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三才陣!」

三兄弟心有靈犀的,攻擊一變,攻擊突然強大起來。

「不好,是小三才陣!以犧牲十年壽元為代價,聚集三人的修為,把修為短時間內提升到一個層級!快去叫易師兄!」

「想找幫手?你們沒有機會了!二弟、三弟,我們走!」

施展出小三才陣,韓氏三兄弟,臉色都是有慘白,也沒有想著糾纏。

雖然眼紅石室之中的寶藏,面對必死的情況,沒人敢阻攔在三兄弟逃走的道路上。

「分散逃走,老地方見!」韓諾三人一逃出去,三人馬上就分散而去。

「可惡!追!」

……

「小子,你逃不了了!乖乖交出寶物,我可以饒你不死!」易師兄發出一道氣芒斬。

陸川頭也不回,猛地朝前跑去,藉助這道氣芒站,身形更快幾分,不過付出的代價,是體內氣血翻騰,又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我沒有修鍊身法武技,速度不必那個易師兄快多少,這樣下去,我遲早會死在這裡。」

陸川心裡十分明白,就算不與易師兄進行纏鬥,他體內的不斷惡化的傷勢,也會置他死地!

「對了!我身上還有小登天丹,只要我達到武道七重巔峰,武道九重,也不是不能一戰!」陸川眼前一亮。

小登天丹,需要武道八重服用,效果才能最大化,只是此刻,命都保不住了,還有必要在乎一顆小登天丹?

再說,沒有小登天丹,最後就是多獻祭一些妖核而已。

「就這樣做了!」

沒有猶豫,陸川拿出一直帶在身上的小登天玉瓶,正要服下,突然之間,一些細微的腳步聲傳到耳中。

「恩?竟然還有人?」

陸川臉色一變,就算他達到武道七重,能和易師兄一戰,不過此刻傷勢頗重,最多就能對付易師兄一人,多來幾人,他肯定不是對手。

「不對!這些腳步聲,是從前方傳來的,不一定是易師兄的同夥!既然如此……」心念急轉,一個想法在腦中成型。 通道傳出來的隱約聲音,讓陸川心中一動。

「姓易的,你不要欺人太甚,傳承歸你得了,你還要殺人滅口?一點也不念同門情誼嗎?」

身形一閃,躲過易濤的攻擊,陸川猛然一聲長嘯,聲音滾滾如雷。

「恩?這小子是想幹什麼?」易師兄眉頭一皺,下一刻,臉色一變。

因為,他也聽到通道里輕微腳步聲。

殺機爆閃:「這小子,竟敢陰我!」

刷!刷!……

只是,他還來不及有什麼動作,通道之中突然湧現出無數身形,為首的三人,氣息強大,居然是神凝境的高手,竟然隱隱有把他圍在中間的意思,更笨看也沒看陸川。


「雲煙城副城主,北歌城呂家三長老,九炎學院的院長,他們怎麼這麼快就進來了?」看到為首的三人,易濤也不敢隨便有什麼動作。

他毫不懷疑,只要他敢有什麼動作,這三位神凝境高手,絕不會顧忌什麼高手風範。

中古遺迹傳承,**實在太大……

大到他身後的先天宗,無法對這些人形成任何威懾,更何況,這裡還是雲煙山脈之中!

「易濤,先天宗弟子,交出傳承,饒你不死!」一個武道九重的青年走了出來,身上穿著的是呂家服飾。

「白痴!」易濤冷冷一聲,神色不屑。

「什麼?你說誰是白痴?」青年一聽,頓時火了。

「說的就是你,你不是白痴,誰是白痴?剛剛那小子,是武道六重修為,我易濤堂堂武道九重修為,殺個武道六重小子,需要多久?很明顯,那個小子得到了這個遺迹之中的傳承。」易濤冷冷一笑。

以他的性子,本不會過多解釋,只是,三位神凝境高手面前,他不敢不解釋。

「哼!誰知道你易濤是不是一個架子貨呢?到底你有沒有得到傳承,把那小子叫出來一問,就知道了!」青年不甘示弱的反擊:「小兄弟,你別怕,我們這裡有這麼多人在,易濤不敢把你怎麼樣,你也不要擔心先天總的報復,只要你把事情說出來,我可以做主,讓你加入我們呂家。」

只是……

青年的話,並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恩?那個小子呢?」青年目光四處尋找,卻沒有看到任何蹤影。

「不要找了,我們被那個小子耍了。」九炎學院的院長,冷冷開口,神色很不好看,他堂堂一院之長,神凝境高手,居然會被一個武道六重的小子騙過去。

「這麼一會兒,那小子必定沒有走遠,追!給我追!追到天涯海角,我也要將那小子,薄皮抽筋,碎屍萬段。」青年臉色十分難看。

……

陸川也沒有認為自己那點小詭計,可以騙過他人,他只是利用那些人對於中古遺迹寶藏的貪婪,藉助那些人蒙蔽心智的那段時間,獲得逃跑的機會。


「三位神凝境高手!沒想到那些人中,有三位神凝境武修。神凝境,已經可以用精神力探查周圍,躲,肯定是躲不了的,只有逃!」

「先把小登天丹吃了。」

陸川此刻也顧不得什麼最大利用,此刻,提升實力才是王道,其他的都不重要。

咕咕咕……

小登天丹入腹,頓時化作一股狂熱流,湧入全身血竅。

「純陽秘典!」

陸川趕忙運轉純陽秘典,將那股熱烈快速的煉化。

轟!

