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西卡偷偷對徐賢道:「小傢伙,用那種眼神看著歐尼幹什麼,都說了不是你想的那樣,只不過蘇北歐巴幫過我幾次忙,後來蘇北歐巴的未婚妻又認了秀晶做妹妹,所以我們才比較熟悉,比較親近的。」

「蘇北歐巴有未婚妻?」徐賢有點詫異。

「當然,歐尼生氣了,你居然把歐尼當成那種釣財閥的女人,哼!」傑西卡故意翻了個白眼,做出傷心的模樣。

「好了,歐尼,你早說蘇北歐巴有未婚妻不就好了,主要是你表現的太反常了,太不像以前的你了,居然拉著我來跑來蹭飯,不然我也不會誤會啦……」

……

「因為不經常在這裡住,所以顯得有點冷清。」蘇北一邊說著,一邊把兩人領進來。

很大,很豪華!

進了別墅,傑西卡和徐賢就能感受到鋪面而來的豪華氣息,地板、燈飾、茶几、沙發……所有的裝修和傢具電器,都透著豪華奢侈的氣息,顯然每一樣都價值不菲。

而且一切都收拾的乾乾淨淨,僅僅有條,甚至給人一種一塵不染的感覺。

帶著兩人先參觀了一下別墅,然後又回到客廳。

「坐吧,要喝點什麼?」

問了之後,傑西卡和徐賢都要了白開水,由於天氣冷,蘇北給兩人倒一杯熱白開。


「謝謝。」傑西卡和蘇北熟了,沒怎麼客氣,不過徐賢卻還比較陌生,說話用的都是韓語中的敬語。

「不客氣,你們坐一會,可以看看電視,我去廚房包餃子,不用多久,很快就能好。」蘇北打開電視,說道。

「我去幫忙吧。」本來坐在沙發上的徐賢聞言站了起來,想要去廚房幫忙。


不過傑西卡一把拉住她:「小賢,以你大手大腳的廚藝,還是別去幫忙,免得越幫蘇北歐巴越忙,嘿嘿。」

「歐尼!」徐賢頓時臉紅著叫了傑西卡一聲,顯然對傑西卡接她底有點不滿。

蘇北在旁邊也是呵呵一笑,道:「徐賢小姐不用客氣,不用拘束,就當是自己家一樣,而且包餃子很簡單,半個小時就能好。」

包餃子要和面,是個體力活,蘇北說簡單,那是因為他擁有超越常人的身體素質。

到了廚房,拿出以前買的麵粉,加入摻和一些靈液的水之後開始和面。

蘇北和面更像是武俠電影中擁有武功的廚神和面,閃電一般的速度,強勁的力道,不到十分鐘,一大坨面就和好了。

接下來是剁肉餡,這更簡單,蘇北先是把肉切成肉塊,然後雙刀齊用,以肉眼難以分辨的速度快速有節奏的剁著,兩分鐘后,加入鹽、蔥花、味精和一點點靈液。然後接著剁,又過了兩份多鍾,肉塊變成了肉泥。

剁肉餡的時候,廚房裡噼里啪啦的聲音把正在客廳看電視的傑西卡和徐賢引了過來,看著蘇北手中誇張舞動的雙刀,不由咋舌。

既然進了廚房,兩人也順勢問蘇北有什麼要幫忙的嗎。

蘇北也沒想,直接指揮兩女把芹菜洗乾淨,當蘇北剁好肉餡之後,正好可以直接剁芹菜,然後把芹菜泥和肉泥混合在一起,拌均勻。

最後兩步是擀餃子皮和包餃子,蘇北作為一個南方人,其實包餃子的機會並不多,但是以前也包過幾次,會擀餃子皮,一開始擀的並不是特別好,餃子皮大小不一,薄厚不勻,不過,很快蘇北就找到了感覺。

傑西卡和徐賢也沒有再出廚房,看著蘇北擀餃子皮,她們倆似乎對這道在韓國也很有名的華國美食來了興趣。

餃子皮完工之後,蘇北還教了兩人怎麼包餃子,傑西卡動手能力比較笨,包的餃子一點都不像她本人那麼漂亮,不過也能下鍋煮。徐賢的動手能力很強,很快就包出了像模像樣的餃子。

