得了我這五階魔法”弗洛伊德露出一副狠色冷冷的說道。

“哈德羅特”聽到弗洛伊德的話,莉亞迪絲擔憂的喊道。

“三……二……”閉上眼的哈德羅特開沒有采取任何防禦手段反而輕輕的數起數來。

“一”當哈德羅特嘴中最後一個字喊出來的時候,一直禁閉的雙眼蒙的張開,而身處於哈德羅特與弗洛伊德中間的那個火系惡魔如同受到什麼干擾一般不但停止了移動,甚至體內的元素竟然有一些不穩定的現象。

(萊恩:提問,什麼是元素不穩定現象? 懶不是罪:答!當你釋放的魔法將要自爆的時候就會發生元素不穩定的現象 萊恩:納尼?)

身處於火系惡魔體內的火元素分子開始不停的顫抖起來,原本赤紅色的惡魔一點一點開始的分解最後變成了一團黑色的氣體。

“視覺受限,快開起魔法盾和防護結界”弗洛伊德大聲的朝周圍人喊道。

血紅色的亡靈之眼只是輕輕一瞄就看到了身處於弗洛伊德身後有些緊張的莉亞迪絲,腳下六芒星再現,哈德羅特如足下生風直奔莉亞迪絲。

分不清敵我的衆魔法師們不敢在這種情況釋放魔法,即便是弗洛伊德也不敢,如果魔法擊中了附近的人,以如此近的距離、弄不好自己也會受到連累的,在自己成爲魔法師的那一天,弗洛伊德的父親就說過了這個禁忌。

不過弗洛伊德害怕的事,哈德羅特可不怕、先不說能不能蒙對哈德羅特的位置,就算碰巧打到了、以死靈騎士的防禦力和再生能力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準確無誤的抓住莉亞迪絲的手,纖細而又純白容不得半絲雜質的玉手掌心卻出了許多的汗、又讓她擔心了那,哈德羅特內心有些自責的想到。

“哈德?”突如其來的一雙有些粗糙的手令莉亞迪絲一驚,不過很快那股異常熟悉的感覺就令莉亞迪絲猜出了這個人的身份,不過爲了以防萬一莉亞迪絲還是試探問了一句。

“嗯!”哈德羅特爲了讓莉亞迪絲放心,嘴脣請貼在莉亞迪絲的耳垂邊壓低聲音的說道。

哈德羅特用力一拽想要將莉亞迪絲擁入懷中,卻沒想左邊竟然遇到了一股阻力。

冷眼望去,海格德爾此時正緊緊握着莉亞迪絲的左手,而剛纔哈德羅特猛烈的一拽也立刻令海格德爾發現了不對。

握住闡釋者的右手挽了一個劍花,隨後狠狠的朝海格德爾的手臂砍去。

“啊!我的手……我的手!”海格德爾一聲驚呼,隨後開始哭喊起來。

哈德羅特抱起莉亞迪絲腳下用力一蹬,整個身體瞬間騰空而起、數米高的高空之上,莉亞迪絲終於又看見了哈德羅特。

當哈德羅特與莉亞迪絲安穩着陸的時候,對面黑色之氣也漸漸消散了、之前的黑色能量團是由死靈之氣與風的結合在拼命壓縮之後才誕生的能量體,將其打入火系惡魔的內部之後在另起擴散干擾內部的火系元素、從而才造成的黑色的死靈迷霧現象。

這一招,是哈德羅特在深山中經萊恩釋放魔法時頓悟出來的,跟利用元素來改變另一個魔法內部元素是一樣的道理。 死靈迷霧慢慢開始擴散,甚至如果任其繼續這麼蔓延、這一代的空氣勢必都將會被如此多的死靈之氣侵蝕,這樣的後果將會導致大片的樹木枯死,如果普通人或多或少的吸食一些則也有一部分的機率變成亡靈。(總之普通人類不能直接的吸食死靈之氣)

不過還好,死靈迷霧只持續了一段時間變不在擴散……看着躺在地上捂着左手冷汗直流的海格德爾,弗洛伊德朝哈德羅特恨恨的瞪去,如果不是實力相差懸殊、弗洛伊德甚至想衝上去狠狠咬上哈德羅特幾口。

