滅世尊着四人身形不斷閃動着,一道道可怕的攻擊從他們手上而出。幾人交手肉眼根本難以察覺,瞬移也不爲過。

滅世尊者以一敵三,絲毫不落下風。如今的三者經過天星大陸的本源之力加持,受到天星大陸的支持,一身實力瞬間翻了三倍。就算是這樣,三人越戰越驚駭。三人合力竟然連一絲一毫都傷不了,反而是自身掛了不少彩。

滅世尊者神色傲然,邪笑道:“這就是你們最後的實力了嗎?倒是讓人失望,既然如此,那就去死吧。”

“妖異之刀——滅”滅世尊者一聲大喝,手中的妖刀頓時血光璀璨,萬丈刀芒賦予其上。一道道奇異的符文不斷的轉動,陣陣驚心動魄的氣息直讓三人亡魂大冒。

“都給我去死吧”妖刀帶着恐怖至極的一刀瞬間劈向三人,三人臉上寫滿了驚駭,一道道強橫至極的攻擊朝着血刀而去。

“什麼?”三人大駭,萬丈刀芒恐怖無匹,三人的攻擊竟然是毫不見奏效。而血芒帶着讓人遍體生寒的威勢朝着三人毫不減速的攻擊而來。恐怖的威勢直接封鎖了萬里方圓,直讓三人逃脫不得。

三人慌忙間不下無數防禦罩置於身前,但是血芒厲害無比,頃刻間就破開幾人防禦,將幾人轟飛。

大地不斷的震動,空間不斷的破碎,三人鮮血橫飛,狠狠的砸進大地裏。

滅世尊者傲然的立於天地之間,眼中金炎閃耀,額頭的滅字血芒大綻。光華璀璨見,一個巨大的滅字浮於天際。

馬前卒 滅”滅世尊者神色淡然,冷冷的滅字從他嘴中吐出。那巨大的滅字血芒一閃,頓時一聲悽慘的聲音從虛空中傳了出來。隨着悽慘的叫聲從來,天星大陸血雨紛紛而下,竟然比之之前尊級高手隕落還要恐怖。

“哼,就這點本事,還想和我鬥。”看着虛空中跌落出來星魂,滅世尊者不屑的冷聲道。

星魂作爲天星大陸的本源,就如同人的靈魂與肉身的關係。無數年的演變,天星大陸早就誕生了靈智。只不過太古大戰,星魂被他重創,隨着創世一同消失不見。數萬年前的大戰,星魂也沒有現身,沒想到此時竟然也出現了。

不同於百族,星魂受創很難恢復。如此多年過去了,竟然實力連全盛時期的百分之一都沒有恢復。這個實力,滅世尊者根本就看不上眼。

“哈哈哈,這一次終究是我勝了,創世,你錯了,你錯了。哈哈哈哈”

星魂光芒昏暗,卻是憤怒的反駁道:“滅世,若是主人在這裏,你連他一根手指頭都比不上。可笑,你也只敢在主人走後作威作福罷了。”

“恩”滅世尊者神色一冷,怒道:“創世,他這個縮頭烏龜,此時都還不敢出來。或許,他出不來了。太古至今,除了我,誰能永存。”

星魂滿臉不屑,譏誚道:“愚昧,主人修爲通天。太古之時力挫羣雄,隨後跳出大陸,掙脫宇宙束縛,從此遨遊於茫茫宇宙。就憑你,還想和主人相提比較,真是讓人好笑。”

“什麼,他早就踏出了那一步。不,我不信,怎麼可能,他怎麼可能?”滅世尊者神色猙獰,瘋狂無比。

“你這個廢物,給我死。”滅世尊者大怒之後,旋即手中一團血芒浮現,朝着星魂強攻而去。

“轟”爆炸聲驚天動地,無盡能量肆虐,卻是一道青色身影傲然於能量洶涌之間。他的身邊正站着星魂,絲毫沒有受損。

“什麼?你是誰?”青色身影的出現讓滅世尊者大驚。此人的實力絕對是星尊級,而且還是實力極強的星尊級。就他所知,天星大陸除了今天突破的幾人,數萬年來無一人突破,怎麼可能多出莫名的一個強者。星尊級強者誕生,聲勢極其浩大,不可能沒有人知道。