「好了,一百二十六個餃子,正好中午我們吃八十個,留四十六個晚上吃。」

餃子包好,蘇北又指揮著兩女燒開水下餃子,他自己則準備做一道下餃子的菜——清蒸海鰻。

先用開水泡法五個香菇,洗趕緊,切成皮,然後把冷藏的海鰻取出一部分,切成段,放在一個大海碗里,然後把香菇片排放在海鰻肉的四邊,再在上面撒上鹽、料酒和薑片,再加上蔥段和味精。

做好準備之後,直接放倒蒸鍋里清蒸十五分鐘。

正好,餃子煮好后五分鐘,一道鮮香思議的清蒸鰻魚肉也出鍋了。

為了配合兩女的口味,蘇北還從別墅的儲物室里找出來一瓶韓國燒酒,儲物室里有蘇歸備好的各種物資。

蘇北笑著給傑西卡和徐賢倒了兩杯燒酒,道:「我們華國人有餃子就酒越喝越有的說法,到了冬天,北方人就有吃餃子的習慣,正好,現在天氣也是越來越冷了。」

蘇北用韓語和兩人普及了一下一些華國有關餃子這道美食的習俗和傳說故事。

蘇北作為吃貨加半個文藝青年,本來就對有關吃的東西比較了解,後來修鍊之後,擁有了超強的記憶力,大腦里掌握的知識便越來越多,尤其是過於華國傳統美食的知識,所以說到這裡,那是滔滔不絕,而且無比生動,有關餃子的幾個古代故事一一說了一邊。

徐賢作為一個擁有極強好奇心,又有求知慾好學的孩子,聽得那是愣愣入神,心裡不禁感嘆蘇北的博學,一道食物,從起源和相關的習俗故事統統都知道,而且說的這麼精彩。

「蘇北歐巴是美食家嗎?」徐賢忽然問道。

蘇北搖搖頭,笑著說道:「我可算不上什麼美食家,只是比較好吃而已,我是一個農民兼網路作家。」

「農民和網路作家?」

這次輪到徐賢愣住,這兩個職業好像隔得有點遠。不過作為乖乖女的徐賢並沒有再刨根究底,而是問道:「那我可以看看您的作品嗎?」

「當然可以。」

蘇北點頭答應,又接著道:「我們趕快吃吧,否則餃子和鰻魚肉都要被秀妍這個吃貨給吃光了呢!」

徐賢再次愣了一下,轉頭看向傑西卡,發現她正在快速往自己嘴裡賽鰻魚肉。 在天雲國首都皇城的大門口……

“喂,你這到底是什麼意思,你知不知道我們是什麼人,也敢擋住我們的去路。”看着一臉嚴肅表情擋在自己等人身前的皇城士兵,五行宗裏的那名藍衣長老臉色頗爲難看地說道,本來在進城的時候因爲沒有人來接他們,這就已經令他很是不滿了,結果現在竟然連皇城都進不去,這幾乎令這位耐心不怎麼好的長老氣到了極點,要不是這幾個皇城士兵在言語上還很是客氣的話,恐怕這回他都已經動上手了,不過儘管如此,此時的他依舊是快要按耐不住心頭的怒火了。

“各位不好意思,這幾天皇城戒嚴,沒有御令者介不準進入到皇城之內,我們這也是以命行事,各位也沒必要爲難我們,所以還是請回吧。”雖然畏懼於是不是從聶辰等人身上散發出來的幾分高貴氣息,但一想到自己的職責,這位皇城士兵的首領最終還是堅定了自己的信念,絲毫沒有退讓對藍衣長老說道,而在聽了這名皇城士兵的話以後,藍衣長老的耐性也終於是達到了極限,眼中頓時爆發出了一陣濃烈的殺意,眼看着就要出手將這幾位忠於職守的士兵斬殺掉,但也就在這個時候,原本一直都沒有說話的聶辰卻突然走上前來一把按在藍衣長老的肩膀上,以自身的無上威壓瞬間便將藍衣長老壓制了下來,同時看向了那名已經開始冒出冷汗的皇城將領微笑着說道:“不用怕,我們也不是什麼不講道理的人,那麼按照你之前的說法,是不是隻要我們擁有了御令就可以進入到這皇城之中了呢?”

