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的分數之所以會這麼低,還不都是班面前這些人所賜,不過這也沒辦法,他的人確實沒有贏過這些人,他捏緊了拳頭又很快地鬆了開,他相信有了這些人的幫助,自己的隊伍一定能夠贏得比賽。 若是正常的輸贏倒也無可厚非,可是鷹爪隊的人時不時的嘲諷以及趙泰斗有意的詆譭,讓陳教官憋了一肚子氣。

他是個爆脾氣的人同時也是個護犢子的人,最是不能忍這種做法。

“這個排名並不能夠意味着你們不能取勝,不論是誰在今天都有翻盤的機會,今天將會是決戰勝負的時刻,若是前三名則是會有獎勵,最後這一名則會被踢出梯隊。”

總教官又接着說到:“規則很簡單,按照人頭算數,每個支隊可以派出60個人,在人手不夠的時刻,基地會補出人數,勝出的隊伍將會得到60分,失敗的那一方則是會按照勝出那一方的死亡人頭分數算數,勝利一方會額外多出額分數,將會有兩位考覈官評分每位最高20。”

聽到這規則之後,衆人開始議論紛紛,按照現在的分數規則,他們確實有可能會翻盤。

如果兩方戰鬥勝利者最後只剩下一個人示範,那一方也可以得到59分,這筆債怎麼算都不虧,只不過勝利那一方可以得到更多最高額外獎勵40分那也不容小覷。

“下面即將進行第1輪團隊戰由雪豹對戰海豚你們兩幫人先去做準備,5分鐘後入場。”

隨着總教官的歡迎落下,兩方人員的教官紛紛起身走到各自帶領的制度面前,帶領着他們前往戰備室做準備,而另一端則是看到屏幕中的外側被扔入了不少的植物設備,使得叢林當中飄蕩着淡淡的薄霧,有一些朦朧感會影響到人的感官。

在這種情況下越發的考驗團隊之間的合作能力,這種叢林戰爭對團隊的各種能力都具有了挑戰性,所以纔會在分數當中佔據很大的比例,也同時給那些個人站步行的隊伍意思翻牌的希望包括狼圖騰支隊本來他們的隊伍是沒什麼希望的,但是這個規則卻是又燃起了一絲希望。

機會渺茫,但是多着一絲希望總比沒有來得好。

各大支隊高手背出,但是他們團隊協作能力一旦出了問題,將會全盤皆輸,從前到現在還沒有出現過能夠全身而退的局面,上方不可能連一個人都倒不了的,勝利一方若是隻剩下30個人都屬於稀罕事兒。

所以說狼圖騰的人可以贏,第一是在團隊合作戰鬥當中贏得比賽的勝利,第2點便是剩餘的人數要剛好夠不能夠太少。

然而這在其他人當中卻忍不住搖了搖頭,在他們眼底充滿了遺憾,這種希望卻只能夠給人帶來希望,但是狼圖騰對我卻並不包含在其中,他們碰到的可是鷹爪部隊,全基地最爲出色的隊伍。

他們這些人註定又是墊底的啦。

5分鐘之後,兩支隊伍又再次出現在了衆人的面前,雪豹隊率先坐上了直升飛機,在叢林的另一側準備入場,他們會分別從東西兩側進入叢林巷中間的部位進發,採取鬥毆的方式決定勝利。

變相來說相當於是守高地,如果防守住了中間的地盤,那他們可以說是勝利無疑,若是相反則是會吃虧,想要再奪取地盤難上加難更不容易打贏,若是兩方都小心翼翼的試探這場戰鬥,恐怕要打上好幾天不可。

雖然總教官沒有點名,但是兩邊的教官也不可能讓這種打上好幾天的戰鬥發生,他們在一開始的時候便發動了命令,讓這些人互相鬥毆,等到信號彈射入空中,這些人便迅速進入場內。


他們每個人手上都拿着一隻槍,當然這些槍也只是拿來訓練用的,並不是真槍核彈的。

基本類似於CS說是被人攻擊到身上的話,他們的肩頭則是會亮起紅燈,也就相當於這個人被擊殺淘汰無疑。

看到兩方人漸漸深入到樹林的深處,場面的氣氛也不由得緊張了起來。

王彪小聲地念叨着,“看上去還挺厲害。”