“你終於出來了,看來成功了。”星魂看到來人後,頓時驚喜道。

“恩,總算還來得及。”來人正是張天,歷經七劫,他實力成功突破到尊級。不僅如此,憑着神功,還得到了太古第一高手的傳承。

同時他也知道了這一切的始末,太古第一強者就是創世,同時也是萬物化星決的創始人。創世太古之時便突破到一個掌控者的境地,旋即遊蕩宇宙,在無盡宇宙的一方開闢了太陽系。

不過創世和滅世相鬥已久,滅世一直認爲只有滅了天星大陸才能脫離宇宙束縛,達到更高的境界。而創世卻主張仁者無敵於天下,是以兩人道不同,常常大打出手。

久之,滅世便是將滅絕大陸作爲最高的追求,以此來證明自己是對的。爲了防止滅世在他走後作惡,便留下了星魂爲引,同時留下傳承爲基。此時張天體內七珠匯聚,功參造化,創世的以防萬一,此時正是時候。 賀蘭山對於外界的消息知道的非常的多,畢竟每天都有人像他彙報袁家的情況。

袁家是尹霜最為頭疼的一個家族,賀蘭山至少有一半以上的精力都放在了袁家的身上。

現在對於賀蘭山來說,尹霜不在的時候,他就是整個風武城權力的核心組成。

雖然尹霜將權力都交給了憐兒,不過真正的權力掌控實際上還是在護城衛這邊的。

袁家的事情對於賀蘭山來說知道的再清楚不過了,這一次袁家因為收留了柳劍鋒,倒是在風武城不斷的出名了起來。

「賀統領,你的意思是說這幫人的目的就是為了試探?」葉川詢問道。

賀蘭山點點頭道:「不然你以為是幹什麼?這一次百宗盛宴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感覺有些詭異,反正這一屆的天才人物實在是太多太多了。」

「賀統領知道一些什麼內幕么?如果有的話,可以告訴我嗎?」秦風在一旁笑著道。

對於葉川和秦風等人來說,他們現在知道內幕消息畢竟要好很多,因為他們真正的是要去參加百宗盛宴的人。

現在的形勢基本上每天都在變,如果自己能夠多了解一些情況的話,到時候對於參加百宗盛宴也是一個極好的選擇了,如果知道的越少,到時候恐怕吃虧越多。

「這麼跟你們說吧,這一次的百宗盛宴,恐怕能夠進入天武宗的人弟子,實力最少也要達到地武境九重的巔峰。」賀蘭山沉聲道。

「至少達到地武境九重的巔峰?」一旁的臧青梭驚呼出來道。

「你以為柳劍鋒真的就是這一屆選手中最強的么?我看未必……」賀蘭山冷聲道。

「不是最強的?這怎麼可能?」王獸驚呼道,其實現在的王獸和柳劍鋒對決,恐怕王獸也是可以解決這個柳劍鋒的。

不過在自身實力上,柳劍鋒的確是應該達到了最好的狀態了。

天武境二重巔峰,一年之前,恐怕很多參加百宗盛宴的人根本都沒有想到竟然還有這樣的人存在,在他們看來是無法想象的。

就像王獸等人,他們在十大宗門交流大賽的時候,看到地武境四重五重的人,都覺得是實力非常的強悍了。

現在看來,這一切不過是井底之蛙的感覺,出來之後才知道這外面的世界到底有多麼的狠戾,這些人到底有多麼的天才。

如果不是葉川的話,王獸恐怕直接回去都是可以的了,何必要到百宗盛宴上丟人現眼呢?王獸現在雖然有自信,不過其實他沒有真正的和那些人交過手,他還沒有建立起足夠的自信。

「就我目前知道的,恐怕已經有三個人比他更強了。」賀蘭山笑著道。

葉川等人也都是震驚的看著賀蘭山,這個消息他們根本都沒有聽說過,現在賀蘭山竟然說已經知道了三個人比柳劍鋒強了。

柳劍鋒的實力擺在那邊呢,就算是什麼都沒有,人家至少有天武境二重巔峰的根基在那邊吧?一個地武境四重五重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悍得動柳劍鋒的。