“可以這麼說。”本來都已經被藍衣長老身上那股驟然爆發出來的殺意死死壓制住的皇城將領,見聶辰出手將那藍衣長老壓制住以後,也是不用的鬆了一口氣,有些感激地看了一眼聶辰說道,不過也就在他剛說出這句話以後,便徹底傻眼了,只見聶辰直接向着正想要進宮去的曹丞相伸出了一隻手,也不見其有什麼動作,那曹丞相彷彿被一直無形的巨手抓住了一樣,直接被拉到了聶辰的身前,而且還沒等衆人反應過來,聶辰便一掌將其劈暈過去,同時一把拿走了緊攥在曹丞相手中的御令。

“好了,按照你之前的說法,我們現在是不是可以進去了呢?”看了看手中那玉製的令牌,聶辰便將已經混過去的曹丞相扔到了一邊,對着皇城首領淡淡的說道,看的他身後那五行宗和五行修羅等人則都是忍不住笑了起來,本來他們還在奇怪聶辰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說話了,原來是這麼個好說話的法,而皇城首領也是有些哭笑不得,沒錯,因爲如果按照他之前的說法,聶辰確實是可以通過這皇城的入口了,但按照天雲國的律法,聶辰現在應該進的是他們皇城的大牢,當然,前提是他們能拿得下聶辰。

“好了,我沒有時間在這裏和你們浪費了,這是令牌,我想憑這個應該有資格讓我們幾個都進去了吧。”看到皇城首領臉上那爲難的表情,聶辰也終於有些不耐煩了,再稍稍沉思一下以後,最終還是取出了由李龍興交給他的甲級護國暗令,將其伸到了皇城將領的身前冷冷的說道,雖然到現在聶辰都不知道這甲級的護國暗令到底有多大的權力,但想來,利用他的權力還是可以進入到皇城之內的。


“這,這是……屬下見過暗使,暗使請便……”在看到聶辰手中的甲級護國暗令後,皇城首領的臉色頓時大變,竟然直接向着聶辰半跪了下來,無比恭敬的說道,作爲皇城的守衛將領,他自然知道許多常人所不知道的祕密,而護國暗組的存在正是其中之一,不說別的,即便是一名普普通通的丙級暗衛殺了他的話,也不會有任何的麻煩,不因爲別的,就因爲護國暗使在整個天雲國中是僅次於皇室的存在,是需要接受天雲國國王調牽,其他人哪怕當今天子都無法控制的終極存在。

“嗯,好了,別愣在那裏了,還是快點進去吧。”見這皇城將領終於不在阻擋自己等人的去路了,聶辰懶得和他較真,當即轉過頭對還愣在那裏的五行宗和五行修羅等人說道,說完便再次回到了馬車上,驅使着小白向着皇城中行駛了過去,而在聽了聶辰的話以後,五行修羅等人也是迅速反應了過來連忙跟了上去,只是他們誰都沒有注意到的是,在距離他們不遠處的城牆上,天雲國皇室太子,雲自遊正站在那裏一臉沉思之色的盯着他們,同時暗暗說道:“那個傢伙就是那個被老祖宗最看重的聶辰嗎?嗯,果然不凡,至於他手中的甲級護國暗令想必應該就是護國暗組中唯一一名背叛後還能活下去的甲級暗衛贈與他的吧,不過還真是好想和他打一架啊,真想試試老祖宗口中的妖孽到底有多麼強大。”說完,雲自遊也沒有再繼續呆下去,直接轉身離開了,不過也就在雲自遊離開不久後,之前跟在雲天奇身旁那個被稱之爲老葉的神祕老者又出現在了雲自遊剛剛所在的位置……

“喂,我說,這我們接下里又該去哪啊,總不能就在這裏繞圈子吧。”在進入到皇城以後,聶辰則是勒令小白停了下來,有些疑惑的看向了高鶴山等五行宗衆位長老們說道,雖然他有辦法讓這些人進入到皇城之中,但他可是第一次來這裏,所以接下來帶路的事情還是要交給五行宗的那些人,而在聽了聶辰的話以後,五行宗等人的臉上竟然也露出了一副茫然的表情,看的聶辰嘴角忍不住狠抽了一下,有些無語的說道:“你們可千萬不要告訴我,你們也不知道接下來去哪?”