“哈德羅特!算你狠,今天算我們倒黴、日後再見肯定要你好看”弗洛伊德攙扶起海格德爾朝哈德羅特放狠話的說道。

看着對面毫無表情的哈德羅特,弗洛伊德下達了撤退的指令、今天之事必須要上報給教皇,無論是莉亞迪絲還是哈德羅特的事、總之……

“啊”一聲慘叫將正在計劃回去怎麼解釋的弗洛伊德驚醒。

“哈德羅特!你……這是什麼意思”弗洛伊德吃驚的看着身旁一名被黑色劍氣洞穿身體並緩緩倒下的魔法師後咬着牙朝對面下黑手的哈德羅特問道。

“你莫不會還認爲我還是以前那個聽到認輸或者求饒就會放下殺手的哈德羅特吧?”哈德羅特鬆開緊握莉亞迪絲的左手冷笑的說道。

聽到此話,弗洛伊德心裏一驚、不錯!脫離教廷後的哈德羅特已經變得無拘無束了怎麼可能還會像以前那樣只是聽到對方認輸、或技不如人的話就放對方走的人。

“離開教廷後,你成長了不少那”弗洛伊德低垂額頭淡淡的說道。

“哈德算了”看見將劍對準弗洛伊德的哈德羅特,莉亞迪絲輕聲的朝哈德羅特勸道。

“不可,如果就這麼放他們離去、用不了一天的時間教廷和魔法師公會的人就會趕到這裏,等到那時、你認爲光憑咱們的求饒就能令他們放過咱們嗎?”哈德羅特的聲音之低沉緩緩傳達到了在場的每一個人耳朵裏。

莉亞迪絲……

“身與劍的結合,幻化三千”

莉亞迪絲已經不再對方手上了,哈德羅特自然就不會在手下留情、說道大面積羣傷劍技自然就是那最爲恐怖避無可避的聖光千字斬了。

不過哈德羅特的這招聖光千字斬只釋放了一個起手勢變停了下來、一臉淡然看着弗洛伊德身後飛來的巨大火龍,哈德羅特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笑。

萊恩那充滿無盡野性的火龍咆哮直接衝進了對方陣形,一臉不敢相信的弗洛伊德連護身護盾都沒有來得及釋放就被整條火龍連人一起吞併掉。

蒸籠般的熱氣從弗洛伊德原本站着的地方開始像四方蔓延,只不過原本應該站在那裏的人卻已然不見。

“哦呀!少見那、兩人獨處的,打擾你們了嗎?”萊恩的幽默的問候無論什麼時候都是如此的獨具一格。

“哼!雖然不是這麼回事,你也打擾到我們了”聽到萊恩那沒有營養的問話,哈德羅特也難得一次不正常的回覆到。

“咚嗆”萊恩着陸後發出了一聲惡搞的聲音。

弗洛伊德……竟然被只有四階的火龍咆哮吞滅,剩下殘存的魔法師公會的成員像看怪物一般看着突然出現的萊恩。

突如其來沒有一丁點預兆的魔法,還有那不尋常的火龍咆哮!這個火系魔法師究竟是什麼人……臉色難看至極的海格德爾右手捂着還在噴血的左臂內心驚駭的想到。

“很抱歉打擾了你們的雅興,不過有一句話先說了、我只是替死去的村長報仇而已”萊恩幽默的風格頃刻間全無,平淡甚至有些冰冷的話語從萊恩嘴中慢慢傳出。

“村長死了?”哈德羅特低緩的超萊恩問道。

“嗯!因爲不放心,所以你離開不久後我也跟着下山了,因爲元素波動只持續了數秒就消失了、失去方向感的我回到了村子裏,而村長那燒焦的屍體現在還躺在村中央”萊恩眯着眼看着剩餘的一幫魔法師緩緩的說道。

這些魔法師中除了剛纔那個被火龍咆哮吞噬的人外,就在也沒有火系魔法師了、所以萊恩是不可能殺錯的。

“這些魔法師你打算怎麼辦?”看着對面那些傷的傷殘的殘的魔法師萊恩淡淡的問道。

“殺!”

聽聞此話,萊恩心裏竟然莫名的顫抖了一下!萊恩從未覺得哈德羅特會有如此冷血的時候,即便當初哈德羅特與教皇對砍的時候也沒如此寒冷、而那些原本已經無比恐懼的衆魔法師們在聽到哈德羅特那如同來自死人一般的聲音之後全都開始發了瘋的四處飛起朝四周衝去,魔力與方向感已經沒有用了、在這兩個殺人狂魔手中還不如試着分散逃跑,這樣至少還有生還的機會。