他現在巴不得自己能夠早點出場啦,微風凜凜的絕對能夠引來4周人的羨慕的眼神。

他們以前都是江湖上的人,從未接觸過這些人,但是眼下看到這些人努力奮鬥的樣子時,夢東也忍不住說道,這些人還是挺牛逼的,他們不求回報,默默付出值得讓我們尊敬。

現在想想看,他當初在陳雲手下簡直是過日子,不知所謂,現在有了更好的選擇,自從跟了石傑之後,他才覺得自己的人生有了更爲重要的意義。

石傑的話也引來孟東的讚許,同時他有些遺憾的說道,“當時我們那麼多的兄弟,結果只有一部分選擇了傑哥這些人實在是太可惜了,他們若是能夠堅定不移的站到傑克這邊的話,或許命運將會發生翻天覆地的改變。”

講到過去朝夕相處的那些兄弟,此刻他有些惋惜地嘆了一口氣。

“會不會等到那些兄弟想要回頭,傑哥也會拉他們一把。”

王彪疑惑的撓了撓腦袋,按理說石傑是一個重情義的人,過去兄弟們朝夕相處早已生出了一些感情,按照石傑的性格,斷然不會將兄弟們拒絕的。

“傑哥是不會拒絕,但是也不一定讓這些人加入到我們當中來,當初傑哥給了他們選擇的機會是他們想要想要去過那種走在刀刃上的生活,現在想來結個當時意思也很明瞭,他想要培養的人是我們,而下一批卻不會再像我們這樣用心了,他們起步晚,意義大不相同,這個晚點再說不遲,現在我們還是好好看看他們是如何進行比賽的。”

王彪將視線轉移到了投影上面,認真的注視着他們那些人的一舉一動。

這些人在小聲議論着而其他智慧的人相當安靜,他們並沒有交頭接耳的,早已對這種訓練習以爲常,此刻若不是他們才做這兩位考覈官,也不會有如此嚴謹的舉動。

兩位考覈官神情專注地盯着那上面的其他人,其他人倒也不敢如何表現了。

鷹爪部隊的總教官看了一眼周建華,淡淡的說道,“上次你還說我鷹爪部隊不懂規矩,我看真正沒規矩的人是你們吧,現在連坐姿都不端正,隨意的很,我看他們這些人混着混着都該回家睡大覺了。” 聽到他的話時,趙泰斗回頭看了一眼狼圖騰的部隊,小六他們現役人員身子筆直,目不轉睛的看着屏幕,一言不發,而像王彪他們四仰八躺的坐着也不管隊形,緊緊的靠在一起,若是看的無聊了就隨意的聊天,分析兩句,再要不就是指着頭一臉的無神。

若是此刻給他們一幅牌,說不定他們還很高興的打起牌來,絲毫不見規矩,周建華看到這一幕時,周建華麪皮發緊覺得甚是丟人,他所教出來的人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呢?

雖然有些無奈,但是他卻不能夠輸了氣勢,看着面前的鷹爪部隊說道,現在上陣比賽的人又不是我們搞得這麼嚴肅幹嘛,人都不能夠活得隨意一些啊。

他的話語很犀利,聲音也非常大,瞬間就將兩個考覈官的視線吸引了過來,劉考覈官的是視線看了過來。

他早就聽說趙泰斗和陳教官之間有些恩怨,但是看來這兩個人之間的關係也不一般,若是沒有糾紛那是不可能的。

留考覈官淡淡的說道,“我覺得你說的不錯。”

此話一出無疑是當着衆人的面絡了,鷹爪部隊的總教官此刻致劉教官臉色脹得通紅,他想要收了氣焰。

趙泰斗還特地的詢問了一下:“劉教官,你還有別的質疑嗎?都可以講出來,我隨時爲你解。”

劉教官氣憤地瞪了他一眼,卻說不出來任何的話。


“既然身爲軍人,那肯定是要有軍人的樣子,總是這般隨意啊,那還從什麼軍如何爲人民服務。”陳考覈官散懶的說了一句。

看似漫不經心,其實亦有所指,場面上的氣氛瞬間變得緊張了起來兩位大佬針鋒相對,誰也不讓誰,他們這私底下也不敢插嘴,只好眼巴巴的瞅着他們那些人。


留考和關內心雖然有些不悅,但是他還是微笑着說道,“我記得我當時打仗那會兒氣氛都很嚴謹,每當我想要讓他們放鬆一下時,所有的兄弟都緊繃着,不肯放鬆,直到戰爭勝利之後,兄弟們根本不用我說都要相互慶祝,說話的聲音都很大,他們都是好樣的,每一個奮鬥的人都值得讚賞,現在老了,每想到當年的時光都有一種欣慰。”

雖然他沒有直接說明情況,但是所有人都明白他的意思。

凡是打過勝仗的兵都是好兵,現在落寞了,那也是創造過輝煌的。

看到他臉上的緬懷時曾考過關,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來緩解氣憤,但是他也被調動了回憶,他們那個時代確實很不容易。