“額,說實在的,在此之前我們五行宗和天雲國皇室之間一直都不是很愉快,再加上這裏戒備森嚴,我們也就沒往這裏派遣過什麼人,所以我們也確實不知道到底該怎麼走?”聽着聶辰那充滿質疑的話語,五行宗的長老們也不禁有些尷尬了起來,最後還是高鶴山苦笑了一下走上前說道,因爲之前天雲國皇室和五行宗之間的關係一直不好,再加上這裏戒備森嚴,哪怕是一個小小的宮女或者侍衛都要被調查到祖宗十八代,確定無誤後纔可以任用的,所以他們五行宗雖然往這裏派遣過數次臥底,但卻從來沒有成功過,所以此時的他們也和聶辰差不多的情況。

“我的天哪,你們和天雲國皇室之前可是敵對關係,不說往他們這裏派遣臥底吧,但至少也應該把這裏的環境搞清楚啊。”在確定了自己的猜測以後,聶辰立刻露出了一副十分鬱悶的表情對五行宗的幾位長老說道,說的那幾位長老的臉上都不禁紅了起來,原來雖然之前他們和天雲國皇室之間處於敵對關係,但因爲自持實力遠超天雲國皇室,所以在派遣了幾次臥底都沒有成功以後就再沒有試過了。

“幾位,可否是聶少俠和五行宗的各位長老?”也就在五行宗長老不知道該如何回覆聶辰的時候,一個聽起來頗有幾分傲然之氣的聲音突然從他們的身後傳了過來…… (感謝夢語人生童鞋的月票和愛的終點童鞋的打賞)


蘇北原本是想拿出自己的小說給徐賢看的,包括後來同樣好奇的傑西卡,只是當蘇北打開小說網站,看著滿目的漢字時,才想起來,這兩位韓流大明星似乎是韓國人,認不得漢字。

最後只能作罷。心想,唉,還想著說不定可以發展一個韓國明星書迷呢?

「要是以後蘇北歐巴你的小說翻譯成韓文了一定要第一時間告訴我。」臨走前,徐賢這麼說道。

傑西卡和徐賢走後,蘇北就在想自己小說說出版的問題。

到目前為止,雖然還沒有出版商聯繫自己說要出版《五行煉仙》,不過按照小說目前的成績,那是吃遲早的事。

蘇北拿起手機給國內的蘇槐打了一個電話:「讓《紫山指南》出版《五行煉仙》,另外找人幫我翻譯成英文、韓文、日文、俄文等外文版本,留待以後有用。」

如今雜誌社的全稱為紫山雜誌出版社,擁有出版資質,雖然出版小說需要特意申請出版號,但是蘇北相信這不會存在問題。

「是,老爺。」電話那頭的蘇槐恭敬地應道。

「嗯,年底了,把各方面的收入情況總結一下,看看我如今有多少錢了,總結好之後,發到我郵箱里。」

掛了蘇槐的電話之後,蘇北拋開左右雜念,一心沉浸在小說創作中。

最後還是李貝貝的一個電話驚醒了創作狀態中的蘇北。

「趕快過來,我帶你去買衣服。」

蘇北從來不講究穿著,不過自打有了李貝貝之後,李貝貝會經常給他買一些衣服,如今他身上穿的,從裡到外,甚至是**,都是李貝貝買的。

李貝貝知道蘇北不講究這些,所以她特別注意一點。

蘇北開車接了貝貝姐,然後返回到清潭洞這邊的商業街,開始了逛街大業。

兩人一開始並沒有急著買東西,而是沿著人流慢慢散步。李貝貝挽著蘇北的胳膊,靠在蘇北身上,一邊走,一邊看著街上的行人,看著街道兩邊的商鋪,在看著街上別的情侶也是像自己這樣挽著男朋友的胳膊,心想:自己終於也有男朋友了,以前老羨慕別人,如今有了小北,只有別人羨慕我的份了,這樣挽著小北,真好。

蘇北也不時側頭看一眼貝貝姐,天色漸漸暗了,天氣比較冷,街道兩邊的五彩燈光照耀在身上,卻讓人意外地覺得暖暖的,主要是心裡暖暖的。

走了一會,蘇北看到有一家電影院,便對李貝貝問道:「貝貝姐,我們好像還沒有一起去看電影,要不今天去看一場電影?」

「好啊,反正時間還早,看完電影之後還能接著逛街買衣服。」李貝貝輕輕點頭。

兩人走到商場的三樓,看到排片里有華國電影放映,而且開場的時間離現在也就十多分鐘了,蘇北便笑著說:「咱們這就看國產片吧,在韓國看國產片,也算是支持國內的電影事業了。而且,這導演和演員好像還挺有名的。」

