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拳爪相交。

她的身軀再度被擊退,但馬上便調整好,又衝過來。

她無比的興奮,臉上涌起兩片潮紅,如同朝霞一般燦爛。

那雪熊妖獸,最是崇尚力量,豈會畏懼她?

這一人一妖,憑藉着最基礎的力量,瘋狂的對轟。

四周的積雪被轟擊的四下飛舞,但在半空中,被恐怖的力量絞殺,化作虛無。

所以在兩人周圍,只見那積雪飛起,卻不見雪花落下。

楚一刀越戰越勇,那雪熊妖獸,見到久攻不下,開始有些暴躁起來。

“哈哈……爽!”

她戰的興起,開始拳腳並用,在大開大合之餘,開始展現出武道技巧。

一時間,她的身影在這一方空間內,輾轉騰挪,血色的火焰包裹着她的拳腳狠狠地轟擊在這傢伙的身上。

但是這雪熊妖獸,卻任憑怎麼揮舞雙爪,都碰不到身材小巧的楚一刀分毫。

拳拳到肉。

砰!砰!砰!

這雪熊妖獸本來就性格暴虐,極度缺乏耐心,在被不停的擊打之下,頓時再也忍受不住。

“嗷嗚!”

它一聲淒厲的嘶吼,周身上下的毛髮根根豎起,如同雪白的銀針。

隨後,它的瞳孔之中現出殘忍猙獰之色,一片血紅。

全身毛髮,幾乎有三分之一,向外激射而出。

它周震的毛髮密密麻麻,天知道有多少根,此刻即便只是激射出來三分之,也足夠多了。

以它的身軀爲中心,方圓五丈之內,幾乎都已經被這堅硬如鐵的毛髮所佔滿。

密密麻麻,讓人看了頭皮都忍不住發麻。

那每一根毛髮,都產生出淒厲的破空聲。

這些破空聲合在一起,幾乎形成了尖銳的長嘯,滾滾的聲浪讓人心生恐懼。

剎那間,楚一刀便再沒有任何輾轉騰挪的空間,也沒有任何可以躲避的空間。

“哼,一起拼力量啊,爲何要用術法!”

楚一刀一聲大喝,隨後……抱頭鼠竄。

她狼狽的瘋狂向後躲避。

儘管身體強度,遠超同階修士,但她也不敢以身體硬接這恐怖的攻擊。

向後一直躲到了霸刀斬邪處,一把將其抽出刀鞘,然後瘋狂舞動。

剎那間,她的身前,形成了一道由刀光所形成的牆壁,密不透風。

斬邪輕易的便將攻來的堅硬毛髮撕裂、斬碎。

但是她的動作終究是慢了一些,被那一些銀針一般的毛髮刺入身體內,頓時這些毛髮都似是如同活物一般,瘋狂的向着她的經脈之中鑽去,大肆的破壞着她的血肉、經脈。

只是這一瞬間,她便已經受了傷。

但好在她體內的血氣足夠網上,強悍血氣直接在她的體內就爆發了開來,燃燒着將那些銀針一般的毛髮包裹了起來,煉化成灰燼。

她的危機終於化解。

但是宋子陽,此刻的處境,卻極爲不妙。

他帶着這一頭雪熊妖獸,遠離了湖泊,遠離了李少白。

但速度實在不是他的強項,很快就被追上了。

“嗷嗚!”


這一頭雪熊妖獸似乎是母的,發的吼聲無比的尖銳。

它的速度也比另一頭更快,雙爪齊出,狠狠地拍向了宋子陽的頭顱。

這一下若是拍實在了,一爪子就能夠將他給拍成肉泥。

宋子陽只覺得勁風襲來,身體用力扭動,向着一旁閃避的同時,直接摸出來兩枚防禦靈符,施展了出來。

二級靈符青木盾,三級靈符厚土盾。

剎那間,慶光一閃,他的頭頂,當先便有一枚青色的圓盾形成。

圓盾之上,還有着一圈圈的年輪出現,似乎是從一株巨大樹木的樹幹上,裁剪下來的。

緊接着,厚土盾靈符燃燒,化作一枚土黃色的厚重甲冑,覆蓋在了他的身上,將他完美包裹其中。

神魂遍佈周圍,他可以輕易的就察覺到了他的動作,但是卻偏偏是無法躲過。

他的速度,跟不上他的意識,終究是沒有躲閃過去。

雪熊妖獸的雙爪齊齊的砸在了護盾之上。

啪!