萊恩見狀,嘴中微張、一句簡單卻又深奧的魔法咒語緩緩飄出、

四階羣體控制魔法意志控制經過萊恩魔力的增強之後變的更加可怕起來,那是絕對的空間封鎖與靈魂的震懾。

一聲驚呼、漂浮在半空中的魔法師們全部從半空中墜落,飛的低的倒還好,飛的高的直接就當場摔死了、那血肉橫飛的場面令一直蹲在草叢中的阿諾德開始乾嘔起來。

“什麼人?”聽到乾嘔的聲音,萊恩心裏一驚隨手一道爆裂火焰朝草叢處仍了過去。

一聲驚呼,阿諾德從草叢連滾帶爬的跑了、不過也多虧這樣阿諾德才避免了被烈焰焚身的下場。

“你也是他們的同夥?”萊恩看了眼身穿平民裝扮的阿諾德試探的問道。

“不……不!不是的”阿諾德聽到那名轉眼間就能殺死一直追蹤自己的那名火系魔法師竟然朝自己問話,由於緊張和害怕、舌頭竟然有些打岔、連說話都變得結巴起來。

“喔!我看你的裝扮也不像,是村裏的居民嗎?”萊恩自言自語了一句而後面則是對莉亞迪絲問的。

聽到萊恩的問話,莉亞迪絲本想回答不是的、不過自己如果這麼回答這個人豈不是也會被殺?

“呃……嗯!他是村子裏的村民”莉亞迪絲看了一眼阿諾德然後緊張的朝萊恩說道。

“這樣啊,那麻煩你照看一下他吧、他似乎是有些害怕過度了”萊恩一邊維持意志控制一邊淡淡的朝莉亞迪絲說道。

我……是村裏人?聽到對面那名女孩莫名其妙的話後阿諾德滿臉充滿了疑惑,當莉亞迪絲真的如萊恩所說朝自己走來的時候,阿諾德的心差點沒跳出來。


“你就是魔法師公會一直尋找的那個人吧,別擔心!我們不會加害你的”莉亞迪絲一改平常的語氣那充滿輕柔而溫和的語調頃刻之間還真的有種女神的感覺……

“你……你怎麼知道”阿諾德緊張的問道,不過轉而他就明白了眼前這位姑娘是想幫自己、如果自己只是一個外人,恐怕下場一定會和那些躺在地上的魔法師們一樣。

萊恩此時雖然還有時間和莉亞迪絲對話,但其實萊恩的處境也一點都不好過、意志控制本來就是一種消耗異常多的魔力來控制對方暫時行動的精神魔法,而萊恩此時最大的隱患就是潛伏在自己體內的那個黑暗人格,動用如此龐大的精神力體內的那個他怎麼可能會一點動向都沒有。

理性一點一點的被抹去,殺戮與破壞之心逐漸侵蝕着萊恩的大腦。

看着那一個接着一個死在哈德羅特劍下的魔法師,萊恩的整片大腦開始空白、雙手攥拳強忍着不讓自己的心被那股邪念

佔領,但是……哈德羅特所劈出的每一劍都如同刻印在萊恩腦裏一般就算不去想也會隱隱浮現。

“萊恩大哥,你怎麼了”看見萊恩那有些痛苦的神情,莉亞迪絲有些不安的問道。

五年前,萊恩曾經也出現過一次這樣的現象、當時暴走的萊恩甚至差點毀滅了塞爾穆布魯克……那鮮血琳琳的左手直到現在莉亞迪絲還深深的記着。

“莉亞迪絲、別靠近我”看到緩慢朝自己走來的莉亞迪絲,萊恩暴怒的超其喊道。

而此時,哈德羅特已然完成了最後的收尾動作,被鮮血所掩蓋的土地、橫七豎八缺胳膊斷腿的殘屍,還有哈德羅特手中闡釋者劍尖處緩緩滑落的血滴。

冒着濃烈死靈之氣的萊恩閉着眼睛身體有些顫抖的面向了哈德羅特。

“呵呵,看來今天咱們兩又不知道誰要被分屍了!”萊恩嘴角露出一絲邪魅的微笑嘴中則悠哉的朝哈德羅特說道。


“莉亞迪絲、離萊恩遠點”哈德羅特眉頭緊促大聲的朝莉亞迪絲喊道。

“可是……”莉亞迪絲似乎想要說些什麼不過最終還是聽從了哈德羅特的話遠離開萊恩一段距離。

“好了!我的本體,你的保護工作已經完成了、也應該讓我動一動了吧?”邪魅萊恩身體靜止原地嘴中卻在自言自語。

“哈德羅特,小心這傢伙比上次要強了不少”萊恩的本聲通過邪魅萊恩的嘴中有些虛弱的傳來。

“放心!我一定會再次的把他切成蘿蔔條的”哈德羅特冷聲冷語的說道。 梅林城鎮往北在途經幾個中型城鎮,就會看到一個被分劃開的巨大冰川峽谷,明明前面還是萬物生長,但卻到了這裏就一切都變得靜止了、只要過了這個冰川峽谷對面就是一番冰天雪地的世界——極北冰原。