於是說到:“我覺得你這話說的對,能夠爲國家處理的那都是好兵。年輕人就該有年輕人的樣子,他們現在的生活沒有我們當年苦,確實應該多笑笑,多樂樂留下更多美好的回憶。”

一言我一語瞬間就調和了氣氛,看到他們情緒溫和了下來,轉頭看下大屏幕下面的人卻不是這樣的,劉教官一臉殺氣地看向周建華。

周建華一點都不慫,也瞪了回去。

兩個人眼睛都不帶眨一下的,眼眶中帶着絲絲的紅血絲,他們注視着彼此,彷彿是死敵一般。

不過長時間不眨眼眼睛會脹痛無比難以忍受,兩個人的眼睛漸漸都紅了,若是不知情的人還以爲他們這是哭過鼻子導致的。

看到這一幕時,其他的總教官啞然失笑,這兩個人也是有意思。

兩人堅持不住的時候,突然傳來幾道驚呼,他們在放鬆的同時急忙將視線投向了大屏幕。

周建華趁着劉教官沒有看到自己的時候連忙眨巴一下眼睛活動着眼珠子等到眼睛疲勞了之後將目光投到了屏幕上邊,此時此刻兩個支隊的人已經打了起來。

那些高層的人看到這一幕時也忍不住發出了讚歎,同時拿出了紙筆,好像在記錄些什麼東西。

海豚運用的是包圍戰術,兩邊分成兩批人馬,成爲自行發動進攻,包圍着那些人,但是雪豹衆人也沒有遲疑他們呈五角星狀,不斷地嘗試着突圍,兩方廝殺十分激烈,看着衆人提心吊膽,除卻王標他們漫不經心的盯着屏幕。

很快便有了高下,第1場是雪豹之隊勝出,有兩位考覈官評價。

雪豹支隊能力出衆,攻擊力到十分強,也懂得如何突圍運用戰術,這打分的話我願意給10分。陳考覈官率先給出了分數。

劉考官也是同樣如此。

他們並沒有被這些人震撼到,因爲雪豹支隊跟往年一樣都十分優秀,但是並沒有什麼突破性,也沒有給人一種眼前一亮的感覺,導致現在這一幕也是衆人意料之內的事情。

雪豹的考覈官非常滿意,他知道按照這兩個考官的脾性,沒有什麼亮眼的地方是不能夠打動他們的,能夠給十分已經相當不容易了。

雪豹支隊62分假勝利60分再加評價,20分一共是142分,海豚支隊61分,再加上陣亡人數44分一共是105分。

得知自己的部隊分數時,海報的人看起來十分失落,但是他們也並不擔心自己這個分數墊底,畢竟有狼圖騰隊在,所有人都已經除卻了店裏的可能性。

不只是他們如此想着,就連其他的支隊也不約而同的朝着狼圖騰對所在的區域看了過去,當他們看到這些人的坐姿時,眼底浮現了一絲輕蔑,看來這些人已經覺得自己沒辦法贏得勝利了,所以已經開始自暴自棄,對未來沒有一點點的看好了,這也證明了他們的心意,這些人是永遠不可能獲勝的,他們的實力遠遠比不上自己這些人,他想到這裏的時候他們嘴角忍不住向上揚起,眼底浮現了越發濃郁的嘲諷。

在記錄好了分數之後,很快便打響了第2場戰,當第3場戰打完的時候已經到達12:40,結果還是由雪豹的145分遙遙領先。

劉教官看了一眼周建華,撇了撇嘴巴不屑的說道,“我們原先就是最高分,再拿下個80分是不成問題的,這次的第一是穩穩的,可惜某些人脾氣暴躁,卻實力不怎麼的,想要拿100分估計都困難。”

周建華雖然沒有說話,但是吃人般的視線卻朝着那個傢伙看了過去,拳頭也不緊攥了起來,眼看着這傢伙臉上暴躁的神情,劉教官識趣的就是線轉移到啦,屏幕上內心則是充滿了不屑只會濫用暴力的傢伙,四肢發達卻沒有長腦子。

他們兩位總教官明理案例針鋒相對,支隊的教官也同樣如此。

趙泰斗撇了撇嘴巴,不屑地看向了陳教官的方向冷冷的說道,“果然人以羣居物以類分,什麼樣的教官就能夠帶出什麼樣的兵,等會兒我會讓你見識到我們鷹爪的真正實力。 ”

“tnd,你怎麼這麼多的廢話。”

陳教官原本還想要罵罵咧咧些什麼,但是大伯在這裏,要是潑婦罵街的話多多少少會影響到大伯,他肯定不高興,所以陳教官還是忍了下來。 他那嫌棄的眼神在趙泰斗的眼裏讓趙泰斗很是氣惱,但是卻沒有一絲辦法,他又握緊了拳頭,冷哼了一聲,撇過了頭不再去理會陳教官。