那二級靈符青木盾,如同紙糊的一般,輕易的就被雙爪撕裂。

然後雙爪沒有絲毫停留的砸在了土黃色厚重甲冑上面。

砰!

看起來堅硬無比的土黃色厚重甲冑,轟然炸裂。

化作漫天齏粉消散。

宋子陽的身體,也趁此機會,向後猛地退出去數十丈遠。

躲開了這雙爪的繼續追擊,獲得了寶貴的喘息之機。

他沒有楚一刀那恐怖絕倫的身體,也沒有她那雷霆萬鈞的力量,可不敢被對方的雙爪給碰觸到。

用掉了兩枚靈符,才勉強抗住這一擊。

這雪熊妖獸的力量,着實恐怖!

沾之即死啊!

就像那李少白,即便是有着東皇鍾護體,在兩頭雪熊妖獸隨手一擊之下,都差點死掉。

他剛剛也是非常的危險。

幸好是有陰陽鏡的輔助,施展術法、激活靈符的速度,進一步加快,二級靈符幾乎不用唸誦法咒,就能夠做到瞬發。

三級靈符,只是稍稍比二級靈符慢上那麼一絲。

這甚至要比激活腰間的守護玉佩的速度還快。

“呼……接下來,輪到我的表演了!”


他臉色驟然間變得冷酷,雙手當先拍在腰間掛着的一枚守護玉佩上面,頓時一道淡金色的光芒升起,將他守護其中。

隨後,他一口氣拿出來三枚四級靈符。

每一枚靈符的上面,都用猩紅的硃砂畫着一把閃電纏繞的長槍。

電魂槍!

三枚靈符,同時激活。

剎那間,在他的身前,有三把長槍出現。

每一把長槍的周身,都閃爍着大量細碎的閃電,明明滅滅之間,爆發出恐怖的毀滅氣息。 這頭雪熊妖獸,在一擊沒能將宋子陽拍扁之後,沒有任何的停頓,嗷嗷叫着再度撲來。

但是它的身體剛剛啓動,宋子陽所施展的三把閃爍着閃電的長槍,瞬間就到了它的身前。

之所以當先施展電魂槍,便是看中了它的速度。

四級之下的靈符,它的速度,當屬第一!

並且,在閃電加持之下,它的威力也非常強大,只是比那寒冰之握稍稍弱上一些。


轟!轟!轟!

這雪熊妖獸,顯然從未見過這樣的對手,根本沒有來得及作出任何的反應,三把電魂槍,便都齊齊的轟擊在了它的胸前。

蹬蹬蹬。

在強大的衝擊力之下,它的身軀向後倒退了三步。

沉重的身體將地下的積雪,踏出來一個個巨大的坑洞。

而它的胸前,則是被轟出一個碗口大小的血洞來。

但它流出的鮮血,卻少的可憐,強大的恢復能力,使得這個傷口,第一時間止住了血。

三把長槍,是直奔着它的心臟來的,並且都轟擊在了它的心臟外,但造成的傷害,卻遠遠不如預期。

莫要說擊穿心臟、刺透他的身體了,連心臟的影子都看不到。

這雪熊妖獸,足有三丈高下,當真是皮糙肉厚到了極致,並且似是天生對於靈符術法,都有一定程度的免疫之力,這可以秒殺普通妖丹境兇獸的電魂槍,所造成的傷害少的可憐。

他的臉上,稍稍流露出一些失望之色。

但很快便調整好了心態,雙手不停的揮灑,如同行雲流水一般,釋放出一道道靈符,其中還夾雜着陰陽祕術。

金甲符、地刺符、無斷之牆、縛靈之網……

這些靈符和祕術,他施展的有條不紊。

着眼於當下的戰局,以消耗與束縛爲主,因爲他明白,想要憑藉着爆發力,一波流強行將這皮糙肉厚的雪熊妖獸滅殺,是不可能的。

若是能夠施展五級靈符的話,還有些機會,但是顯然,眼下距離能夠施展五級靈符,還有極長的路要走。

這頭雪熊妖獸剛要瘋狂向前衝刺,便被一枚靈符困住,用力的掙脫之後,一道陰陽之力所化的大網便當頭罩下……

雖然這些靈符以及陰陽祕術,都不能夠給它造成足夠的傷害,但是卻讓它不厭其煩。

它本就是極度暴躁的傢伙,在一步一頓、身上多了幾處傷痕的時候,終於是忍受不住了,一聲嘶吼:

“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