「你們不信?你以為天武宗真的就沒有天才人物么?只不過他們不知道而已,很多宗門都將自己的天才隱藏了起來。別看那些進入百宗盛宴的人,看上去好像地武境八重九重的樣子,其實他們很有可能早就突破了天武境,有些人恐怕已經達到了天武境三重甚至是天武境四重了……」

賀蘭山的眼神直勾勾的看著葉川,他其實同樣也是在觀察著葉川等幾個人。

如果他們的眼神中流露出膽怯的話,那說明這幫人根本也就是一群沒有出息的人。

不過賀蘭山有些奇怪的是,這幫人在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竟然任何的反應都沒有,甚至一點點慌張的樣子都看不出來。

難不成這幫人真的不是去參加百宗盛宴的么?簡直有點詭異啊。

「竟然還有這麼多隱藏的高手?這一下倒是有些好玩了……」葉川笑了笑道。

秦風也是道:「有高手並不可怕啊,可怕的是沒有高手。反正現在我覺得有高手是一件好事啊,呵呵,葉川這一次百宗盛宴咱們可有的比了……」

葉川笑著道:「就怕咱們提前相遇啊……」

賀蘭山冷聲道:「只要你實力夠強,絕對不會提前相遇,如果都提前相遇了,到時候宗門還怎麼選擇天才人物?我這麼跟你們說吧,不到最後你們這幫人確定進入天武宗,天武宗是不可能將高手淘汰的。」

葉川也很快的理解了這個意思,他的意思已經是非常的明白了。

真正的廝殺恐怕是要等到進入天武宗之後,才會開始的。

如果沒有確定你真的進入天武宗的話,天武宗還是以淘汰低級別的選手為主。


「袁崇明出來了……」

不知道外面誰大呼了一聲,這個時候就看到袁崇明一身黑衣勁裝,手握一柄淺紫色的長劍,眼神直勾勾的盯著場下開始掃描。

當他的眼神看到了葉川等人的時候,袁崇明整個人都有些不淡定了。

原本袁家是有商量,這一次百宗盛宴的途中,是否對葉川形成圍殺。

現在事情也已經確定下來了,在去天武城的路上,圍殺葉川和秦風這兩個人。

雖然袁崇明很想親手斬殺這兩個人,不過他知道不能夠耽誤家族的大事,所以他也是同意了這個計劃。

不過袁崇明的心中竟然是希望葉川他們能夠逃過自己家族的圍捕,到時候去參加百宗盛宴的時候,袁崇明還是想親手解決了這幫人。

「哼,袁崇明,據說你要挑戰我?」一個手拿摺扇的年輕男子冷笑地看著袁崇明。

袁崇明看了看對方道:「來者何人?竟然敢屢次三番的在我袁家這邊搗亂,是誰給你的膽子?」

「呵呵,袁家怎麼了?你我皆是參加百宗盛宴之人,據說袁崇明你號稱是天武宗外門第一人?柳劍鋒號稱是百宗盛宴第一人?這個柳劍鋒看來倒是個膽小鬼……」來人笑著道。

「你到底是誰?」袁崇明冷聲道,看著他的樣子真的想要一巴掌上去乾死這貨。

「呵呵,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本人天武北宗詹雲濤!」詹雲濤看著袁崇明,並沒有任何的避諱。