趙泰斗走到自己隊伍面前看了看自己帶領的兵說道:“跟我走。”

陳教官看到這一幕時朝着自己身後也看了看說道:“我們去做準備吧,等一下上場了。”

來到戰備室之後,陳教官臉上掛滿了笑容,他緊緊的捏着拳頭,興高采烈地對着石傑說到:“小杰這次不用跟我客氣,狠狠的教訓他們,反正我早就看他們不順眼很久了,只不過我看你們人好像不夠,還差兩三個人,要不要再帶一點人過來。”

聽到他的話時,石傑隨意的說道,“那你再添幾個人進來吧。”

陳教官立馬轉頭吩咐着小六他們:“小六你之前不是讓這又報仇的嗎?現在有一個機會送上門了,要是不抓緊機會的話,那不豈是可惜了。 ”

聽到這話時,小六他們連忙點了點頭,臉上充滿了歡笑,他們早就看鷹爪,那幫小兔崽子不滿很久了,但是卻沒有一絲辦法對待他們,眼下終於有了一個機會坐到了他們的面前,若是能夠親手報仇更加的痛快。

石傑轉身對着自己的兄弟們說道,“你們現在隨意的跳幾把合手的槍,要是實在沒用過槍的話,不知道該怎麼用,可以赤手空拳。”

陳教官一聽這話,一口老血差點噴了出來,沒想到這些人連槍都沒有摸過,陳教官摸了摸頭,有些頭痛的說道,“小杰這次比賽至關重要,沒有摸過槍,這怎麼能行呢?”

石傑一臉嫌棄的說道,“陳教官,我都不知道你什麼意思了,私藏槍支那可是違法的事,你之前不是說過讓我別幹這違法的事嗎?現在怎麼還嫌棄我的人沒有摸過槍。”

陳教官額頭上的汗水流到的更加洶涌了,他哪裏知道實情會是這樣,原本他還以爲這次自己贏定了,現在想想好像自己想的有點多了。

“說的也是,不過現在到底該怎麼辦呢?這些傢伙早就看我不順眼很久了,他們絕對不會放過這次的機會,狠狠的羞辱我的。”陳教官一想起之前放的狠話,臉上堆滿了無奈。

“沒事啊,我相信王彪他們。”

看到石傑這麼說,王彪自己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他摸了摸腦袋訕訕的問道,“大哥真的能行嗎?”

“我說行就行,大不了赤手空拳上陣,不要將人打殘打廢就行。”


石傑淡淡的撇過來一眼,王彪立刻點了點頭,心領神會。

倒是陳教官愁眉苦臉的,有些難過,他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在場的人問道,“這樣真的可以嗎?”

王彪笑嘻嘻的說道,“有什麼不行的,難道你忘了啦,昨天晚上沙灘上我們是如何……”

他還沒說完就被陳教官搶先了一步,只聽他大大咧咧的說道,“昨天晚上被你們灌醉怎麼啦?我這個人本來就不勝酒力,你不要拿這件事情說來說去了,我可會生氣的,我一生氣,連我自己就怕。”

聽到陳教官大聲的嚷嚷起來,王彪摸了摸頭。

陳教官看着他們這些人嘆了一口氣說道:“不會用槍,沒關係,赤手空拳上陣就可以,反正你們就給我狠狠的打他們,不用看我的面子。”

孟東點了點頭,笑眯眯的說道這件事,“教官你就放心吧,哥幾個在拳頭也不是吃素的。”

“行啦, 極品校花控 ,你們看着辦,我不能夠逗留太久,我先回去了。”

陳教官說完這話直接帶着其他人離開,隨後衆人就開始換衣服。

看到這一幕時,石傑看了看那幾個女孩子皺了下眉頭問道,“你們現在可以換衣服嗎?要不要等我們迴避一下。”

“不用了。”

說完這話她們就直接脫了上衣裏面穿的衣服貼身看起來,很是輕便,當然也將所有的春光都遮了去,原本想要起鬨的幾個人看到這一幕時也都乖乖的閉上了嘴巴,等他們穿好衣服時,小六他們直接畫了迷彩妝看向王彪們說道,“你們需要不需要,就臉上也塗一下,好遮掩自己。”

沒想到王彪不耐煩地揮了揮手,說道,“這太麻煩了,我們看完這件事之後還要回去,沒有多餘的時間去收拾。”

聽到這話小六等人點了點頭,既然是陳教官找來的幫手,肯定有過人之處他們不畫就不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