極北冰原常年風雪,除了一些抗耐寒的魔獸之外基本上很少會發現有人的蹤跡、不過也只是很少而已,一種與矮人族身高不相上下並自稱爲因紐特人的土著居民世代的生活在這裏、他們有着遠勝於常人的抗寒體質,即便是冰熊這種冰系魔獸也不足以與他們抗衡。

在這滿山冰雪的世界中,有很多是外界所沒有的東西!比如某些稀有的礦產,或者某稀有魔獸,冰川峽谷另一面的人類有的時候也會來到這極北冰原捕獲一些魔獸來販賣,通常情況下一隻雪狐能令他們賺上好幾十個金幣、不過這也要他們有着好運才行。

冰熊還有其餘不少魔獸都會潛伏在這冰山雪地之中,當你興高采烈打算捕食前方雪狐的時候你就要當心了,可能在你的身前或者身後就可能突然蹦出一直兩米高的冰熊來……

冰雪的世界是異常美麗的而極北冰原的冰山更是獨具一格,通常一座浩大的冰山、往往其內部都會住上幾個因紐特人或者其他什麼的魔獸、他們利用冰山穩固的結構從而構築洞穴用來居住,不過眼前的這座冰山卻有些與衆不同。

與平常那些無規則的冰山相比這座冰山倒有些整齊了,雖然外表依舊被風雪所覆蓋、但是其內部卻似乎存在着某個建築物一般……

根本就沒有絲毫的徵兆可言,整座冰山開始無規則的顫抖起來、其表面上的風雪也開始一點一點墜落並露出了裏面某建築物的一角,強烈的震動吸引了附近不少的因紐特人的注意、不過當其趕到的時候皆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懾住了。

信奉古老神明的因紐特人紛紛下跪並開始參拜起來,對於他們來說沒有什麼比見到這一景物更令他們激動的了。

冰山之下是一座被掩蓋不知道少年的巨大古老神殿,周圍一座淡紫色的六芒星似乎在證明着這個神殿依舊正常運轉一般。


神殿內部由於常年埋藏於冰山之下,已經沒有氧氣殘存了、不過就是這種正常人進來呆不上一兩分鐘就會死去的地方確有一名黑袍人正獨自前行着、昏暗的殿堂透漏着一股與世隔絕的氣息,二十四座形態各異的不知名石像被整齊的擺在兩側、黑袍人每一次的走動似乎都伴隨着某種震盪。

神殿的盡頭是一個如同房屋大小的巨大神像,奇怪的是神像的上半身已經面目全非,甚至根本就辨別不出這裏曾經到底是供奉哪位神的神殿了。

慢慢走近的黑袍人,眼睛微眯成一條細縫,隨即竟然張嘴朝神像的腳下吐了一口口水、敢如此大不敬對一位神明做出這種動作真的是很匪夷所思。

難道這名黑袍人認出了這個神明是誰? 或許吧……

遠本想要做出更加無理舉動的黑袍人卻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眼神迷離最終一步一步朝神像下方的一個寶座處走去,這是一個不算華貴的寶座,甚至跟平常的椅子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不過吸引黑袍人的並不是因爲這個寶座,真正吸引黑袍人的是這個寶座之上端坐着的那個人……那是一位緊閉雙目的滄桑老者,而且還是那種一眼望去就知道經歷很多的那種滄桑老者。

黑袍人伸出右手想要將那名老者頭上的帽子攤開,想要仔細看看這名老者的全貌、不過就在這時一件意想不到的事突然發生了。

黑袍人體內原本平靜的死靈之氣暗自運轉起來,剛剛探出的右手如同被某種魔法固定一般難懂分好、一臉難以置信的黑袍人不可思議的盯着面前竟然緩緩睜開雙眼的老者,許久說不出話來。

“啊……哈……”甦醒來的老者靜靜的看了一眼對面呆立的黑袍人,隨後竟然朝其打了一個很漫長的哈欠。


“你……究竟是什麼人”黑袍人穩住心神張嘴緩慢的問道。

“人?我不是人!”老者露出一副耐人尋味的微笑隨後朝黑袍人緩緩說道。

“你!到底是誰,我可不記得亡靈裏有你這麼一號人”黑袍人聽到老者的話後聲音沙啞的說道。

“你問我是誰?呵!身爲死靈法師的你竟然不知道自己所信奉的主人是誰嗎”老者從寶座上站起晃動了一下肩膀有些莫名其妙的朝黑袍人說道。

“呵哈哈哈!你是想說你是死神嗎?”黑袍人嘴角露出一絲鄙夷隨即大笑的說道。


“不錯!我就是死神”老者絲毫不顧黑袍人的嘲笑,反而一臉享受的說道。

“放屁!”黑袍人看見對方繼續這種無稽之談大聲呵斥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