突破!

武道七重!

幾乎是瞬間,陸川的修為,就達到武道七重,這還不止,隨著純陽秘典運轉,熱烈的煉化,他的修為,飛速提升著。

武道七重中期!

武道七重中期巔峰!

武道七重後期!

……

實力一路突破,數分鐘的時間,已經達到武道七重巔峰,但,那股熱烈,只是消耗了三分之一而已!

只是, 嬌寵小萌妻:寶貝,有點甜

「看來,小登天之所以只能服用一次,原因,應該在這裡。」

感受體內那股熱流慢慢流逝,陸川有些可惜。

「咦?不對,不是浪費!」

突然,陸川發現,那些不能煉化的熱流,居然開始慢慢修復自己的傷勢,不一會兒,身上的傷勢也都全好了,體力充盈,靈力渾厚,再次滿是精神。

「好!」

傷勢全好,修為激增,陸川的速度快上幾分,不一會兒,就走出通道,居然是一個山谷。

「走出來了?」

陸川看著這個山谷,突然間意識到一個問題,他似乎對這裡的路,不熟悉?

「不管了,先離開這裡再說。」

一旦離開這裡,那就好辦,雲煙山脈,足有數萬里長,進入裡面,就如同龍入大海,他可不信就憑遺迹之中那些人,能找到他。

……

陸川離開不到一分鐘,遺迹之中,那三位神凝期高手就走了出來。

「來晚了!」九炎學院院長眉頭一皺。

「雲煙山脈,方圓幾萬里,他要一心想藏,我們是別想藏著。」北歌城呂家長老道。

「不要緊,我們先回雲煙城,就在雲煙城守株待兔,我就不信,他一輩子都躲在雲煙山脈。」雲煙城副城主說道。

雲煙山脈,雖然不知雲煙城一個出口,但要去別的出口,必須要經過一些高階妖獸的地盤,一些他們也對付不了的高階妖獸。

「不過,先天宗那邊,比我們先進入遺迹之中,可能有什麼發現,也不能放鬆對他們的監視。」呂家長老道。

「放心,我已經安排一些修鍊斂息法的人,跟在他們後面,我們先去石室看看,還有沒有什麼落下的寶物。」雲煙城副城主道。

……

跟著三位神凝境高手後面走出來的易濤,望著三位神凝境高手帶著人離開,卻並沒有離去,而是折返回去,他可不是只有那個武道六重小子一條線,在實施外面,還有三個武道八重的武修!

「你們就祈禱自己得到的東西,夠分量,不然……」易濤臉色陰寒閃爍。

不過剛走幾步,就看到灰頭土臉的師兄弟們。

「怎麼回事?你們怎麼過來了?抓到那三個人了?」易濤眉頭微微一皺,心中有一種不妙的感覺。

「易師兄,那三人逃了。」為首的一名武道八重武修,低下頭,慚愧道。

「怎麼可能,你們有六位武道八重的武修,還有十三名武道七重師弟。」易濤臉色一變。

「他們修鍊了小三才陣。」

「可惡!」易濤狠狠的一拳打在牆壁之上。

「易師兄,怎麼辦?」

「怎麼辦!先回去,看看石室之中,還有什麼遺落的寶物!「易濤沉聲道。


不過他也知道這個可能性很小,因為三位神凝境武修精神力掃過,就算有寶物遺下,也早就拿走了。 雲煙山脈,方圓數萬里,妖獸橫行,不是人類的地盤。想要雲煙山脈之中,搜捕敵人,絕對是一個浩瀚的工程。

「總算逃過一劫了。」

看著身後空無一人的叢林,陸川鬆了口氣。

他也跑了一個小時,如果那些神凝境武修想要追他,早就追上了。

「沒有追來么?看來是要在雲煙城堵我了。」稍微思量一番,陸川大約明白那三位神凝境高手的意思。

「不管了,先看看突破之後的實力。」

雖然服用了小登天丹,不過當時正處在被追殺的情況下,他還沒來得及查看自己的實力。

「靈力渾厚了三倍!力道十五鼎!」

「看來,六年來的身體強化,已經慢慢的變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