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這……這!」

田嬰繼續說道:

「我聽聞昭公您有一子,而我田嬰也有一女長的尚可,不如我們聯姻一番,親上加親,如何?」

昭陽其實早就聽說田嬰有一女長似天仙,本打算讓其嫁予自己兒子的,沒想到田嬰主動提出來了,便說了句:

「好啊,那這婚事就訂下了!」

於是昭陽便前去勸說了楚王,楚王雖然不願再起兵戈,但是當昭陽提及之前楚國數次敗軍之辱,楚王想起都憤怒,最終還是答應了出兵援助齊國,參與邯鄲的戰爭了。

凌絕為尊

魏嗣這日剛迎接完陶朱公之子范痤的到來,就收到了楚國將要出兵邯鄲的消息。

此時魏嗣心裡自然也是大喜了,但還是先詢問起了趙國邯鄲此刻的情況。


得知齊軍因為秦國援軍的到來和之前自己大敗於趙國之事,已經退兵到漳水東岸駐營了,而中山軍也退到垂沙駐營以防趙、秦反撲了。

不過趙、秦聯軍此時卻並沒有反撲,這也是魏嗣沒有想到的。

所以魏嗣便找來陳軫詢問了起來:

「陳卿您如何看待邯鄲戰事呢?」

陳軫分析著:

「如今局勢,秦、趙聯軍強,而齊、中山弱,但是楚國即將要去支援齊和中山,那秦、趙必然就會有壓力了,到時候,秦國必然會增兵支援趙國,趙國也會把其雲中、代地軍隊全部調回來防守,這樣可能又將進入相持局面!」

魏嗣點了點頭:

「是的,那接下來又當如何呢?」

陳軫說著:

「那接下來,齊國必然會來向我魏、韓兩國求援,而趙國必然會去向燕國求援,這個時候,就是我們魏國謀大利之時了。」

魏嗣一拍掌:

「好……好,那寡人就等這個時候,就等這個時候了!」

陳軫又繼續說道:

「可是我們大魏這個時候也不能太過著急了,我們必須讓韓國和燕國先攪和進去,到時候讓它們來個六國大混戰,哈哈哈……哈哈哈!」

魏嗣此時倒有些不敢相信自己這番謀劃了:

「可是,它們真的會大打起來嗎?」

陳軫很是自信:

「臣相信一定會的,會的,到時候等它們六國打的殫精力竭后,我們魏國把一網全收、一網全收,這樣我們大魏不就能一統天下了嗎?」

魏嗣說道:

「好,那就這樣吧!」

然後又問:

「陳卿,我現在有點擔憂蘇秦了,畢竟它都去往燕國這麼久,卻一直沒有消息傳回來,而且我聽其意,去燕國似乎就是為了燕國那位公主而去的,而沒有得到』隨侯珠』,燕王就不會答應蘇秦與燕國公主的親事的,蘇秦莫不是因為那燕國公主,被燕王強行留下了吧?」

陳軫嘆了口氣:

「唉,是啊,臣覺得有可能,但是趕緊蘇秦這次肯定會危急重重!」

魏嗣不解:

「陳卿,您為何這樣說呢?可是我聽說燕國有一大臣乃是蘇代之弟,也就蘇秦的叔父,相信他會幫到蘇秦吧!」

陳軫回著:

「我之前與蘇代談過其侄蘇秦之事,聽起言,其雖然有一位兄弟名蘇玉,在燕國呆了很久了,也已經侍奉過好幾代燕君了,但是此人自保之心極其嚴重,若蘇秦得罪燕王,其肯定不會幫助蘇秦的,所以大王您還是得想想辦法啊!」


魏嗣突然想起了一人:

「陳軫,您覺得聶顯如何?我聽聞聶顯正在燕國!」

陳軫點了點頭:

「聶顯應該可以幫助蘇秦,但是其畢竟在燕國沒有實權啊!」

魏嗣便問:

「那現在該如何是好呢?這次范痤也並沒有帶』隨侯珠』來大梁。」

陳軫說道:

「不如這樣吧,您讓張相去一趟燕國,想必張相肯定能幫到蘇秦,還能獲知燕國的不少消息。」 燕國高陽關。

這日聶顯駕著車,帶著蘇秦與燕國公主姬靈,再次來到了關隘處。

上次那將領,再次過來攔住了三人的車馬。

只聽聶顯著急的詢問著:

「將軍,現在還不能過關嗎?」

這將領答著:

「是的,現在我們燕國公主失蹤了,國君懷疑是叛賊蘇秦所為,所以下令封鎖了國境,雖然你乃是國相府中人,但是一樣得照規矩行事,你請回吧!」

聶顯趕緊又問:

「那你們秦開將軍可還在這附近?」

將領回著:

「是的,秦開將軍為了防止那蘇秦裹挾公主潛逃,所以一直在附近巡視著!」

然後看了看馬車之上:

「你這車中不會就藏著公主吧?」

聶顯離開搖了搖頭:


「當然不會了,我乃國相府中之人,我又怎會陷國相大人於不義呢?」

將領用手示意了一下:

「那你趕緊回去、回去吧!」

聶顯、蘇秦與姬靈三人本想再次來嘗試一下,能否過的去這高陽關的,沒想到卻又碰壁了,待回到茅屋處后。

蘇秦便抱怨著:

「早知道如此,我們就不應該往這高陽關而行了!」

聶顯回著:

「是的,現在我們想回去易城恐怕也已經不可能了,出關也出不去了,這次看來真是進退兩難了!」

姬靈顯得十分愧疚:

「季哥,聶俠士,都是我姬靈連累了你們,都怪我、都怪我!」

蘇秦趕緊過來安慰姬靈:

「靈兒,你怎麼能說這樣的話呢,就算沒有你,你王兄也不可能放我蘇秦離開,所以這也怪不得你!」

說著、說著,摟住了姬靈腰身,望著其,小聲說了句:

「靈兒,你不都答應以後與我蘇秦生死與共了嗎?」

晚安,金主大人

「是的,我都聽季哥你的就是!」

蘇秦便又走回來詢問聶顯:

「難道現在真沒有其他的路能離開燕國了嗎?」

聶顯回著:

「現在齊燕邊境由於交戰,早已經走不了了,就是不知道往趙國代地方向道路是否能行得通了!」

蘇秦嘆了口氣:

「唉,趙國代地雖然要繞道,但總比在這燕國擔驚受怕的好!」


然後又看了看姬靈:

「這我都不在乎,我就怕靈兒跟我一起受苦啊!」

姬靈趕緊回應蘇秦:

「季哥,靈兒我不怕受苦,只要能跟著您,受再多苦都沒事!」

聶顯便問:

「那就這樣定了,待會我們準備一下,往西北而行去趙國代地吧!」

蘇秦點了下頭:

「好,真是太感謝聶兄長您了!」

聶顯過來拍了拍蘇秦肩膀,一笑:

「我們兄弟就別說這些客套話了!」

然後小聲在其耳邊笑著說了句:

「你和公主路上也不必如此避諱的,畢竟你們都夫妻了嘛,我又不會……!」

倆人開始竊竊私語起來了。

姬靈這時在一旁不解詢問:

「聶俠士、季哥,你們在那偷聊什麼呢?」

蘇秦趕緊臉紅的回著:


「沒……沒……我們沒聊什麼!」

不一會,三人收拾了一番,便開始重新上路,往趙國代地方向去了。

燕國武陽新都。

燕王姬職這時正拿著一酒樽狠狠砸在了地上,對著一旁郭隗和秦開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