「天武北宗?呵呵,不過是天武宗的一個分支宗門而已,現在你們連主次都不分了么?」袁崇明不屑的一笑道。

「呵呵,天武宗?的確是比較的強大,不過那是天武宗的真傳弟子,和你有什麼關係?你也不過是一個外門弟子,不知道是哪裡來的自信呢?」詹雲濤不屑的說道。

「五十億星元石?就你們天武北宗也能夠拿出這麼多的星元石出來?」袁崇明並不是不想揍這個人,只是揍之前也是需要打聽清楚的。

「自然是拿得出來,不過我拿出來是為了跟柳劍鋒比試,至於你的話,五億星元石……」詹雲濤這個是赤果果的挑釁。

袁崇明原本微黑的臉色,一下子變得漲紅了起來,這一次回到袁家,他幾次三番的遭到別人的無視,下面的葉川和秦風等人之前就已經這麼做過了。

沒有想到這些事情還沒有結束,這個詹雲濤竟然如此的對自己,袁崇明的心中哪裡有不來火的道理呢?

「詹雲濤,你找死!」袁崇明直接一拳轟向了詹雲濤。

「這就動手了?」葉川等人也看得出來,這個袁崇明實力是非常的不錯,不過這性子可是比他的實力還要火爆啊。

詹雲濤並不動身,直接一拳對了上去,袁崇明和詹雲濤四拳相對,他們兩個人身下的地面都已經開始出線了裂痕。

「轟!」詹雲濤原地不動,而袁崇明則是微微的向後退了兩步。

「這詹雲濤的實力比這個袁崇明要強上一些啊……」葉川也是微微嘆了一口氣道。


「這是當然,能夠挑戰柳劍鋒,沒有點實力人家就敢這麼傻乎乎的過來挑戰?而且還是帶著五十億的星元石挑戰呢?」秦風笑著道,看著願家人吃癟他也是非常的高興。

「此人就是我發現的第一個比柳劍鋒的實力要強的人,原本你們可能都沒有聽說過,也是因為此人非常的低調!」賀蘭山笑著道。

「低調?那賀統領知道此人的實力?」葉川詢問道。

賀蘭山笑著道:「在你們看來,此人的實力應該在多少上下?」

葉川估摸了一下道:「我看至少應該在天武境三重巔峰到天武境四重之間吧?」

畢竟這個袁崇明的實力還是非常的不錯的,一年多前就已經達到了天武境一重的巔峰,現在至少在天武境二重到三重之間。

「呵呵,不錯,此人的實力應該已經達到了天武境四重巔峰左右。」賀蘭山笑著道。

「天武境四重巔峰?這他娘的還是人么?」臧青梭鬱悶的看著詹雲濤,心中又有些擔憂了起來,要是真的遇到了這樣的人到時候恐怕直接就被淘汰了。

可能淘汰都是好一些的,說不得直接就被咔嚓了。 詹雲濤,天武北宗的人,之前一直都是隱藏著實力的。

不過他在風武城強勢挑戰柳劍鋒,因此現在很多人都知道了詹雲濤的名頭。

作為百宗盛宴的參與者,這些人已經受到了各方的保護,當然了,風武城也是有這麼一條規矩,那就是百宗盛宴的參與者之間互相挑戰是可以的。

這也是為什麼詹雲濤為什麼會如此膽大的將擂台都設到了袁家的門口。


「嘿,想打也可以,不過先把條件說了,要是達不到我的條件,我可不幹……」詹雲濤一拳之後,卻往後退了兩步,一副哥不想和你打的樣子。

袁崇明此刻覺得自己臉已經丟盡了,他整個人臉色漲紅的看著詹雲濤道:「哼,條件?就憑你也配和我們袁家講條件?」

「怎麼?既然袁大少爺不想跟在下交手的話,那就算了。」詹雲濤一副欲走的樣子。

這一下可是把袁崇明給惹火了,他心中鬱悶的很,對於他來說現在最重要的是什麼?就是面子,既然這個人想要跟他打,他自然是樂意奉陪的。

雖然剛才一擊他有些處於下風,不過這並不是袁崇明的真實實力,他還有很多的殺手鐧沒有用起來呢。

他對自己還是充滿了自信的,袁崇明冷笑道:「既然你敢打就算了,你想要和我約戰是嗎?一百億星元石怎麼樣?」