對於蘇北的提議,貝貝姐自然沒有異議。對於她而言,看什麼電影真的無所謂,主要是和誰看,誰坐在自己的身邊。

選了兩張位置比較好的票,蘇北和李貝貝兩人提前進入放映廳,放映廳里的人很少,兩人走進去的時候,只有稀稀拉拉三個人,兩人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

趁著電影還沒開始,蘇北低聲詢問起早上貝貝姐突然宣布的決定。

「貝貝姐,你說這段時間一直有在想自己的理想是什麼,而且有了一些眉目,那到底是什麼呢?我一直很好奇呢。」

李貝貝忽然有點害羞的瞄了蘇北一眼,又很快收回了眼神,輕聲道:「我說了,你可不許取笑我。」

蘇北自然是點頭:「我只會支持你,怎麼會取笑你。」

「我想當一名科學家。」

「什麼?」

蘇北以為自己聽錯了。

「科學家,科學家,說了不許取笑我的。」貝貝姐難得地撒嬌,嘟著嘴似乎有點不滿蘇北的反應。

看著貝貝姐嬌羞的樣子,本來沒有笑的蘇北忽然有點忍不住,直接笑了出來。好不容易控制住,故作一本正經地道:「嗯,不取笑,不取笑,這是一個很偉大的理想,和我小學二年級的理想一模一樣呢!」

貝貝姐直接給了蘇北一個白眼。

當然一模一樣了,小時候,起碼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小學生是這個理想,另外還有百分之四十的小學生會選擇解放軍和老師。

兩人嬉鬧了一會,眼見電影就要開始了,便不再接續這話題,等電影結束之後再聊。

電影開放的時候,蘇北環顧四周,發現整個放映廳,加上他和貝貝姐,總共也就有五個人,自從他們兩進來之後,就在沒有其他的人走進觀影廳。很顯然,華國電影,在韓國並不怎麼受到關注。

電影時長九十六分鐘,總體而言,蘇北感覺有點一般了,幾個主演的演技還算不錯,導演風格的把握有點偏,一部討論人性的片子,卻似乎為了迎合觀眾的口味硬加入搞笑元素,看上去有點四不像了。

蘇北看完之後,是有點失望的,原本蘇北心裡想,看電影的人少,並不是我們的片子不好看,是韓國影迷不關注而已,可是卻……

蘇北也沒有糾結電影的質量問題,看完之後,和貝貝姐走齣電影院,溫柔地問道:「貝貝姐,餓了嗎?要不先去吃飯?」

李貝貝搖搖頭:「還不餓,反正家裡還有你中午包的餃子,等我們逛完街,回去吃餃子就好了。」說完,李貝貝指著前面不遠處的一家西裝店道:「小北,還看過你穿西裝,要不今天買身西裝試試?」

說完,也不等蘇北答應,直接拉著他往西裝店走。

剛走進店鋪,立馬就有售貨員小姐迎了上來,問道:「先生、夫人,請問有什麼可以幫你們的嗎?」

對方雖然說的是韓語,但是蘇北兩人都是精通韓語的人,蘇北一聽對方稱呼貝貝姐為「夫人」,立馬笑了起來,用普通話對李貝貝道:「貝貝姐,沖著這句夫人,我們今天也要在這個店裡買一套衣服了。」 聽了蘇北俏皮的話,李貝貝雖然給他了一個衛生球,不過還是點點頭,輕輕地道:「那我們就選一套。」

很自然的,李貝貝跟著導購小姐去挑選衣服,蘇北則在西裝店側面專門布置的休息區坐了下來,另外一個導購員立馬給他端來一杯咖啡,露著非常職業的微笑:「先生,你先先喝點咖啡。」

蘇北很禮貌地道了一聲謝謝,又抬頭看見貝貝姐在細心地幫自己挑選衣服,站在兩個面容姣好的導購小姐中間,又如群花中的一朵高貴幽蘭,心中頓時勇氣一陣滿足感和幸福感,像貝貝姐這樣的內外優秀的極致的好女孩,如今卻是我的女朋友了,我真是好福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